在營救平台撥打電話救人中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二日】在營救平台上,我每天下午和深夜時段與同修一起有序的學法,通讀《轉法輪》與新經文。讀著師尊的法,像師尊每天在身旁對著我們講法一樣,感到無比的幸福,每天沐浴在大法中。一天清晨醒來,腦子裏自己在讀著《轉法輪》,我聽到腦子中自己在讀法,悟到是師父慈悲點悟弟子學法的重要性,從那天起我開始背法了。雖然一天只背一段法,但很多以前學法中沒能理解好的法,在背法過程中讓我更清晰的理解師父講的法理。

負責人讓我承擔營救籌備組的協調工作,就是找平台同修撥打電話的亮點及撥打中遇到問題向內找的文章,籌備心性法理交流會、項目交流會還有年終的年會。剛開始籌備一個星期,才只有四篇交流的稿件,我向內找,是自己還不夠積極導致;後來我再次跟同修大力邀稿後,結果像雪花般一篇篇的交流稿隨之飄過來。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營救平台上,同修無私的表現和積極主動性、精進實修的修煉,不斷的推著我往前走、精進提升,也讓我從中更加體會到修煉時間真的很緊迫,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守住心性

一次與同修正在通讀《轉法輪》時,來了一位網購外送員按鈴,因我學法都是雙盤或雙膝跪著學法,正巧學到只剩兩行法就結束,想著當下把這段法讀完,又想那送貨員在外面等的情況,我匆忙的把法快速讀完,其實心卻不在法上。當時我起來時雙腳軟且無力,想著送貨員已經等很久了,還是趕著要去開門,腳剛踏出第二步,整個人就跌了下去,腳好像直接打折了過去,當我爬起來開門,收好東西又坐回椅子時,腳踝真的很痛,計算機邊傳來同修讀法的聲音,很快就輪到我讀了。我就喊著:「師父,我沒有事的。師父,我沒有事的。」

當時跪著學法,腳會很痛,因此我輕輕的把腳扳上腿,盤著腿讀法,讀完法時,看了一下腳踝,折到的左腳踝腫腫的。我向內找,這就是著急(不為他人著想)的人心引來的,動了人心,自然就不是修煉人的狀態。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後,我就歸正念頭,該做甚麼還做甚麼,當天很快腳就沒那麼腫了,也可以跪著學法了。隔天我要出去煉功時,鞋子很難穿進去,我就把腳塞進鞋子裏,走路慢慢的,怕一走快就會因為腳不舒服而走起來一瘸一拐的,所以我就慢慢走;要煉抱輪時,我依然堅持每天抱輪一個小時,雖然腳踝站久很痛,但我還是堅持下來了,等到第五天抱輪時,我的腳就不痛了。感謝師父幫我消業,拿掉這塊業力。

中共病毒再變異新毒株,目前死亡人數超過207萬人,深深感到救人的緊迫。最近撥打的電話,我會先自我介紹是哪裏人,然後說:「因看到報紙,知道現在各地瘟疫都很嚴重,打電話目地就是希望您跟家人都能平安……」再儘快的給網址及九字真言,接著說:「因為你看不到真實新聞就處於危險中,能看到真實新聞才能保護自己跟家人。現在瘟疫傳染率更大,除了戴好口罩外,還要心存善念,因老天有眼、瘟疫有眼!老天是護佑好人的。」

再講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遭四次大瘟疫的事,等到第四次瘟疫又來時,羅馬城城民才意識到瘟疫的發生與迫害正信有關,他們就捧著基督徒的遺骨用虔誠的心向上天懺悔、遊行,遊行一結束這場瘟疫才結束了。這時對方表示明白。我再講:「接到非法命令,記得要槍口抬高一釐米,那是道德的尺度,既守住善良也保護自己。有人讓你出勤綁架法輪功學員,你沒抓到人你沒有罪。你抓到人,他們如果被迫害致死、致殘或被活摘器官,那你的罪可就很大了,就跟你有直接關係了。」我問他:「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嗎?」這位警察回應說:「我知道了。」我本想進一步說,他很客氣的說有電話進來了,我表示理解,他才掛了電話。

還有一通電話是用A電話工具撥打,被封鎖號碼,我就改用另一種B電話工具撥打,結果對方聽了2分23秒,講了同上的真相內容,他掛了電話;我再打過去,對方又接了3分25秒,聽了大法真相,他說他沒聽清楚,我就聲音放大一點,咬字清楚的說:「老天有眼、瘟疫有眼!老天是護佑好人的,你在職責內善待法輪功學員,能保護就保護、能放人就放人。」他說:「知道了。」最後還答應三退保命,我給他三退電話,讓他可以上去幫家人三退。並請他記住今天的日子跟名字,到大紀元去領退黨證書,以後出國用得著,他說好。一個可貴的生命在師父的加持救度下得救了。

營救平台上,撥打公檢法司單位是在救人,也是正邪大戰,跟紅魔在搶人,就像一個將軍、士兵上戰場,手中沒有利器又怎麼殺敵呢?這通電話讓我認識到若沒有多種撥打工具,一旦電話被設置或攔截,沒有其他撥打法器,救人真的就要受到限制了,所以平時還是要多準備幾種撥打法器,才能有備無患的。

以上交流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