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怕心 從放真相廣播到開口直接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三日】DHT專案平台,就是首先通過放真相廣播作為鋪墊,然後將聽過真相的電話再轉入到其它平台,所以被稱之為第一線。最初,我就是這樣有針對性的播放真相廣播,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從放真相廣播到開口直接勸三退、講真相救人。期間經歷了一個修心性的突破過程。

所謂「專案電話」,就是撥打的對像:都是公檢法司、醫院、政法委等組織、單位和人員;有些是直接涉及迫害法輪功的單位。針對這類人打電話,中共封鎖的很厲害,尤其是公檢法司等電話越來越難打。在技術同修的努力下,有時必須採取突破的方式撥打。

基本上每天我都堅持上平台撥打電話,經過半年的時間,我有了一些體會,今年一月份明慧網登出了我寫的一篇交流稿,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於是我想進一步突破,在專案平台上開口直接講真相,勸三退。這期間我突破了2個關。

第一關就是「怕」心。當我一打開麥克風,我的心猶如擂鼓似的跳,無法繼續下去。我問自己的心,你幹嘛這樣跳?你怕甚麼?這是在做正事、在救人啊,作為修煉人今天如果面對的真的是刀山、火海怎麼辦?我想起神韻《道緣》中的節目,在一次信師信法的大考中,那位道家師父讓眾弟子隨師父跳懸崖,可是眾弟子們都在那心驚膽戰、兩腿發抖往後退,沒人敢跳,於是師父自己跳了下去。其中只有新入門的將軍弟子,他看見師父跳下去了,毅然決然也跟著師父跳下去了。當眾弟子正為他們擔心的時候,神蹟出現了,將軍正隨著師父踏著白雲緩緩上升,圓滿跟著師父回神佛的世界去了。雖然是舞劇,可是這一幕淋漓盡致地反映出眾弟子的心性。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著心說:打住。經過一次次的魔練,我終於敢打開麥克風開口直接勸三退、講真相了。

可是第二關又來了,看起來都是官員的電話,最起碼是受過教育的人。可是對方一接通電話,有的開口就罵人,讓我不知所措,更感到受到侮辱。一次我給一個政法委的講真相,勸三退,他說不懂甚麼三退,只知道脫衣服,張口全是下流的話。有的大聲質問,為甚麼要背叛祖國、當叛徒?還有的說,你敢不敢拿自己的電話打?我說我就是拿自己電話,為了你的平安,我用自己的錢從遙遠的地方打給你,不要你一分錢。他威脅說,你再敢到處散布謠言,不管你在哪兒小心點……林林總總類似這樣的電話,給我開口講真相的勇氣當頭潑了一盆冷水。

當時我真有點動心了,想起了曾經在RTC平台打過幾次電話,覺得老百姓沒有那麼壞,只要他們聽到真相就很容易勸三退。怎麼辦呢?還要不要堅持呢?我失眠了。在全球撥打電話交流會上,我聽到一位越南同修的交流深受鼓舞,一個不會說中文的同修都能邊學中文邊打電話勸三退,與她相比我更應該拿出勇氣。雖然是專案電話,他們不也是人嗎?

我想到師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上,回答弟子的問題時說:「講真相哪,哪裏都可以去講,不要針對甚麼政府啊、團體呀,不要有這個想法,很多的時候都是因為這個心,被擋住了路。大家知道,我們是救人的,救人救啥啊?人心。所以只針對人心、針對個人,不要針對團體。說我就想針對這個團體去講真相了,你可以這樣去做,但救人要想收到實效,向誰講真相都可以,到哪個階層講真相都沒問題,眾生都在等。」[1]

師父的法讓我明白了,我們救的是人心,不管他是哪個單位、甚麼職務,救人要想收到實效,只有真相才能改變人心,人心向善才能得救。師父的慈悲,讓我放棄了不想開口直接打專案電話的念頭。

我向內找,發現我和一些同修一樣,認為他們是邪黨體制內的,在政治上是被嚴格管控的,這些人大部份屬於公務員,端著金飯碗、跟黨走的,有著普通民眾沒有的那種傲慢。所以在思想上形成了一種觀念,有意無意的將這些人與普通民眾區分開來,覺得這些人不容易聽真相,不容易得救。這不就是觀念在作祟嗎?

師父說:「放下一切觀念,放下一切執著,你才能夠在你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阻擋的前進。」[2]是呀,修煉人就是要放棄觀念,這種觀念我也得放棄,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都是眾生。

可是電話一通,對方聽到講真相,馬上一句:你誰呀?接下來就掛斷電話。我一次次鼓起勇氣打通電話,一次次為對方準備好的吉祥化名,卻被無情的掛斷電話。我又開始向內找,我發現光有勇氣、不用心是不行的,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想在很短的時間內抓住對方的心,那麼通話的切入點就尤為重要了。特別是當問到「你誰呀?」這個問題時,我怎麼回答才能讓對方願意繼續接聽下去呢?

我把自己當做對方反覆練習,要體現出誠心為他好。現在我會很自然的回答他說:我是一個朋友托我打電話給你的,就是希望你平安;或者我也會說:我是送福、送平安的使者,接通電話就是緣份。就這樣根據不同的人靈活溝通,看來效果是比較好的。

最近我在撥打專案電話,勸退率明顯有所提高了。有的人願意做了三退,還很高興的連聲說:「謝謝、謝謝。」有的高興的接受了我送給他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還有的答應會保護身邊的法輪功學員,不做助紂為虐舉報法輪功學員的事情。

例如:一次給一家醫院的人員勸三退,在整個通話過程中,對方顯然感受到了我的真誠和善意,也知道了這個電話是很認真的,不但沒有騙他的意思,反而有意的保護他們的隱私。所以不但他本人做了三退,還幫助他的妻子、兒子和兒媳婦一家4口全都做了三退。當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的時候,他也很能接受了。而且我多次希望他保護身邊的法輪功學員,不去參與舉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情,每次他都誠懇的回答說「好的」。

在通話中,我告訴他一定不要相信媒體對法輪功的污衊和宣傳,告訴他天安門自焚完全是李東生找人演的戲,為了迫害法輪功製造的藉口。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幫兇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等數百名高官就是因為惡報紛紛入獄。我還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的上乘功法,學煉者以真、善、忍為原則要求自己,祛病健身、提升道德水平卓著,現在已經傳播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法輪功得到了國際社會各種褒獎和支持信函達四千多項。這是我們中國人的驕傲。古今中外許多先知聖賢的預言中都有提到,法輪佛法會在末劫時期洪傳世間救度有良知善念的人們。

我還送給他「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告訴他一定要常念動這九字真言,會遇難呈祥的。我把武漢一個患上瘟疫的病人,想起一個法輪功學員告訴他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這個患者一直念一直念,結果燒就真的退了。他一直默默的聽,直到我們通話結束前,我再一次請他一定要保護好身邊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一定要保護他們,好不好?他非常耐心的、真誠的大聲說:「好。」

最後聽起來他還捨不得掛斷電話,問我在哪兒呢?我說在海外,就是為了你的平安給你打這個電話,他問我怎麼知道他的電話,我告訴他:這一定是緣份,不是偶然的,肯定是有人要幫助你的。他非常相信的說:好。看他還捨不得掛電話,我就再一次叮囑他:告訴你的鄰居、朋友們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叫他們都不要相信那些誹謗法輪功的謠言,當天譴邪黨的時候我們不做它的陪葬品。最後我請他記住這個通話的日子,他一直答應連聲說:好好好,謝謝!

通過口講,我體會到,與廣播錄音不同之處是,口講可以把要表達清楚的真相反覆講,能使對方不斷的加強印象。

這就是我的交流,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們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