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話營救平台講真相救人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轉眼間,我參與電話營救平台打電話講真相救人項目已有大半年了。記得剛參與這個項目的時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在師父的安排下,在電話平台同修耐心和無私的幫助下,一路走來,感觸良多。今天,我把這半年多來的心得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

一、修去自我 修出慈悲的心

打電話講真相中,難免會遇到罵人的人。開始碰到這樣的人我真的受不了,感覺血往頭上沖,只能強忍著。有時忍不下去了,就氣呼呼的說:「共產黨就是這麼教你做人的嗎?!你父母就是這麼教你做人的嗎?!」對方立即掛斷電話,再也不接了。

一段時間裏,我一直很難突破這個狀態。後來我靜下心來問自己:為甚麼突破不了?哦,是因為「我」生氣了,「我」受不了,「我」從小在讚美聲中長大,「我」怎麼能受這種委屈,「我」……

師父說:「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

我悟到,如果這個很強的「我」不修掉的話,講真相就很難把人救了,這應該就是我最難修去的最大的執著吧。於是我在發正念時,就加強力度清除這個「自我」。再打電話時,碰到對方出言不遜、甚至罵人的時候,我就趕緊發正念滅那個「自我」。漸漸的,我發現再遇到罵人的,我不再有那種生氣的感覺了。

前些天打專案時,有一包公安局警察的案子。看出生日期,這些警察都很年輕,基本都是九零後。我打通了第一個電話,跟他講:「有件重要的事,希望你能聽聽,兼聽則明。那就是千萬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都是好人。迫害他們違憲,江澤民等人是國際重罪犯……」他聽著聽著,就開始罵人,還威脅說要把我抓起來,然後掛斷了電話。我當時倒是沒怎麼生氣。

但是,接下來看著七個警察的名字和電話號碼,我就有點發怵。我琢磨著,現在的年輕人不會都這樣吧?如果每個人都罵我一頓的話,那我可受不了,甚至還想這樣的人是不是就不值得救了?要不就讓短信組的同修直接給他們發短信得了。正想著,突然我的腦海中有個聲音:「停!」我一激靈,一下子反應過來了,多危險哪!那個「自我」的心,帶出了我對眾生的怨恨,甚至想放棄他們!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發正念清除了那個「自我」,然後接著撥打電話。

七個警察的電話都打通了,這是我撥打真相電話以來第一次達到百分之百的接聽率,而且都有互動。我跟他們講了法輪功基本真相、「天安門自焚」偽案、江澤民被控國際重罪、中共卸磨殺驢、羅馬帝國的衰亡、現在的天災是由中共的罪惡引發的、希望他們在執行任務時「槍口抬高一釐米」等等。他們中有人跟我說「謝謝」,還有人答應以後在執行任務時會儘量注意。試想,如果我按照之前的想法,真的放棄他們,那就讓他們錯過真正能得救的機會。

最近,在一次給某看守所打電話時,我又碰到一個罵人的。這次我一點都沒動心,而是平靜的跟他說:「你罵我沒關係,我還是要給你講清這個利害關係。」結果,他不罵我了,靜靜的聽我基本把真相都講全了。這一次,我終於體會到了師父說的:「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

我發現,在我漸漸修去了對罵人者的怨恨心之後,我打電話比以前用心了,我會根據眾生的不同狀態,去總結、運用不同的講稿,也不會輕易的放棄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

在這次北京專案的撥打中,我發現接聽的人很多,但時間都不長,可能是因為邪黨對北京這些公檢法司人員的監控更強吧。我總結了一個簡短的講稿,以最簡捷的語言在一、兩分鐘內說出法輪功基本真相、迫害違憲、江澤民犯國際重罪、中共卸磨殺驢等幾大要點,並且事先練了幾遍。在接下來的幾通電話中,我都用這種方法讓對方在掛電話前聽到盡可能多的真相。

那天晚上(北京的上午),幾乎所有警察的電話都打通了,只有一個警察怎麼也不接電話。我不想放棄他,於是,我在第二天早上(北京的晚上)又給他打了過去。這次他接了。我打招呼確認是他本人後,就用那個小短稿給他講,他聽了一分多鐘,我講完之後,我請短信組的同修給他們都發了短信,希望他們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二、正念的力量

我是閉著修的,看不到另外空間的景象,一直以來對發正念不是特別重視,覺的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就是完成三件事中的一件事了。

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正反兩方面的表現牽動著每一個人。師父的經文《大選》發表出來以後,我認識到,這不僅僅是常人中的總統選舉,而是一場正邪大戰。於是,我參與了電話平台上同修們自發組織的高密度發正念。而且,平時自己也加強了發正念,清除干擾川普總統連任的一切邪惡,同時也清除自身不好的因素。我看不見另外空間的景象,但是在這個空間,我切切實實體會到了正念的威力,那就是我打電話的接通率顯著提高了。

在這之前,我的電話撥打彷彿到達了一個瓶頸,接通率經常為零。有時一包案子能打通一、二通電話,就覺的很慶幸了。自從參與高密度發正念以來,接通率逐漸上升,最近專案的撥打接聽率為百分之百。接聽質量也變高了,互動的多了,接聽時間也變長了。

我悟到,雖然是給川普總統連任發正念,但是在發正念的過程中,自身不好的因素和另外空間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也被清除掉了,因此才會有這樣的改變。這樣的改變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在不斷堅持的情況下出現的。因為我曾經也有在打電話前長時間發正念的做法,希望接下來的電話能打的好,結果卻是不盡人意。為此,我還懷疑過自己的正念是不是管用。通過近一段時間堅持高密度發正念,正念就體現出了它的威力,這與所有參與發正念的同修的整體配合是分不開的。

三、做好反饋,總結經驗與不足

我原來覺的打電話的最後一個環節──寫反饋,只是一個細枝末節,只要把電話打好,反饋寫的怎麼樣沒那麼重要。後來聽同修說,會有其他同修根據我們的反饋做很多的後續工作與安排,我這才重視起來,開始認真的寫反饋。這樣做之後,我發現自己也很受益。回頭分析一下那些詳細的反饋,就能看出哪些話適合對哪些人講,哪些開場白會讓對方繼續接聽,哪種講法可以讓對方在短時間內得到比較多的信息等等,這些都對我最後能夠脫稿講真相奠定了堅實基礎。

另外,還可以從這些反饋中,看出自己哪些方面還需要加強。比如,現在我在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方面很不足,最終能在我講真相後做三退的只有很少的幾個人。因為我希望這些公檢法司人員能在正面了解法輪功真相之後,再給他們勸三退。但是,往往在我講了基本真相之後想要勸三退時,很多人都找藉口,不再接聽。這是需要我進一步努力做的更好的部份,以後我還要在勸三退上下功夫。救人,就要救到底。

我和電話營救平台的同修們是一個整體,我們比學比修,互相支持。今後我會時時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