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盼得救 我為眾生忙

——──年輕弟子講真相遇到的事例點滴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住在鄉鎮,到農村去非常方便,所有田間地頭、小路和村莊都是我經常講真相的地方。在講真相中,深深感到眾生的期盼與等待,深深感到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在師父的加持和保護下,許多眾生得救保平安。眾生因得救,有的幸福快樂、有的感動流淚、還有的嗚嗚大哭等。眾生把我當客人,我把眾生當親人。

下面我講幾個講真相三退保平安的感人故事:
故事一:難中明真相後,一老漢要給我下跪
故事二:明真相得救的老人祝我一路平安、長命百歲
故事三:一位大姐明真相後,對生活充滿信心
眾生啊,你們在哪裏啊?

故事一:難中明真相後,一老漢要給我下跪

有一次,我在路上,迎面來了一位推著電動車的大叔,年紀大約六十多歲。我主動打招呼,問他怎麼推著車子?他說,快別說了,今上午,我們村幾個老伙計一起去看火車站剪綵,誰知道車子沒氣了,他們去了,我只好往回走。我說,大叔我們見面也是緣份,我是來給您送平安來了。他說,你能說明白點嗎?我正好也歇一會。我說好,我們往路邊靠了靠。

我問大叔聽說過法輪功沒有?他說聽說過。我說,您通過電視聽說的都是假的。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大法,修者道德回升,與人為善。他點頭贊成。我繼續說,共產黨講假惡鬥。村支書向上彙報的農民收入都是假的。大叔您看,現在多少錢買個村官做,多少錢買個鎮官做,多少錢買個公安局長等。做上官以後,就貪腐、欺壓百姓。老人又點點頭,說,這是真的。

我繼續說,這十幾年來,抓大法弟子,還在大法弟子活著的時候,就摘取器官賺黑錢,牟取暴利。幹這些壞事領頭的就是江澤民、徐才厚、周永康、薄熙來、曾慶紅還有中央電視台台長等人。老人說,這些人就做壞事。

我說,老天爺要清算這個邪黨,這個魔鬼教。要免於清算就得從內心真心退出黨團隊,才能抹去加入時發的為黨獻身的毒誓,才能保平安。老人說那給我保個平安吧,我還有三個兒子、三個兒媳婦,都給他們保個平安吧。麻煩小妹妹了。

我一邊記名,一邊說,不麻煩,我只是跑跑腿,是大法師父在給你們保平安。老人連說謝謝,謝謝!師父教導我們快救人、多救人。大法弟子在工作之餘的時間,冒著被抓、被打、被關押、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險,無論嚴寒酷暑都在外面講真相救人。說到這裏,我的眼裏濕潤了。

老人說,我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說著,大叔就嗚嗚哭起來了。一邊哭一邊哽咽著說,去年老伴去世,三個兒子都在外地上班,我一個人生活的很苦,不會做飯、不會洗衣,頭疼感冒,連口熱水都喝不上,我悲觀的不想活了。你看,你們大法弟子用自己的生命換來別人的平安,相比之下,我不悲觀了。你救了我,我給你下跪。說著,雙膝要跪地,我急忙雙手架著老人胳膊,不讓他跪地。這時,老人淚流滿面,兩行鼻涕流的很長,我掏出紙給老人擦乾了鼻涕,然後,我就告別了老人。

我回家的路上感慨萬千。我感到是師父在鼓勵弟子多救人,救人的責任重大啊!

故事二:明真相得救的老人祝我一路平安、長命百歲

一天,我騎電動車在田間小路上,看見一位六十多歲的大姨挎著籃子,在拾地裏落下的花生。我過去給她講明白真相,做了三退,記下了名字,給了她真相期刊,讓她回家同家裏人一起看。她接過資料說,真神了,情景同我前天遇到的事一樣。你就是前天中午看到的那位神仙啊。

我聽後懵了,問怎麼回事?她說,前天中午,我和另外兩個老太太一起坐院裏乘涼。這時來了一神仙模樣的人,拿著本子問我們三個都要甚麼?這時大姨指劃著三個人的位置。她說,這個說要錢,那個說她要福,又問我說要甚麼,我說,錢和福都讓她們要去了,我就要平安吧。那個大神仙在本子上記了甚麼東西就走了。

這個大姨激動的說,你就是那個大神仙啊,你給我保平安了。大姨問我她能為我做點甚麼,她接著說,我祝你長命百歲吧。她就雙手抱拳舉到頭頂,說:「我祝你長命百歲、千歲、萬歲。」

事隔三天,我又在另一個地方遇到了她,我沒下車,急著去講真相,她一下就認出了我,就在我後面喊:「祝你長命百歲、祝你一千歲、一萬歲!」

故事三:一位大姐明真相後,對生活充滿信心

一天中午,我在外邊講真相沒回家。在村外發完正念後,抬頭一看,看見一位五十多歲的婦女在地頭看莊稼。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的有緣人,我叫了一聲大姐,就向她走去。

她聽到我叫她,就朝我走過來,並且立刻掩藏了她的悲傷,並且問我有事嗎?我說,大姐,我來給您保平安來了,這些年,國內國外都在講人類有大難,大難來了呢,好人留下,壞人就是末日。她點點頭。

我問她聽說過法輪功嗎?她有些疑惑的說:「你這麼年輕,煉甚麼法輪功?煉法輪功的都是老人,年輕人煉就是不務正業。上面早不讓煉了。」我看她受矇騙,就對她說,大姐,我給您說說吧。法輪功不是電視上演的那樣,那個帶頭污衊法輪功的電視台台長李東生遭惡報,早進監獄了。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要說真話、辦真事,遇到事能夠忍讓別人,做善良的人。共產黨奉行「假、惡、鬥」,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通過三反、五反、鎮反、文化大革命等迫害死許許多多好人。咱老百姓說的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害人如害己」。共產黨作惡多端,老天要滅它。這樣這些善良人都成了它的一份子,天滅中共時都要受到牽連。所以在心裏退出來,神佛保祐,就平安了。

大姐說,原來煉法輪功的是好人,我被電視騙了。她又說,妹妹,真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嗎?大姐再也不掩飾悲傷的情感。她告訴我,她丈夫去世四十多天了。她大女兒已經出嫁,生了孩子,兒子也結婚生子。小倆口天天上班,她在家看孩子,還得播種莊稼,整天夠累的,可是她那婆婆和小叔媳婦天天找她麻煩,弄的她喘不過氣來,真想一死了之。為了給兒子和兒媳婦做榜樣,她有再多的苦和怨,也得往肚子裏咽。不跟她們一般見識,不跟她們打罵。

聽了大姐的話,我能理解她的感受,我就把在大法中悟到的理講給大姐聽。她聽明白了後,說,別人都看我笑話,你卻幫了我,我今天遇到大法弟子,遇到好人了。

大姐用實名退出了少先隊組織。我送給她真相期刊和真相護身符吊墜。她擦乾眼淚,把手往身上擦了擦,很恭敬的接過資料,又把身子往前一傾,讓我給她掛上吊墜。此時我心想,大姐,我來晚了。

我騎上電動車就往前走,我回頭一看,大姐還在向我揮手,我的眼淚忍不住也流下來了。我對師父說,師父,我來晚了,讓眾生等的太久了。師父說:「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1]。

眾生啊,你們在哪裏啊?

冬天的路上沒有人,人們都在家裏暖和,我就在心裏喊,眾生啊,你們在哪裏啊?大法師父讓我來救你們來了。此念一出,陸陸續續就有人出來了,我就一個接一個的給他們講真相、做三退,兩三個小時幾十人就得救了。

回到家,摘下帽子和口罩,額頭和臉部都白了,眼睛周圍像戴了墨鏡一樣。別人問我怎麼搞的?我只是笑笑而已。得法前,我對臉部很在意,就怕曬著,還經常做面膜等。得法後,就不在乎了,甚麼風吹雨打,甚麼烈日暴曬,都不要緊,只要眾生能得救就好。

春夏秋冬,田間地頭,只要有人的地方,我一個不落的講,經常給他們起的名字和他們的小名或者大名一樣。他們經常要給我大蔥、花生等,我都謝絕了。到了吃飯時間,有的留我吃飯,我都高興的謝絕了。

這麼多年的講真相中,感人的故事還很多,我就不一一列舉了。救人過程中,眾生把我當客人,我把眾生當親人。修煉以來,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我感到莫大的幸福!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快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