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危難時刻 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主要是採取面對面講真相。開始只侷限在親戚、朋友、同事、同學等熟人中講,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覺的這樣的救人面很窄,人數也很有限,看到同修面對面給陌生人講真相的切磋文章後,很受啟發,便開始了這方面的嘗試。

我與一位同修大姐結伴講真相,每天出門,心裏裝著師父的法,心生慈悲,面帶祥和之意,隨緣講真相,不管是甚麼場合,甚麼地點,甚麼時間,遇到甚麼人,都面帶微笑,像遇到了熟人、朋友一樣,熱情的打招呼,親切的問候,真心的關心他們,然後親切自然的交談起來,這樣一來,可以消除對方的陌生感,再者可以在交談中了解每個人不同的狀態,不同的特點,採用不同的語氣方法,再根據每個人的理解能力和接受程度,切入講真相的話題,效果一般都很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加持下,我們講真相的路越走越寬了。

下面我就彙報一下在疫情中講真相的幾個片段,以及我從中得到的體悟和啟示。

(一)

有一次,我們在公交車上,與一位坐在對面的女士搭上話了,拉了幾句家常,到站後,我們跟她一起下了車。我跟她說:「大妹,我有幾句很重要的話還沒有跟你說。現在疫情嚴重,請你和你們全家人都多保重,有兩句話要記在心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幸福平安……」

我的話音剛落,她歡呼雀躍般的走上來擁抱我,同時興奮的說著:「謝謝你,謝謝你,太謝謝你了!」我被她這舉動震驚了,心想世人都在急切的等著「九字福音」和真相啊。

緊接著,我講「三退」真相,她爽快的答應了,並說會將「九字真言」和大法真相帶給她的家人。告別後,走了兩米遠處,她還回過頭對我說:「我們有緣還會見面的!」

通過這次的經歷,更增加了我們講真相的責任感、使命感,世人都在急切的等著聽真相呢。我們更增加了講真相的時間,除保證下午學法的時間外,只要能與人遇上就講真相,不輕易放過任何時間和機會。

(二)

一次,路過一家銀行門口,看見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士在開摩托車鎖,我走到他身邊,親切的說:「兄弟,你好!耽誤你兩分鐘,跟你說一件很重要的事,現在疫情嚴重,請多保重,有兩句話放在心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認真聽著並點頭。

接下來,我講「三退」真相時,他也很快答應「三退」了。我祝福他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並讓他要將「九字真言」告訴他們全家。

這時,我覺的真相還沒講透,便從包裏拿出真相期刊《天地蒼生》給他,讓他帶回家看看。他放在包裏,並真誠的對我說:「謝謝你,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三)

一次,我和同修大姐來到公交車站台,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在等車。我微笑著跟他打招呼和講真相,開始講「九字真言」,他稍微點頭。後來我想公交車可能快來了,就馬上跟他講三退保平安的事。他一聽,一反常態,橫眉豎眼的嚷起來:「現在甚麼時候了,跟我講這些,共產黨有甚麼不好……」這時公交車來了,我做著手勢,請他先上車,而後我們也上了車,同時心裏發正念,解體他背後干擾他明白真相的邪惡爛鬼、共產邪靈。

他上車後,看到一個空位坐下了,我和同修大姐站在車門旁的扶手處。這時,旁邊座位上的一個年輕姑娘給我們讓座,我們對她表示感謝,我就讓同修大姐坐下了。接著一個小伙子也起身,給我讓座,我真誠的感謝他。

下一個站到了,上來一個腿腳不太靈便的老大姐,我趕快上前攙扶著她坐在我的位置,老大姐感激的說:「你也是老人家,還讓位子給我。」我笑著說沒有關係。說話間,無意從眼睛餘光看到剛才不接受「三退」真相的那個小伙子,發現他也看著這一切。

後來到站時,碰巧他和我們一起下車,我感覺還有機會講,就說:「上車前是我擔心這危難時刻你的生命安危,太著急,沒有跟你講清楚為甚麼要『三退』」。

他馬上搶著答道:「是我對不起你們,其實你們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我看到他態度誠懇,就給他講了大法真相,為甚麼要「三退」,他聽明白了,也同意「三退」,高興的與我們告別。

同修大姐一直在一旁靜靜的發正念,我倆相視一下會心的笑了。

(四)

有一次我辦完事經過一個公交站台,看到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和一個小女孩在等車,我微笑著主動打招呼:「你們好啊,在等車呀?」那個姑娘稍微點頭表示回應,我說:「現在疫情到處蔓延,請保重,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健康平安!」

那姑娘一聽馬上說她聽不懂就走到一邊看手機去了,而一旁的小女孩對著我說:「我聽得懂。」我非常驚訝的看著她說:「孩子,好樣的,真乖,讀幾年級了?入了少先隊嗎?」小女孩說讀二年級入了少先隊,接著我就儘量以小孩子能聽懂的方式告訴她為甚麼要「退隊」。

小女孩認真聽著並點頭,我當時很驚訝她都能聽懂,我問她姓甚麼時,她回答說姓「封」,並解釋說是「封神演義」的「封」。這時讓我更驚訝,人跟人就是不一樣,一個讀小學二年級的小女孩還知道「封神演義」。

接著我又告訴她念「九字真言」,按真善忍去做人做事,她連連點頭,也告訴我說旁邊的姑娘是她姨。這時她們等的車來了,小女孩走到車前還反過身來對著我說:「奶奶再見!」

通過這次講真相,我明白不能看人的表面、貧富貴賤或是大人、小孩,這些生命都不簡單的,都是為法而來的。我們只是去敬重、珍惜這些生命,不管在任何環境下都要把「九字真言」,大法真相告訴他們。

從這以後我們很重視跟小學生講真相。有時看到抱著小孩的人,我們會以小孩為話題作為契機跟對方搭上話交流,時機合適就講真相,勸「三退」,效果都很好,我們往往都不會遺忘孩子,笑著邊逗孩子邊說:「寶寶,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健康成長!」小孩子睜著黑豆似的眼睛目不轉睛的望著我,張開小嘴天真的笑著,手腳歡快的舞動著,好像是說:「我聽到了,我高興!」

(五)

我退休前熟識的一個大姐是某個單位的一把手,不管我怎麼耐心跟她講真相,勸「三退」,她就是不聽,有段時間我經常碰見她,我就又換個角度給她講,她還是像以前那樣一個模式的講:「我是窮孩子出身,是××黨培養出來的,沒有××黨就沒有我今天的一切。」我沒有被她的狀況所帶動,每次總是微笑著跟她告別:「慢走啊,多保重啊!」我心裏想這不是她本人的真實狀況,是那個共產邪靈因素在干擾她聽真相,阻礙她得救。

就在今年中共病毒疫情期間,在一家超市裏我老遠就看到她和她的保姆在那兒,我想每次相遇都是機會,心裏求師父加持並發著正念迎上去和她打招呼,寒暄了幾句就拉著她的手到一邊說:「大姐,現在疫情危難時刻,你多多保重啊,把那個『黨團隊』退了吧!」我一說完,她說:「行,我聽你的,我退!」

我雙手握著她的雙手,祝福她平安、健康,祝福她有個美好的未來,她也很開心!我牽著她的手把她送到她的保姆身邊後相互告別了,她們走後,我心中一熱,眼淚就流出來了:師父慈悲啊,這個生命終於得救了!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這樣的感人事例還有很多,這裏我就不一一贅述了,我們確實感到師父時時刻刻在身邊,在加持著我們,呵護著我們,師父都鋪墊好了,就等我們用純淨的心態開口去講真相,用心去做了。

修煉已經二十三年了,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磕磕碰碰走到了今天,修煉狀態總結起來三個字:不會修。即沒有向內去修,體現在學法上不入心,追求數量與表面形式走過場,在修為中不能用師父的法指導自己的起心動念,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動念做事不是先想到法,想到師父的要求,法的標準,而是發現想問題、做事不對勁了才來想是不是不在法上了,犯了不少不該犯的錯;還有就是對兒女的情,對食物的貪慾還很重,這些也是自己要趕緊修去的;還有就是強調自我,總是用自己的認識、觀念、做法、方法強加於人,特別是對家人同修很強勢,表面上是恨鐵不成鋼,其實是容不得別人跟自己不一樣,用自己的狀態強加於人,不是與家人同修一起認真學法向內找,而是無形中把自己擺在法之上了,這多危險啊,這是受邪黨文化灌輸的毒害,也說明自己沒有重視和認真去修,這些執著心必須趕緊修去。

現在每時每刻都很重要,每分每秒都很珍貴,自己決心在非常有限的時間裏認真學好法,溶於法中,多記法,多背法,真正把法作為修煉中的指導,抓緊時間實修。

以上是現階段的粗淺認識,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