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道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一天,我與往日一樣,出去講真相救人。我來到一個大型超市內,看見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一邊逛一邊不停的在自言自語的說著甚麼。我上前搭話說:「老大哥,想買點甚麼呢?還沒選中嗎?」老人說:「我想買套肥肥大大的老年休閒裝。逛了好長時間了,也沒有找到。盡是些奇形怪狀的、捆綁人身的緊身服,這衣服穿身上,能像人樣嗎?這個社會,真的要把人變成鬼了!」

老人如此坦率直言的性格和語音,讓我覺的與他似曾相識。我仔細觀察了老人的面容後,使我確信,他就是五十多年前曾被我傷害過的同事廣銀。瞬間,一樁痛心的往事湧上了心頭。

一、往事

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只上了三年中專的課程,就被分配到一個大型國企兵工廠當了一名工人。然後就被提了幹,接著又被提拔為邪黨的團支部書記。在四清運動的後期、文化大革命的初始,邪黨書記要我在大會上揭發批判廣銀。我在邪黨的威逼與利益的驅使下,失去了人應有的良知,接受了這件事。

在一次邪黨組織的「面對面的揭批大會」上,我違心的「揭發」了廣銀。而後,邪黨又以他家庭成份高等其它「問題」將他開除出廠。從此以後,我再也沒見到過他。同時,這件事我也在心中留下了痛苦與悔恨。

五十多年前的往事,隨著這短暫快速的回憶,使我的眼睛濕潤了。老人家看見我這不尋常的表情之後,用手往上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瞪大了眼睛,仔細的看了看我。瞬間,我倆幾乎同時喊出了對方的名字。我深深的向他鞠了一躬,雙手合十,懺悔的說出了這壓在心中五十多年的痛苦悔恨之心聲:「廣銀大哥!我對不起你,我向您請罪了。您能原諒我嗎?您現在還好吧?」老人沉思了片刻,然後緊緊的握住我的手說:「你也很好吧?都過去多年的事了,你把它忘了吧!我不會怨你的。那時你還年輕、思想單純、又沒有社會經驗,你也是上了那書記的當了,被欺騙利用了。我真的不怪你。」我說:「謝謝您能原諒我。我現在很好,我是托了法輪大法的福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否則,就沒有今天的你我會面了。」

二、大法給了我新生

我沉思了一下,接著說:「由於自己受邪黨欺騙,給您造成了極大的痛苦。同時,我自己也造下了罪業。後來,我也遭受到了邪黨的迫害,使我身心俱傷,我不到三十歲就百病纏身。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全身多種疾病同時加重,生活不能自理,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煎熬了十多年。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我只看了一遍大法寶書《轉法輪》,就能站起來了;看完第二遍,我就能到煉功點學功了;一個月後,我多年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你看我,現在身體多棒,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

廣銀大哥說:「我聽說你在邪黨批判法輪功的黨員大會上,跟黨委書記對擂,使書記敗下了陣。」我說:「是大法師父在幫助我救人,我只是按照大法師父的要求,挽救在座的黨員,包括邪黨書記本人,不想叫他們因迫害法輪功遭報而自毀。所以,我才在大會上講了法輪功真相。有句話叫『邪不壓正』,邪黨講的全是邪的、假的,所以它自然是以失敗而告終。」他說:「我非常敬佩法輪功的學員,也非常支持法輪功。」

三、退出邪黨組織

接著他又問我說:「我聽說王書記在車禍中死了,是真的嗎?」我說:「是。」我說:「這個惡黨欠下人民的血債太多了。人不治天治,是到了該清算它的時候了。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聊聊吧!」

我們各自簡短的講述了分別後的情況。我又向他講述了法輪功是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是佛家上乘的高德大法;講法輪大法的美好;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支持、並可以自由的修煉法輪功,唯獨中共惡黨鎮壓迫害法輪功。廣銀大哥插話說:「邪黨它是個怪物!」我說:「它是個邪靈,是撒旦、魔鬼!」我又講了自己被惡黨關押迫害的經歷;邪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貴州藏字石等真相。

我問他:「大哥,你聽說過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嗎?」他說:「我看見過小粘貼。」我告訴他,我已經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邪黨組織十多年了。我問他:「大哥,你是黨員嗎?你退了嗎?」他說:「我離廠後,到一個民辦小工廠主管技術工作。廠長退休後,我就成了這個廠的主管。為了工作上的方便,我也入了黨。但當我退休轉移黨組織關係時,我就把那個轉移單燒毀了。從此,我就沒交過黨費,也就不是惡黨的黨員了。」我告訴他:「退黨是很嚴肅的事。當你入黨時,它讓你舉著拳頭向它發毒誓把生命獻給它時,它就在你額頭上打上了獸的印記了,你就是它的一份子了。所以,你得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大紀元儲存的資料會給你作證。用筆名、小名都可以。如果你上網困難,我可以幫你退。」

我還沒說完,他就站起身來,舉起握著拳頭的右手說:「我廣銀今天向天發誓:我自願退出禍國殃民的中國共產黨的邪惡組織。並且堅決把它打倒。」我說:「大家都退出來了,它不就不存在了嗎?!」他笑了:「說的也是!」然後又對我說:「我拜託你,把你嫂子入過的黨也給她退掉吧!」我說:「先別急、過幾天我還要去你家親自拜訪嫂子,向嫂子請罪呢。還有你家中孩子們所入過的黨、團、隊趕快都退了吧!但得他們本人同意才有效。」他說:「一言為定!我們歡迎你來我家串門兒。我回家就跟他們講,讓他們都退了。」

幾天後,我帶著《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真相資料、真相U盤,還拿著禮品,到廣銀大哥家中,再一次向他們全家人道歉。

我誠懇的說:「我今天是來向大嫂道歉、請罪的,我對不起你們,請求你們原諒。」大嫂急忙把我拉坐在沙發上,安慰我說:「現在不都真相大白了嗎?過去的事,就別再提了。你也快七十歲了吧?」我回答:「我今年七十五歲了。」

大嫂接著說:「我與你大哥就快九十歲了。現在我們都還活的好好的,這就是萬幸中的大幸了。」我接著說:「好人終究有好報嘛,這是上天賜予的福份。今天看到大哥大嫂身體如此健康,精神狀態如此樂觀,我心裏也感到很安慰。敬祝大哥大嫂健康長壽!我感謝大哥大嫂對我的寬宏大量,寬恕與諒解。我也希望大哥大嫂能早日得法,和我一同走上修煉法輪大法這千年不遇、萬年難逢的返本歸真的正法大道。」大嫂勸我不要太自責了,又對我說了些安慰的話。

大哥遞給了我一張十八個人的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名單。我問他說:「你家不就七口人嗎?這怎麼有十八個人呢?」大哥說:「我去公園裏,找到我們的老哥老妹們,勸他們都來三退得救,保平安,讓禍害人民多年的邪黨早日解體。」

臨別時,大哥大嫂送出我很遠、很遠,共同的話語說不盡、講不完。最後,大嫂緊緊握著我的手,戀戀不捨。她說:「等我們看完這些資料後,我就與你大哥去你家,也跟你學煉法輪功。」我高興的說:「那太歡迎了!到時候,您給我打個電話,我和您姪兒(我兒子)開車來接您。」她連連點頭說:「好,好,好,一言為定,我們後會有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