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度有緣人 我把眾生當親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我從小體弱多病,患有嚴重的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萎縮性胃炎、心臟病、頸椎關節炎,冷風、涼水或雨淋全身起大包,渾身瘡腫奇癢無比,如果不是修了大法,我活著也是個廢人。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經人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到半年的時間,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我和我的家人、朋友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丈夫每年過年首先給師父叩頭,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

一、疫情期間救人急

武漢肺炎爆發以後,封城、封道、封小區,路上行人很少,給講真相帶來了麻煩。我和一老年同修結伴走街串巷去尋找有緣人,周邊站點,環衛工人,利用到不同的攤位買菜的機會講大法真相,勸三退。過一段時間,公園解封了,人逐漸就多起來了,講真相就很方便了,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也越來越多,眾生得救的人數也迅速增長。

又過了一段時間,講真相的難度又大了,用同修的話講,都篩過多少遍了,好退的都退了,剩下的都是不聽真相的,一說就炸的。面對這種情況,我的做法是:

(1)多學法純淨自己,提高自己。以前講真相,好挑面善的講,挑中老年婦女,師父看我講真相挑人講,就在夢境中點悟,我在夢中清清楚楚的夢見:一大群男生背著書包,指問我:你的班裏為甚麼不招男生?我悟到自己慈悲不夠,下決心突破,在師父的安排和加持下,終於突破這一難關,擴大了救度眾生的範圍。

(2)每天早六點延長發正念的時間,解體所到之處另外空間干擾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阻礙眾生得救,阻礙眾生聽真相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特別是師父家鄉的眾生,是最有福份的,要珍惜自己的生命,聽聞真相後不要再猶豫,果斷三退選擇未來,神給人留的機會實在是少之又少了。同時發正念,讓所有的監控設施統統不起作用,求師父加持把有緣人送到身邊來。

(3)講真相時,語速要平和,不急不躁,要引導眾生把你要講的讓眾生自己說出來產生互動,避免一股腦的把真相灌給眾生,不論遇到甚麼情況儘量做到不動心,面帶微笑。

(4)每天講完真相回來,都要總結一下好的地方,不足的地方都要做上筆記,以便下次做好。

下面舉幾個在講真相遇到的比較典型的例子。

1、給「最煩煉法輪功的人」講真相

有一天,在公園的長椅坐著兩個七十歲左右的人,我在邊上觀察了一下,走過去打聲招呼:兩個哥哥,你們好,天太熱了,沒有找到涼快的椅子,稍微讓一下,我休息一下可以嗎?他倆異口同聲的讓座說,沒問題,公家的東西,不是叫我們退黨就行,最煩煉法輪功的人了,走到哪都躲不開。其中一人說:「吃兩頓飽飯撐的,共產黨整他們就算對了。」我沒有被他們帶動,微笑著心裏發著正念,清除背後操控他們的共產邪靈,讓他們明白的一面主導自己。

我慢慢的開口,介紹自己是農村的,我們屯子就有學法輪功的,人都非常好,開始差不多都是因為有病才學的,現在身體都非常健康,說實話,我已煉了二十二年了,也是因身體多種疾病而體質還非常特殊,所有藥物全過敏,連上學時的預防針都不能打,你看我現在像有病的樣子嗎?今天咱們有緣能坐在一條長椅子上,那也並非偶然,你們二位不願聽退黨,那我就不勸你們退黨,我們可以隨便嘮嘮。

我說:哥,你不覺的奇怪嗎?法輪功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從長春傳出到九九年「七·二零」七年時間,從中央到地方,各行各業都有人學煉,七年也沒做廣告,人傳人就有一億多人修煉,從報紙到廣播到電視都在大力洪揚,有很多得了絕症的病人,通過法輪佛法的修煉達到了身輕體健,紈絝子弟變成優秀青年。七年時間沒有人上「天安門自焚」,這麼好的功法,江澤民為甚麼要一意孤行、非下狠手堅決消滅呢?其中一人說還是有不好的地方。

我說:那你說在中國搞的歷次運動,哪次運動,哪個人有毛病呢?有毛病為甚麼都能一一平反呢?孔子就是二千五百年前的孔聖人,教人按照仁、義、禮、智、信的傳統做人,怎麼能惹著毛××呢,南宋的岳飛,好幾百年前大興教育的武訓,廟被砸,墳墓被掘,在毛時代怎麼都成了罪人?五、六十年代,你們的老師認認真真的教學,怎麼都成了臭老九?等等太多了。在茶餘飯後沒有想一想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最後他們說:你別繞彎子了,乾脆說明白了得了。

我笑了笑說:問題在共產(邪)黨身上,咱們國家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是共產黨,包括毛、江、習,你們也不是,只不過是它其中的一員一個份子。共產黨是宇宙裏的一個邪靈,是從西方引進到中國來,共產黨宣言開篇就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幽靈就是鬼魂,它附著在中國領導人身上,操控中國領導人去殺害中國無辜的百姓,而且數量之大,八千多萬。他們說:「習近平沒被操控,中國疫情被控制的多好。」我說一個正常人的思維,就你們來說,如果你們站在領導人的位置,武漢醫生李文亮了解到有一批類似非典病毒的病人,你第一時間是派專家研究怎麼防疫病毒還是先把醫生關起來?他們說當然先預防病毒了,把醫生抓起來,那以後發現病毒誰敢說呀?我說對了,可是中共正相反,先抓醫生,說是病毒不人傳人,一月二十三日封城頭五天還在百步亭開萬家宴,四萬多家庭參加,我說一捆柴火著火,一桶水可能就澆滅,火燒連營恐怕救火車來了也沒辦法,所以這個邪靈太害人了,上天要滅它,我給他們看藏字石。

他倆急忙說:滅它我們百姓沒事吧?我說神到甚麼時候都是慈悲於人的,上天有好生之德,傳大法的目地就是為了教人向善,道德回升,挑選善良的人留下來,那誰能被挑到啊?其實你們已經被挑到了,但是你們卻排斥,不想遠離邪惡,你們知道嗎?這個邪靈專挑好人,優秀的人,讓你們加入,當你舉拳頭發誓把生命獻給它時,它就在你的手上或額頭上做上記號,當你說:我退時,神佛就把這記號也叫印記抹掉了,滅它時它就找不到你,你就平安無事了,開頭我說不勸你們退黨,你們自己選擇。

這時其中一人舉起拳頭說:我自己說退。另一個緊接著說:我也退。我說我們是在救人,回去讓你的家人都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黨、團、隊,找不著大法弟子,寫在一元錢上花出去就管用,以後找機會再上網退,我跟你們說了這麼長時間,你們仔細回味一下我說的話,對你們、對國家、對社會有沒有傷害?他們說讓我看不但沒傷害,反而對國家、對社會反倒有益,真像你們說的那樣,按照你們說的去做,身體健康,不招瘟疫,哪還用甚麼戴口罩,隔離呀?我說:是啊!所以我衷心的希望你和你的家人都能順順利利、平平安安走向美好的未來。

2、我是黨員,趕快幫我退

一個幹部模樣的人獨自坐在長椅上,我走過去搭話:大哥這塊很肅靜啊!我喜歡肅靜,我可以坐下嗎?他說:完全可以。我說:這個公園不大,人可不少,還真夠熱鬧的。他只點頭不說話。「我們那公園(我說出我老家的地址)就比較肅靜,好像也比這大點。」 「啊,你老家那我知道,那個小城市建的很好,我去過,我這人性格比較內向,不喜歡多說話,更不願與陌生人搭話。」我說:「古語說的好,貴人話語遲,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像您這樣的很多,尤其古時候。」

「我非常敬重您,你甚麼文憑,你很會說話。」我告訴他自己沒有文憑,是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是土生土長的農民,他說:你四十多歲怎麼能趕上文革?我說快六十歲了。他說太不像了(每次出去講真相我都穿著得體些,目地是體現大法弟子的修為,也可以以此為話題開門見山說我們修煉法輪功的都很年輕),我告訴他我在農村做了二十多年的服裝裁剪活,早些年渾身都是病,經人介紹修煉了法輪功,因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不論逆境還是順境都能坦然的面對,甚麼事不鑽牛角尖,遇事先考慮別人的感受。他說:「其實呢你往這走我就猜到你是煉法輪功的了,好在你很聰明,沒有讓我立即退黨。法輪功可能是很好,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國家的人煉?在中國你們就很走極端,全國人民都擁護××黨,唯獨你們反黨。」我說:「是共產黨反對我們,把這一億多的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推向人民的對立面,我們沒有反對它,只是揭露它的謊言,目地是反迫害救眾生,我們說的是實話,共產黨製造『天安門自焚』再嫁禍法輪功,以此為藉口進行迫害,目地是讓人仇視佛法,毀掉眾生。」他說:「××黨挺好的,尤其習近平上台打掉了多少貪官,迫害你們的是江澤民不是習近平。」我說:「但是習近平上台並沒有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各個監獄看守所還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過去竇娥冤六月飛雪,今年的天災層出不窮,北京、青海都出現了六月飛雪,上天在警示甚麼,是不是有更大的冤情呢?現在人進入高度的文明時期,但是在中國對一個有信仰的群體卻進行瘋狂殘酷的虐殺,甚至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出了這個星球上有人類以來最邪惡的事,叫我們怎麼去擁護它,您是一個有知識有文化有頭腦的人,聽到這些後您還能說擁護它嗎?」他搖搖頭沒說甚麼。

我說:「我知道有很多人說共產黨好,哥,我沒文化,但是要按我的理念觀點,一個好的東西應該發揚光大,就像法輪功洪傳二十八年了,被迫害二十一年,而在台灣學的人越來越多,而且還成立了明慧學校,從小就培養孩子按照真、善、忍做人,學會遇事先想到別人,在大陸現在人都自私到甚麼程度,人除了自己和錢外甚麼都沒有。」他說:現在確實是這樣,而且越演越烈。

我又給他講了許多真相,他說:「你知道的太多了,」我說不多,您比我知道的還多,只是不想或不願承認而已。他說:「是這樣的。」我接著說,因為共產黨搞了太多的運動,中國人是最善良、最有同情心、最有骨氣的民族,這些年來讓共產黨一次次的蹂躪把中國人的意志、骨氣磨沒了,是共產黨毀了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光榮傳統,我們明知道雞蛋是雞下的,如果共產黨說是樹上結的,人們都不敢說是雞下的,恐怕說你反黨,作為一個人來講活的歲數長短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的有價值和意義,人不是活在這塊肉上,而是活在靈魂上,讓自己的靈魂主宰著自己,現在人民正在覺悟,紛紛選擇善良遠離邪惡。

最後我說:說了這麼多,目地只有一個,那就是衷心的祝福您和您的家人都能遠離邪惡,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記住法輪大法好,走向美好的新紀元。

他高興的馬上站起來,雙手抱拳給我鞠了一躬說:「謝謝,我是黨員,趕快給我退掉!這些年來我不知轟走了多少來告訴我真相的人,沒有給過他們一點機會。」我說給我們機會其實就是給你自己得救的機會,回去千萬告訴你的家人親戚朋友一定要給自己機會聽真相得救,不論大法弟子採取甚麼方式告訴你真相,目地都是一樣的,那就是讓好人一生平安,度過劫難。他說:「好,我今天沒白來與你這個法輪功弟子談話,我感到十分的震撼,今後我也活出樣來給自己看,謝謝,謝謝李洪志大師能培養出這麼一大群無私無我,不畏強暴一心為別人的人」。

最後他再三叮囑:「你千萬注意安全。」我雙手合十表示感謝。

3、給不讓張嘴說話,誰說衝誰去的人講真相

有一次在公園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同修,旁邊坐著一個五十七、八歲的男人,我坐在同修的旁邊。剛聊了幾句,我說出我老家的地址,隔著同修的人就搭話:「你們那地方我熟悉,發展的挺好。」同修說:你快過來吧!這位老弟誰說衝誰去。

我和同修調換了位置,坐下他就問:你那老遠的跑這來幹啥?我大聲的說:為了救你這樣的好人,我才跑這來的。他哈哈大笑。我接著說:聽說你誰說衝誰去,不聽別人嘮嗑,跟姐說:她們都跟你說甚麼了,惹的你大怒?他說她們一見面就問:你是不是黨員,是不是團員,是不是少先隊,要是就趕快退出來,才能保住性命,這不扯淡嗎?!我說:啊,原來是這樣!她們和你嘮嗑有所取嗎?比如向你要錢等等?他說白讓我退我都不退,還要錢?!我說:「在當今社會上人們為了錢簡直就是不擇手段,哪有免費的午餐哪?可是卻偏偏有這麼個群體,頂著被抓被打被坐牢甚至可能被活體摘取器官的危險去告訴人怎麼能度過劫難,卻不圖任何回報的人,他們是為了自己嗎?如果要是為了自己,每天就在家多煉幾遍功,安安全全,又鍛煉身體多好,何必惹得你們訓來訓去的呢? 」

「姐,我不訓你,你告訴我為甚麼?」我說:「我們是按真、善、忍原則修煉的一個有信仰的群體,師父教導我們作為一個修煉人遇事要先想到別人,現在是末法末劫時期,很多預言都預料到人類有大劫難,要淘汰大量的人,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有責任和使命把善良人挑出來,因為確實有一批善良的中國人站在危牆下,而且這個危牆眼看就倒了,我們得冒著危險把他們拉出來,這個危牆就是共產黨,怎麼能是共產黨?這個共產黨是西來幽靈,就像黃皮子(黃鼠狼在東北的稱呼)附體一樣,操控中國領導人,為了維護自己的邪惡政權搞了無數次運動,亂殺無辜,殘害死八千多萬中國同胞,特別是這次對法輪功的迫害,找不到毛病親自導演「自焚」去嫁禍法輪功以此來進行迫害,然後怕走漏風聲又把演自焚的人殺掉滅口,它的目地是讓人仇視佛法,將人類全部毀滅,我告訴你迫害佛法誹謗佛法的罪有多大?下十八層地獄都無法償還的。當年耶穌在羅馬帝國傳法遭到迫害,那麼強大的羅馬帝國遭受四次大瘟疫幾乎被滅盡,這其中就包括仇視耶穌和他的弟子的人,你想想共產黨這個腐敗政權迫害佛法,上天能不滅它嗎?能讓這個邪靈無盡禍害眾生嗎?人不治天治,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一塊巨石,橫斷面上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很多專家都去考察,斷面的字無任何人工雕鑿的痕跡,中央電視台一百多家媒體都報導了這個專題,但他們卻隱去了一個「亡」字,現在這圖片已經成了當地風景區的門票,你有機會去見證一下,現在世人紛紛都在覺醒,上天也在給中國人機會,這麼大的瘟疫從中國武漢爆發卻沒有大面積毀滅中國人,也是因為偉大的佛法在中國傳出,想要救更多的中國人,而不是政府隔離的好,天要變,人是擋不住的,現在有三億六千二百多萬退出中共選擇未來,等我們人數救夠了,大淘汰馬上開始,時間太緊迫,姐衷心的希望你也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他當時沒能三退,站起來抱拳拱手:「謝謝。」我再三叮囑別錯過機緣。過不多會兒,那人轉了一圈回來:「姐,謝謝你!」我說不用謝,換位思考,假如你站在我這個角度上,你也會告訴我們的。他說「那當然,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我甚麼都入過,請你真名幫我退了吧!」

二、眾生急等得救度

狀態好時,心裏沒有一絲自己的觀念,只有讓眾生快得救的念頭,救眾生其實也不難,往往是被自己的人心擋住了。

有一次在公園一大長椅子上,我給兩邊鄰座講真相,隔著那邊的人站起來好幾次往我這邊張望,看得出來他很著急,等我給這兩個人勸退後,我趕快過去搭話:哥等著急了吧!他說:「可不是,聽你們說那事很嚴重的,怎麼不跟我說?」「現在神給眾生得救的機會越來越少了!」他點頭。我想勸他三退,話還沒等說幾句,他搶先說:「快幫我退吧,我是少先隊。」我說「回去告訴家人也三退。」他說:「那是一定的!」然後送給他一個護身符,他高興的走了。

非常感謝師父給我開闢了一個個救人的環境,並給我開智開慧,使我在講真相時能保持大法弟子應有的修煉狀態,把大法的慈悲與殊勝傳遞、展現給眾生,使眾生得救。非常感謝同修的無私的鋪墊和整體配合最終使眾生順利得救。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每一個環節如果達到法對自己所在層次中的要求,心態穩定,紮紮實實的用心救人,也就是照著師父如何救人的法的要求去做,救人的力度就大,當然要完全做好也不容易,不容易也得做好,因為這就是修。

二十一年的修煉中,我存在很多的不足,如在人中形成的各種觀念、利益心、不易察覺的各種執著心,正念有時不足,也錯過了不少救度眾生的機會。在剩下不多的時間裏,我要加倍努力,珍惜師尊用巨大的付出延續的每分每秒,在大法中修好自己,加大力度多救眾生,不負師恩,不負眾生所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