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人中的幾個感人畫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師父說:「大法弟子是人類的希望,而且是唯一的希望。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責任重大,唯有修煉好自己才能做好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事。」[1]

在這寰宇更新的緊要關頭,作為弟子,深知自己肩負的責任重大,不敢懈怠。可是由於還有尚未修去的人心執著,稍不注意就會懈怠,救人的效果和力度也會相對打折扣。所以一定得多學法,學好法,發好正念,警醒自己不要放鬆,時時保持精進狀態。

我很敬佩那些天天風雨無阻正念十足走在街頭講真相救人的同修。有時候覺的自己的修煉狀態不夠好,又實在不想耽誤去救人,出發前,就對著師父的法像合十說:弟子的今天的修煉狀態不夠好,求師父操心,加持弟子的正念正行,加持弟子的能力和智慧,解體一切干擾,使弟子能夠救了有緣人。這樣,往往也能突破不好的狀態,救下有緣人。

這裏,擷取自己講真相救人中的幾個片段,見證世人在盼得救。

北山上的老倆口

我所在縣鎮邊緣的北山上,零星住著幾戶人家,我一直惦記著去給這幾戶人家發資料、講真相。可因為相對偏僻,又只有那麼幾家,所以一直沒有成行。這一天,我終於克服心理障礙背著明慧台曆和其它真相資料上山了。

一戶農家院裏,一位六十多歲的女主人正在忙著收拾院子。我喊:「大姐,給你一本明年的台曆。」女主人停下手裏的活,走過來接過台曆,一看是有關法輪功的,就既高興又神秘的對我說:「太好了,我天天看法輪功的書呢。」我問:「您也煉法輪功嗎?」她說:「我不煉,我就是看書。」我乍一聽以為她在看大法經書,她又說:「法輪功的書我攢了很多本了,沒事就看,說的咋那麼好,我還有一個法輪大法的鑰匙鏈呢!」我問是別人給您的嗎?她說不是,是她撿到的。我明白了,之前同修們來這裏發過資料,連《九評共產黨》她家都有,她說還都看了呢。我有點好奇:住在山上的女主人居然有文化,她說她念到初中。

我倆正說著話時,一位男士走了過來,女主人說那是她老伴兒。讓我意想不到的是這男主人更認可大法,對我說:「把你包裏的資料都給留一份,我們最愛看這個。」女主人又補充說:「我們家呀甚麼都不信,也不知咋回事,就是喜歡這法輪功的書。」男主人說:「我們也在做好人,我懂醫,會用偏方看病,這幾年我也捨了幾百塊錢的藥了。」

這北山上堅守傳統、守望真相的老倆口讓我感動。我告訴他們三退的重要性,幫他們退了小時加入過的少先隊,又給了他們一本明慧期刊《天地蒼生》,一個真相U盤。告訴他們在液晶電視上就能打開U盤,看到許多真相視頻。男主人說這個他會操作。老倆口接過東西再三的感謝我,態度很真誠。我說:「是大法師父知道你們人好,讓我給你們送東西啊。謝謝大法師父吧。」

揮手與老倆口告別,我熱淚盈眶,是啊,眾生知道他們來世等待的是甚麼。

警察說:「知道以後該怎麼做了。」

我騎自行車去同修家辦事,路過我地一家醫院,遠遠看見一位男士獨自坐在醫院外的圍牆邊。我想得給這人講真相,就把自行車放在遠處,免得在他面前下車讓他感到突兀。

走到這位男士跟前,我就問:「你為甚麼在醫院這兒歇著呢?」他說他是我們鄰縣的,是陪他父親來看病,因為我們這個醫院看腦血管病比較出名。我就說讓你父親默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能使身體恢復的快啊。他說:「原來你是來跟我講這個的啊!不瞞你說吧,我就是派出所的警察,從一九九九年就抓法輪功(學員),你別跟我講這些,快走吧。」

我說:「你是派出所的警察?那就更應該跟你講講了。你這麼多年接觸法輪功學員,還沒看出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嗎?還參與迫害嗎?」他說:幹他們這行的就是國家機器,就是執行命令。我說:「你不能這麼想,人怎麼能和機器等同呢?人有思想能分辨是非,警察的天職是抓壞人,抓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應該嗎?再說善惡有報是天理,咱們這個地級市有多少六一零、公檢法人員因迫害法輪功而遭報的你應該有所耳聞吧?法輪功是千古奇冤,歷史過去早晚得還法輪功和大法師父一個公正。你千萬得清醒啊!」

他說:這個他都知道,現在法輪功若沒人舉報,他們也是睜隻眼閉隻眼,不管。他說:當地有個有名的老中醫,被判了幾年刑出來還照樣煉,現在又發資料又講真相的,他們啥不知道?他們裝不知道不管。但是,要是有人舉報就得出警了。

我說:「出警那你也得見機行事,槍口抬高一釐米,叫你抓你可以抓不著,叫你翻你可以翻不著啊。共產黨壞事做得太多了,不能助紂為虐。共產黨惡貫滿盈,天要滅它,你可不能做它的陪葬。給你起個化名把那個黨、團、隊都聲明退了吧,你是不是黨、團、隊都入過?」他笑著說,「幹我們這行的有幾個人沒入過?」我說,「今天我們在此相見也是緣份,素昧平生,化名退出對你沒有任何影響。大姐是誠心為你好,沒有任何個人目地,也不圖你任何回報。」他一下站了起來,鄭重的說:「好,謝謝大姐!我知道以後該怎麼做了。」我給他起了一個化名,讓他記住,說:「祝福你!」他說:「也祝福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一個曾經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在性命攸關的問題上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我發自心底的為他高興!

他說:「我們原來是這個緣份!」

在從我家通往市場的路邊,有一排健身器材,經常有人在那裏鍛煉身體。我也經常在那裏講真相,勸退過好幾位有緣人。有位男士是我在那裏與其互動時間最長、也是最認可大法真相的一位。

那一天,見他在健身器材那兒摩擦後背,我走過去,和他聊了起來:

我問:「這種摩擦方式有效果嗎?我看是治標不治本。」

他說:「有效啊,這就像中醫的按摩一樣,你也試試唄。」

我說:「我不用試。我覺的啊,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身體更好。」

他說:「法輪功啊,我不信這個。」

我說:「你了解法輪功嗎?如果法輪功沒有他的道理,怎麼會有那麼多人煉呢?誰也不傻啊?因為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才吸引了上億的人修煉。因為煉的人多了,江澤民認為威脅到他的權力,就殘酷打壓、迫害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讓人仇恨法輪功,挑動群眾鬥群眾。」

他說:「我現在甚麼都不信了。我老伴生病的時候有人找信這個信那個的,最後信的都精神不正常了,還是離世了。所以我甚麼都不信了。」

我說:「信甚麼,首先得提高人的道德品性,這德可是千金良方,而法輪功首先強調的就是德。你想這『真、善、忍』不是普世價值嗎?大法弟子在單位、在家裏都做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處處考慮別人,這樣的心法加上五套動作,就是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而修煉文化中國自古以來就有。我也是得了很嚴重的病煉功才好的。當然我可不是讓您煉法輪功啊,我只是想讓您明白大法真相。別在謊言的宣傳中反對佛法,對自己不好。」

他說:「你說這個德我相信,做人必須得重德,我也相信善惡有報。」

我說:「現在瘟疫橫行,目前還沒有特效藥。人心太壞了,沒有做人的標準了,法律也管不了人心了,就到天收人的時候了。」

他說:「是啊,現在人太壞了。現在有人摔倒了沒人敢扶,會被賴上。確實現在人太壞了。」

我說:「人變壞的根本原因還是無神論。老毛頭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和傳統文化中的古訓:『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忍風平浪靜』完全相反!法輪功講『忍』,中國古話也講『冤家宜解不宜結』,『得饒人處且饒人』。一場文化大革命,砸爛舊世界,把傳統文化徹底摧毀!你看,那些當年文革中砸廟宇、砸佛像的紅衛兵小將,那些當年批鬥地主、富農的人,最終的晚景都不太好。中共這幾十年搞各種政治運動,整死和冤枉了多少無辜的好人。我的同學就因為信仰『真、善、忍』被開除公職非法判刑關進了監獄。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很殘酷。」

他說:「那這法輪功還是離它遠點,信這個也沒啥用。」

我說:「大哥,我不是叫您煉啊,修煉得講緣份。您看《西遊記》裏唐僧師徒四人歷盡千辛萬苦就是為了要修成正果,解脫輪迴之苦。而對不修煉的人來說,明白佛法真相,就能夠得到神佛的護佑,有美好的未來。現在這個瘟疫病毒就是針對中共這個無神論來的,而這個中共組織裏卻有很多好人,解除那個加入它為它奮鬥終生的誓言,才能不受它的牽連。對了,您入過黨團隊嗎?」

他說:「我都入過。」

我說:「神佛看您人好,不可能親自下來告訴您。我們大法弟子就是要把這個天機告訴好人。諾亞方舟的故事您也聽過吧?現在就是神佛在救好人的時候,我幫您起個化名叫『永興』,把你那個黨團隊退了吧?」

他說:「好,我聽明白了,謝謝你!」說著激動的與我握手。

我說:「給您一個法輪功學員製作的真相台曆吧,還有幾張多維翻牆卡片和護身符,您用手機掃碼可以看到更多的真相。大哥,祝福您!」

他接過我送他的東西,激動的再次與我握手,說:「原來我們是這緣份啊,我明白了!」

我說:「今天我們在這相遇,看似偶然並非偶然,因為您是不錯的人,是神佛在安排您得救的機緣。」

他說:「真不是偶然啊,如果我不是個有良知的人,我也不會在這裏聽你講這些,你懂這麼多啊!」

我說:「因為我修煉了佛法啊,希望您把我送您的東西用心看看,您也會明白更多的。」

面對面講真相中,類似的感人畫面很多,說也說不過來。我的體會是:只要我有救人的那顆心,師父就加持我,有時候講真相感到如行雲流水般自然,最後水到渠成。師父把路都鋪墊好了,就差弟子正念正行去動動嘴跑跑腿。我要繼續抓緊修好自己,助師正法,走好最後的路,不讓師尊失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巴黎歐洲法會的賀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