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石終於被融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說說今年在疫情期間講真相救人的幾件事,與同修們交流。

態度偏執的局級幹部終於三退

我有位少年時結拜的姊妹,關係密切,幾十年的老朋友,是名局級官員。自從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開始,我就給她和她的丈夫老王講真相。她本人早已明智的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老王卻異常頑固。他是個既得利益者,對於我們的勸告壓根就聽不進去。連朋友聚會、聚餐時,他也不失時機的故意衝著我和A同修說甚麼中共太英明,毛××如何厲害,對國人從小成功洗腦;中國如何強大,誰也顛覆不了中共的政權,等等。言外之意是中共不可能滅亡,他也不會退出邪黨。

A同修是我們多年前結拜的大姐。儘管老王如此囂張又偏激,我們還是對他不離不棄。有一次,我與A同修又一起去老王家給他講真相,他不理不睬,完全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看我們還繼續在講,他竟起身去了餐廳,坐那兒抽煙,將我倆冷在客廳。此時連他老伴都看不過眼,對他說:「你跑那遠幹嘛?他們都是好意,這都甚麼關係?又不害你!」他還是不理我們。此種情況不是一兩次了。他老伴也對我們說,他就是這種臭脾氣,讓我們再別理他。對於老王的態度,我們感到很無奈、沮喪、甚至有點想放棄。

十幾年過去了,當我們從法中更加體會到師父的無量慈悲,讓我們救度有緣人時,我的心裏還是對他放不下。今年八月份,A同修也對我說:「我們還是不能放棄老王,畢竟我們緣份很大,只要對他盡心了,將來真有那麼一天,我們才不會後悔。」我在心裏發一念:「救他!」當時我們正同在一個度假村,同住一層樓。

一天,我從老王房門口經過,門開著,他正一人在看手機,我便進門和他打招呼,開門見山的對他說:「老王,按歷來的規律,庚子年有大難,疫情過後會有飢荒,你在家裏是管生活的,勸你存點糧食,不然到時會餓肚子。我們是幾十年的朋友我才對你說這些。」

沒想到他馬上點頭說是,還連聲說:「謝謝!」我接著說:「還有一件事,更大的疫情在後面,我們以前對你講的三退保平安,就是針對現在這種時候的。你加入中共一切組織時是發過毒誓要為它付出生命的。你必須要退出,才能在大難來時保你平安。」

出乎意料的是,他馬上爽快的答應:「好!好!」並真誠的說:「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謝謝!」

出了他住的房門,我深深的鬆了口氣,他終於同意了三退!十幾年來那麼辛苦的對他講,他都對我們報以冷臉,今天他終於明白了,得到救度!我感到喜悅欣慰的同時也對自己說:幸好我們沒有放棄他!

武漢教師退黨

在度假村時,一天我正坐在一個亭子裏看手機,過了一會兒,一對耄耋夫妻來到我身邊。老人問我能否幫他調一下手機上的天氣預報?我答可以並熱情的接過手機看了一會,沒調好。我說幫你清理、清理手機垃圾吧,手機好慢,他同意了。我邊清理垃圾邊與他交談。

談話中得知他姓Y,夫婦倆都是武漢一所中學的教師。他今年八十歲,老伴七十六歲。他問我:「你大概有五十多歲吧?」我說我六十五歲了,他說:「看不出來啊!」我馬上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您了解嗎?」他說去國外旅遊時聽說過。他說,他有兩個女兒在國外,其中一個在美國,一個在土耳其。在那裏探親時,一位華人給了他一張卡片。我告訴他那是大法真相「護身符」,上面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念了可以保平安。

我接著對他講了疫情期間武漢一名醫生的故事:醫生患了武漢肺炎,恐慌中打電話給在海外的外甥。外甥讓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讓他很快脫離危險。醫生不相信,並生氣的將電話關了。醫生病情越來越重,外甥給他打電話,他還是抵觸。可病情持續加重,這時醫生主動給外甥打了電話,訴說自己的失望,外甥再次給舅舅講真相,一再讓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當前唯一得救的辦法。萬般無奈下,醫生聽了外甥的勸告,誠心頌念「法輪大法好」。終於康復!

我用心的講,老教師認真的聽,並點頭表示贊同。最後我問:「您在國外時是否有人對你講過三退保平安的事?」他說有人講過,沒同意退。我馬上對他講,為甚麼要退出中共組織?是因為你加入它的組織時,在血旗下舉起拳頭宣誓,要為它奮鬥終身,甚至獻出生命。退出它就是抹去毒誓,保自己的性命。中共是個殺人組織,篡權後的幾十年歷史就是部殺人的歷史。五十年代的土改、公私合營、「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造成的三年大飢荒、「四清」、「文革」、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愛國大學生,在這些血腥的運動中,有多少中國的精英遭受了迫害?我問他歷次的運動中他是否受過牽連?

他立即搖頭,表情痛苦的說:「不要提那些事!」顯然那段歷史對他是不堪回首的。我接著對他講中共二十多年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他回應道:知道一些,他國內的女兒曾經被安排去做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幫教」,實則是監控法輪功學員。整晚的不許法輪功學員睡覺,吃的食物都是些殘渣剩飯或沒人吃的東西。我告訴他,更殘酷的是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中遭受的酷刑折磨。中共甚至活體摘取了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高價出售,從中牟取暴利,其邪惡行徑令人神共憤!「天滅中共」是天意,是歷史的必然,不退出其組織的人都要受牽連。

看到他複雜的神情,我順勢再給他講三退的重要性,他馬上同意退出中共邪黨組織,並說:「謝謝!」

因他老伴患有老年痴呆症,無法溝通,只好作罷。看得出Y老師挺高興,他說:你們煉法輪功的真是好人,還誠懇的邀請我去武漢時一定要到他家做客,並一再要求我留下電話號碼。

我深知,我是大法弟子,是救度眾生的大法徒,在最後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我會按師尊的要求多救人,不辱使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