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二日】二零二零年元月的一天中午,我講真相路過一塊荒地,在雜亂的草叢中,坐著一名女子,手指著曠野大聲呵斥,然後又嘟囔著甚麼。路邊散步的人說她不是本村人,可能精神不大好。我也沒在意就過去了。

等我回來時,天漸黑了,她還在那發呆,路上一個行人也沒有了,我心想她精神不好,不好交流,就走過去了,轉念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得為她人著想啊,不能丟下她不管,我又回來,大聲喊她,「嫂子,天黑了,該回家啦。」她猛的一愣,重複著說「該回家了,該回家。」

我向她招招手說,你過來。她很聽話的走過來,我說,推上你的車子,拿上你的包,她就真的把丟在地上的包撿起來,推著自行車走過來了。我幫她把車子拉上來,又去拉她的手,她突然拍著自己的腦袋說,「我好啦,我好啦!」

看她才三十幾歲的人,被世俗上的煩事折磨的這樣憔悴,真是挺心痛的。我說:人來到世上不容易,遇到甚麼事都要想開點,其實都是生生世世、恩恩怨怨造成的。我告訴你一個排解的方法,記住「真善忍好」。我就用大法中悟到的接近人的理,勸導她,她聽的很認真。

看她說話,越來越清醒理智,我就進一步給她講了真相並且勸她三退,她同意了。我問她:你家在哪裏?我送你回家。她臉上泛著紅光,激動的說:姐,謝謝你給我說這些,我好了,我自己能回家。姐,有空一定到我家來喝茶。她真的正常了。

看著她遠去的背影,我眼睛模糊了。我知道她在等待真相,等待大法救度她,我雙手合十,謝謝師尊的巧妙安排,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一次去講真相,本想去東邊的某村,可不知怎的騎車過了路口,就去了另一方向,碰著一個年輕人,交談中知道他是市六一零的一個小頭目。我說現在做好人都難,你看老頭、老太太摔倒,人們都不敢扶了,怕賴上。現在這個病也不分老少啦,三十多歲,四十多歲都有。他說,現在吃的、喝的、用的都不乾淨了,現在的人為了錢沒有道德底線了。我說也不全是,有一部份人是抱著良知在做人。

他用眼睛審視著我,我笑著說,修真善忍的人哪。他說你是煉法輪功的,我回答是。他停了一下說,怎麼煉,我說用業餘時間,不耽誤工作,不耽誤正常生活。他點點頭,又問,你看甚麼書,我說《轉法輪》,書中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人、遇事先考慮別人。他好像明白了甚麼。他又問他們(指六一零)找過你嗎?我說,找過,他說最近不要讓他們找著、挺麻煩。

我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非常善良。他說我知道。我說現在社會亂象百出,共產黨歷次幹的壞事、對老姓的欺壓,只有大法弟子敢講真相。他說我知道,我用眼睛盯著他,他不好意思的說,我也去過他們家(指大法弟子的家)。我說大法弟子講真相是為了救度被邪黨欺騙的人,大難來時能保平安,你不要參與迫害。他說是我的工作,我說工作不能選,方法可以選啊。我小叔子是六一零的,他從來不參與迫害,上邊壓的緊了,應付一下,這不得了福報了,幾年不懷孕的兒媳,今年有了一對雙胞胎。

我們談了許多,他問了許多。然後他指著手腕上的高級手錶說,這個時間,我應該在班上,不知怎的偷偷溜出來,一會兒卻遇到了你,這就是緣份吧?大姐你又真誠,又善良,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我說我姓孫,大法弟子。他略有所思的說,「噢,大法弟子」。我趁機勸他三退,他爽快的答應了。

我送他一本真相期刊,告訴他回家好好看看,並叮囑他不要再參與迫害了,在能力的範圍中,保護大法弟子。他使勁的點著頭說,我知道了,我會的。

分手後,我走出一段路了,他突然像孩子似的高興的大聲喊:孫大姐,謝謝你!注意安全哪!我走了很遠,回頭看見他迫不及待的在路邊看真相資料哪,我從心裏為他的覺醒而高興。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