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的一次奇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五日】今年二月下旬的一天,我乘公交車去某地。下車後,還沒走多遠,一位五十來歲的女士就追了上來,她親切的問候我,並熱誠的挎著我的胳膊,就像見到久別重逢的朋友一樣。可是,我並不認識她,見她這麼熱情,我也就同樣的應酬著。但心裏直納悶:在這疫情瘋狂蔓延的非常時期,人們都相互拉開了距離,可她怎麼與我這麼親近。

她找了個合適的地方停下了,說要和我聊聊。她說:「姐,那年咱倆分手後,我就再也沒見到你。我一直盼望著能再見到你,今天可算如願了,我好想你啊!」她非常高興的說著。看著她那激動的神態與那雙好像熟悉而又陌生的大眼睛,我在記憶中搜尋著,一下子想起來了!

這是兩年多前的事了:那天我也是路過這裏,我在小區裏走著時,發現一位女士極其痛苦的蹲在路邊,她滿臉皺紋,臉色枯黃、灰暗,身體極其瘦弱。看面相,足有八十多歲。

我走到她跟前,問她:「怎麼啦?」她的眼光暗淡、呆滯。我連續問了幾次,她才仰起臉來看著我,嘴角顫動著,聲音極小、微弱,不知她說的是甚麼。我蹲下,用耳朵貼近她的嘴,聽聽她說甚麼。我勉強聽到她說的兩句不連貫的話:「我是個要死的人了,別人都害怕,都躲著我,你不怕嗎?」

我對她的耳朵大聲說:「生命是寶貴的,我告訴你一個能得救的秘訣,就是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就會保祐你,你的身體就有轉機,就會越來越好。你現在就隨著我念吧。」

聽我這麼說,她好像有些精神了,連連的點頭。她馬上就開始跟著我一遍又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著念,她的臉色在起著變化;再念,她能連貫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的一次比一次清楚了;後來她自己站起來了,她可以走路了。我要送她回家時,她告訴我她的腿有勁了,還走給我看了看。

臨別時,她一再謝謝我。我告訴她:「謝謝大法師父吧!」

我說:「大法師父讓我們講真相、傳福音,救度有緣得救的人。今天你能聽到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大法師父讓我這麼做的,真正救你的是大法師父。」

我們分手後,我還有些遺憾,怎麼沒問問她究竟多大歲數?得了甚麼病?怎麼病成這樣?那時她看上去真象有八十多歲。

她說:「姐,當時我沒有氣力給你細講。又像落水的人好不容易抓到了救命的繩子,顧不上其它的了。現在我告訴你我是怎麼回事吧。

當時我還不到六十歲,受兩種癌症的折磨,住了很長時間的醫院。那天,我剛剛結束一次化療,身體極其虛弱、痛苦,我要求出院回家緩一緩。那天家裏沒人,我感到在家裏憋的慌,就想出來透透氣。出門沒走多遠,就支撐不住了,連家都回不去了。路人見了我,都躲的遠遠的。我正在為難時,遇到姐姐你救了我。對,是大法師父救了我。

你告訴我的那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每天都在誠心敬念。從早上起來到晚上睡覺,只要腦子一有閒空,我就念,哪怕正在幹家務活或走路,我都念。越念心裏越舒服,越念心裏越亮堂,越念渾身越有勁兒。我哪兒也不疼了,越念身體越健康,跟沒病時一樣了,也不用化療了。現在能走路去買東西,甚麼家務活都能幹了。

法輪大法太好了,這九字真言太神奇了。我住院治療,花光了積蓄,受了那麼多的罪,醫院也沒治好我的病,還差點死掉。如果不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我哪有今天?!大法師父卻不曾要過我一分錢。現在我的家人、孩子都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知道是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

她又說,那年她讓我幫她退出了中共惡黨的組織,但她一直著急她的家人與孩子的安全。她讓我再給她講一講「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的重要性,她回家再與家人講講。她把她女兒的小名告訴了我,讓我幫她女兒退團、退隊,因為她女兒曾經表示過要退團、退隊。

於是我給她講了中共在中國竊權七十多年以來,完全是靠謊言與殺戮維持它的獨裁統治。善惡有報是天理。現在已到「人不治天治」的時候了,上蒼要滅它了。這次爆發的大瘟疫就是衝著惡黨來的,就是「天滅中共」的表現。

我說「武漢肺炎」發起時,中共惡黨極力隱瞞疫情,接著製造種種騙術,謊言誤導民眾,使疫情迅速在中國與全世界蔓延,造成全人類的大災難。因為共產黨是人類災難的總禍根,是當前危害人類最大的「病毒」。

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是共產黨的組成部份。共產黨滅亡時,黨團隊員就是它的殉葬品,所以一定要退出中共的邪惡組織,才有光明、美好的未來。

我囑咐她:「你要告訴你的家人、孩子,不要聽信中共惡黨散布的謊言,千萬別被它的宣傳迷惑,一定要趕快退出來。不退出,就得去做它的陪葬品。」

她說:「中共惡黨的那一套宣傳我不看、也不聽,不上它的當。我要永遠念『九字真言』,我要永遠得到法輪大法的保護,得到大法師父的保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