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人的心結 真正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在中共病毒擴散全球的情況下,很多人十分驚恐,無能為力。而我們大法弟子,從迫害剛開始,就開始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們的心不能由此而浮動、懈怠,只是救人的腳步更急了。因為眾生得救的時間越來越有限,機會越來越少了。

一、眾生急切盼救

由於疫情嚴重,全國性封城、封小區,路上行人稀少,給救人帶來不便。但修煉人畢竟是超常的,不能被表面現象帶動,雖然小區被封,但本鎮有三個副食超市沒封,那裏買菜的人爆滿,每天都排隊。這樣,我就往返在這三個大型超市之間。等人買完菜,再見機講真相。

一次,在一個超市門前,看到一位女士在那站著,我便走上前去,輕聲但鄭重的對她說:「瘟疫當前,我告訴你保命秘訣。」她驚訝的說:「你還有保命秘訣?」「有。」我點點頭。她立刻拉著我的手,把我拽到僻靜一點的地方,急切的說:「快點跟我說,怎麼保命?」我一字一板的說:「第一條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最高佛法在救度世人,只有這個大法能救現在的人。第二條三退保平安。就是退出黨、團、隊,別與共產邪黨為伍。因為老天要淘汰它。只有順天意才能保平安。」她為難的說:「那可咋退呀?」「我幫你退。」於是我給她起了個化名,幫她退出了少先隊。我又給了她一個護身符,告訴她常念上面的九字真言。她連連點頭,高興的長出了一口氣。然後我又告訴她,把這個保命秘訣告訴家裏人和接觸到的人,讓他們都得救。她滿口答應,高興的不得了,非得讓我去她家不可。我婉言謝絕。

和她分開後,我向附近小區大門口走去,正好這時從小區門口走出來老倆口。我迎上去對女的說:「大姐,給你本書看看吧!」沒等女的開口,男的轉身回來了:「啥書?」「救命的書。」女的補上一句:「他就愛看書。」我說:「這回可遇到好書了,看明白能得救。」於是我給了他一本小冊子《明白》。他沒滿足,看著我的車筐,問:「還有啥書?」我又給了他一本《貴州藏字石揭秘》,又給了他幾個單張,告訴他看完傳給別人。他一邊點頭一邊如獲至寶的把書揣在懷裏。女的衝我問:「你這是幹啥呀?」我說:「救人!」接著我給他們詳細的講了保命秘訣,他們三退了。男的是個黨員,女的是個團員。男的笑的眼睛瞇成一條縫。女的立刻抓住我的手:「你咋這麼好啊?這是啥時候?都在家裏躲瘟疫。你還跑出來救人。你的心咋這麼好?我可咋謝你呀?」「不用謝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是大法師父教的,謝大法師父吧!」「都謝謝!」她拽著我的手,就是不鬆開。我說:「大姐,現在還有很多人沒得救,你把知道的這一切告訴給你接觸的人,咱能救一個是一個。想三退的,用小名、化名,寫在錢上花出去,或寫在紙上貼出去都行。向神表個態,神看人心。你也有事,我還得去救別人是不是?」她不好意思的鬆開了手。老倆口一邊走一邊回頭說謝謝,走出老遠還回頭。眾生急切盼救,我們真得加急救人的腳步啊!

二、從反感、嘲笑到真信、真退

隨著小區解封,公園開始有人了,有時我就去公園講真相。

一次走在去公園的路上,從公園旁邊的鍋爐房裏走過來一位男子,五十來歲,看衣著不像個普通工人。我走上前去,以問路的形式搭話:「這條路能通向前面的縣道嗎?」「不能,如果空人登台階能過去。」我調轉自行車和他同行。走幾步之後我對他說:「給你一本書看看吧。」「是法輪功的吧?」「若不是法輪功的,誰白給你?再說不是法輪功的,給你有啥用?」他沒吱聲。斜著眼看著我說:「你歲數也不算太大,咋信那東西?」我正眼看著他,加重語氣說:「你歲數也不大,怎麼這麼封閉自己呢?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在煉,你不知道?」我們同時都笑了。接下來他的語氣就緩和了。

他說我也接觸過法輪功,我姨表弟是個當兵的,就是煉法輪功的。二零零零年他到北京去被當地公安派出所抓了。當時人家就問他一句話:你是相信共產黨,還是相信法輪功?他回答:「我相信法輪功!」結果被抓了。他哥哥是當地公安局長。去接他時對上邊領導說:我們回去自己教育。回去之後就把他放了。「那他現在還煉嗎?」「煉哪!」「他沒跟你講過三退的事?」「講了,見面就講。我不信哪。」「真可惜,你有這麼一位好表弟,怎麼不好好聽他講講呢?他能騙你嗎?」「其實,這法輪功也屬於個人信仰,誰也不應該干涉。但是你別參與政治呀。」

原來他把三退看成是參與政治了。我接過話來說:這可不是參與政治。大法師父專門講過有關「修煉不是政治」[1]的法:「修煉的人無須管人間的閒事,更不要參與政治鬥爭。」[1]我們是佛法修煉。因為這個功法太好了,太神奇了。比如我修煉之前有多種頑疾:如心臟病、風濕病、嚴重的神經衰弱、乳腺增生等等。修煉不到四個月全好了。看到我的變化。很多人都跟著煉。全國煉的人太多了。引起了小肚雞腸的江澤民的恐懼。一意孤行,非要打壓不可。揚言在三個月內徹底消滅。你看現在咋樣?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煉。它打壓佛法,犯下天大的罪。天上眾神要清除它。我給他講了貴州藏字石。老天要清算它,它從建政以來,也沒幹過好事。我從「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學潮講到中共今天打壓法輪功,害死多少好人,特別是活體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這個星球上從沒有過的邪惡。它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它想奪權的時候說要消滅三大差別。那你看它當政後,差別是大了還是小了?有目共睹。為甚麼現在不消滅?因為現在富的都是他們。反右鬥爭時,它讓老百姓給黨提意見,你敢不提,它說你不忠。你提了,它說你反黨,把你打成右派,折磨你一生。左右都不對。歷朝歷代哪個國家也沒有人這樣做。再看打壓法輪功。找不到法輪功的錯,就上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全國老百姓,挑起民眾仇恨法輪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令人難以置信。豎著看歷史,橫著看世界,從未有過的邪惡。就像我今天這樣,和世人講講真相,告訴他們自救的辦法,就三次被抓。兩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還談甚麼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那不是自欺欺人嗎?因為它歷來不幹好事,所以老天要清算它。

我給他講了「貴州藏字石」。不與中共為伍,可是中共綁架了全國人民。不是黨員,就是團員,或者是少先隊員,連小孩都不放過。加入它的組織時宣過誓,另外空間都帶有它的印記。清算它時都要受牽連。佛法慈悲,大法師父讓我們趕快救度世人。脫離它,不給它陪葬,不與它為伍,三退保平安。這就是為甚麼要三退,這絕不是參與政治,而是告訴世人怎樣自救。

「你入過黨吧?」他點點頭。「退吧?」「退!」「貴姓?」「姓王。」「我給你取個化名叫王福來,心生一念:用這個化名退出邪黨的黨、團、隊及所有組織。」我隨手遞上護身符,告訴他常念這九個字。這是救命真言,加上三退,這是保命的秘訣。還給了他兩本書:《貴州藏字石揭秘》、《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又給他一個破網軟件,讓他看看外面的世界,做一個自由人。為了讓他多了解一些真相,我放慢了腳步,隨著他的走向,我們慢步前行。我給他講了「四﹒二五」萬人大上訪,「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種種疑點,他好像從沉睡中剛剛醒來,很想知道現實中發生的他不知道的一切。他一言不插,靜靜的聽著,不時的點點頭。生怕打斷我的思路。我從一些名人神奇的修煉故事,講到了大法洪傳世界。還講了國內一些高官,寧可棄官不做,到國外當難民,也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故事。這時,我們走到了一個小區門口,他說:「對不起,我到家了。」然後告訴我,他每天要在這段路上走兩個來回。最後我告訴他: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訴身邊的人。讓他們都得救。他重重的點了點頭,說聲:「謝謝。」「謝大法師父吧,將來你們會明白這一切的。」他又點了點頭。看到一個生命真正的得救,我真的是很欣慰。

隨著市場的解封,我又開始趕集講真相。

一次,在去縣城集市講真相回來的路上,剛給路邊一個撿廢品的(是個團員)講完三退,一回身,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女士從側路過來。我緊走一步與她平行,隨口問道:「散步哪?」「嗯。」「你挺注意身體健康的。」「誰不注意呀,在家再呆幾天都憋壞了。」「你這麼注意身體健康,給你個生命護身符,保你平安。」她一聽馬上翻臉,沒搭話,瞪了我一眼,止步轉身要返回去。我立即橫跨一步,推著車子,有意似無意的擋住了她的去路。我輕聲誠懇的說道:「你看,你剛才要是晚來一步,我就過去了,我要是和那個人少說一句,我也過去了。咱們就這樣陰差陽錯的走到一起來了,你說這不是緣份嗎?我們在一起走說說話,也不影響你散步啊,你實在不願意聽我說話,我可以走,不耽誤你散步,何必回去呢?」她有點不好意思的回過身來和我同行。

我接著說道:「看來你知道我給你的是甚麼,但你不是真正明白。你反感法輪功,這不怪你,是共產黨欺騙宣傳造成的。」我從自身受益講起:三十多歲時,身患多種頑疾,心臟病、產後風等,自行車騎不動,上二樓都費勁,上班經常請病假,掙的錢不夠買藥用,那時月月借錢。九六年我開始煉法輪功,煉功不到四個月,所有疾病不翼而飛。你看我現在這身體,快七十歲了,上縣城都騎自行車,往返四十多里路。二十多年沒吃過一片藥,沒有病吃藥幹啥?看到我的變化,身邊很多人都跟著煉。這個功法太好了,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全國煉的人越來越多。就因為人多,江澤民小腸嫉妒,非要打壓不可,找不到法輪功的毛病,就開始造假。我詳細的給她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用欺騙的手段挑起民眾仇恨法輪功。有很多人在謊言中不明不白的抵觸法輪功。它從建政以來不斷的開展運動,害人無數,尤其這次打壓佛法,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犯下滔天大罪,老天要淘汰它。大法師父說:「人不治天治。」[2]

接著我講了貴州藏字石,順應天意,遠離邪黨,三退保平安。她一直認真的聽,有時點點頭。我看看她,問道:「你入過甚麼?」「入過隊。」「我幫你起個化名叫真信,把少先隊退了吧!」「真退!」她突然大喊一聲。我一驚,不懂她的意思。「你是想用真退作化名?」「不是。」可她又表達不出來。我忽然明白了:「你是想用真信作化名,真退少先隊。」「對、對、對!」她連連點頭。我給了她護身符,她高興的接過去。讓她誠念上面的九個字。並把知道的這一切,告訴身邊的人。她點頭答應,並說:「你也該上路了,我也該回家了。謝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她又點點頭。我不覺眼淚流了下來,一個善良的生命,險些做了邪黨的陪葬品。

來到立交橋上,看到迎面過來一位男子。我下了車子,等走到近前,我說:「這位師傅,給你一本好書看看吧。」他沒吱聲,但停下了腳步,四週環顧了一下。我說:「共產黨整人可真是深入人心。說句話,你還嚇成這樣。」他沒接我的話題,而是陰陽怪氣的問了一句:「你是哪退休的?」「你是想說我花共產黨的錢,還反對共產黨。是不是?」(因為我以前聽過很多這樣的話題。)「難道不是嗎?」「當然不是。我的錢是我自己幹活掙的。上班時它沒有給我足夠的工作量錢,扣除一大部份。一小部份給我退休開養老金。一大部份拿出去養他們白領高層,而且我自己還交三分之一養老保險,單位還出三分之一,國家只出三分之一。我在事業單位工作,不存在失業的風險。可是我上班還交失業保險呢。這些錢都幹甚麼去了?難道不是去養活他們嗎?從中央到地方那些白領上層,不都是在花老百姓的納稅錢嗎?是老百姓用血汗錢在養活他們。而不是他們養活老百姓。他們哪來的錢?既不種地又不做工。那錢不都是老百姓的嗎?你想想,你的錢是它給的嗎?是你自己掙的,它還沒給足。是不是這個道理?」

他動了動嘴沒有吱聲。因為他沒戴口罩,看得很清楚。我接著說,「有多少高官,在國外銀行有存款。他們的錢哪來的?不都是咱老百姓的嗎?那不就是共產黨的體制問題嗎?你想想:那些沒有共產黨體制的國家:台灣、新加坡、日本、美國等等。他們的國民不開工資嗎?有幾個國家不比我們大陸生活的好?你有一點人權自由嗎?連手機都得實名。你想說句話,你看剛才把你嚇的。還得看看有沒有人,翻開歷史,中共從來都沒做過好事。歷次運動害死多少人?文化大革命,害死多少老幹部。六四學潮,武力鎮壓大學生。縱橫看歷史,哪個朝代哪個國家這樣做過?它整死多少好人。迫害法輪功,打壓佛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它犯下的是滔天大罪,是從古到今,從沒有過的罪惡。就連當前的大疫情,中共都敢撒謊隱瞞,導致向全球擴散。它的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再說了,我們也不是反對它,它也不值得我們去反對。我們是佛法修煉,不參與政治。」

接著我講了貴州藏字石。遼寧省和中央都派代表團去考察,結論是純天然形成。老天要淘汰中共了。大法師父慈悲,要救度眾生。世人不能給它做陪葬。所以才告訴你自救的辦法,脫離它,三退保平安。你入過黨、團、隊嗎?「入過團。」「退出來吧,保個平安!」他張了張嘴,又沒吱聲。「你看它有多邪惡:綁架全國人民做陪葬。黨團隊覆蓋面有多廣?」我又給他講了法輪大法在全世界的洪傳盛況。講了一些修煉中的神奇故事。高官不參與迫害的故事。很多人通過電話三退的故事,有的公安部門集體通過電話向國外退黨服務中心三退的故事。我遞給他兩本真相小冊子,他接了過去。我說:「我幫你起個化名,把團隊退了吧!」他鄭重的說:「我入過黨。」「好危險啊,如果你入過黨不退,光退團有甚麼用呢?您貴姓?」「我姓王。」「我給你起個化名叫王誠,誠心的誠。」「嗯,簡單了點。」他想了想說道:「再加個字,加個意字。王誠意」「誠心誠意退出黨、團、隊。」「對!」他笑了,笑得很開心。我給了他一個護身符,他高興的接了過去。告訴他三退之後,誠心默念九字真言。就能保平安。這是保命的兩條秘訣。我又給了他一個翻牆軟件。讓他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正說著後面傳來一個女人的叫聲,「幹啥呢?」我回頭一看是個三十多歲的女孩,騎著摩托車。眼睛瞪得溜圓,怒氣沖沖。這個男的把書拿出來對這個女孩說:「她給我兩本書讓我看看。」我看著這個男的問道:「這是誰?」「她是我女兒。」我面向女孩平和的說:「瘟疫當前,我在告訴你爸爸保命秘訣。」「保命秘訣?還有保命秘訣?」她的眼神由發怒轉為驚疑。「有。」我肯定的說。我給她講了共產黨從來不幹好事,老天要淘汰它。講了貴州藏字石,天要滅中共。要遠離它,不跟它受牽累,不給它做陪葬。所以要三退。就是用小名化名退出黨、團、隊。心想一下就行,神看人心。又給她講了法輪大法是最高佛法,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煉,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佛法慈悲,救度眾生。只要你誠心誠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到神佛的保護。你加入過黨團隊組織嗎?她說入過團、隊。「我幫你起個化名叫王平平,心想一下,用這個化名退出共青團、少先隊等所有邪黨組織。一生平平安安的。行嗎?」「行。」 「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記住了嗎?」 「記住了。」我告訴她:這就是保命的兩條秘訣。你可以告訴你的朋友。讓他們也得救。我給她護身符。她說:「我不要了,我總換衣服,我爸有就行了,我看我爸那個。」我說:「今天你借你爸光聽明白了真相,得救了。你得謝謝你爸爸。要是在別處跟你說,你可能不會停步的。」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然後轉向她爸爸平和的說:「苗圃剪枝,讓我去收拾樹枝,我先走了。」對我笑著點點頭,騎車走了。

我和這位男士又聊了一會兒。讓他多了解一些法輪功在世界的洪傳盛況。又給他一本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告訴他把今天知道的一切告訴別人。把書看完傳給別人。會得到福報的。他笑著點頭表示答應。

在救人的實踐中,我悟到:講真相很重要,講清真相更重要。世人的心結在哪?就應該在哪兒重點講,給他講明白。這樣,不但會使本人真正得救,還可以使得救人成為傳媒人,去救身邊的親人朋友。我有一個同事,明白真相後,放寒假趕緊回老家,回來時帶回十七個三退名單。

救人中,就像雲遊一樣,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雖然很苦、很累,卻樂在其中。因為我有最偉大的師父,我在做著宇宙中最正的事。濁世助師救人,圓滿隨師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