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輕矯健如穿梭 救人故事一串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我今年八十多歲,與二兒子同住在縣城。二兒子逢人就說:我媽八十歲的人了,修煉法輪功身體硬朗,過年時還能做二十幾道菜的年飯。她老人家單獨生活,一點也不用我們操心。

我多年來講真相救人不鬆懈,下面是一些片斷。

去年臘月二十五,我辦了年貨兩手不空站在公交站台等車,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也在那等車,我就主動與他搭話說:我們在一起等車都是緣份呢,他很贊同地說真是緣份。我就簡要地給他講真相勸三退,小伙子聽明白了退了團和隊。

我轉過臉來見旁邊一個七十多歲的男子提著生豬頭肉、豬肚等,就對他說:您買回去做滷菜的吧?我本意是想與他搭話後再講真相,可他並不答理我,我仔細一看原來他是在偷偷打電話,一邊賊頭賊腦朝我看,一邊小聲說著甚麼,我心裏明白是打惡意舉報電話的,我當時一念:師父就在我身邊,你打不通。我就花三、五分鐘幾步走上大街公交站,正好來了車,我就上車順利回家了。

一次,遇到一個五十多歲的女士,我勸她三退了,就送她一本明慧期刊《希望》,旁邊一個六十多歲的女人一把搶過去說:法輪功啊!就想撕。我一把奪過來威嚴的說:跟你不相干!就又雙手遞給這位三退了的女士。那個女人顯得很不服氣,就威脅說:「我打電話舉報你!」我直視著她的眼睛說:「你打不通!」她說:「我就來打個電話看看,要是真打不通就說明法輪功有哈數(哈:第三聲;方言:神奇)。」她撥了電話,真的沒打通,一下就蔫了,我也就走了。

前年冬天我們這裏下大雪,路上結冰,一天我回家時見我樓下住一樓的老倆口正從的士下車,爺爺扶著奶奶往家裏走,很累的樣子,我見了就關心的問情況,奶奶說在雪地裏摔了一跤,住院了才回來。我聽了連忙安慰倆老別急,我就送奶奶一枚真相護身符,囑咐她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說念了會恢復的很快。奶奶接過護身符很感謝,說一定照著念。

過了些日子,這位奶奶在大院門口看見我回來,就說:「您在我家落一下。」我來到她門口,她連忙喊爺爺把屋裏的一箱飲料提出來給我,以感謝我送她護身符,說:「不知您住幾樓,要知道就給您送屋裏去了。」我婉言謝絕了,說您念九字真言效果好我就高興了,我們煉法輪功的只按師父的要求救人,不會收任何財物的。奶奶就一再說謝謝。

看守所的所長是我的一個老鄉,大約二零零五年在我被非法關押時,因不報姓名,家裏誰也不知我哪去了,到處找我,我妹妹找到這個所長問是不是關在看守所了。這位所長進去號室裏看見我,驚奇的說人果然在這裏,就與我打招呼並將信息告訴了我妹妹。我從看守所出來後繼續向世人講真相,一天買菜時碰到這位所長,我就給了他一些真相資料和光盤,他高興的接過又與我交談了幾句回家去了。他走後,旁邊一個男子對我說:「您還敢發法輪功資料啊?您不怕公安局抓啊?」我說我剛才發的就是公安局的人哪!他們一聽說,公安局的人都敢看,那我們也敢看,我給他們一人一份都高興的接過去認真地看。

我有一男同學是農村人,當兵時在部隊入了邪黨,復員後分在縣河道局下面一個管理站工作。二零零二年我給他送了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光盤。二零零四年《九評》問世後,次年的一天我與一同修去他家給他送《九評》,他說住院了剛出院回來。當時勸他退黨,他滿不在乎的說:「我懶得跟你講,還退甚麼黨啊?」我說退了為你好嘛。為了勸他退黨,共到他家去了三次,路上遇到兩次,他就是不肯退,我有些氣餒,好幾年都把他放棄了。但我知道當今的中國人都是來歷不凡的,是為救自己天國眾生而下到人間來得法的,我若放棄了他,那他的眾生怎麼辦呢?我就求師父給安排機會,一定要救他。後來他搬到我附近住,我出門都得經過他出入的大院門口。去年九月的一天,記得那天天特別的熱,我出門路過他院門口時果然碰到他了,我就直截了當的說:「怎麼就不肯退呢?退了得大法保祐有個好身體,工資照拿,沒有任何影響,現在已經退了三億多人了。」我脫口而出說:「長壽、長壽,用長壽這個名字趕快退了。」同學爽快的說:「好,退了。」見他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老伴單位上的領導同事我都事先寄了真相信,遇機會再講就容易很多。有一個局長,一天我當著他同事的面勸他退黨,他當時拉下臉來沒退,此後再見到我都是拉長著臉。我心想,你這樣子我咋跟你講啊,算了吧,我講別人也是一樣,多退一個別人得了。但心裏又總是牽掛著他,去年的一天在路上碰到他,我就智慧的先誇獎他說:某局長,看你老也是這個樣子,六十多歲了吧? 他說七十多歲了。我說哎喲還真看不出。他很高興,我說我們住一個院子也是緣份,把黨退了吧,退了好有個美好未來,這可是天象變化,他就順利答應了。他一答應我就明白了甚麼,原來他是怕邪黨報復,當著別人的面講沒有注意他的安全,我以後就很注意這個問題了。

我兒媳婦的乾爹是公路局的局長,我也給他寄過資料,平時碰面也給他妻子退了團隊,可他本人不肯退。去年的一天上午,我在外面講了真相再轉到他院子裏辦了點事,剛一出來,就在門房碰到他也出來有事,我說看你生得很年輕,六十多歲吧,他說七十多歲了,我講了三退與真相後,他用化名退了黨,當時只剩一本資料了,我就送給他讓他好好看,他高興地接過後很快又轉回去了,原來他不是出去有事,是來接這本真相資料、來聽真相辦三退的。

有個姓徐的是本院子人,他家的儲藏室挨著我的儲藏室,他因倆兒子結婚沒房住,都住在他們這裏,老倆口就只好住儲藏室。也是在多年前我在門房碰到他時,就當著別人的面勸他退黨,他當時就把臉拉下來了,以後見著我總是拉著臉。我就求師父:讓我在路上碰到他吧。有了這個願望機會就來了,一天早晨我買菜回來正碰著他出去買菜,當時街道空曠無人,正合適給他講真相,我說我們住在一個院子裏也是緣份,不然我今天看到你也不認識是不是?你若住別處我們也沒機會碰面是不是?我若不給你講,災難來了你逃不過去我就有責任,我心裏也會過不去是不是?我說退黨也不是叫你到單位上去退,用化名小名都可退,就用永安這個化名退了吧,祝你永遠平安!他當時就爽快的答應:好。再見到我時就完全變了一個人,一臉的熱情和高興的樣子。今年瘟疫來時封街封院子,一天我在院子裏轉,他也在院子裏轉,見他連口罩都沒戴。我就對他說:你看,他們沒三退的都不敢出來,你退了,出來就沒事,他連忙贊同的說:對對對,我們退了的不怕瘟疫。

一次早晨我買菜回來,遇到兩個四十多歲的男子一人手裏拿一瓶礦泉水,我就打趣的說:哎喲,這麼早出來還自帶盤纏拿著礦泉水呀,他倆笑了。我說碰到是緣,平安是福,退黨能保平安,講了一些真相就把他倆用化名給退了。師父安排又來了三人,我說你們是村幹部吧,這麼早聚在一起一定是在開會吧?他們笑著回答說是,此時我應該下坡回家了,可他們正興沖沖的直往前走,為了救他們,我就跟在他們身邊邊走邊講,這樣把這三個也勸退了,當時手裏正好剩五本不同的真相期刊,就送他們一人一本,囑咐他們交換著看,他們齊聲答應好。等把他們講通了,我才轉身往回走,再下坡回家。

那天在菜場退了六人,在路上退了五人,退完這五人時,我已是兩手不空,不便記名字,就在心裏一直念著他們的名字,一直念到家記在了紙上。

這樣的故事還很多,回憶起這些故事,我內心充滿幸福與感恩,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賜給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機緣,我當好好修煉,不負師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