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與怕心 魔難中不忘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五日】二零一九年七月中旬的一天傍晚,我騎車到同修家去拿打印機配件與耗材,返回家時,剛到我家家門口,就被火速趕來的幾個國安人員攔截,他們強行打開了我的家門,不一會兒他們喚來了十四五個國安警察,其中有四、五個手持盾牌全副武裝的特警,他們搶走了我的幾台電腦、打印機、耗材與真相資料和自己學習修煉的大法書籍,還抄走了準備給我妻子治病的幾萬元現金。

看著國安搶走了我的大法寶書和師父的法像,以及那些救人用的法器,心中萬分痛苦;看著這些國安人員在無知中參與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犯下了無邊罪孽,而深感憐惜,從而發自內心的想救救他們!

午夜時分,他們把我又綁架到派出所,他們強行把我帶到了審訊室,其中一個國安頭子,國保大隊長吩咐手下的一個國安人員,打開審訊室內的帶鎖的鐵板凳,要把我壓鎖在鐵板凳上進行審訊。我的心平靜了下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這個世界最好的好人,那個鐵板凳是審訊壞人時給壞人用的,那不是我坐的地方。請師父加持我,幫助我,把它定住,讓國安打不開那個鐵板凳,同時我也在心裏默默的發著正念。果然那個國安弄了好久,怎麼也打不開這個鎖,抬不起來壓在上面的槓板。這時國保大隊長等的不耐煩了,吩咐國安人員把陪審人員坐的椅子抬一個給我坐。

桌子上早也擺放好了兩架錄像機,是用來審問時錄像用的。我想錄就錄吧,今天晚上我也好好的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講講大法真相,平時還沒有這個機會呢,把真相錄下來他們還可以重複的聽。同時也在心裏默默的發著正念,清除國安人員背後的邪惡因素。我想師父就在我身邊,我沒有怕的心,心依然是平靜的。

國安對我的非法審訊開始了,國保大隊長問我說:我們還是走走程序吧,你看這屋子裏哪些人需要迴避?我心想怎麼能迴避呢?有更多的人一起來聽我講真相豈不是更好的嗎?我即刻答到:不需迴避。國保大隊長說:你煉了多少年的法輪功了?我心態平和的告訴他:我煉了二十多年了,我從一個自私自利的人,通過修煉法輪功後如何變成一個好人,二十多年中深深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在二十多年中沒有吃過一粒藥,沒有打過一次針,是用無價之寶都換不來的健康快樂!

他們又問說:「法輪功好,你自己就在家裏煉,自己強身健體,而你卻買電腦、打印機還有那些耗材幹甚麼?這些打印機還有那些耗材是誰給你錢買的,法輪功一個月給你發了多少錢的工資?」我真誠的告訴他們:大法給了我一個強健的身體,大法教會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使我懂得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法輪功沒有甚麼組織,法輪功學員都是分散在社會各個階層,各個領域中的社會成員,他們都各自在各個崗位上或家庭中,實踐著真善忍的普世價值,默默無聞的做著好人,人世間最好的人。大法學員的打印機、電腦等一切用品,這都是我們自己省吃儉用節約下來的錢購買的。法輪功沒有給我們發甚麼工資。

我說:「大法給予我們每個學員那麼多,而大法師父卻遭受著不白之冤,法輪功學員站出來向社會,向民眾吐吐冤情,要求政府還師父與大法清白,還給我們大法弟子一個自由修煉的空間,這難道還不應該嗎?」

當時國保大隊長和國安人員他們把頭趴在桌子上,甚麼也不問了,像睡覺的樣子。實際上我知道他們是在聽我講真相的。我就接著給他們講,法輪功在世界洪傳一百多個國家與地區,獲得世界各國政府褒獎三千多近四千項等等,告訴他們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是有罪的,我給他們講了很多很多。

黎明時分,我向國安大隊長提出要求,我要回家照顧我癱瘓多年的妻子,病妻到現在還沒吃晚飯,平時已經換過多次尿片了,我要回去給她換尿片的。幾個國安又把我帶回家,這時天也亮了。國安告訴我說:只因你老婆病了,癱瘓了無人照顧,對你取保候審監視居住,要不然是要把你關進看守所的。就這樣,國安大隊長帶著國安人員,隔三差五的到我們家來詢問與騷擾著我,他們一來時,把我家的門打得「砰、砰」直響,猶如土匪般。

我想我當時能回家,這都是師父在保護著我,而不讓邪惡把我關進看守所迫害。我非常感謝我們的師父!

魔難中不忘慈悲救度公檢法人員

國安把我起訴到了我們地區市檢察院。市檢察院公訴科給我打來了電話,通知我到檢院拿起訴書,收到起訴書後,平靜的心一下子被打亂了,心中起了波瀾,眼前出現了一道難關!

在學法中,看到師父說:「有人問我:老師,你怎麼不把這個清理了呢?大家想一想,如果我們在修煉這條路上把障礙全部都給你清理了,你怎麼修?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你沒有這種形式干擾,我說人修起來太容易了,我看著你修的都太容易。那些高層次上的大覺者看著心裏更不平了:你這是幹甚麼呢?你這是度人嗎?這路上甚麼障礙都沒有,一修到底,這是修嗎?越煉越舒服,甚麼干擾都沒有,那能行嗎?就是這個問題,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在初期的時候,我處理了很多這樣的魔。老是這樣下去,我想也不對勁。人家也跟我說:你叫他們修的也太容易了。人就自己那點難,人與人之間就那點事呀,還有很多心還不能去呢!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有這樣一個問題,所以就會有干擾,有考驗。」[1]

當我學到師父的這段法之後,我也更深深的明白了,我目前受到的干擾,邪惡對我的迫害,是因為我自身修煉上有大漏,而被邪惡的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從而強加給我的迫害,而我必須從形式上完全否定它,同時向內找自己,必須在法上歸正我自己。在迫害面前,我不能繞著走,必須堂堂正正的去面對,從而找出自己修煉上的漏而提高上來。

我也在心中向內找著,想想這次到同修家去拿打印機配件和搬運耗材,而被國安跟蹤,從表面上看是同修家被暴露(國安人員長期蹲坑而不自知)因而造成對自己的迫害,這只是表面的因素,縱深看去,是因為自己想在救度中建立更多的威德而擴大資料點,從這一點上看,作為大法修煉人這也是應該的,沒有錯的。是應該建立自己的威德,再往下找,再往下看:建立威德的基點是甚麼?基點是為助師正法,去救度更多的眾生。這是無私無我,是無私而為的。再想想自己當初,基點卻是建立在為自己圓滿,這一為私為我的基點。為私為我,這就是最大的漏。帶著這種不好的心態,被舊勢力抓住了這個大漏而被迫害,這才是被迫害的根本原因!

在邪惡對我的迫害中,我想應該跳出被迫害的圈圈,抓住這個機會,從邪惡迫害的陰影中走出來,把迫害這個壞事變成一件好事,這就是修煉。如何把壞事變成好事呢?我想這場對大法與大法弟子史無前例的迫害,原本就是江魔頭發動,並操縱全國公、檢、法、司、政府部門人員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那些被謊言欺騙而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員,他們是真正的被迫害者,如果他們再不從邪黨欺騙的謊言毒害中明白真相與邪黨切割,不久的將來是要被清算和天道懲處與淘汰的。這是多麼可怕而可悲之事,而且時間已經不多了。

慈悲眾生,對修煉人來說,那不是一句隨便說說而已的一句空話,而是發自心底的對眾生的悲憫,並樂意的無求的去幫助他們,是大法修煉人的責任!我就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向公檢法政府部門人員講清真相,救度這一方眾生。

有了方向,思想中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用自己修煉的親身經歷和實踐來證實大法。理好了思路,寫出了自己在大法修煉中,是如何在社會和家庭中做好人的,自己如何在社會和家庭中實踐真善忍法理,自己十多年來如何無怨無悔精心照料著癱瘓的病妻,在當今物慾橫流的社會中,在拜金銅臭、一切向錢看的社會中,甚至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拋妻棄子的社會中,能潔身自好不被污染,盡一個丈夫的責任,而深受親朋好友、街坊、鄰居以及單位領導的讚賞好評。

在苦難中能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思考問題,這都是大法教我這樣做的,這要感謝法輪大法!感謝大法師父李洪志先生!我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而深感榮幸與驕傲!

我寫出了長達一萬兩千多字的真實的修煉故事,其中包括自己的親身實踐與家人在生命垂危時,在大法中受益,使生命出現奇蹟而神奇般的活了過來。我把這篇修煉故事作為自己的《自辯書》投交給市檢察院正副檢察長、檢察官以及市法院正副院長、法庭庭長和法官,以及市國安大隊大隊長、國安人員,市公安正副局長、公安局正副書記,市人大、政協、市政法委主任、正副市長、市委正副書記等等這些部門的領導,一個不落的郵寄給他們。通過這種形式,把大法的真實和美好展現給他們,去影響與改變他們。

放下自我與怕心在社會中更大範圍救度更多的公檢法司政府部門人員

在向市檢察院、法院投交《自我辯護書》後,我想不能侷限在市級公檢法司政府部門,應該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我經過思索後決定把我的《自我辯護書》改寫成給社會各界父老鄉親和公檢法司以及政府部門的一封公開信,讓人們了解大法好的真相。

在信件的投遞中,我以自己的真名實姓,家庭住址,電話號碼投遞,以便收信人查對。為了讓信件快速準確無誤的投遞,我都是採用快遞和掛號的投遞方式。擴大郵寄信件講真相的範圍,徹底放下自我與怕心,放下個人得失,救度更多的眾生。不能僅限於市級單位,應當向我們當地地區級,地級正副書記、行署專員、地區政法委、紀委監委、地區公安局長和書記們、政協、人大,監察組、巡迴組,民宗委、報社、電視台等等地區各部級,給這些各級官員們郵寄公開信時都附上《國務院公報新聞出版署50號令》、《國務院辦公廳和公安部認定的14種邪教》(這些廢除對法輪功書籍禁止出版的文件和中國認定的14種邪教裏面沒有法輪功)。

在郵寄信件的過程中,雖然能做到堂堂正正的,但心裏有時卻還有或多或少的怕心在往外冒,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操縱我們地區政法委進行干擾阻礙,表現為:地區政法委出面向我們單位以及社區辦施壓株連,同時也施壓於市國保大隊,國保大隊長也來到我家,要我在這一段時間內暫時不要再寄信了,同時他也告訴我說:「你郵寄給我們國安的公開信我們都收到了,並且也看了,我們都知道了。」政法委還向郵政部門施壓,我去郵局寄信時,郵政服務員對我說:暫時隔一段時間再郵寄吧,他們暫時拒絕了我要郵寄的信件。

在政法委的淫威下,我們單位局長和辦公室主任、社區辦一大群人來到了我的家,要我表態不要再寄這些信了,不然要扣除單位職工的獎金。我們單位是行政事業單位,局長還說:「××黨每月發給你退休工資,你是應該感謝××黨的,你不能與××黨作對的」,我對局長說:退休工資是我在單位上班時長期勞動累積的結果,是來源於人民的納稅錢,是人民給我的,而不是××黨給我的。你看共產黨哪個去種田種地的,哪個共產黨去做工創造價值與財富的,而共產黨更像吸血蟲一樣附著在國家與人民的身上,盤剝並壓榨人民的血汗錢,肆意揮霍人民財富的。局長回答說:「那倒是」。我向他們講述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法輪功對社會百利無一害,自己煉法輪功後,如何精心照顧病妻,自己和家人如何在大法中受益。局長說你說的這些,我們都知道,你郵寄的公開信我都看了。單位局長雖受到了牽連,但並沒有責備我的意思,我告訴他們國安和檢察院已經把我起訴到市法院了,我也收到開庭通知了,臨走時局長叮囑我要請一個好律師在法庭上好好的與他們辯,我為他們明白真相而感到欣慰。

通過這些事情的發生,我想歸根到底還是自己的怕心引來的,我為甚麼怕呢?為甚麼就放不下怕的東西呢?我又開始從自己產生怕的根源上找,我苦思冥想了老半天,終於找到了使自己產生怕的根:是因為作為一個修煉人沒有把自己的信仰放在首位,也就是說沒有把能使自己修煉提高的大法放在高於一切的首位,沒有能在救度眾生中,把眾生的生命放在首位,而是把自己的生命與利益擺放在高於一切的首位上了。這種為私為我的心態,怎能生出大慈大悲之心,怎能去包容別人,怎能在遇到困難與迫害面前堅如磐石、心如止水,怎能生出強大的能量與正念之場,怎能不生出怕心,怕自己的生命與利益受到損失與傷害。

在我們本地同修共同努力正念加持和自我心態在法上歸正,干擾也就煙消雲散了,郵寄信件又可以寄了。通過這些事情,使我看到了更多的希望與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庭審中放下怕心堂堂正正講真相證實大法

收到市法院開庭通知後,心情有些低落,學法煉功總是靜不下心來,心底裏似乎或多或少還是有些感觸與傷感,這也是人心反映的一種表現。同修信中的鼓勵,讓我的心裏亮堂了一些,同時也決定聘請正義律師配合我們作無罪辯護。

開庭那天上午九時,我們被非法關押的幾位法輪功學員,被法警帶到了市法院法庭一審大廳,大家用眼神互相傳遞著問好與鼓勵。進入法庭一審大廳後,空曠而冷清的大廳,審判台上坐著審判長和審判員以及左側公訴席上的公訴人,頓感一股邪惡氣息襲來,心裏咚咚的跳動著,似乎難以平靜,作為大法修煉者,我本能的在心裏默默的發正念清除邪惡,調整著自己的心態,從心底裏發出一念請師父加持,並在心裏默念著:「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2]。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我覺的一股熱流從頭頂貫穿下來,心裏平靜下來了,頓時感到強大的慈悲與包容充滿著整個心靈,怕心頓然無存。

在法庭的辯護中,我以平和的心態向法庭陳述著:我為甚麼要修煉法輪功,是因為《轉法輪》的法理深深的打動著我,真善忍的無邊內涵使我折服,他像溫暖的陽光照亮了我的心靈,使我不再迷茫,而懂得了人生的真實意義,從為私為我、一切向錢看的孤獨人生中走了出來,懂得了去關心別人,幫助別人,包容別人,而深感快樂;更懂得了人生存的真正意義:人來在世上不是為了蠅頭小利,苦累掙扎一生,而是為了返本歸真。明白了人活著並不是單純的只為著自己,同時也是為著別人的,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才有價值,放下了為私為我,在無私中,人的生命才能昇華,境界才能提升。我還懂得了為了別人的利益,可以捨棄自己的利益,幫助別人而不計較個人得失。幫助別人,施捨於別人,而不求別人的回報。這樣的人生才活得充實有意義,讓別人快樂自己才能真正長久的快樂。一個人明白了人生真實的意義,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從好人做起,生命的境界不斷昇華,那才是發自內心感到幸福和快樂的。我想,這就是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二十多年來受盡誹謗、歷盡苦難仍能堅守真、善、忍信仰的重要原因。法輪大法是佛家的上乘大法,只要你修煉法輪功,並嚴格按照大法要求去做,那你就會變成一個好人,一個有利於社會有利於家庭的好人。我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了,沒生過一場病,沒吃過一粒藥。我今年已經六十七歲了,而能十多年如一日的,無怨無悔的,照顧著重病而癱瘓的妻子,整天能精神飽滿精力充沛。是大法給了我一個好的身體和健康的身心,修煉法輪功對社會對家庭是萬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大法是正法!如果人人都來修煉法輪功,那社會將變的道不遺失,夜不閉戶,沒有爾虞我詐,人人都爭當好人。世上就沒有毒奶粉,毒大米,沒有坑矇拐騙,沒有黃賭,沒有害人的毒品……人類社會會一片祥和。

審判長打斷了我的陳述,要我把要說的呈交給法庭。我要說的話太多太多了,我只好把我的長達三萬多字的家人在大法中受益和自己的修煉心得,以及修煉法輪功合法,迫害法輪功有罪,從法律方面的無罪自辯文書以及附件呈上法庭,並叮囑審判長細心看看。

同修們也向法庭陳述著修煉法輪功如何使自己強身健體,大法是如何改變自己,而自己在社會和家庭中又是怎樣做好人的,並訴說著大法的美好。正義律師從法律角度辯證,在中國修煉法輪功合法,迫害法輪功才是真正的犯罪。在法輪功學員們的陳述中氣氛漸漸平和,法官也沒有了開庭時的兇神惡煞的狀態。對信仰真、善、忍修煉人的罪惡審判最終也被真、善、忍漸漸溶化!這是大法弟子的包容,是大法的慈悲,是大法洪恩在人間的真實展現!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經歷了風風雨雨,在邪惡的謊言與對大法的污衊栽贓,黑浪滾滾,鋪天蓋地,對大法徒殘酷的血腥的迫害中,大法弟子能撥開迷霧,走到今天,是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與保護。漫漫黑夜將過去,人類將迎接新天、新地、新寰宇!在今後的修煉中,我會努力學好法,修去自己的人心與執著,廣傳真相多救眾生,用精進回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