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在我小時候,父母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記得剛上一年級的那時候,有天晚上,來了很多警察,敲開我家門之後,就各處亂翻、抄家。全程我都在,目睹了這一切。

從那以後,父母就被非法關押,只剩下我和奶奶。幾乎每天晚上,都有警察敲門,敲的聲音很大,敲一陣,然後,就拿手電筒照後窗戶。因為小的時候都是這樣經歷過來的,所以即使長大了,我晚上要是聽見敲門聲,心就會咚咚跳的厲害,聽見別的聲音,我也會嚇一跳。後來就好像是習慣了這個怕,也就沒再多想。

長大上班之後,有幾次,班上來了幾個穿制服的,他們是登記信息的,明明沒有甚麼,可是我一看到他們穿著警服,我就感覺心裏忽然就很害怕,哪怕知道沒甚麼事,但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這個怕,我的心裏很難受。

我靜下心來,認真找了找原因:為甚麼我要怕?我之所以害怕是因為我承認它,我給這個怕心一個保護傘,我認為是我小時候的經歷造成的,好像是理所應當的會怕,就好像常人在童年時期要是經歷一些不好的事,就會對這個人造成很大的陰影。

我也這麼認為我自己了,我會怕是因為小時候被迫害的經歷,我認可了它,所以它才會存在,但我是大法弟子,一直都是師父保護我,我怎麼會被迫害嚇倒呢?不承認它。就這麼一想,感覺怕立刻遠離了我。

後來出現「清零」騷擾,我要發正念,感到這個怕心又來了,心裏又開始難受起來。我就想:是誰在怕?為甚麼是我在怕?怕的滋味很好受嗎?為甚麼是我難受?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可以鏟除邪惡的。那就不是我在怕,我心裏所謂的怕的那種感覺,是邪惡在怕我,是它們在怕,它們怕我發正念,怕我鏟除它們。

想到這,我感覺我非常高大,「怕」變得極為渺小。它們越是怕我,我越發出強大的正念。

在「清零」騷擾中,有很多大法弟子也出現了所謂的怕心,也在發正念,但總感覺這個怕還在。當你承認了是自己在怕,你在怕的圈子裏就出不來。

即使這種怕的感覺很真實,自己的內心明明感受的到,但不妨想一下,這個怕不是你,不是你在怕,而是邪惡怕你的正念,邪惡在怕,怕你鏟除它;觀念一變,你就從怕的圈子出來了。站在外邊,看著邪惡在怕,而自己就從被動變成了主動,主動去鏟除邪惡,這時候的正念就是威力無比,而邪惡就只有怕的份了。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