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零」二十二週年淺悟「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大陸同修一直在邪惡的環境中修煉,每個人都有壓力,都有「怕」,只不過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二十二年來,我的「怕」隨著修煉提高,越來越弱,越來越弱。現在我感覺自己能夠揚眉吐氣了,能夠堂堂正正像個大法弟子了。

迫害初期,警察找我,我怕,心裏「咚咚」跳個不停。有一次,派出所人員又來找我,是他們發現了張貼在市場牆壁上的法輪功真相大字報,懷疑是我貼的。面對警察的囂張,我的怕被一種強大的力量所擊垮,便理直氣壯的反問他們:「你們為甚麼當時不抓我?你們是不是失職?」所長板著臉對我嚷:「現在抓你也不晚!」「你們這是執法犯法。罪加一等!」我沒有退步:「我要告你們,就是告到聯合國,我也要告。」他們立刻像洩了氣的皮球無話了。

通過這件事,我深切體會到了「一正壓百邪」[1]的一層內涵。從此,我再也不怕警察了。

在被邪惡勞教期間,一些邪悟者在獄警的唆使下,圍攻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我看在眼裏,急在心上,立即請師父加持我的神通和正念。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滅掉邪悟者背後的邪惡。幾分鐘後,惡人惡不起來了。面對惡人,我一直正念對待。曾經有幾個邪悟者問過我:「你咋這麼橫?」我義正詞嚴的正告她:「我不怕死,不怕掉腦袋。我來到這兒,就沒想回去。」從此,邪悟者見到我聞風喪膽。不放棄修煉的大法學員稱我是她們的鋪路石。

回家後,在協調同修的協助下,我建了家庭資料點。家裏有了電腦、打印機後,「怕」的物質簡直包圍了我,思想壓力很大,每週都是在提心吊膽中做資料,自己變成了如此這般膽小如鼠的人,不就是怕再遭迫害嗎?我覺得很苦,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對。師父說過:「放下生死你就是神」[2]。我知道自己沒有放下生死,如果真的放下了生死,連死都不怕,還怕被迫害嗎?

十年前的一場迫害,我們地區幾十名同修被邪惡抄家綁架,我也被關進了派出所。警察喚我上樓,我心裏很害怕,我不想上,帶我的小警察和氣的對我說:「別害怕。沒事兒。」他的這句話,我真的入了心。我就大步流星的上了樓。樓上的一個大屋子裏坐滿了省公安廳、市、縣公安局的「六一零」大大小小的邪惡頭目。縣國保隊長一連三次問我的名字。問完後,一群男警中的一個警察「嘩啦」一聲響,舉起從我家抄去的打印機的說明書叫我看,我正念對待,表情泰然自若,說明書與我沒有一點關係。邪惡沒有看出破綻,只好罷手。當夜我安全回家。那一刻,我能做的那麼正,是師父給我的正念,「別害怕。沒事兒。」師父是借小警察的口在幫助我清除邪惡。

訴江後,派出所警察曾經幾次來騷擾我,每次我都很害怕,怕法器被邪惡抄走,怕自己再次坐牢。

去年邪惡搞所謂的「清零」,我還是很害怕。明慧廣播的一篇同修交流文章我先後聽了幾遍,非常受啟發。作者同修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後,她請師父給她的大法書和一些真相資料下上罩,讓邪惡看不見。果然,釋放後,丈夫告訴她說,警察來抄家,掀開櫃子,警察的手碰著了《轉法輪》,愣是沒看見。大法書和真相資料都沒有被抄走。

誠然!法輪大法佛法無邊,偉大師尊無所不能。作為大法弟子真正的信師信法,還有甚麼可怕的呢?!

一點淺悟,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