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都以為婆婆和我是母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退休教師,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多年了。修煉前,我認為人的性格特徵是與生俱來的,是不可改變的。修煉後這個觀念不攻自破,活得自在輕鬆。下面我淺談一下自己的經歷。

我前半輩子活的稀裏糊塗,不知道人生的意義,陷在人與人的矛盾中苦苦掙扎,覺的很苦很累。

老話說: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而我難念的,多年念不懂的就是「婆媳關係」這本經,用了二十年漫長的時間也沒念明白,認為這是命中註定的,認命吧。但我知道無論如何不能與婆婆發生衝突,要忍,不然的話別人會笑話小輩沒有教養,怕千夫所指,有失教師身份,忍了吧。人家不是說:千年的媳婦熬成婆嗎,熬著吧。因此精神壓抑沒有希望,身體每況愈下。

命運就是這樣在捉弄著人,偏偏我們住在一個大院,低頭不見抬頭見,幾乎每天都有故事發生。婆婆是個性格潑辣的家庭婦女,快言快語不罵人不說話,我剛一進門就不客氣的歸攏我叫我做這做那,但不告訴怎麼做,請教時就說自己看著做,搞得我茫然不知所措。

記得結婚第一年,過大年前一個月就告訴我今年的年夜飯由我來做,語氣不容置疑。這可難壞了我,說實在的我沒做過,由於我從小不吃蔥薑蒜魚肉蛋,奶奶和媽媽沒讓我上過手。怎麼辦?我只好買了一些烹調的書學習、琢磨,最後定下八個菜。年三十那天我手忙腳亂的忙了一天,沒有人幫我,到下午三點公公和小姑子們都喊餓了,婆婆卻坐在炕上不動,四點才搞定。

從那以後逢年過節,包括小姑子訂婚,會親家都由我上灶。其實累點苦點還不算甚麼,可是最攪擾的是婆婆經常到我家板著面孔下指示。

結婚第二年我懷孕了,因為東北冬天很冷,路面結冰,我不小心摔了幾跤不久就流產了,我很傷心時常落淚。我在家休息,丈夫上班,娘家在另一城市,我自己燒爐子做飯,廚房很冷。第二天我躺在炕上休息,婆婆進來訓斥我,不要老躺著,下地蹓躂,我就穿著棉皮鞋在地上轉圈,因鞋底硬,以後落下個腳後跟痛的毛病,這件事叫我刻骨銘心。她經常到我家炫耀自己把誰罵服了。給我的感覺是她在敲山震虎,根本沒有把我當兒女而是敵人。在我面前經常含沙射影的罵人,大院內只要聽到有人罵架,哪怕正在吃飯,她也會馬上放下筷子去參戰。我雖然不滿意她的霸道,但我儘量逢事做好不讓她挑出毛病,尤其在錢與物上都滿足她。她也跟別人說兒媳大方。每遇到我感到受傷害的時候,我只跟丈夫訴苦,而丈夫每每都是同情我和勸慰我,使我寬慰些。有幾次我憋不住站在房間對著大道大聲「啊、啊」的喊,以此來發洩鬱悶的心情。不知熬到甚麼時候是個頭啊!

吉人自有天相,一九九三年在學校考試期間沒有人請假了,那幾個逢考必告假的老病號都正常監考了,我覺的很奇怪。經了解得知他們是學了法輪功病都好了。我就向他們要書看,那時只有單行本,書中「真、善、忍」和「心性」等內容吸引了我,決心要搞懂他們的內涵。同修們自然每天到我辦公室煉功、切磋,我就像得到了救命稻草一樣幸福快樂。

一九九四年四月,我與幾個同事參加了長春第七期法輪大法傳授班,聆聽師父講法,深切感受到自己身心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世界觀發生根本的改變,心裏充滿了陽光,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和意義。從此我渾身是勁兒,笑口常開,見人都親。

有一天,婆婆到我家告訴我李阿姨跟她說:你兒媳跟我說話了。說她高興的不得了。我告訴她自己煉法輪功了,介紹這功如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婆婆卻冷淡的說:我甚麼都不信,用一種蔑視的眼神掃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每天到煉功點學法煉功,很快就紅光滿面,喜氣洋洋的。我對與婆婆的一切過往完全放下了,主動的關心和照顧她,尤其公公去世後弟妹都結婚離家,婆婆和小叔的兒子(大孫子)生活,我便主動幫她打掃衛生料理家務,星期天休息請他們來我家吃飯,我就調樣給他們做好吃的。定期給她擦玻璃,買糧往四樓上扛。一次她感動的對我說:四個女兒沒有幫她擦過玻璃的,你五十多歲了還給我扛糧,謝謝你了!她看到我身心變化,感到大法的威力。

一天婆婆對我說:你學功也不告訴我。我聽了非常高興,就帶她到煉功點,結識好多老年同修。這樣每天早晚我騎自行車帶她到煉功點,不久她煙也戒了,也不喘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沒有了張家長李家短的話了。兒女們到家也不挑三揀四的了,更突出的是她不罵人了,變的溫和慈祥了。二小姑曾經被她罵的最厲害。一天大家聚餐,二小姑說:咱媽不罵人了,現在慈祥了,媽你真好!大小姑說:媽你就跟著我大嫂,她上哪,你上哪。

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丈夫和三小姑倆口也走入了大法修煉,小姑們都要書看。小叔多次跟婆婆說:大嫂是好人。

自從我結婚後,我丈夫工資的一半交給婆婆,因孩子多,公公一人上班很不容易,我沒有怨言,直到公公去世,大家都交婆婆的生活費時,婆婆也讓我們同大家一樣。一天我們去煉功的途中,她跟我說二小姑已經兩個月沒給生活費了,我說你跟她要吧。她說不要了,也許二女兒有困難。我真為她高興,能考慮他人。

我每天帶她形影不離,她很健談,時常就是我家某某(指我小名)怎麼怎麼的,不知情的人都以為我們是母女。

一年夏天,我帶婆婆回家,路遇一輛賣香瓜的車,她喊我停下來,說她買瓜。我說你在這等著我去。她拽著我手說:我給你買。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我當時心裏一震:一個自私自利不饒人的人,在大法的熔煉下變成一個和藹可親為他的人。大法能使人脫胎換骨,提升人的道德水準,使人心向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