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煉中走過無悔的青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在加拿大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年我二十三歲,正在讀研究生一年級。

我在十六歲的時候來到加拿大, 那時有教會的人來家裏傳教。為了學英文,我們也去了教堂。

我雖然從小在國內接受的是無神論教育,但我相信神是存在的。因為我無法想像這世界上各種各樣的動植物,奧妙無窮的人體能是僅靠基因突變,自然選擇就能演化出來的。為甚麼我們五千年文明中都沒記錄任何一隻猴子突變的,或演化的更接近人了呢?如果只靠隨機演變代碼,得多長時間才能演變出來個手機操作系統?更何況從單細胞要逐步演化出當今世界上如此豐富的各種物種。我覺的那別說幾十億,就是幾千億、幾萬億年的時間也不夠用啊。

可是我不知道神是誰,傳教人來說的《聖經》的內容無法解答我心中的各種疑問。但我學著開始祈禱,多是求神保祐怎麼考好,怎麼做事情順利等等。但有時我也會發自內心的對神說,「我不知道您是誰,但我相信您的存在,卻又無法排除心中的疑惑。您是萬能的,就一定可以知道我的思想,那可否請您幫我解答疑問,讓我能全心全意的相信您?」可那時我從來沒有得到過任何答覆。

後來,我舅舅家先開始修煉大法了,非常激動,立刻發郵件介紹給我們。我和媽媽當時都沒有在意。他們又來了我們家多次給我們介紹,終於我們也開始讀《轉法輪》了。

媽媽原本有很嚴重的胃病,曾兩次胃出血,晚上不敢吃甚麼飯,經常夜裏被胃疼痛醒,醫生也沒辦法。修煉法輪功後沒多久驚異的發現胃好了,不疼了,也不用忌口了。

當時正是法輪大法人傳人、心傳心的洪傳之時,其實這二十多年來,法輪大法就是這樣人傳人、心傳心,造福著無數家庭、改變了許多人的人生。

我當時學業非常忙,看書也沒看很明白,只是隱隱約約的有種感覺,就是修煉這條路會是挺苦的一條路,是要在金錢物慾極度膨脹的社會中放棄不好的癮好的;是在一個人類道德迅猛下滑的時代用道德約束自己,不能隨心所欲,想幹甚麼就能幹甚麼了;是要在亂世中能明辨是非,分清正邪,找回人生真正的意義的。

本著這樣的想法,學業再忙,我每天都還會堅持看一點大法書,儘量遵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也會儘量的多煉功。

學了一年之後,突然有一天我意識到多年前我在心中對不知是誰的神祈禱的希望能排除心中疑問,全心信神的請求原來在法輪大法中得到答覆了。那一刻我止不住眼中的淚水,「我有師父了!」那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激動和感恩。

我得法的路走的並不順利。首先面對的就是父親暴風驟雨般的反對。父親也說不出來大法哪裏不好,就是沒有理由的反對我和媽媽修煉。當時我家樓下的公園就有煉功點,可是父親都不允許我們出去煉功。

面對父親無理智的反對,我在媽媽身上看到了一個大法修煉人的大善大忍之心。媽媽從來就不和父親爭吵,無論父親說的話,做的事情何等傷人,她都以最善良的心去回應,都盡心盡力的去照顧他,照顧這個家。漸漸的,父親也不那麼反對了,我們出去活動,他還會主動給我們做飯。

風雲突變 心不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突如其來的迫害開始了,我雖然身在海外,也時時處處感受到了迫害的壓力。那時聽到、看到了媒體中轉載的邪黨對大法的種種詆毀和對師父的誹謗,我心裏很難受。

自從我們修煉以來,師父沒有要過弟子一分錢;師父教導我們的都是怎麼在生活中,在社會上,在工作中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比好人更好的人;我本人不是因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的, 但是我周圍因修煉而獲得健康甚至生命的例子比比皆是。大法是這麼美好,師父是那麼慈悲,古人都講受人點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我從大法中的受益已經是拿甚麼詞彙都無法形容了,那我該如何對待大法,對待師父呢?

我感到自己責無旁貸,不僅自己要堅定修煉,堅持真理,更要按照師父所教導的盡全力去救度眾生。畢竟在邪黨的謊言宣傳下,真正受害的是那些無辜的民眾。他們如果聽信了邪黨的宣傳,對大法有了負面的想法,甚至做出了對大法不好的事情,那真正危及的是他們自己寶貴的生命。

從不爭鬥 「無所求而自得」[1]

我讀研究生時,從師國際上有盛名的一位博士導師,在名牌大學拿到了計算機專業的博士學位。當時去申請的時候,他並沒有表現出對我青睞的樣子。就是給了我一大堆他自己的論文,讓我回去讀,然後告訴他讀後感。我沒覺的我談出了甚麼高深的道理,但是導師就是看似自然的招了我。這位導師心地非常善良,對我一直照顧有加,在我困難的時候多次幫助。

還沒畢業時,有一家公司的技術總監在網上看到了我的簡歷,就主動來找我面談,那成為我畢業後從事的第一份工作。雖然公司是在離家五小時外的另一個法語區城市,但和同事相處溶洽,工作也很順利。可惜後來公司遇到金融危機,所有員工都遣散了。

那時因為金融危機是全球性的,各個地方工作都不好找。申請的工作不是毫無回覆,就是面談後如石沉大海。剛開始我也有些焦慮。但通過修煉大法,我知道任何事情不是能求來的,重要的是能放棄各種執著心,把心態放平穩,順其自然。

當我真這樣做的時候,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一位中介主動找到我,給我安排了一個工作的面談機會。是在市中心一家大銀行裏的IT工作,經過兩輪面談後,雖然我的經驗和他們的要求並不相配,他們卻決定錄用了我。可因為我的背景實在是太不對口了,因此還專門為我設置了一個臨時的職位,工作後,因為在業務上和團隊合作上都表現出色,很快就變成了全職工作。

在我這個年齡段的人,很多都生活在持續的高壓狀態中。不停的追求著更高的職位和更多的金錢,結果把自己搞的很累。就像師父講的:「你都不知道他活的有多累,他吃不好,睡不好,做夢都恐怕他的利益受到損失。」[2]

我常常想,如果更多的人都能來學大法,能看破這爭爭鬥鬥是多麼的沒有意義,那麼有多少人能獲得身心的輕鬆和健康,而我們生活的環境又能少多少勾心鬥角,能變的多麼祥和,那樣無論是對個人,對家庭,還是對社會都是多麼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啊。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了這樣一個例子:「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2]

我就盡職盡責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和同事配合好。在技術上不藏私,只要是我能幫助到的都盡力幫助。在我所在的組裏,和所有和我接觸到的組,都沒有互相勾心鬥角的氣氛。大家都是互相幫忙,把一個項目做好。

在工作上我也有犯錯的時候,在這種時候,我本著大法的原則真、善、忍去做,決不隱瞞錯誤,或推脫責任。在技術上也積極想出補救方案,儘快彌補損失。而且從中吸取教訓,決不再次重複錯誤。 有一次,我在一個程序中犯了錯。我一發現錯誤,非常過意不去,主動告訴客戶,並且想出了解決和補救方案。客戶不但沒有生氣,反過來還安慰我。

寬容善待所有人

有一次我的組來了一個新的組員。這個人很難溝通,聽不進意見。我得到了很多關於他的負面回饋,連僱用他進公司的大老闆都對他不滿。作為他的直接上司,聽到反饋後,我真心想幫他。

我們組裏是大家輪流做項目陳述。輪到他的那次,他講的很不清楚。組裏的人問問題,他答非所問,大家都沒有聽懂。在會上,我斟酌著自己的語言,沒有問他任何尖銳的問題,以免增加會議的緊張氣氛。不但如此,我還委婉的幫他解釋那些問題。會議後我本著想幫他的目地,和他開了一個一對一的會議,想看看怎麼幫他提高。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用很激烈的言辭頂撞攻擊我,而我是負責他評定的直接上司。自己的好心竟換來這樣的攻擊,我完全沒有思想準備,當時直覺的氣的頭腦發熱,但我克制自己沒多說甚麼,而是中斷談話,讓自己能夠冷靜一下。

我記起了師父教導我們如何做人、做更好的人。師父也教導我們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那麼自己是個修煉人,應該理解別人,應該寬容善待所有人和事,做個先他後我的修煉人。這個人也許技術和溝通上都不行,但他總有他的優點,也許那些優點還沒有展現給我看,但我不能因為他對我的態度就下甚麼評判。

我沒有把這次他不理智的衝撞記錄下來,也沒有和任何人去說。他第一年的評分,我的上司給他的措辭原本很尖銳,我考慮到這是他第一年的評定,而且這些評定會一直留在他的檔案裏,對他將來的發展會有一定影響,就儘量把尖銳的批評溫和化,避免留下不好的記錄。

以後再和他一起工作的時候,我還是照樣幫他、扶持他。有一次,他在工作中遇到問題,我在幫他的過程中,意識到只是給他解決技術上的難題是不夠的,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我就從他能理解的角度來一步一步告訴他我是怎麼考慮解決這個問題的,這樣以後遇到類似的問題他就可以自己解決了。這回他很感激我,從那以後態度上也變的溫和了。

結語

我在修煉中走過了二十多年。法輪大法讓我不斷擴大著心胸容量,用善的力量感染著身邊的人和周圍的環境。真、善、忍引導著我在人生的路上,無論遇到甚麼風波和困難,都淡定坦然。

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弟子對師父的感恩,謝謝師父!願更多的世人明白大法的美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