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結怨解怨 慈悲了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七十歲,退休前是教師。說起我對公公的怨恨,還得從一九九三年說起。

結怨

那時,我婆家和娘家都在省城,我們住在外地。丈夫在鐵路工作,我在學校上班,女兒七歲,讀小學二年級。一家三口,日子不富有,可也安心幸福。

一九九三年四月的一天下午,我去給學生買獎品回來,學校領導告訴我說,有人找我。我去了一看,是兩個陌生的男人。我問他們:「找我有甚麼事?」他們回答的很吞吐,說他們是本市交通局的。我有些疑惑,急問:「發生了甚麼事?」他們說:「有一個人被撞了,已經送到了醫院。」因為被撞的人昏迷了,所以拿不準是不是我丈夫。

這時我才想起,今天丈夫休息,早上他告訴我要出去辦事。我預感到事情嚴重,心裏很不穩。一路上,學校領導陪著我,一直在安慰我。

到了醫院急救室一看,我丈夫只有一口氣了。他的腦幹損傷嚴重,左臂、右腿均摔斷、變色。醫生說:「三天要能過來,也是個植物人。」我聽後,頭覺的有點眩暈,想坐下來。學校領導說:「你一定要振作。趕快給雙方的家裏人打電話,讓他們儘快到場。」

我努力的想著家人的電話號碼,想著都打給誰。打完電話的幾個小時之後,兩家人都陸續的從外地趕來了。人到齊了,氣氛很壓抑。面對這樣的場面,我的頭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幹甚麼,又有些恍惚,不知道是做夢,還是在現實中。

到了第三天,丈夫還是沒有醒來。我忽然恍惚的記起,在哪裏,還是甚麼書上說過,人在這種嚴重昏迷的狀態下,如果有親人大聲的呼喚,或許能醒過來。我想讓丈夫醒過來,我告訴他:「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和孩子怎麼辦?我們不能沒有你。」

於是,我來到丈夫的身邊,呼喊他的名字。我剛喊了兩聲,公公突然出現了,他大聲的叫著我的名字,問我:「你是甚麼用心?」我懵住了,甚麼用心?我只是想讓他醒過來,難道錯了嗎?

一時間,我感到了一種莫大的委屈,公公為甚麼對著我來?是我讓他兒子這樣的嗎?我哭了,淚水不斷的湧出。我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苦楚,與公公爭吵了起來。兩家人聽到後,都過來勸阻。姐姐把我拉到一邊,不斷的勸我,給我擦眼淚。那天,丈夫一直沒有醒來,到了晚上,他去世了。

這個交通案是市機械局造成的。交通局的人說,我丈夫騎自行車從小路上公路時,被疾馳趕往省城去開會的機械局的桑塔納轎車撞了。處理善後的事,大約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公公家的人,沒有出頭做任何事情,都是我哥哥跑來跑去的。可在這段時間裏,公公他們卻接連不斷的做出了一件件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一個是要把孩子帶走,說孩子是他們家的,姓他們的姓,不能留在我這裏。後來,這事被三叔擋住了;第二件,是他們去我丈夫的單位要喪葬費。單位工會的領導說:「這筆錢,我們只能給他妻子,不能給你們」;還有一件,事後公公不走,等著賠償金裏他要的那部份。

丈夫的突然離去,公公的一連串所為,想想以後的生活,再想想正在醫院裏病重的自己的父親,我感到泰山壓頂。我終於撐不住了,倒在了當時的招待所裏,我已沒有精力去跟他們理論了。

我心裏的氣啊、恨哪,鼓鼓的、脹脹的:哪有這樣的老人,他不是在往我的傷口上撒鹽嗎?女兒拽著我的胳膊說:「媽媽,你別生氣。以後爺爺就不是我的親爺爺了,我不要他了。」哥哥姐姐都勸我:「不要跟這種人生氣了,以後就各自過自己的日子了。」

是啊,我以後還會和公公他們來往嗎?怎麼會再來往呢?至此,這個無比的怨恨,深深的埋在了我的心底。

結緣

一九九三年七月,通過內調,我帶著女兒回到了省城(現在居住的城市)。這樣,離兩家人都近了。但我沒讓公公的家人知道,我不想見,也不可能見他們。

有一個公公家的親戚,和我是一個學校的,可能這位同事告訴了公公我回來了。有一次下班的時候,我遠遠看見公公在校門外,可能是來看孩子的。我馬上拽著孩子,從另一側走開了。一直到一九九七年的五年中,公公大約來過學校三次,我都沒有見他。

來到省城之後,我住在姐姐家,離上班的地方較遠。雖然遠離了那個讓我傷感的地方,但面對陌生的工作環境,生活上的重負,失去了丈夫、父親兩位最親的親人的巨大痛苦,給我精神上的壓力很大。我日漸消瘦,人變的憔悴、精神萎靡,導致身體每況愈下。風濕、附件炎、膽囊炎、胃炎(胃底出血)、頸椎骨質增生導致的腦貧血,這些病使我的身體很糟糕。我依靠藥物維持,中藥、西藥一包包的往家買。我是班主任,教兩個班的課。有時三堂課下來,就氣喘吁吁的了。

領導很照顧我,派一個同事來幫我配班。這個同事那時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了。看到我的情況後,同事就勸我也修煉,並說:「這個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學煉後,你的身體一定會好起來。」因為當時我的生活很閉塞,兩點一線,每天從家到學校,從學校到家,所以我還不知道法輪大法已經洪傳於世,也不清楚這是怎樣的一種功法,就沒有學煉。

後來,我的身體越發不好,三堂課都上不了了,經常請病假。配班老師還是勸我修煉法輪大法。我看的出,她是真心的關心我,而且她的人品也不錯,所以雖然我還不太了解法輪大法是甚麼,但是我同意了。同事幫我請了大法書,就這樣,我修煉法輪大法了,成了一名法輪大法的弟子。

解怨

一九九八年一月,正是寒假期間。我開始學《轉法輪》。一遍還沒學完,我就感到這是一本超常的書;是叫人做好人、向上的書。在書中,我找到了人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很多答案。我感到心胸從未有過的開闊、透亮、愉悅,自然的就升起了要一學到底的念頭。

於是,我就按照《法輪大法 大圓滿法》學會了五套功法。幾個月後,我全身的病,不知不覺的沒了,我感到一身輕,有一種超凡的感覺。上班騎自行車,真是像有人推我一樣;上樓上幾層都很輕鬆。我沒有了先前那種一步三緩的狀態,真是美妙極了。我好像是換了一個人,那是我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刻。

師父說:「你是煉功人你就得做一個好人,逐漸的同化宇宙特性,戒掉你那些不好的東西。」[1]「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對照師父的大法,我反思自己,我是否聽了師父的話,達到了大法的要求?我覺的自己相差很遠。我想到了我對公公的怨恨,想著是不是應該去改變?但我心裏覺的很難,我感覺這個結很牢,沒有縫隙,甚至不願去碰它。可是,如果我不去做、不去改變,我怎麼能算是個修煉人呢?我怎麼能算是個好人呢?我沒有達到大法真、善、忍的標準,我沒有聽師父的話,我對人不慈悲,這可不行,怎麼辦呢?

正好我聽親戚說,近來公公身體不太好,我就讓親戚傳話,說我要去看他。還沒等我去,公公就來學校了。看到他,我還是有些不舒服,沒有甚麼可說的話。以前的事還是往出翻,我就儘量控制自己,不去想它,保持平靜。

我看到,這五、六年間,公公老了很多,精神狀態也不太好。我心中不禁生出了憐憫,覺的他也很苦,我帶著公公到教室裏,看了我女兒(女兒就在我所在的學校)。看到孩子,公公哭了。孩子不住的看看爺爺,又看看我,我也掉下了眼淚。我知道,公公不只是想孫女,更想兒子。

回家後,我心裏很不平靜。不平靜的原因不再是怨恨,不再是那時公公的對與錯,更多的是對公公的同情和可憐,還有強烈的自責。我第一次想到:公公其實也不容易。作為一個男人,我婆婆早逝,他又當爹,又當娘,把幾個孩子拉扯大。上學、工作、成家,公公花費了多少心血?還要承受著白髮人送黑髮人這難以承受的痛苦。也難怪他有當時的不理智行為,難怪他把錢看的那麼重。

而我,為甚麼這些年就沒有想到這些呢?我不能站在公公的角度上去看問題,老是堅守著一顆怨恨的心不放,去增添他思念兒子、又看不到孫女的痛苦。他一次次的來學校,都見不到孩子,這會是怎樣的一種心情呢?!

想到這,我有些愕然,感到先前的我,好像不再是我。我發現自己變了,思想觀念上有了一個很大的轉彎:能為別人著想了,能體會別人的感受了。這是我以前不曾有過、不能夠認可的。我體會到,這就是大法師父讓我們做好人的緣故和結果吧!我從內心感到:啊,這就是修煉吧?修煉真好!聽師父的話真好!

通過這次內心的轉變,我有了前進的動力和方向。之後,我就讓公公到家裏來。公公有些拘謹,我也不習慣。但我就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該做的。我要對公公好,把大法弟子的慈悲展現給他。我給公公做他愛吃的食物,跟他找話題聊天。讓他感到雖然兒子不在了,但在這裏,他也能享受到天倫之樂。時間長了,公公感受到了我是真心的對他好,他很感動。

有一天,我告訴公公我修煉法輪大法了,他沉思了一會兒。我知道,他有些害怕,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我就勸他說:「您不用擔心,我會理智的去做。」接著,我就給他講法輪大法是甚麼,為甚麼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告訴他我的一身病是怎麼好的;我為甚麼能對你這樣好,這也是大法師父讓我這樣做的。我幫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公公笑了。

公公一度自己獨自生活,後來就去了養老院,我就經常去看望他。給他買吃的、用的,衣服、鞋、床單、被罩、內衣、襪子、短褲等。他們家族中的人,都知道我對公公孝敬,養老院的人也知道。

有一次,我去看公公,他不在,我就與同室的老人嘮嗑。這位老人說:「你爸說你對他最好。」我說:「我條件不好,一個人帶著孩子。孩子正在上大學,經濟條件有限。我只能盡點做子女的孝心。」嘮著嘮著,我看到那位老人的目光移向了門口,不說話了。我回頭一看,公公正站在那裏擦眼淚。

二零零五年秋,公公病了,沒過多久就過世了。之前,他留下了遺囑,把他一生僅有的一點積蓄分給了幾個兒女,也有我的一份,還把一些工資留給了我女兒。

了願

公公走了,我的心情很平靜。我回想公公在世的日子裏,我沒有留下遺憾。在丈夫離去的歲月裏,我盡了我對公公的孝心。我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一個兒媳該做的事。不僅如此,我還讓公公明白了大法真相,使他這個生命有了好的歸宿。

師父說:「修煉是生命的昇華過程,是從一步一步的做好人開始,漸漸的成為更好的人、超越常人的高尚生命,以致更高。」[2]

我體會到:我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從對公公的滿腹怨恨、發狠永遠不見、躲避不見,到相見、常見,這是一個心性提高的修煉過程,我的心一步一步的轉變了。我悟到,就是師父說的生命的昇華過程。

是師父的慈悲,法輪大法的美好,溶化了我那顆凝固已久的、冰冷的、充滿怨恨的心,我才有機會以一個法輪大法塑造的寬容、善良、慈悲的心去對待他人。沒有師父的教誨,我是做不到的。

我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我鼓勵自己,我要繼續聽師父的話,做一個更好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越南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