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洗滌 去掉觀念、私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走入大法修煉至今已有二十五年了,回想一下,經歷了初得法時的喜悅、精進,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的迷茫、懈怠,以及從新修煉大法時遇到的關、難和去除各種人心執著的考驗。我覺的自己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精進實修,以至於有些關過得不好,拖的時間長,甚至出現反復。

我在修煉前是一個性格內向、比較自私、脾氣易怒的人。愛面子,總想讓自己各方面都比別人強;遇事不服軟、據理力爭;在個人利益中愛算計,不想讓自己吃虧。由於虛榮心和顯示心又想表現出自己各方面都優秀,想獲得別人的讚揚、認可,但卻總是事與願違。有時覺的心裏很苦,又無處訴說,覺的不公平又非常無助。那時給人的印象就是很嚴肅,愛皺眉頭,不容易接近。真像師父說的:「所以他的一生爭來鬥去的,這個心受到很大的傷害,覺的很苦,很累,心裏老是不平衡。」[1]

走入大法修煉後,我才漸漸明白,這都是在人世間泡在「情」中養成的各種人心、執著、變異的觀念,以及邪黨文化的污染造成的。在去除這些敗物時,也是經歷了一番辛苦。下面僅舉兩例:

事件一:

幾個月前,丈夫捕到了一隻小動物帶回家了,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從師父講法中,我明白修煉人不殺不養的法理。我覺的不適合飼養,建議送人。正巧同事聽到了,表示自己想要,我與丈夫電話溝通後,就同意送給同事了。同事說,下班後和她丈夫到我家樓下來取。

下班回家後,我驚喜的發現,丈夫專門去配了一個精緻的飼養箱,裝好小動物,一起送給同事,還說這樣也顯得讓你更有面子,我也挺高興。隨即撥通電話給同事,問他們甚麼時候過來拿,並說我丈夫專門給配備了飼養箱如何漂亮如何好,心裏還美滋滋的,認為同事也會驚喜,並感激我的。沒想到同事說話支支吾吾的,有些不好意思躲躲閃閃的,好像她丈夫不太想要的樣子,她也比較為難,決定不要了,我也有些失望。

這時,發現丈夫和兒子聽到我們的通話後,已經很生氣了。他們說,你同事這不是在玩弄人嗎?還專門弄了個飼養箱,跟巴結她似的。人家拐著彎拒絕你,你都聽不出來呀,你傻不傻!我辯解了幾句,說同事人挺好的,可能家人不同意,她也為難。

當時想,還是我們修煉人大度善良,僅憑這麼點事就把同事想這麼壞,你們了解人家嗎?就妄加猜測。我認為自己不是傻,不能把別人往壞處想,不能認可常人的觀點。因為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標準去要求了。常人說這件事情對,你就按照這個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說好並不一定是好;常人說壞也不一定是壞。」[1]我覺的這件事是讓我做到忍,所以嘴上沒說甚麼,但心裏也有一絲不平衡,可是我沒有往下想一想,為甚麼讓我碰到這件事情,是去我甚麼人心執著呢?

事件二:

前幾天,同修H說有位阿姨C同修(之前未見過)的女兒開了餐店,忙不過來,想找一個男孩幫忙料理外賣單子方面的事情,讓你兒子去試試吧,暑假在家也沒事。

第二天,我和兒子由同修帶著去了C同修家。C同修很熱情的將我們的來意介紹給她女兒。結果同修的女兒說:「過兩天再說吧」,好像還有一些其它事情。同修阿姨C把我們領到一間臥室,把餐店裏工作的內容及情況介紹了一下,感覺與當初聽到的情況有些差異。雖然是第一次相見,感覺和同修阿姨C還是很親近,我也把自己的觀點和兒子的一些情況表述了出來,說話也沒有太多顧忌,完全沒有考慮兒子和同修的女兒的感受。同修C讓我兒子和她女兒互留了聯繫方式,我們就走了。

回來的路上,兒子非常生氣,當時就說不會去這裏工作,並把這事告訴了他爸爸。我覺的一切都挺正常的,沒有甚麼不對的地方,還認為兒子不包容。

到家後,父子兩人對我嚴厲指責。大意是,我看不出眉眼高低,兒子說,一進門就看出同修的女兒不願意理咱們,態度冷淡。你不知趣也不走,還跟她媽媽(同修C)說的挺多。能看出你們同修都很和善,待人真誠熱情,可是不滿意她女兒的做法。但是店是她女兒經營的,她本人不願意,她媽媽在中間傳話有甚麼用。丈夫說,你的同修缺人手,都是好心讓兒子去試試,同時也是相信你們。看到給你弄那難堪,孩子臉上都掛不住,你還沒事似的。我心想,這算個甚麼事?為甚麼他們反應那麼強烈呢?同修都是好意,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呢?他們的指責越來越嚴厲,甚至憤怒了,我的心裏也越來越難受,感覺像個無辜的孩子在遭受無理的訓斥,我百口莫辯,覺的委屈、顏面掃地、被嘲諷……我沒有控制住自己,對著丈夫爆發了。丈夫生氣的走了,我傷心的哭了。

這可真是一關沒過好,下一關又來了。可是事情的出現都是有原因的,師父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1]我知道是自己出問題了,是自己的空間場已經不正了,和別人擰勁兒了,必須好好找一找自己的漏洞了。

師父告訴我們:「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師父還講過要「懷大志而拘小節」[2]。我覺的自己做的事是好的,可是我認為的好是完全為了別人好嗎?達到無私無我的標準了嗎?與人為善了嗎?考慮別人的感受了嗎?有沒有想到會對別人造成傷害?注重做事的方式和細節了嗎?我沒有做到,更沒有達到修煉人的標準。

當同事答應要小動物時,我就急切的想送出去。可當同事家人不願意接受、同事表現左右為難時,我沒有考慮她的感受,還在有意向她推薦,其實我已經給她造成傷害了。我的做法是為私的,目地是想儘早把小動物送出去,好沒有顧慮了。而且還想讓同事搭我個人情,從中還想顯示丈夫多體貼,對我多好。這正是名、利、情的表現,都是我要修去的東西。

還有,帶著兒子去同修家太倉促了,沒有事先打招呼經得同修的家人同意。因是星期天,我休息,只管對自己時間方便了,認為同修都善解人意,直接就去了。可是,我沒有考慮同修的女兒的感受。就是去一個普通公司應聘面試,也是需提前約定時間,經雙方都同意後,才可進行的。我怎麼就把這個給忽視了呢?是我沒有做到先尊重別人,又怎麼得到別人的尊重呢?讓同修在中間左右為難,在此,誠心對同修C阿姨說聲對不起。這真是做事急於求成,自以為是,又不禮貌的黨文化的表現,出發點是為私的。

過程中,兒子沒怎麼說話,都是我在與阿姨同修溝通,所表達出的都是我的觀點,可我卻不是做這個工作的當事人呀!我沒有考慮兒子的感受,是在把自己的觀點強加給他。在黨文化思想的灌輸下,大陸做家長的,總喜歡給孩子做一些決定,希望孩子聽話,按自己的意願和安排做事。我也有這方面的因素,必須要去掉了。人各有命,我怎麼能掌握兒子的人生呢?我認為自己的一些決定是為兒子好的,可是從他的角度上理解,他會認為是好的嗎?把自己的意願強加給別的人的做法是自私不善的,這是想管天、管地、還要管控別人思想的邪黨文化因素呀!

師父告誡弟子遇事向內找,可是當父子倆共同指責我的時候,我就心裏不平衡、狡辯、不願認錯、不能忍、甚至大聲反駁。這是典型的爭鬥心、愛面子的心、怨恨心、不修口、不讓別人說,一說就炸。我真的錯了,我發自內心向家人道歉,並指出了自己的錯誤,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丈夫說,你沒錯,你們修煉人境界高,我們達不到,我也支持你的修煉,就是想讓你知道現在社會的人不會都像你們一樣實在,怕你受傷害。兒子說,看到你們修煉人眼神中都透著善,面相讓人一看就很舒服。我們說這些也是要你保護自己,不然總會吃虧,現在的人不都像你這樣善良。我聽了很感動,自己做好了,空間場正了,環境也就變了。

謝謝師父的慈悲安排,讓弟子去掉了這些不好的觀念。正像師父說的:「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3]。

修了這麼長時間了,感覺自身還有這麼多不好的因素。但我明白,這些都不是我,這些是在人世中形成的各種為私為我的變異觀念,以及在邪黨文化影響下覆蓋在先天本我上的灰塵、污垢。我不害怕,我知道師父在領著弟子在大法中洗滌著這些污濁,最終會顯出先天的本我。

在此感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