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停車場工作中修煉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師父說:「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還要幹好工作」[1]。去年四月份,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在一家停車場做夜場管理。停車場雖然職工不多,可人際關係還挺複雜,儘管是低薪階層的人,照樣在名利場中隨波逐流著。這是我的新的修煉場所。

那就從改變自己入手。從小事做起,在平凡的工作中傳遞真誠和善良。

找到問題點 工作突然現

最近幾年,我找工作很不順利,不是這不行,就是那不合適,總是在燃起希望的同時,又陷入失望。不斷的找工作,又不斷的變換工作,使我身心疲憊。同修與我交流:「修煉人是不會吃不上飯的。」

我心裏也這樣想:修煉的人都是有福份的,不會找不到工作,只是不合適而已。可我的工作怎麼就這麼難找呢?以前自己有些眼高手低,嫌工資低、嫌環境不好等等,現在這些心都放下了,是不是放的不徹底呢,還是有其它原因?我得找出根源來。

以前,為了更好的從事我的技術工作,所以我找工作的基點就停留在這份工作必須要保證是技術工作,時間上也得充裕。這種想法表面上看是為了自己的修煉,還覺的自己很無私,把修煉放在了第一位。可事實是我不自覺的還是把修煉和工作位置擺放錯了,走入了一個誤區。

師父說:「在生活中我們要儘量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所以常人的工作和你修煉要分開,一定要分開。工作就是工作,修煉就是修煉。」[2]師父還說:「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1]。我不但沒有分開,把工作和修煉捆在了一起,這不等於給修煉附加條件了嗎?難怪我以前找工作總是不順呢,原因就是自己有執著,法理不清,被邪惡鑽了空子。

來這家公司上班之前,同修也幫我找了一個工作,是一家醫院的停車場,我就按著她說的地址去找,去了一看,停車崗亭沒人,醫院前台也沒人,我就回來了。回家發現手機裏有個同修丈夫的短信(我出門從不帶手機),叫我馬上聯繫他。我就打電話給他,他說有個工作叫我去看看,我就按約好的日期過去了。沒想到,當晚我就上班了。

這份工作找的很順利,我覺的關鍵是自己擺正了修煉與工作的關係。工作中有我們可以修心與提高的因素,和我們的心性息息相關。同一天的兩個工作。前一個找不到人,錯過有因,後面的工作接踵而來,有條不紊,而且還是我希望的夜班,也可以休息,白天還不耽誤做證實法的事情。我知道這是師尊的慈悲安排。

不與人爭 視崗如家

剛去上班的時候,文件櫥裏放滿了大家的東西,有的人還佔了兩個甚至更多的櫥位,還有的人甚至把米、麵、油鹽醬醋也往裏放。我沒有櫥位了,辦公室裏的文件櫃也都被同事們用了。按理說我剛去,經理應該給我騰出個櫃子,好放點個人物品,可是經理沒安排,同事也沒主動讓給我。

我沒吱聲,就想了個辦法,用一個鞋盒子把我的日常用品、洗漱用具放進去,擱到床邊。因為我是個修煉人,不與人爭。同事們戲稱我的盒子是「百寶箱」。

停車場用的停車警示柱大都被撞壞了,有的上蓋都找不到了。看到此情景,我從家裏拿來一些物品和工具,先把底座部份拆開,放入適量的沙子,以防警示柱遇風被吹倒、吹跑,然後再用電烙鐵把一層和二層、二層和三層之間烙上幾個眼,用紮帶捆綁、固定結實,再用刷子把警示柱一個個的刷乾淨,外面再用寬膠帶多粘幾圈,防止進水。這樣,一個個翻新的警示柱就又都派上了用場。

辦公室用的開水壺,每次燒開水的時候都能聽到滋啦滋啦的響聲,原因是水壺底部粘上了瀝青和沙子等混合物,要燒開一壺水需要很長時間。我就用平口螺絲刀、壁紙刀、鋼絲球等,一點點的清理,再把壺放在84消毒液裏浸泡,把壺底清理出來了。從此,燒開水快多了,也不吱吱響了。

還有遮陽的窗簾、夏天用的涼蓆、擦桌子的抹布,也是我從家裏拿來的。這些小事,經理雖然嘴上不說,但卻記在了心裏,她和別人說我是個有心的人。

利益面前不動心

由於值夜班,我有喝茶的習慣,就用一個小罐子裝好茶葉帶到單位,放在桌子上。我每天晚上就喝一壺茶,一小罐茶能喝多少次自己心中是有數的。可是我不經意的發現,罐子裏的茶葉下的很快,不像是我喝的。我也沒當回事。有一天,同事Y姐和我說:「你的茶都被小L喝了。他自從來這個停車場,就喝別人帶的茶,所以大家都把茶鎖在櫥子裏,就你放在外面。」我笑著說:「他喝就喝吧,又不是扔了。」我想,在以前的工作單位,我沒少喝公家的茶,還往家裏拿呢。現在小L喝我的茶,就當是我在還債吧。

有一次,同事有事,我就替了她一個班。會計說:「到發工資時,會給你加一天的工資。」可是到了發工資的時候,卻沒給我加。同事Y姐就說:「你上個月不是多上了一天班嗎?工資怎麼沒補給你?咱就這點工資,還指望它吃飯呢!你最好問問,你要不問,她就當你不知道了,就不給你了。」我說:「她有時忙,可能忘了吧?沒事的。」這件事,我根本沒把它放心上,很快就過去了。又隔了一個月,發工資的時候多了五十元。會計說:「我上個月把這事給忘了,這個月趕緊給你補上了。」師父說了:「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事不大,錢也不多,但對修煉人來講卻是人心和利益的考驗。

一次,一輛外地車早上要離開,那時系統還沒啟動。一般早上六點這個時間段會有一個上早班的車要走,一直這樣,我連車主、車號和車身顏色都記著。這次隔著窗簾,我也沒看清,誤以為是他這輛車,連想都沒想,就放行了。因為電腦系統還沒啟動,語音提示是不報車牌號的。過了一會兒,當上早班的車出現時,我才發現放走的是另一輛車。我連上系統,根據拍照記錄找到了那輛車,點擊出車場產生的十元停車費用。我馬上掏出十元錢,把錢放進抽屜裏,坦然的給補上了。因為是我的不細緻,導致失誤,該還的我就還。

傳遞修煉人的善

上班沒幾天,一個婦女帶著個小女孩來到我面前,向我借十元錢,她說:「過來想給孩子買兩個包子,可是出門忘帶錢了。」我就隨手拿出十元錢給了她,還問她夠不夠。她說:「謝謝你,夠了,回頭會還給你。」那時我剛到單位,周圍的情況不是很了解,就跟同事說了。

同事Y姐說我很傻,說那人把你騙了。我當時就想:「如果十元錢能解對方所急,何樂而不為呢?」結果,第二天人家真的來還錢來了。那位借錢的女士的丈夫可能知道了這事,每次來停車,進出都禮貌的笑著和我打招呼。

今年大年三十那天,剛好輪到我休班。同事Z大哥要和我換班,說他妻子身體不好,是個殘疾人,每年年三十那天都要敬天。我就答應了。同事L姐聽說了,就和我說:「不和他換,誰家過年能沒事啊!」我說:「沒事的,換就換吧。」可L姐初二那天有個家庭聚餐,也要和我換班,我二話沒說也答應了。

同事Z回來時給了我七十元錢,他說:「大年三十要你值班,多給你二十元補助費。」我只收了他五十,把那二十退給他。我說:「要是為了那二十塊錢,我就不和你換班了,那不是錢的問題。」他一個勁的說:「謝謝!」

後來聽同事說,Z大哥和我換班是為了要去旅遊,我也沒往心裏去。修煉人就要想著為別人好。

疫情期間,基本沒有進出車輛,停車場停擺了。可是停車場還兼著小區院內的安全管理,上級公司不讓關門。於是經理就讓其他職工放假,只有我和她值班。她值白班,我還是值晚班。這樣就沒有替班的了,我的休息被取消了。夜班交班的時間是晚上九點,上白班的時間就有點長。我心裏想:我們修煉人不得替別人著想嗎?我就和經理提出來十二個小時對十二個小時值班。這樣,我每天得提前一個半小時去接班,雖然我可能辛苦點,但我覺的應該按修煉人的標準去對待,況且我早去了也能學法,也能看明慧網文章,讓自己充實點挺好。

發工資時,經理在原先的基礎上多給了我二百元。我尋思自己是修煉人,就和經理說:「趕上疫情了,單位效益也不好,這多出的錢我不要也行。」經理說:「你多上四天班,這是你應得的。你能這樣想著我、想著單位,就很不錯了,我得謝謝你。」

有一天,夜裏凌晨兩點下大雨,水深沒過了膝蓋。這時進來一輛共享車,我就過去協助停車。共享車的司機大都是些大學生,剛拿到駕照,駕駛技術不是很好,停車基本都停不到位,按規定我得去協助停車。車停好,我發現三個人只有一把傘,我說:「你們稍等我一會,我去拿兩把傘來,這雨太大,別淋著。」我就趟著水回辦公室,拿了兩把傘遞到他們手上,並告訴他們明天要是過來把傘交給白班的值班人員。她們仨連說:「謝謝!謝謝!」

早上來接班的Y姐,我把送傘的事和她說了,並說她們白天可能來還傘。她說:「你還真行啊,開共享車的學生你也敢把傘借給她們!」那意思是傘送不回來了。我笑笑說:「我相信他們會把傘送回來的,送不回來,我就補上,不會讓單位吃虧的。」第二天,她們果然把傘送了回來。

我心想:我寧願相信人善,用善傳遞善,處處是春天。

修煉先修心 修心找自身

以前在人才市場找工作時,我心裏就想過:「如果我要是從事了保安的工作,最好不用穿保安服,如果要求穿,那我就把那工裝上邪黨的標誌撕下來。」到了這,果然不需要穿工作服,穿便裝上班就行。

在停車場,有喊我們「收費的」,有叫我們「保安的」,用甚麼眼神看你的都有,有的不屑一顧,有的就是「哎!哎!」的喊,遇到喝多了酒的,還指著鼻子罵你;有的停完車故意走到你跟前說些難聽的話,甚麼人都有。我就在心裏念著師父講的法:「總是樂呵呵的」[1]。從不放在心上,不當回事。

有人出停車場的時候,總好按喇叭,你起桿稍微慢一點,他就一個勁的按喇叭,有的還按著喇叭不放手。遇到這種情況,有時我就生氣:「又不是不給你起桿,你按甚麼按,這麼幾秒鐘的工夫都等不了嗎?著甚麼急!」雖然桿起了,心裏還生著氣呢。可想想自己,有時遇到做事慢的同修,不符合自己做事風格的時候不是也著急嘛!不也像那個按喇叭的人嗎?

急躁也是人心,著急就沒有了智慧,就不能忍耐,完全是修煉的問題。能這麼早走的人,一般都是有急事或者是趕時間的,幫別人爭取一秒的時間也是好的啊!助人為樂,不能「私」字當頭。

有一次,我有事要和同事換班,結果她們都說有事,換不了。我心裏就不平衡:「你們平日裏早走晚來的,我都不介意,和我三番五次的換班,我都是連想都不想的一口答應。怎麼到了我需要換個班,你們就都有事了?而且這還是我第一次提出換班啊!」後來一想,我不是修煉的人嗎?這不是衝著我的心來的嗎?這不是幫我提高來了嗎?我得先他後我,把自己的事往後放一放。

疫情過後,同事們又陸續上班了。有一天經理給我留條,叫我晚上不管幾點都得跟車停位,因為共享車經常跨在兩個車位上,影響白天的停車。剛開始看到條子,我心裏還有點不舒服,就動了那麼一念:「這人怎麼那麼多事啊?」沒出幾天,她又叫我管好白天進場的電動車,因為院裏有些做保健品的人,進進出出的有很多老年人,還有搞培訓的,電動三輪、電動車就亂放,不能放到停車棚裏。可是就我一個人,有時也顧不過來啊,看了裏面顧不了外面,一不注意車子就停那了。這電動車本來就不該我夜班管的,她還增加了我衛生清理的服務區域,還說甚麼分工不分家,垃圾桶滿了,就得倒,不管在誰班上等等。

我仔細一想:「這哪有偶然的事啊?這不是好事嗎?又到了我該提高心性的時候了,這一連串的安排,事都不大,可恰恰是考驗我讓不讓人說,願意不願意多付出的。該我做的我做,不該我做的我不管,分的這麼清,這不是私心、安逸心的表現嗎?」在修煉上,我也存在這個分別的心,份內的事我做,覺的不是份內的事,就不願意管。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雖然一件事看起來好像不該你來做,可是同修找到你了,如果你再推出去了,她還會找別人,再有人推,她還得找人,不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那會牽扯多少人的精力?大法弟子的時間也是大法的資源啊!與其那樣,還不如先在我這一環節給解決了,這不是更好的選擇嗎?這不就是修煉嗎?同修找到你,就是對你的信任,你沒有理由不處理好,往外推,就是向外找的一種表現。能承擔的就主動承擔,不能再讓同修為難。

雖然我做的不夠好,還達不到法的要求,但是我始終抱有一顆做好的心,我有一個改變自己、努力向上的願望。不斷的從平凡的小事上修自己,不放過每一個提高的機會,用心去履行一個修煉者的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