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後的小測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一天上午,我到打工的炸雞店上班時,突然看到幾個同事已經提前幹了十多分鐘的活了。我一看錶,離上班時間還差七分鐘。我想,怎麼這麼早就開門了呢?往常都會拖點的。我便問:今天怎麼這麼早?副經理拿出手機短信給我看,是老闆發給他的。因為這裏的同事全部都是中美洲的老墨(西班牙裔),他們用英語溝通。我雖然看不懂,但我明白是有客戶訂貨,要早一點來取貨。我想,那就得加快速度了。

一會兒,老闆(華人)來了,他也脫掉外衣,戴上圍裙,加入了我們幹活的行列,他親自下手幹這種情況是很少的。只要他一加入,廚房那節奏就會快起來,大家都低頭幹活,沒人說話,只聽到一片鍋碗瓢盆的碰撞聲不停的響著。

工作到十一點二十分左右,我的小肚子左面有點痛。那疼的感覺不是平常那種很敏銳的生疼生疼,而是一種鼓、脹、麻、痛、難受,不輕不重的在一個拳頭大小的範圍內、一鼓一鼓的往外脹。因為我們學法小組每天背法,我們當時正在背《轉法輪》第六講第一節《走火入魔》那部份,師父的話很自然的就呈現在我眼前:「另一種情況是煉功時氣淤塞到某處不通了,氣到頭頂下不來,他就害怕了。人身體就是一個小宇宙,特別是道家功法在闖關的時候,會遇到這些麻煩事,闖不過去,氣就盤旋在這個地方。不只是頭頂,其它部位也是一樣的」[1]。我想,看來是我的氣淤塞到小肚子那了。可是,這種感覺慢慢的越來越強烈,一鼓一脹的有點受不了,我全身酸軟無力,感覺整個身體都是空的,很虛弱,兩條腿是空的,站不住,胳膊是空的,沒力氣。

到了十一點四十分左右的時候,小肚子那裏使勁的往外鼓,我的頭上直冒虛汗,有點堅持不住了。我想起了師父說的:「煉功人將來修煉也不會舒服的,身體出現許多的功,都是很強烈的東西在你身體裏動來動去的,搞的你這麼不舒服,那麼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其實在身體裏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1]特別是最後那句「各種狀態都會出現」[1]不斷的在我大腦中來回重複。我咬牙堅持著,這時候就覺的汗從額頭上往下流,滿臉都是汗,脖子上,脊背上,胸膛上也都是汗,濕透了薄薄的汗衫,汗衫的前身後背全部貼在了身上。

我撕了一大把紙,不斷的擦臉,那紙也全部濕透了,這時我感覺實在是沒有一點力氣了,我想請假,休息一下。但這時我又想,老闆安排好的程序,是一個自始至終的過程,有開始、有中途、有結尾。我半路退出,就打斷了這個程序,會給別人帶來麻煩,而煉功人是為他人著想的,不能半路退出。

可是,由於渾身酸軟無力疼痛難忍,意識中請假的念頭一直在腦中佔據著上風,不斷的催促我儘快用嘴說出來。我就不斷的克服它,一再咬牙堅持著,並且幹活的速度一點也不慢。我當時因為感覺身體很虛,就像懸在空中運作一樣。我想,如果真的出現了手端不住大盆的情況,我就用最後的那一把力氣,把手中的大盆往外拉,不讓這些面漿和雞翅倒在油鍋裏。如果倒進油鍋,那面漿中的水與滾燙的食用油突然大面積接觸,那油會四處飛濺傷及人身,滿屋子裏也會被滾滾的水蒸氣所籠罩。我想,還不至於到那一步吧。反正這不是病,這是修煉中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1]

到了十二點,副經理喊我:「羅伯,慢慢來!」並且打開保溫箱讓我看。我一看,裏面已經儲貨五層,再做就沒地方盛了。如果是平常日子,十二點最多能做六鍋,而今天老闆在那裏麻利、不停的往外賣,不知這一個半小時他賣出去多少,估計最少也得二~三鍋吧。這樣一算,我在疼痛難忍的情況下依然最少做了七鍋,比平日還多一~二鍋。這時副經理左手把著保溫箱門,右手直對我豎大拇指。我想,這個程序終於走完了,我就可以休息一下了。

我的身體一放鬆,就感覺到全身都是濕的,兩條腿上也在流汗,渾身都是汗了。我就捂著小肚子說痛,並讓副經理看我頭上、前後背在流的汗,並告訴他兩腿也出虛汗了,以這種方式徵求他的意見,休息一下,他示意我告訴老闆。我說:老闆,我小肚子痛,你看,我渾身都出汗了,我想休息一個小時!老闆連忙說:可以可以。我就打了卡,出去到車上休息了。

到了車上,我需要先定好休息後再上班的鬧鐘,應該定到一點零五分,打開手機一看,正有個一點零五分的顯示,應該是昨天的。這說明了今天的事情是師父早就為我安排好了的,看似無序,實際上是很有序的,今天的事情是偶然發生的,但不是偶然存在的。

在車上駕駛位躺下,這時肚子還是痛,身子翻來翻去的,腿不知放在哪裏好,就是痛,心緒也亂。我剛閉上眼睛想迷糊一下,這時老闆過來了,問我:這回吃點藥吧?你一直就不吃藥嗎?我很自信的說:「不吃,沒事,一個小時保證就好了」,「沒事」那兩個字我說得特別重、特別自信。他給我按了按肚子之後走了。

我想起了師父說的「凡是煉功時衝不過去關、氣下不來時,我們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誤在哪個層次中時間太長了,應該提高提高心性了」[1]。「你一味的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它可是等著你心性的提高,才會發生整體的變化呢。」[1]我這時就慢慢回想,心性是甚麼意思呢?我大體記憶起心性包括德、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還包括吃苦等等。對照這些方面,我哪裏做的不好呢?我找到了在家庭中和在修煉中的兩方面不足。

這時,我就開始背師父的《論語》,但因為痛,心緒亂,總是背不下來。我想起一個同修交流中說,打坐可以解除痛苦,我就起來打坐,打開車門,放著音樂,開始打坐了。等我打坐到第二次變掌時,老闆又過來了,這時鬧鐘響了,整整一個小時了,這時我的小肚子一點也不痛了。

我對老闆承諾的一個小時,真的一個小時就好了,很神奇。我右手在上、左手在下,一臉慈祥,滿面祥和,老闆一看,放心了,說:「好、好,你坐吧。」就走了。後來在我雙手結印時,經理、副經理都分別過來看我,見我這姿態,也就放心了,都豎起大拇指,拍拍我肩膀,回去了。

打完坐我回到廚房,先吃了點飯,就上班了,隱隱感覺還有點痛,但上班已經沒問題了。這讓同事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這時滿屋的氣氛好熱鬧,大家都開玩笑似的,用手比劃著在學我打坐的姿勢,有的還學我平時煉功的動作,個個都對我豎大拇指。經理問我還痛不痛,我說有一點點,他就要我坐下(工作時間一般是不允許坐的)。我不坐,一個老墨就雙手把我按下坐在那裏,我指著天花板上的攝像鏡頭說:「老闆」!

提醒他老闆會在家看閉路監控。經理示意我:「你不用管,你就坐著行了。」這時,另一個老墨就拿了一塊毛巾,雙手拉開,很誇張的站在我身邊,故意搞笑的遮在我的頭上部,意思是不讓老闆看到我。他這個滑稽動作,惹來一片大笑聲,在廚房裏飄盪著。到下班之前,我肚子痛的感覺一點也沒有了。

我的這次經歷,是我們學法小組正在背《轉法輪》第六講《走火入魔》那部份的時候發生的。我想,這是師父在檢驗我的背法效果,是給我安排的一次小測驗,也是給我安排了一次實習的機會。看我是不是理解了,是不是記住了,是不是能夠應用,也就是看我是不是能夠實修。同時,也利用這次機會,給我消去了很大一塊業力。感謝師父的大慈大悲。

這次經歷,我有兩點體會:

1、按照法的要求做。在我們背法背到這個地方的時候,腦子裏記憶最深刻的時候,師父給我安排了這次長功、消業的機會。如果不是背法,雖然經常讀到這地方,但印象不會這麼深、理解也不會這麼透。而在當時,師父的教誨卻源源不斷的呈現出來。如果不是剛剛背完這段法,記憶不深。也許,我遇到這件事情,就可能念頭不正,可能認為是病,那就會很麻煩。但師父給我安排在了這個時候,讓我演煉了一次,對我進行了一次小考,一次小測驗,以便讓我鞏固背法效果。這也使我更加體悟到了背法的好處,增強了背法的信心和決心。

2、念一定要正。「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如果她躺在那兒說:哎呀,我不行了,這不行,那不行。那麼可能就筋斷骨折了,癱瘓了。」[1]我想,作為一個常人,在這種情況下,痛的那麼厲害,一定就去醫院了。我當時如果念不正,認為是病,就可能是另一種後果,甚至於不堪設想。「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1]「因為你的心性已經降到常人那個基礎上去了,那麼常人當然是要得病的了。」[1]所以,我體悟到,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要想到自己是個煉功人,念一定要正。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體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