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二十三載幾經周折終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二零年三月我走入大法修煉,能夠在師父正法的最後時刻得此萬年不遇的佛家上乘大法,這還得從我的母親說起。

一、歷經二十三載幾經周折終得法

母親今年整整八十歲了,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得法之前母親身體一直不是很好,肺結核、胃病、尿道炎,關節炎等多種疾病纏身,在修煉大法之後,這些疾病都不翼而飛了,母親常說是師父賦予了她新的生命。

母親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之前,也做了很多證實法的事情。之後被抓過一次,但由於舅舅認識派出所的人,母親很快就被放出來了。從那以後,母親產生了怕心,但深知大法的美好又不想放棄,就自己在家偷著修煉,停止了一切和同修一起學法、講真相的活動。

二零一二年為了和先生的家人團聚,我和先生一起移民到了加拿大。母親由於對我的思念,再加上多年來脫離了集體學法的環境,心性提高的很慢,逐漸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二零一二年底,母親出現了輕微的頭暈和記憶力減退等病業假相,但由於之前母親並沒有讀過師父的各地講法,對舊勢力了解的不透,她一直認為身體不適是師父在給她消業,沒有及時用正念去排斥它,但不管多難受她每天仍然堅持學一講法和煉五套功法。

母親雖修煉多年,也曾經無數次不厭其煩跟我講讓我和她一起修煉,讓我去讀《轉法輪》和《九評共產黨》,但由於我聽信了邪黨的謊言,認為法輪功參與政治,有偏見,並沒有走入大法修煉,對這些書只泛泛的翻過幾頁,但我把《轉法輪》的部份精髓記住了:作為修煉人只有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不斷的提高心性,才能真正把身體淨化下來,才能長功和提高層次。我還知道修煉人是不能吃藥的,吃了就等於白修。所以每次在與母親打電話時,我都會提醒她。道理誰都懂,要真正做到在各種尖銳的矛盾面前不動心,那還是很難的。

二零一四年母親因為摔了一跤進了醫院,被查出是腦梗,還吃了將近一年的藥,一般人吃了藥頭就不暈了,但母親吃藥和不吃都暈,後來乾脆就不吃了。為了加強母親的正念,我偶爾會通過音頻電話給她播放一些明慧網發表的闖病業關的文章,與此同時也看到了關於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可能是命運的安排,在二零一七年底,通過親戚,我和失聯二十年的同事在加拿大聯繫上了,而且她是因為在國內修煉法輪功遭迫害孩子不能在國內上大學而來到加拿大的,使我徹底了解到中共對法輪功殘酷的迫害真相。當我跟她簡述母親的情況並表明我為母親的病業擔憂時,她表示理解並告訴我,這可能是師父借母親的病業假相點悟我讓我走入大法修煉。

朋友的話似聽非聽,起初看了幾頁《轉法輪》,可沒看幾頁就犯睏,再加上帶兩個年幼的孩子,沒過多久我就鬆懈了,最後就放棄了。直到二零二零年初,我在與母親通電話時,發現她記憶力大幅度下降,剛說完的話沒過一分鐘就忘了,通過溝通才知道她已經好幾個月沒煉功了,我問她為甚麼不煉了?她說煉不了。就在那一時刻,我做出了一個改變我人生道路的重大決定:我要走入修煉,帶母親一起闖病業關。

二、師父為我清除學法障礙,母親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好

我是一個三個孩子的媽媽,在二零二零年決定走入大法修煉時,老大剛七歲,老二才三歲,老三還不到一歲,而且由於加拿大的疫情因素,婆婆公公和先生都建議讓我兒子在家上網課,網課老師每天網上教學僅有一個小時,這就意味著孩子的大部份的功課輔導、學習監督和檢查工作都是由家長來完成的。除此之外,我還要承擔三個孩子的日常生活起居、教育、烹飪等瑣事,每天讓我忙得不可開交。在這種情況下再去學法、煉功、講真相,對我來講是個巨大的挑戰,而且先生一直對大法有抵觸,還沉迷於中共邪惡的謊言之中,之前也曾經試著與先生講過大法的真相,但都是以失敗而告終。這無形之中又增加了我的修煉難度。

為了使自己的修煉道路暢通無阻,我首先必須要讓先生同意我和母親一起學法的事情,可是以我對他的了解要讓他同意我修煉,難度真的很大,弄不好還會引起家庭矛盾和戰爭。但讓我沒想到的是當我試著與他溝通時,他居然心平氣和答應了,這真的是太令我驚訝了,我很好奇的問他為甚麼思想扭轉的如此之快,他說是他們單位的一個留學生跟他講的,還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而且在溫哥華有很多人都在修煉法輪功。剎那間我悟到了這一定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幫我,而且是發生在我得法之前沒多久,這時間點抓得也太準了,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情我相信也只有師父能幫我實現,我禁不住眼淚流了下來,並在心裏暗示自己一定要好好修煉。

我每天都堅持和母親同修學法一個半小時左右,而且和先生提前有約要在三個孩子睡著了的情況下才能學法。 在初期學法的過程中,我發現母親經常是讀了後面一段忘了前面一段,讀法不能做到入心。由於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煉功,五套功法也不記得怎麼煉了,發正念的具體時間也記不清了,甚至出去走路都不願意走,她說腿沒勁兒,而且頭暈走不了路,真的是很嚴重的腦梗。

通過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和閱讀明慧網同修闖病業關的文章,我知道了母親的病業假相是舊勢力強加給她的,是母親遇到自身修煉問題沒有及時向內找,時間長了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告訴母親一定要多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對她的安排,母親很認同我的觀點,但母親說她不會發,我說那我告訴你怎麼發,就這樣我說她寫,可是母親提筆就忘字。我說那我就給你寫下來,你再照著抄,結果母親總是抄錯行,幾句話抄了一個多小時都沒抄完。最後我就告訴母親那我們就一句一句的抄,我就在孩子的電子寫字板上給她寫,我寫一句母親抄一句,然後我再擦掉。然後我再寫下一句,母親再抄我再擦掉,就這樣讓母親把正念口訣抄完了,從而也慢慢磨掉了我對母親的那顆不耐煩的心。

我告訴母親一有時間就發正念,不但要發還得落實到行動上。修煉人沒有病,那是舊勢力強加給你的,舊勢力說你腿沒勁 ,不能走路,你就要出去走,而且還要多走;舊勢力說你不能煉五套功法了,你就要堅持煉下來,我把師父的教功錄像一遍一遍的放給她看,直到她學會為止;舊勢力說你不會寫字,你就去通過抄法練習寫字,一定學會去寫每一個字,同時還能強化你的記憶力;舊勢力讓你讀法時記不清讀的是甚麼,你就要在讀法時做到入心的讀,強化你的記憶力,所以在讀每段法時我總是不斷強調讓她入心,並在讀完每一講每一個標題後,立刻讓她回憶我們剛剛讀了甚麼,如果她不記得了,我們就重新再溫習一遍去加深她的記憶。同時還讓她去背誦師父的《論語》和《洪吟》。

還讓母親學著向內找,找出自己修煉二十多年來心性上所存在的問題:

1、她說在二零零三年被警察抓捕時,自己在警察的追問下,沒有堅定自己的信仰,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這是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心。

2、之後並沒有去兌現助師正法、講真相救人的誓言,這是說話不算數的心。

3、與父親產生矛盾時從來不找自己的原因,永遠都是在找父親的不是,還曾經有一次和父親鬧矛盾離家出走,這是對父親計較和怨恨的心。

4、雖然自己被抓後脫離了修煉環境,但仍然有一熱心的同修長年以來定期來看她和關心她,跟她講一些大法修煉的相關信息,可自己卻不懂得感恩同修,還挑剔同修的不足,這是對同修看不慣的心。

5、二零一二年在出現輕微的病業假相時,由於長時間脫離修煉環境,跟不上學法進程,沒有悟到這是舊勢力幹的,還認為這是師父在給她消業,沒有及時否定它向內找提高心性,這是一顆不悟的心。

6、二零一四年病業假相愈演愈烈,嚴重到暈倒而進入醫院,並吃了一年的中藥,這是不信師信法的怕心。

7、當女兒、老伴兒出現了比頭疼腦熱更嚴重的一些症狀住了院或做了手術,就會心怦怦直跳,學法不在狀態,甚至做事驚慌失措,這是對親人情太重,放不下的心……

這些心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太多的人心表露出來。現在的母親已經學會了向內找,並能做到從行為上糾正自己,每天除了堅持煉五套功法、學法、發正念、背誦和抄寫師父的《論語》和《洪吟》外,還能和常人一樣做到早、中、晚三次圍著小區走三圈,有時還能與別人聊幾句。通過整整一年的陪母親一起修煉,母親已經把舊勢力注入到她腦子裏的一切「不能」變成了「能」,做到了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否定了舊勢力對她的安排。

三、我修煉後發生在家人身上的神奇事

1、先生頑固的肘部關節疼痛問題消失

先生雖然沒有走入大法修煉,但在我的長期的影響下,他對大法已經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而且也做了三退。先生有非常嚴重的肘部關節疼痛問題,晚上睡覺時經常被疼痛折磨醒,常年靠貼膏藥來止痛,有時貼膏藥時間過長了經常會出現皮膚過敏、表皮潰爛和流膿的現象。有幾次我試著與他溝通讓他晚上和我一起聽聽法都被他拒絕了。先生喜歡我用牛角給他按腳,後來我就跟他說你只要晚上睡覺前能和我一起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哪怕二十分鐘,我就答應你每天用牛角給你按腳,他一聽這個主意不錯就微笑著答應了。

這一聽就放不下了,他一邊聽還一邊自言自語說:李洪志師父講的法真不錯。有時聽到一半要去幹其它的事情,都捨不得放下手機,走哪兒聽哪,從來沒有看見他聽其它任何東西像這麼認真過,聽得我倆都把他肘部貼膏藥的事給忘了。過了大概一個多月,我突然發現他好久沒貼膏藥了,就問他,你的肘部關節疼痛好了嗎?我怎麼好久沒見你貼膏藥了,在我的提醒下他才意識到好久沒貼了,甚至從甚麼時候不疼了都不記得了,直到現在嚴重的肘部疼痛一直沒有再犯。

2、婆婆公公做三退

婆婆公公都是教師出身,兩個人都是黨員,受中共邪黨謊言毒害很深,勸三退難度很大。我曾經嘗試找機會跟他們說過一次,還沒說兩句,公公就有點不高興了,還說我反共,說他就信共產黨,還叫先生傳話給我不要再跟他們提此事了,救人計劃就這樣泡湯了。

但我沒放棄,繼續想辦法。我想先勸大姑姐做三退,然後讓她當說客勸婆婆公公三退,跟大姑姐講真相時很順利,很快她就讓我給她做了三退,還請了《轉法輪》去看,可第二天很快就拿回來了,還說看完了,可我感覺她並沒有看,過了沒兩天,就和婆婆公公一起讓先生跟我說,千萬不能讓孩子去學法輪功,不適合孩子,會培養孩子的仇恨心理。我很清楚一定是婆婆公公跟大姑姐講了中共的謊言,使大姑姐信以為真了,因此第二次勸三退又失敗了。但我仍然相信只要保持一顆慈悲救人的心,師父一定會幫我的。

沒過多久,大姑姐的一個美國朋友推薦她去看《江峰漫談》節目,很快大姑姐知道了更多的中共謊言背後的真相,包括法輪功真相,我想機會來了,趕緊叫大姑姐勸婆婆公公三退,趕緊救他們。大姑姐就開始了對婆婆公公的講真相勸三退計劃,先從放《江峰漫談》開始,讓婆婆公公了解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並告訴他們只有抹毒誓與其脫鉤,才能真正的保平安。很巧的是那幾天公公的血糖、血壓都很高,吃藥都不管用。大姑姐對公公說,只要您退出來我能保證你的血糖血壓明天就會降下來,就這樣公公做了三退。果不其然,第二天奇蹟真的出現了,公公的血壓血糖真的降下來了。婆婆看到了公公三退後的神奇事也自然就三退了。

3、兒子不明原因的嘔吐消失了

兒子腸胃不是很好,有時吃多了或是著涼了就會發生嘔吐,但並不頻繁。自從我走入修煉之後,就讓孩子們在睡覺之前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也會讓他們聽法。大概是聖誕節前後,兒子的嘔吐幾乎每天晚上十點左右都會有一次,有時吐的多,有時吐的少,但我並沒有害怕,就讓他念九字真言,有時也幫他念,偶爾也會放師父講法錄音,但似乎並沒有好轉。當連續吐二十多天的時候,我突然悟到這是師父在讓兒子走入大法修煉吧?同時再讓他向內找,提高心性吧?從那以後,只要在兒子忙完功課之後我就帶著他學一小段法,同時引導他向內找,提高心性。神奇的事又出現了,兒子真的不吐了,就是有時吃多一些也不吐了。現在兒子只要一有時間就堅持學法。煉靜功已經從剛開始的散盤進步到了雙盤,而且能堅持三十分鐘了。

四、努力精進,提高心性

1、與公婆之間的關係更溶洽

在剛剛來加拿大的時候,和婆婆公公一直是一起住的,由於生活習慣和處事方式的不同使我們之間產生了很多矛盾才不得不分開住。公婆都是非常挑剔的人,無論我怎麼努力去做,他們都會用雞蛋裏挑骨頭的方式來對待,即使在我懷孕期接近臨產和月子期他們都會和我計較,但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自己的孩子身上,他們永遠都是用無視和原諒的方式去處理,這讓我感受到莫大的委屈與不公。所以從心裏發誓,無論以後發生甚麼,我都不會再跟他們住在一起。

修煉大法之後,師父教我們遇事要向內找,沒有偶然發生的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我突然意識到我與公婆之間發生的一切可能是因為我前世做過對他們不好的事欠下的。如果面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我能做到忍,默默的去承受,這不都是提高自己心性的機會嗎?這不是好事嗎?

其實公婆一直還是想和我們一起住,想每天和他們的孫子孫女住在一起,享受子孫滿堂的幸福生活。之前他們一直在給親戚看房,可親戚突然決定要賣房,他們只能選擇去和女兒一起住。因為當時是我提出要分開住,所以他們即使很想和我們住在一起也不好意思去提及此事。況且我們現在住的房只有三居室,再加上三個孩子,跟他們一起住是很緊張的,如果要一起住只能換房。

有一天婆婆去散步,看見一個房子掛出了牌子馬上打電話給我,要我去給她查房子的標價,其實婆婆都已經決定去和女兒住了,而且大姑姐已經決定要把她原來的房子賣掉換一套在我們這個區域的房子,婆婆不找她查房價,偏偏找我來查。我突然意識到這是師父在幫我創造快速提高心性的修煉環境,可又一想以前所受的委屈,突然變的猶豫不決起來。但師父也曾經說過大法弟子要「儘量為別人著想。」[2]公婆辛辛苦苦把子女養大,作為子女就應該去孝順父母,想到這兒,頓時心中有了答案,換房實現公婆的願望,無論他們怎麼挑剔我,我都要做到不放在心上,並打電話和他們說了我的想法,他們聽了既高興又感動。其實能做出這樣的決定對我來講是很艱難的,如果沒有修煉大法,我絕對不會這樣去做。

兩個月的時間,終於買到了自己喜歡的房子和公婆住在了一起。在與公婆的相處過程中,無論遇到任何事情,我都會用法來衡量自己,現在和公婆的關係越來越好,公婆也有了很大改變,遇事也不再挑剔,公公很喜歡吃我做的飯菜,只要一有時間我就會給他做一些他最喜歡吃的飯菜。現在一家人其樂融融,真有一種家和萬事興的幸福感。

2、先生幫我去執著

在修煉之前,當面對一些生活中的小事,由於看待事情角度不同而與先生產生分歧或發生爭執的現象頻頻出現,尤其是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先生是個急性子,一旦他認為我的觀點錯誤,他就會去極力制止我繼續表達想法,有時就會讓我很氣憤而與他發生爭吵,弄得每個人都很不開心。學法後對照法向內找才知道,這是一顆自己埋藏多年的帶有計較的怨恨心,作為修煉人在遇到任何事情時都要學會向內找,把它形成一種習慣,向內找是提高心性的法寶。我一定要努力去掉自己這顆不好的執著心。

二零二一年四月的一天,我發現兒子只要晚上早睡覺他早晨就能早起。之後我就與先生商量在兒子晚上早睡覺的情況下,是否能讓他在早晨七點鐘起來跟我一起煉功。先生聽完後特別氣憤,堅決不同意我的想法,並很嚴肅的警告我如果被他發現兒子早晨七點起床和我一起煉功,他將會收走家裏所有的電腦、iPad和手機和大法書。這次我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跟他去爭辯,只是對他微笑著說:好的。並叮囑兒子:爸爸不同意你早起煉功我們就不煉了,兒子也答應了。

可第二天早晨兒子卻忘記了不能早起床煉功的事,七點鐘準時跑到我房間找我去煉功。先生瞬間怒氣沖天的對著我和兒子喊:「從今天開始我不再允許你們修煉法輪功了,說好的事情你們卻說話不算話,我看你們要蹬鼻子上臉。」說完就去拔電腦插頭,隨後就氣沖沖的捧著電腦、手機和大法書出去了。兒子強忍著對他爸爸的不滿,瞬間委屈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我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安慰並提醒他:「大法小弟子要努力做到不動心,趕快解體背後干擾爸爸的舊勢力邪惡因素。」兒子朝我點了點頭並開始發正念。過了一會兒,正念發完後,我又告訴兒子:「師父告訴我們遇事要先向內找,是我們違約在先,答應爸爸的事情沒做到,他不希望煉功影響你的睡眠,所以他才這麼生氣的。放心吧!只要我們努力做好自己,師父一定會幫我們的。」丈夫聽到後說:「你們在小聲嘀咕甚麼,別以為我沒聽見,還師父會幫我們的!」說完就拿起電話給住在樓下的婆婆打電話說,他現在改變主意了,不再同意我帶孩子學法煉功了,叫婆婆在他上班之後一定要定期上樓監督我有沒有帶孩子學法煉功,如果有等他下班回來一定告訴他。看著還在生氣的先生,兒子突然間不解的問我:「媽媽,咱們解體背後干擾爸爸的舊勢力邪惡因素怎麼不管用啊?」我看著既懂事又可愛的兒子笑著對他小聲說:「時候未到,時候一到立刻見效。」我讓兒子去刷牙,刷完牙去跟爸爸說對不起。兒子點了點頭就去刷牙了。兒子刷完牙走到廚房對著正在準備早餐的先生說:「Dady,Sorry!(爸爸,對不起)」這時的先生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對兒子說:「爸爸今天做的也不對,也沒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緊接著先生又把頭朝向我對我說:「Sorry!我今天說的話不算,你們該煉功煉功,該學法學法,我一會兒把電腦給你們裝回去,你們該聽法聽法,上班之前我會下樓告訴奶奶就不要上樓監督你們了。」

聽完先生說的話,兒子說:「媽媽,解體舊勢力管用了。」先生和我看著可愛的兒子都笑了,一場心性關就這樣闖過去了。

感恩師尊對弟子的慈悲苦度,弟子千言萬也無法言表對您的感恩之情。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