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水燙後背 遼寧省女子監獄殘忍迫害徐貴賢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女子監獄五監區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徐貴賢女士進行第三輪的所謂「轉化」,慘無人道地折磨她:電棍毒打、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等等。六月四日晚八時左右,在獄警的慫恿下,犯人肖淼、宋蘭傑、李菲菲,把徐貴賢按倒,將飲料瓶裝滿滾燙開水,殘忍地倒在徐貴賢的後背上……

徐貴賢(徐桂賢),六十多歲,錦州市凌河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向最高檢察院提起了對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此後遭當地派出所警察騷擾。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晚六點多鐘,錦州市凌河區鐵新派出所副指導員和兩警察闖到徐貴賢的家中,把她綁架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家屬到鐵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說:只管抓人,別的不管。

二零一九年三月初,徐貴賢遭凌河區法院誣判四年,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到五監區六分隊,一直遭到殘酷折磨。在副科長李澤的授意下,隊長高曉航指揮犯人瘋狂迫害徐貴賢,每天罰站二十四小時不讓她睡覺,眼睛一閉上,犯人就把她的眼皮扒開,不讓她上廁所,逼得她不敢吃飯。

三、四月的東北仍然很冷,惡徒們把徐貴賢衣服扒光,只剩一件勞改服,將她拖到床頭監控看不到的地方,逼她雙腳站在冰冷的盆中,然後往她身上澆冷水,衣服浸透,外面蓋上棉衣。連續六天,致老人昏迷,送醫搶救,醫生甚麼也沒問,只說這樣下去會有生命危險的。獄警將徐貴賢從醫院拉回監獄後,讓老人躺在床鋪上,床單澆上冷水的光板床上,只穿一件勞改服,然後上面蓋床單,而且每天犯人掐、打、罵不斷。隊長高曉航當眾宣稱,任何人不准給徐貴賢一點東西,不論吃的還是用的。

徐貴賢剛入監時和入監半年左右的時候,獄警迫害她的邪惡迫害手段是:1、指使犯人扒下她身上穿的保暖衣褲和秋衣秋褲,穿著單衣把她推到衣間裏三面開窗凍到晚上十點多;2、睡覺時讓她睡床板,不讓蓋被,獄警安排小隊犯人輪流值班騷擾,達到不讓她睡覺的目的;3、不讓洗漱,一個多月不讓沾水,不讓用衛生紙,多次看到她用便池裏衝出來的水洗屁股;4、大冷天包夾強行把她拽到水房渾身潑上涼水,衣服箱裏、床上都潑上涼水;讓一些不明真相的犯人圍著她進行辱罵、推打等。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獄警開始對徐貴賢實施了又一輪的強制轉化。六月一日至三日,三天三夜不停止的對她體罰站立,不讓倚靠;三天三夜不讓她閤眼;三天三夜不讓徐上廁所。白天犯人婁爽、李晶春把她帶到一樓庫房監控看不到的地方,一閉眼就打,站不好就打。晚上在監舍獄警讓徐貴賢所在的六分隊犯人輪班站崗不讓她閉眼、不讓靠著,對徐掐、踢、打、罵、扒眼睛等。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三小隊刑事犯李晶春、六小隊刑事犯婁爽與徐貴賢一個行動組(監獄裏也叫互監小組,至少三個人,互相監督,不許單獨行動)。白天大家出工的時候,他們在車間一樓的一個倉庫裏,婁爽拿著一根電棍,電棍上抱有毛巾,倉庫裏沒人的時候,婁爽就拿電棍打徐貴賢,有人進去的時候,他就不打了。只有六月一日,有人見過徐貴賢出來上廁所,而後從六月二日到四日的三天,沒有人再見過徐桂賢女士出來,整個出工期間,徐桂賢女士一直被非法關在倉庫裏,不許方便。

從六月一日到三日,晚上收工後,徐貴賢被關在五監區監舍四樓的食品間(裝食品櫃子的房間)內,遭六小隊的部份刑事犯打罵。晚上就寢後,三小隊刑事犯李晶春、一小隊刑事犯王豔被獄方安排在徐貴賢住的404室內(李、王二人均不住在此室),她們整宿折磨她,讓其以固定姿勢站立,打瞌睡就打她,姿勢稍有變也打她。在監舍期間,依然不讓徐上廁所。

從六月二日到四日,至少三天三夜,徐貴賢沒能睡一點兒覺,未被允許上廁所,以至於徐女士便在了褲子裏;四日白天,有人說徐貴賢已經被折磨得認不清人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熱水燙
中共酷刑示意圖:熱水燙

徐貴賢老人堅決不寫所謂「五書」。六月四日晚八時左右,在404監舍內,在刑事犯肖淼的主導下,肖淼、宋蘭傑將飲料瓶裝滿滾燙開水,殘忍地倒在了徐的後背上,同時李菲菲強行按住徐貴賢,使其不得動彈。當時監舍內有很多人親眼目睹。當時值班科長是李哲、李妍,幹事是楊敏,六小隊分隊長牛靜靜。

第二天早晨,人們都看到了徐貴賢後背淌著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血水淌了好幾天。為了掩蓋罪惡怕別人看見,獄警讓包夾帶她單獨洗漱。

後來徐貴賢女士後背大約寬10釐米、長20釐米左右面積的皮膚全部脫落。雖然獄方帶著徐貴賢到獄內醫院醫治了燙傷,但是,同時強迫徐女士錄像承諾不對相關人員追究刑事責任。五監區監區長王宏雲雖然沒當班,但她對此事也是事先知道的,也負不可推卸的主要責任。

二零二零年八月開始,徐貴賢老人絕食兩個月抗議迫害。

遼寧省女子監獄一直奉行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酷刑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如:開水澆身、打毒針、電擊、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陰道、吊銬、扒光澆涼水、超強奴役等等,其迫害手段極其殘忍、卑劣,令人髮指。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三十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多名的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被迫害致瘋、致殘。遼寧朝陽市朝陽縣法輪功學員李國俊女士,依法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被非法判刑11年,在朝陽市看守所與遼寧省女子監獄期間,李國俊遭慘無人道的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回家六個月後,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含冤離世,年僅53歲。

瀋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桂榮,原瀋陽市大東區合作街小學校長,曾被譽為「區十佳優秀校長」。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老殘隊五小隊迫害。獄警為了逼迫她「轉化」,指使獄霸和包夾毒打她,拳腳相加,橫踢亂踹,並用硬底鞋猛跺她的雙手,李桂榮渾身被打的變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惡人薅住她的頭髮滿屋跑,大把大把的頭髮被薅了下來。李桂榮女士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終年78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