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為兒童遊樂場帶來新氣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 * *

有一個兒童遊樂場,因為有員工突然辭職,一下子缺了人手。我被急急忙忙的拉去暫時替補。說心裏話,這個行業對我來說太陌生了,所以我很不情願去,怕幹不好。可是人家很急切、也很誠懇的請我去幫忙,我不好推脫,硬著頭皮答應了。

沒想到,老闆非常正式的把所有的員工(包括上夜班的)都召集起來歡迎我的加入。可是,隔行如隔山啊。儘管這是個私人公司,我也沒打算幹多久,不過既然已經來了,我還是全力以赴,好好幹。

真是萬事開頭難。一直在辦公室裏安安靜靜工作的我,冷不丁到了這麼一個吵鬧、嘈雜的環境,真是頭疼。而且我身邊沒有孩子,一直過著清靜的生活,一下子每天要面對幾百個孩子和家長,不但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還要不停的收拾衛生。

我在原單位是做管理工作的,可在這裏,卻像個小服務生一樣被人吆喝來吆喝去的,不但工資低,每月還只休息兩天。心裏感覺挺不自在,也非常怕碰到熟人。遊樂場的員工都認為我堅持不了多久,我自己也想打退堂鼓。可沒想到,我卻成了這個遊樂場自創建以來入職最久的工作人員。

下面我就講講我在兒童遊樂場中的工作經歷及遇到的各種人和事。

男大學生的暴戾之氣消去了

這個兒童遊樂場的店長是一個要照顧兩個孩子的媽媽,家庭瑣事較多,所以她不能上夜班。因此,老闆就抓住這一點,把她的工資壓低。雖然她比店員有額外的提成,但月工資僅僅比普通店員高幾百元,加之她脾氣火暴,經常與店員發生摩擦。

店員中有農民工、課餘打工的大學生,他們之間爭鬥、相互推諉,每天拿著手機拍視頻,發給老闆,或發到工作群裏。店長整天就是看監控、拍視頻,以扣罰工資樹立自己的威信。而她自己學歷低,下班早,髒活、累活甩給別人幹,所以店員也不服氣,經常到老闆那裏告她的狀。老闆苦於不好招人,也只好一再遷就。

我是外行,就默默的學做這個行業的工作,多幹點體力活,不去參與人們之間的紛爭。不過還是被店長防範、壓制。員工們不相信我只是來替替班的。尤其是店長,總是把最難幹的事派給我幹,天天安排我上夜班。那些店員就是整天挑唆,說閒話,弄的即使是長期做人事工作的我都頗為頭疼。

幾天後情況熟悉了,我開始老老實實的做好份內的工作,哪怕是打掃衛生,也一絲不苟。慢慢的,同上一個班的大學生也不好意思欺負我了。聽說以前他都是讓別人去跑腿、打掃衛生,自己在前台享清閒。而我從不跟他計較,幹完自己的活,還去幫他幹。

只幾天的功夫,他就和我在工作上不分彼此了,而且在顧客少的時候,他總是讓我給他多講點甚麼,因為他發現我講的很多東西他從來都沒聽過。他是學舞蹈的,我就給他講了很多神韻藝術家的故事。還有很多時事、高官落馬的新聞等等,每次他都很認真聽。我又給他下載了一些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還有《細語人生》、《今日點擊》等有關法輪功的真相視頻。

他本來是個脾氣特別急、經常打架的孩子,他跟我說,他一想打架,很快就會進入狀態,所以很多人都怕他。我一聽就仔細問了問他的情況。他告訴我不記得聽誰說,在宿舍裏放個「國旗」(即五星血旗)能避邪,於是他就弄了一個放在身邊。我終於明白了他為甚麼在被觸犯的時候,瞬間就會變的很陌生、面目猙獰,整個臉,包括耳朵都通紅,眼神非常兇惡,好像眉毛都豎了起來,渾身帶著一股強烈的惡怒逼向對方。

我給他講傳統文化;講了作為男人在社會、在家庭應該承擔的責任;講了血旗背後的邪惡因素,勸他趕緊扔掉;告訴他「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才能保平安,並就他喜歡的專業,幫他展望未來。最後,我非常疼惜的告訴他:「不可以打架。要珍惜自己,也要愛護別人,還要為家人著想。」他靦腆的低頭笑了。他說他爸爸媽媽做生意特別辛苦,小妹妹特別可愛,以後,他不會再打架了,要好好學專業,想當舞蹈老師。他痛快的退了共青團、少先隊。

他是我勸「三退」中最特別的一個人。記得當他一答應退出共青團、少先隊時突然滿身冒汗,白T恤都濕透了。他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問他:「怕嗎?」他說:「不怕,相反一下感覺很輕鬆,而且一股熱流直往外衝。」我說:「這是好事啊!那個邪黨是陰邪的。你退出之後,身體當然要恢復陽剛之氣了。」

一天,他告訴我說:「阿姨,我退出團、隊後,前幾天發生了一次車禍。那天我騎摩托車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碰了一下,我人沒事,可是我的頭盔掉到了地上,還滾出去好遠。我看著頭盔掉地時,竟然感覺它是代替我的腦袋掉下去的。阿姨,我真的保命了!」他還告訴我:「我把宿舍裏的血旗扔進垃圾箱了。我感覺宿舍裏好像亮堂了!」看著他意氣風發的樣子,我真的替他高興。

一桶清水

由於我和這位大學生經常在班上聊天,我就跟他說:「我們改變一下工作方法好不好?」他問:「怎麼改變?」我說:「我們不要對別人的指責、埋怨憤憤不平,更不要針鋒相對,不要讓別人的壞情緒帶動我們。讓我們來引導他們好不好?」他還真是配合。每天我建議怎麼做,他就怎麼做。

這樣我們每天都是快樂的工作著,沒有了任何煩躁。下班時,他都會拿起話筒跟顧客道別,並祝福他們。然後,我們一起趕緊整理賬目,把現金整理、收藏好。然後分頭高高興興的去打掃衛生。後來我又提議:每天收拾完之後,再去拎一桶清水,用手機拍照發到群裏。

他問為甚麼?我說:「他們每天早上拼命找毛病,而我們每天留給他們的是清清之水,讓他們早上一來就能看到,有個好心情。這樣下午他們也不至於再給我們留一桶污濁的髒水了啊!」他說:「他們才不懂呢!」我說:「別著急,等幾天看看。」

因為地面要隨時打掃,為了方便,店裏放了幾個海綿拖把,還有兩個水桶。誰都懶得去換水,都認為這是額外的活。所以,只要水沒臭,就湊合著用。這樣,我們每天認真打掃衛生,就要晚下班。每天上傳圖片時,都會顯示時間。

從老闆到全體員工,都看到了我們不僅延遲了下班,還給他們換了水。不知老闆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第一天,老闆第一時間在群裏問:「桶裏是甚麼?」回答他說:「清水。」他說:「晚班還要負責這個嗎?」我搖了搖頭。

過了幾天接班時,店長驚詫的說:「啊?該接班了嗎?今天好忙,都忘記時間了。你等等,我去把水換了。」我笑著說:「快去接孩子吧!等一會兒我們換吧。」其他的員工有時也會說:「你看看哪裏不行,我再收拾收拾。」慢慢的,大家不是到點就走,而是快到點了就去收拾收拾,不要交給下個班一個爛攤子。

不久,這個學舞蹈的小伙子辭職了。他除了正常學習外,還在幾個舞蹈學校擔任代課老師,專心於他的舞蹈專業了。而給晚班換清水的事情,卻作為一個傳統一直延續了下來。

任店長 歸正經營理念

老闆雖然還有其它的業務,但還是抽時間經常來店裏查看。也讓他的家人、朋友經常不定時、不動聲色的幫助監督。而且店裏還有監控設備。即使這樣,也只是「防君子不防小人」而已,有些東西是很難控制的。特別是現金被盜取,或者賣了東西不記賬,不入系統。表面上基本看不出問題,可是總有人能鑽漏洞。老闆既要雇人,又很難建立起彼此信任的關係。

從一開始老闆對我就特別信任,因為他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他的親人也有修煉的,所以他對大法弟子特別了解。他一直希望我能接手財務工作。我剛來他每天晚上就讓我結賬,讓店長把所有賬目交給我。因為我不想在這裏長期幹,所以就遲遲不接。

店長也不想交,一來覺的沒面子;二來她每天以做賬為由,可以逃避幹體力活兒;三來有甚麼事情她自己心裏有數,該記不該記,甚麼時間記,她自己把握。我一來老闆就讓我幹記賬這件事,也是讓店長從一開始就對我防範、嫉恨的因由。

我本來想辭職的,可是因為那個大學生辭職了,又趕上暑期特別忙。我想修煉人應該為別人著想,就再幹些天吧,等撤掉暑假店再辭。沒想到,老闆很誠懇的挽留我,在電話裏跟我談了一個多小時。

第二天,我因有事到同修家,辦完正事後,我就和同修探討自己是否做店長的事。同修問我:「你店裏最近發生甚麼事了嗎?」我說:「沒有甚麼事啊。就是我要辭職,老闆不同意,一直挽留我。我呢,既想走,又不好意思硬辭。」同修說:「你還是留下來吧。」我說:「老闆不僅不同意我辭職,還要我當店長,要把現店長撤職。我推辭不幹,他還要找他親戚(同修)為他說情。可是,我確實覺的這裏不適合我,太亂了。而且,我要是當店長,那原來那個店長怎麼辦?再說,我剛幹了這麼短的時間,還不熟悉呢,根本就頂不起來。」同修說:「我們在哪裏工作都一樣,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可能有你要做的事情吧。你留下來試試吧!老闆對你這麼信任,如果你當了店長,你就有一定的把控權。這麼大的店,這麼多的孩子,這麼多的眾生。大法弟子當店長,不比常人幹好嗎?」聽同修說的也在理,那我就試試看吧。

因為我不是很情願的留下來,所以也沒急著給老闆回覆。我為甚麼說店裏太亂,我一直不想在這裏幹呢?環境太吵,噪音大,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店裏亂七八糟的東西太多,各種電玩、奇奇怪怪的遊戲機裏都是各種精靈鬼怪,變異、血腥、恐怖、暴力、刺激。因為電玩比較賺錢,而且孩子會上癮,所以老闆不斷擴大這方面經營的比重。

有時候,我試著引導一下那些玩槍戰的孩子,結果他們直接就告訴我說:「沒關係,他們的生命是無限次的。」這種遊戲玩久了,他們會不會把真人也不當回事呢?還有那些喜歡打殭屍的孩子,每天必來。只要我當班,我就關閉這種遊戲機的電源。

我們修煉人都知道,這些東西對孩子是絕對不好的,對任何人都不好。我也跟老闆提過,可因為這個生意他是跟人合夥做的,不能獨自說了算。所以,我想還得智慧的說服他的合夥人,這就需要時間。

我歷數了店裏的遊戲機、玩具、手工製作項目等,真是太恐怖了。如果人真的能看到、認識到,誰也不敢來玩。有幾個比較敏感的孩子,只要來一次,就病一次,基本都是發燒。還有幾個孩子害怕,不敢進店。人中也有傳說,幾歲的小孩子天目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東西。當然,我們修煉的人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意識到了自己應該做些甚麼了。這裏方圓幾公里,只有這一家比較上規模的兒童娛樂場所。如果有好的經營方向,不僅店裏的效益會很好,最重要的是,我們對這一方的孩子該有多大的益處啊!那麼多的學齡前兒童,都是在這裏成長的。現在都普遍的放開生二胎,有的家庭有三個孩子。

如果這些孩子們從小就在這裏受到毒害,著迷那些充滿暴力的遊戲,他們天真的本性就都喪失在這裏了,那這個娛樂場的老闆和家長該有多大的罪過和無法彌補的損失啊!從法中我們知道,眾生都是為法來的。那麼,這樣長大的孩子們,還有機會得法嗎?從小本性就被埋沒了,還怎麼返本歸真?師父一再講讓我們隨其自然,還告訴我們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情。那麼,我誤打誤撞的來到這裏,其實也是有安排的啊!這樣想著,我突然就沒有了自己是外行的壓力,反過來有種有責任能勝任的感覺。

於是,我給老闆撥通了電話,告訴他鑑於店裏最近的狀況,我決定暫時留下來試試看。他激動的不得了,說這幾天愁壞了,正準備找長輩來求我呢。我順勢就把自己對店裏經營的狀況及應該規避的地方,都跟他說明了。沒想到,他非常痛快的說放手交給我經營,需要他做甚麼,他會全力配合。

他說:「創業之後,只是在支撐。剛開始時太難了,只想著儘快收回成本,根本沒有想太多。我只是不讓自家孩子來玩遊戲機,真是慚愧。自己整天信佛、燒香,不想賺昧心錢。可是,光是叮囑合作商要益智類的遊戲機跟玩具,沒想到,不監督不行啊。你不說,我都沒注意到店裏有這麼多殭屍、爛鬼類的東西。阿姨,您說的對,不好的玩具直接叫供貨商換就行,但是遊戲機不好辦,一個是投資比較大,那些大的每台都是好幾萬。再說,我還得說服我的合夥人。我也不想弄那些不好的東西。我立刻通知店裏,以後只要進貨,都選在您當班的時候。不合格的東西,直接讓他們帶回去。明天您上班時,先把店裏現有的不好的玩具挑出來,放一邊,給我發個圖片,我讓他們換。」

他說:「還有,我把您推薦給合夥人(已去國外三個月)了,他很高興。我還特別告訴他您是大法弟子,又懂財務和管理。他一直催著我跟您談,讓我想辦法把您留住,這幾天,我真是特別著急啊!您答應留下了,我立即就在群裏發布消息。您的底薪是原來店長的兩倍,提成照舊。人事和經營管理都由您負責,我們兩個都配合您,行嗎?」我說:「不要那麼急,給我個學習的時間。原來我一直是臨時幹的心態,都沒有留心。」他說:「好。但是,需要整改的東西可以提出來。」

本想有段適應、學習的時間,沒想到一週後的早上一上班,老闆就在群裏發布了更換店長的消息,還是同事給我打電話告訴我的。我立即給老闆打電話詢問。原來是那位正在國外的老闆的意思,他是大股東,他倆一合計直接就公布了。而公布之前,根本就沒有跟前店長交談。原店長看到消息半小時後就提出了辭職。

這讓前店長多尷尬啊!我心裏埋怨老闆的做事方式。老闆卻說:「不要濫用同情心。她帶頭違反公司規定,私自出售遊戲幣落入私囊;將公物私拿回家;在員工中拉幫結派等等。把好員工一個個擠兌走了。效益卻一直提不上去。不罰她,已經很仁義了。」按照公司的規定,每個辭職員工必須提前一個月提出辭呈,以便給公司銜接留出必要的時間。可前店長接著就撂攤子了,還把計算機裏很多數據刪除了。

辦良心企業

我措手不及的接任了店長職務。前店長冷眼旁觀,工作也不積極,我就當沒有她這個員工,她幹,就當是幫忙;她不幹,絕不指派。相反的是其他員工卻突然積極性都很高,加之我跟老闆提出每月每人休息四天,讓大家勞逸結合,工作時間內,大家把工作做好。在週一至週四上學日,遊樂場不很忙,大家可以輪休。老闆接受了,員工都高興的不得了。

因暑假和節日時,有的員工實在是家裏有事,可沒人替班,急的都快哭了。我曾兩次連續上了兩個班,替員工應了急。這在之前,是絕對沒有的事。所以上任後,緊接著就辦了這件事。我這樣做不僅幫助了員工,也調動了大家的積極性。

我跟所有的合作商、供貨商都說明:我們的顧客群是學齡前兒童為主,心靈純淨,對事物處於最初級的識別和認知階段。帶孩子來玩耍的大部份是五、六十歲的爺爺奶奶們,他們那個年代的人還是比較傳統的,對很多現代的、怪異的東西也不太接受。為了保證孩子在我們這裏能夠身心健康的寓教於樂,擁有美好的回憶,我們希望各合作商多向我們推介益智類、體育類的產品。至於那些噪音大、市面上流行的那些炫酷類的東西,非常不適合幼兒。特別是像殭屍啊、鬼怪精靈的東西,絕對不可以進入店裏。我們店裏每天上午光顧的孩子多數都是三歲以內、未上托兒所的孩子。希望能給他們提供一些最正統的認知事物的玩具。我們不讓自己家孩子玩的東西,也別提供給來這裏的孩子玩。

結果,玩具貨架上一大半的東西都撤下了。有一款娃娃做的非常精緻,可看上去表情有些陰暗、缺乏生氣,臉色蒼白毫無精神,整體透出一種陰氣。有些人一般會買這個送人,覺的檔次高。常人是很難發現背後的東西的。我仔細翻看了它的說明書,還真是具有鬼魅之氣,製作者也都不隱諱。現在的中國人不重視傳統文化,隨意跟風。

有個年輕人的計算機桌面一打開,就感覺是進了妖精洞。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繪畫都透著聖潔、光明,讓人無限的嚮往,主題基本都是對神的讚頌,所以流傳至今仍無人能及。而現在,人類整個道德體系的下滑,導致多少文藝作品陰暗低下,簡直就像鬼魅世界。

為了更廣泛的挑選良好玩具,也讓供貨商有一定的競爭壓力,我又找了一位供貨商。這樣,可以選他們各自擁有的既正統又受孩子喜愛的玩具,價格也不再是壟斷性的。這樣,就在我上任最初幾天,每天僅出售玩具一項,就增加了不少利潤。

遊戲機拉走了很多模擬戰爭、模擬人與人對決一類的。被射中的目標的慘叫、血腥,真會把小朋友引向冷漠、麻木,對傷亡、人情、人道卻熟視無睹。最後豈不就會把孩子變成像共產魔鬼馬克思說的那樣,把鮮活的生命看成一堆碳水化合物而無情的殺戮、宰割?還有的是打殭屍、爛鬼,打怪獸、肉蟲子似的很噁心的玩具。好像怎麼打也打不死它們。真是像有個孩子說的:「它的生命是無限次的。」孩子在玩的時候,很容易被它的這種糾纏激怒,所以也會發了狠的一定要弄死它才過癮,不停的投幣、不停的打,身心受害。我觀察過,喜歡玩槍的孩子大多脾氣暴躁。

還有跳舞機,表面好像挺鍛煉身體和反應能力的。其實,裏面放的好多歌曲、舞曲太不好了。迪斯科那種放鬆主意識的任由形體舞動、情愛纏綿的等等,都是對孩子非常不好的。以上這些機器都被我撤掉了。

對合作商,通常這類產品是他們獲利多的。我都要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就從道理和經營等幾方面跟他們談。他們能看到我是真正的為孩子著想,一直想保護孩子們,所以每次都很順利。

最終,店裏基本都換成了投籃機、乒乓球機、挖掘機、賽車、軌道火車、糖果機等。搖搖車除了小車小馬的基本款,又增加了很多不同轉動、搖擺方向類型的。因為較小的孩子基本都喜歡像搖籃的這種搖晃感,而且都得坐十幾分鐘,晃的差不多了,才肯玩別的。

與人為善

原來上午的營業額微乎其微。因為一、兩歲的孩子沒甚麼東西可玩,坐兩次搖搖車就結束了。春、秋天,很多家長、保姆將嬰幼兒抱到這裏來帶,不消費,讓孩子挨個機器蹭、爬,然後到中午就回家了。現在他們幾乎沒有蹭玩的,幾乎都讓孩子坐適合的搖搖車。

我也向老闆提議推出月卡、淘氣堡十次卡。以前,他們覺的孩子小,不會玩,花那麼多錢不合適。現在,我都是先讓他們帶孩子體驗十分鐘左右。我告訴他們,其實淘氣堡白天更適合這麼小的孩子,更建議學步的孩子進去玩。地板是軟的,不怕孩子摔。地面寬敞,孩子無論是爬、還是走,都很適合。下午四點前,根本沒有大孩子來,他們可以盡情的玩耍。中午回家吃飯,睡完午覺可以接著再來。我們的票是全天的。一個孩子可以換家長,老人帶孩子累了,兩個人可以輪班。晚上爸爸媽媽回家了,吃完飯再帶孩子過來逛一圈。孩子在這裏可以交朋友,學會與其他小朋友說話、交談,還可以鍛煉性格,不至於孤僻、沉默寡言;也能學會謙讓、合作、分享。

這樣做了以後,過去好多看著票價生畏的家長,都給孩子辦了卡。而且在這裏如果孩子表現的好,我們也給予一定的鼓勵。很多孩子都喜歡來,家長也感覺輕鬆了,孩子也好帶了。很多家長都跟我們成了朋友。孩子們進店後,都要找到我們打聲招呼,再去玩。有些比較粘人的孩子,還要摸摸他的腦袋或拍拍肩膀才會去玩。

我能記住每個孩子的名字。每次我喊出他們名字的時候,他們都會很興奮的問:「您怎麼知道我叫甚麼名字?」我都是笑著說:「因為你很特別呀!」或者:「因為你很乖啊!」我發現,被鼓勵的孩子會珍惜你對他的重視、表揚,從而變的更好。

後來有幾個年齡略大一點的孩子每次來和走的時候,都要幫助打掃衛生。玩耍時,看到其他小朋友亂扔東西,他們就會去制止,會說:「阿姨打掃衛生很辛苦,我們把它弄好吧!」我對眾生的善心,反過來讓我收穫了很多。每次我拖延了時間下班,都覺的為他們付出很值得。

其實現在服務業真的不好幹,人的道德下滑的太厲害了。顧客的素質千差萬別。有的還真是潑婦型的,沒事都要找點事,一旦有了事就賴上了,大罵不停,前店長就曾經被罵的不輕,都沒法營業了。狠狠的發洩而後快,根本不考慮他人的感受。家長在發洩、找茬,孩子眼巴巴的看著大人在不停的罵人,從小受這樣薰陶長大的孩子,會是甚麼樣呢?而且是他們違反了我們店裏的規定,店長勸止,家長不聽。而商管為了經商,要求商戶無理由道歉。凡是有顧客爭吵的,一律是商戶的過錯。店員不僅要對顧客致歉,還有可能被辭退。作為店員,也是氣不過。像這種情況,一般都是顧客的過錯,店員堅持原則、堅持規章,顧客抵賴,店員被罵。有些氣性大的員工辭職後,還會找那個顧客吵架,甚至動手。

人類就走到這一步了,再這樣下去,就沒有出路了。我在這個店裏是體會頗深的。我們不按照師父說的去做,真的就會像她們那樣被糾纏、打罵、告商管。現在的人是沒有底線的,是以惡制惡的,是好勇鬥狠的。你跟他一樣,那就無法化解矛盾。

我銘記師父的這段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我們修煉人不是生氣了再強壓下去,而是根本就不產生氣恨,這是坦然做到的。所以我們的內心風平浪靜,對方也就興不起甚麼波浪來,這是相輔相成的。

為顧客著想

從我接手做店長之後,老闆幾乎都不到店裏來,專心做其它生意去了。而且把店鋪的手機支付寶、微信密碼告訴了我。直接讓我給員工發放工資、給老闆轉賬,對外支付各種費用、款項。原來採購都是老闆親力親為,現在一切都交給了我,他們非常放心。

我的班上營業額總是挺高。有個店員很納悶,他總是非常賣力的向顧客推介,可業績總也不如我。他偷偷的看著我,看到我總是態度很自然,隨意的跟顧客說說話,聊聊天,顧客就又買玩具,又辦卡。他就忍不住問我是咋回事。

我笑著對他說:「我從來不強推銷。相反,我一般是站在顧客的角度,依照他的經濟狀況、孩子的情況,幫他提出參考意見,最後讓顧客自己選擇。為顧客著想,不是想著自己如何完成銷售業績。能給顧客節省的,我就提醒他們,不要造成重複消費、浪費。讓顧客真正感到我們不是想套他們的錢,而是貼心的幫他們。」「哦。」同事恍然大悟,說:「我每次給他們講的都累的青筋暴跳,可顧客還是不相信。我越推銷,結果,人家就搖搖頭走了。」

我說:「將心比心,如果你遇到這樣的推銷員,你相信他嗎?」他略有所思的點點頭。我說,大法師父教我們「處理問題時你要與人為善,儘量為別人著想。」[2]所以在工作、推銷的時候,我也是這麼做的。不是想自己會做成多大的業績,而是想這個顧客在這裏怎麼消費才能最方便、最節省,不僅是節省錢,還有時間。就像我們自己來消費,要綜合考慮一樣,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有一天,老闆把店鋪轉讓了,換了新的經營者。我又要從新開展工作。他初來乍到,也比較能聽取我的意見。還有他在兒童手工方面比較擅長,把心思都用在了店鋪經營上,經常倒換機器。他還年輕,沒成家呢。交談中我就不斷的給他強調做善事、動善念對自己和自己將來的家庭、子孫後代的影響。他都能聽進去。趁著換機器、上新項目,我就按照原有的原則提出改進建議,他都採納。

有一天上午,我剛上班一個小時,營業額就達到了四千多元。每天我的個人業績比以前又上了一個台階。新的老闆看到了我跟顧客的溝通能力及對孩子的親和力以及老顧客對我的信任度,就希望我更大限度的發揮所長。為此他找了專門的保潔人員。讓我們集中時間和精力搞經營,難度大的顧客他都讓我來溝通和處理。

因為以前我不上早班,很少接觸上午光顧的顧客。最近我上早班,就把這些顧客又溝通了一遍。期間,還碰到一些很有緣份的人。有時他們簡直把我當成了心理諮詢師,甚麼苦惱、棘手的事,都找我說說。我就利用這個機會按照我在修煉中的體會和他們交談,都能達到很好的效果。有一次,我請了幾天假,可把老闆驚了一下,因為好多孩子、家長,還有商場的工作人員,包括保潔大姐都天天問我是不是辭職了?老闆對我說:「哎呀!你可真是厲害呀。你再不來,我們就要瘋掉了。」

我們店裏的天花板、牆壁上裝了十幾個喇叭,音響效果特別好。我把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樂曲挑選了一些,在店裏播放。剛上班及晚上沒顧客的時候,就播放《威風戰鼓》、《除惡》、《九龍劍》等。顧客多時,就放一些兒歌《美猴王》、《月光寶石》、《神話今成真》等。還有《法輪天地旋》、《萬古天門開》、《金光千手佛》等。看著孩子們聽著這些音樂歡快的起舞,我覺的這幾年自己沒有白忙活。

我真心的祝願天下的人,願人們尋找法輪大法真相,得到法輪大法的救度!也願我們的孩子們健康成長,幸福快樂!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