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最幸福的兒媳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 * *

婆媳相處,是千古難題。不爭不鬥,已屬難得。而我卻是非常的幸運,因為我婆婆修煉法輪大法,所以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兒媳。

一、修大法 結聖緣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電視台整天播放污衊法輪大法的新聞,不需要很高的智商,就知道全是撒謊和造謠。經過嚴肅的思考,我決定要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

雖然我沒有經歷過文革,但我知道,一旦站出來維護法輪大法將意味著甚麼。面對鋪天蓋地的鎮壓聲勢,我也怕。那時,單位要人人過關,逼著表態,寫不煉功保證都不夠,還要寫揭批,沒完沒了。但我決心已下,揮筆寫下「法輪大法,千古奇冤」八個大字,就走出去維護大法了。

一晃,十多年過去了。我為法輪功鳴冤,被累計非法關押了五年,失去了一切,婚姻也解體了。由於沒有經歷過真正的心性修煉,在被迫害中,我走了極端,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我自己也納悶:為甚麼我就修不出慈悲、祥和的心態呢?

一天,我見到一位同修,他母親也是大法弟子。這位阿姨總是樂呵呵的,自從看見她,我第一次體會到了甚麼是祥和,我渾身暖融融的。此前,因為遭受迫害,我和同修們總是被衝散,真正接觸的老同修並不多。我身邊缺乏一個安定實修的環境,身體也很差,臉色總是蠟黃的。

阿姨對我的境況深為關心。她的兒子是單身,與我的性格也互補,經過慎重考慮,大家同意組成家庭,開創一個新的修煉環境。就這樣,阿姨成了我的婆婆。一時間,親友當中都傳遍了:因為修煉法輪大法,這兩家結了好姻緣。

二、大法純善 治癒創傷

我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高材生,有著穩定的工作,光明的前途。只因為我說了一句真話,就被停職、停工資、軟禁、被綁架、非法勞教、非法判刑、被迫離婚……母親為此哭乾了眼淚,父親在高壓中性格變的怪僻。一開始,他們被中共的謊言矇蔽,對大法很不理解,很激烈的反對我修煉。可是,我堅定的選擇,又讓他們明白了,暴力不能使人放棄信仰。十多年,我的父母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我從黑窩回來後,性格漸漸變的敏感、易怒,有時甚至像個火藥桶,一點就著。我給爸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時,他不但不退,還維護邪黨。我生氣,時常和他爭吵。我自己也知道不對,就是控制不住。媽媽一聽我和爸爸吵架,也跟著神經質的喊天喊地。一家人整日愁眉苦臉。

和未來的親家見面後,我父母感受到了溫暖,看到有人能真正關心自己的女兒,他們的內心是接受的、也是感動的。儘管如此,兩家人剛搬到一起時,還是挺難的。

婆婆準備在自己的房間裏把師尊的法像供起來。我媽媽一開始反對,後來竟像瘋了一樣大哭大鬧。婆婆驚呆了:十幾年來,自己和兒子堂堂正正的修大法,婆婆的老伴健在時,也是百分之百的支持,單位也盡可能的保護大法弟子,婆婆甚麼時候見過這種架勢啊?她感到了眼下這個環境的艱難,但她甚麼也沒說,開始無微不至的關心和照顧這個家。

結婚後,我和丈夫出去工作。婆婆就像老姐姐一樣,帶著我父母從新開始生活。她非常勤快、手腳麻利、廚藝超級棒,煎炸炒燉,色香味全;面點小食,樣樣精通。逢年過節,她滾青團、包春捲、做生煎、制調料、滷肉蛋……美味不輸專業廚師。我爸媽從未見過這等能人,驚嘆不已。

三位老人樂呵呵的一塊過日子,原來冷冷清清的家變的熱鬧起來,鄰居也接二連三的沾到口福。婆婆整日笑瞇瞇的,好像有一股高興的泉水不停的從她的心裏往外冒。只要看到她的臉,心情就會開朗起來。婆婆無論在哪兒住,不超過三個月,鄰里關係就處的非常溶洽。

婆婆也挺愛聊天,她柔聲細語、家裏家外、軼聞趣事,繪聲繪色、無所不談。講著講著,就融匯成修煉人的見識和經歷。婆婆把我爸媽講明白了,我父母知道了法輪大法好,大法弟子善良;知道了中共為了鎮壓法輪功,編造了彌天大謊;明白了那些跟著中共跑的人有多可悲;也知道了世界上還有很多幫助大法弟子的好人等等。

漸漸的,我父母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我母親很後悔自己過去激烈的反對法輪功。在很多場合,她都真誠的懺悔,責怪自己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她上網做了三退、寫了「鄭重聲明」。面對前來騷擾的中共邪黨人員,她義正詞嚴,用親身經歷指控江澤民的迫害政策給老百姓帶來的滅頂之災。她甚至勇敢的和我們一起實名控告元凶江澤民。

我父親也轉變了觀念,他能夠正確認識到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多麼的邪惡。法輪大法是如何為人帶來了身心健康。他親手為婆婆做了漂亮的鏡框,把師父的法像端端正正的掛了起來。他還和我媽去小區交涉,要求他們不要來騷擾大法弟子的家庭。

就是這麼一個善良的婆婆,把原先籠罩著全家的陰霾一掃而光。我有時在旁邊看著輕鬆歡快的爸爸媽媽,看著老大姐一樣的婆婆,心中感慨萬千:真修大法原來是這樣啊!那水晶般的純善、那金燦燦的歡樂光芒,好神奇啊!我太幸運了,得遇這樣的緣份。

三、偉大的法造就的無私修煉人

修煉法輪大法前,婆婆完全是另外一個人。生活的滄桑和魔難,養成了她爭強好勝的個性。她幼年幸福,可自從共產黨來了,家產被掠奪一空。作為長女,為了幫襯家裏,她早早輟學去幹活。賣雜貨、做佣人、進工廠,幹過很多行當。她手腳麻利,勤快聰慧,大家都喜歡她。但別人也很難佔到她的便宜。

雖然她精明強幹,可四十剛出頭,健康就惡化了,不得不提前內退。兒子又不幸罹患罕見的肝病,四處求醫,不見好轉。拖了幾年,變的奄奄一息。一家人心力交瘁,在絕望中掙扎。

一九九六年,兒子修煉了法輪大法。僅僅三個月,病就痊癒了。這天大的好事震撼了所有的親友、同事。法輪功究竟神奇到甚麼地步呢?我丈夫回憶道:「當時,我就是跟著煉動作。由於常年吃藥,滿嘴都是苦味兒,沒一點食慾。煉功才一天,我就想吃飯了。漸漸的,身上有了力氣,人一天天好了起來。我體內的毒素不斷的被清理出來,手上戴的銀戒指都變黑了。三個月後,媽媽讓我把麵粉從樓下扛上來。以前我上個樓,都三步一喘、五步一挪。結果那一天,我跑上跑下,把三袋五十斤的麵粉一口氣扛回了家。媽媽抱著我說:『好了!好了!我兒子好了!』」

兒子痊癒後,婆婆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很快,所有的毛病不翼而飛。有一次,婆婆感到渾身難受,想吐。「哇」的一大口鮮血噴到了地上。她趕快到衛生間裏,吐了很多。感覺還想吐,乾脆拿了一個大臉盆來接著。結果,就這麼一口又一口的,鮮血接了大半個臉盆,裏面還有像雞蛋那麼大的發黑的血坨坨。

婆婆並不覺的害怕,她渾身發熱,頭腦清醒。她明白,是師父在給自己清理身體呢。吐完以後,肚子又開始疼,掙扎著去了衛生間,開始拉肚子,拉了許多煤黑色的東西。就這麼折騰了整整一天,到晚上了,人癱在了床上,面如金紙。鄰居都說:「她是要死了。」

在全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下,婆婆沒有上醫院,就在家聽大法師父講法的錄音,聽大法音樂《普度》、《濟世》。婆婆堅持著,能煉功多久就煉功多久。就這樣,慢慢從喝白開水,到開始喝粥,再開始吃飯。半年之後,婆婆完全康復了。從那以後,婆婆好像變了一個人,原來瘦削的臉、瘦削的身材,變成了圓圓的臉、胖胖的身材;原來的愁眉苦臉也變成了笑容滿面、白裏透紅。

擺脫了生命的沉痾,婆婆心裏敞亮、鬆快。精明好強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爽朗歡樂、熱情體貼。她發自內心的感恩:「師父把我整個人都換成新的了。」全家人重獲新生,沐浴在真、善、忍的佛光之中,真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婆婆和同修們義無反顧的走上了維護大法、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之路。她數次去北京、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並平安歸來;為了保護大法書、保護同修,她想盡了辦法,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她和同修們一道,把法輪功真相傳遍了本城和外地:貼標語、發真相傳單、送真相資料、掛橫幅……她走到哪裏,講真相、勸三退就做到哪裏,即使面對老伴被迫害離世、自己被非法判刑、兒子流離失所、天各一方,她從未懈怠過一天,十多年如一日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有一次,婆婆去發法輪功真相資料。進入居民樓樓道後,她從上往下發。發到三樓的時候,只聽四樓的一個男人大喊:「甚麼人?!給我站住!」緊接著,就聽到「咚、咚、咚」沉重的腳步聲從樓上跑下來。婆婆急忙下樓,邊跑邊心裏求師父:「求師父把這個人定住!」回頭的瞬間,就見那個男子像傻了一樣,愣在原地。婆婆就這樣走脫了。

還有一次,發完真相資料天已經很晚,為了抄近路回家,婆婆走了一條田間小徑。腳下正走的急,突然一滑,掉進了一個大水坑裏。當時情況很危險,天黑的伸手不見五指,水一下就沒了頂。婆婆不會游泳,人又胖,眼看著就沒命了。她立刻心中大叫一聲:「師父救我!!」說時遲,那時快,一股力量一下子把她托了起來,婆婆的頭就露出了水面。很快,她的腳就踩到了地──到岸了!婆婆一點點的爬了上來。她激動萬分,趕快叩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修煉法輪大法後,婆婆從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成長為一位大善大忍的大法弟子。她也救助受難的同修。曾有一位女同修,被中共迫害的癱瘓在床。家人不理解,不管她了。婆婆在不耽誤學法、煉功、救人的前提下,承擔起照顧同修的責任。每天一早,婆婆就去同修家,為她做飯、煲湯;擦身、洗衣;鼓勵她,陪她學法……照料癱瘓病人是很勞累的,婆婆一照顧就是好幾年,一直善心的陪護著同修。雖然這位同修最後還是被迫害的離世了,但她的家人終於明白了,大法弟子都是真正的好人。

四、永遠的媽媽

我太幸運了,婆婆待我如親生女兒,百般呵護。剛結婚那會兒,我消業非常厲害,好幾次躺床上起不來。婆婆一直充滿關懷的照看我,為我掖被子、熬粥……在修煉的路上,她更是幫助我走上了正道。

知識份子學大法有一個很大的障礙,就是被自己複雜的思想困住。就拿「向內找」來說,我一直以為向內找就是反思自己,遇事能剖析自己,勇於認錯,勇於改進,所以覺得自己修的還行。直到遇見婆婆,才明白甚麼是真正的向內找。

婆婆沒有我的想法多,她的心態很純淨,認為做到是修。她每天三點半起床,煉完功就學法,非常規律,一天神清氣爽。遇到矛盾和關難,她不會像我那樣苦思冥想、眉頭打結,而是很沉靜的面對、平和中就把問題解決了。我的丈夫也是這樣。

我雖然想法很多,但最基本的幾件事做的怎樣呢?早晨煉功起不來,雙盤也盤不好,學法沒有規律,一天總是過的很緊張、心態也不穩。長期陷於相似的關難中,總也過不好,把控起情緒來虎頭蛇尾。結婚以後,才知道自己根本不在修煉狀態之中。

師尊說:「一個人要想修煉,可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講了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難一些。」[1]

對我來說,修煉真的是比其它所有事情都難、都奧妙。常人的書我沒少讀,理論知道一大堆。但修煉了大法,我竟然會天天捧著《轉法輪》,卻沒有真正得法。別看所思、所想都是三件事,誰知這思維的本身就是問題,它讓我陷在事情當中打轉轉,而沒有找到每一動念背後隱藏的執著,也就很難體會到大法的無邊內涵。

以婆婆為鏡,我總算明白自己複雜的思想,就是我修煉上最大的障礙。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先從最基本的開始──有規律的晨煉、學法、發正念。做到才是修。晨煉對我來說,一直好難。好不容易哪一天四點半起床了,第二天準補覺。我找各種理由,工作忙啊,等等。婆婆沒有對我說教,她就是盡一切能力為我減輕家庭負擔,讓我騰出更多的時間早點忙完工作。

可是人的思想太狡猾,做不好時,為自己開脫不說,還對婆婆產生很大的依賴心。覺的和這麼精進的老同修在一起,我又對大法這麼堅定,自己也能算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吧。於是即便做不好,我也漸漸的心安理得起來。婆婆看到我是把她作為榜樣來依賴,從修煉的角度她明白,這是要讓她放下對子女的情。看到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基本穩定之後,她就開始隔段時間去外地走走親朋,一住兩、三個月。通過這種方式,我的依賴之心減輕了不少。

兩年後,婆婆決定搬回老家,不再和我們住在一起。縱然萬般不捨,我們還是尊重她的心願。依依不捨的告別後,婆婆走了,我們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陽光中。

婆婆走後,我竟然能三點半起床了:鬧鐘一響,爬起來,竟然很輕鬆。煉完功,一天也沒發睏,第二天又準點起來,不覺的累。我簡直不敢相信,怎麼就能起來了呢?開始堅持晨煉以後,我精力充沛多了,打坐逐漸能夠入靜了,學法也入心了。

師尊說:「靜而不思 玄妙可見」[2]。

我再回過頭來看自己的思維方式,就能看到過去的起心、動念,全是有為,全是執著。真正的智慧根本就不是自己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而是來自於大法中的,是師尊點化給我的,是妙不可言的。

如今,我和丈夫一起,保證每天三點半起床晨煉。一個小時抱輪的煉功音樂發表以後,我們也延長抱輪一小時;清晨學法,保證每天至少學一講《轉法輪》,已經這樣堅持三年了。有了好的修煉基礎,證實法修煉的路也越走越寬。

婆婆回到老家已經三年了。回首過去,我越發能體會到,作為一位母親,婆婆為我們付出了最偉大和無私的母愛;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她向我們展現了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出的純淨與慈悲。我們共同沐浴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之中,一定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