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仁者之勇──寫給父親的家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三日】

爸爸您好!

好多年沒有給您寫信了。雖然我們父女幾十年中生活在一起的時間不多,彼此很難說完全了解,但是,我知道您是一個作風正派、坦蕩光明的人。這一點,其實也被我繼承了下來。您未曾改變的遵循著一種傳統的生活方式,儘管經濟寬裕,卻簡樸、自律。在眼下這個道德下滑、亂象盡顯的社會裏不隨波逐流,也是難能可貴。

爸爸,如果您覺的您一生不為利益與人勾心鬥角是值得自豪的話,那麼,您也可以為您的後人──我以及您的外孫銘銘感到高興,因為我們同樣繼承了這一點,對物質利益少有貪慾,不會見利忘義。爸爸,謝謝您和母親把我影響成為一個品行端正、是非分明、活得心底踏實的人。

爸爸,今天想通過書信和您說說心裏話,因為我們缺少溝通,您可能對我人生中的一些選擇不理解,不認同。非常抱歉,是我做的不好,沒有向您陳述自己的經歷,也沒有真誠傾聽您的意見。不是我不尊重您,而是我在您和母親面前說話,心理壓力比較大。雖然我今年五十有二,但在父母面前,總覺的自己像個時常犯錯的小學生。我臉皮薄,心理承受能力差,使我常常逃避和你們的交流。

我年少時,體弱多病。讓你們,特別是母親,對我操的心比妹妹多很多。尤其遺尿的毛病,母親很痛苦,我也很痛苦。記得多少次半夜裏,母親發現我又把床上的被子、褥子全弄濕了,她一邊快速的收拾,一邊大聲的發洩著情緒。寂靜的午夜,我真的覺的自己是家裏的拖累,不知道活著有甚麼意義,時常冒出結束生命的念頭,卻沒有勇氣。

因為我身體不好,在同學中我的毛病也被拿來取外號、嘲笑。因此,我覺的自己低人一等,自卑、報復心強。我不思進取,沒有奮鬥目標。渾渾噩噩中,不知道怎樣考上的大學。渾渾噩噩中,不知道怎樣結的婚。講台站了十五年,在第一個任職的學校,用「混口飯吃」形容很恰當。學校不正規,大家都是混日子的心態,我也心安理得的混著。

生孩子時,我大病一場。夏天要穿厚衣服,身上忽冷忽熱;夜裏常常失眠,白天無精打采。混日子都沒有精力混了,只好搞個停薪留職,在家養病。這個醫院進,那個醫院出,我沒有起色。中藥喝的噁心,還是沒有好轉。病急亂投醫,還跑去見一個搞巫術的,別人說靈驗,我卻沒有感覺。

有一次,我從小何那裏提著中藥回你們那裏時,看到口腔醫院門口蓋樓的腳手架,我站住了,希望它倒下來,讓我長痛不如短痛。那時,我就是這樣卑微的僅僅留著一口氣。

一個朋友看我活得痛苦,借給我一本《轉法輪》,說看看也許會對我有幫助。當時,我不相信看一本書能治好我的病。但是看了書以後,我的身體確實在短短的幾個月後有了很大的變化。我沒有進醫院,也不再去小何那裏拿中藥。

半年後,我重返工作崗位。此前,一堂課四十五分鐘,我只能站著講十分鐘左右,就必須坐椅子。課堂紀律不好,我就只能任由學生吵鬧,因為我提不起氣來制止他們。

修煉法輪大法後,上課四十五分鐘,我不僅可以站著講到下課鈴響,還可以根據情況調節課堂氣氛,既讓孩子們活躍又不至於無秩序。要知道,這對六、七十人的班級來說,既需要腦力也需要體力,我卻比從前任何時候都教的輕鬆。

到如今,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二年,從未吃藥、進醫院,無病一身輕,這是不爭的事實。「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爸爸,您說我能不感恩嗎?更重要的是,《轉法輪》給了我人生的答案。

我一直認為命運對我不公,多病痛;腦子不開竅,受歧視。大三期間,我的眼睛出問題後,我心裏更加苦悶,有報復社會的扭曲心態,開始偷東西。在大學商場假裝買東西,趁店員不注意,就把櫃台上的商品裝進自己的包裏。甚至對我沒用的東西也拿,然後扔掉,好像從中能得到一點心理平衡。

工作後,買菜時順手牽羊拿人家的雞蛋。這種行為,一直持續到一九九三年。在華生園,當我連買帶偷拿著人家的蛋糕從商店出來時,猛然感到頭頂上有雙眼睛看著我,我不自覺的抬頭。深邃的天空中,那雙眼睛定定的罩住我,使我惶恐不安,不知道怎麼回的家。這是我人生最後一次偷東西。華生園門口那雙眼睛令我生畏,永生難忘!

雖然我杜絕了這種骯髒的行為,然而,我的心態還是不健康,怨天尤人。現在的女人生孩子,沒有幾個像我這樣生出大病來的。這一點,我更是又怨又恨。看了《轉法輪》之後,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自己為甚麼病痛多,被別人看不起。從此,我告訴自己,不管甚麼境遇,再大的不公,我都永遠用好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我慶幸自己能恰逢法輪大法洪傳,如果不是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我無法想像生活在這樣一個做好人都難的社會裏,我怎樣才能不隨波逐流。在各種不公面前,怎樣才能保持自己的良知不被泯滅。

孔子講: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我慶幸自己在不惑之年踏上了返本歸真之路,找到了人生的真正意義。

爸爸,您也知道我以前脾氣暴躁,點火就著。初中時,同學對我不公,我竟然站在課桌上拿掃把打他們;在您和母親面前也是,被冤枉了,會歇斯底里的發洩;後來和學生相處,也戰火不斷。有一次,我和一個初二男生發生矛盾,他甚至搶過我的教鞭要打我。還有一次,我罵一個女生,她告到校長那裏,要教育處通報批評我。唉!現在回憶起來,我都為自己臉紅。

然而,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我後來任職的學校,是當地重點中學,老師們為了職稱獎金,人際關係挺複雜。然而,我卻不時聽到同事當面對我的讚揚。他們說我是現今社會上少有的「只講付出,不求回報」的人。開玩笑說,我是「瀕臨滅絕的物種」。

年級主任是個不苟言笑的老太太,常常對我說:「全校就你心態好,我要向你學。」我的大學同學是副校長。有一次,他在我們年級辦公室問一個老教師:「我這師妹怎麼樣啊?」老太太笑呵呵的說:「個個員工都像她,你們當官的就輕鬆了。」教導主任對別人說:「你看夏老師,幹工作從不討價還價,學生給她打的分最高。」爸爸,如果不是修煉大法,我不會得到這些好評的。

教師辦公室的清潔衛生,都是找學生來做的,我也從沒覺的不好。修煉後,我不再接受老師翹著腿,讓學生拖地的現象了。我每天到了辦公室,就在默默無聲中把拖地、擦桌子做了。有一天,我正在拖地,一個老教師端著茶杯笑呵呵的說:「看來法輪功是厲害啊,把我們這懶丫頭教勤快了。」當我離開學校的時候,年級組聚餐,有個男同事對我說:「夏老師,我很佩服你。你人很正,我這個人平時喜歡吊兒郎當開玩笑,在你面前,我卻不敢放肆。」

我的學生常說我和別的老師不一樣。他們私下告訴我:「年級只有你和某老師(一個受私塾教育的返聘的老太太)沒有綽號,因為我們是尊敬你們的!」同事的孩子是我的學生,同事說:「只有你的話,我女兒會放在心上。家長把孩子交給你,就省心了。」我的學生送給我的筆記本扉頁上寫著:「我為自己感到慶幸,在人生迷茫的時候,有一個高貴的靈魂來到了我的身旁,為我指引方向。老師,我會永遠記得您!」

一個男孩子,當我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的造假新聞,法輪功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孩子大睜著眼睛,很吃驚。過後,他神情莊重的對我說:「老師,只要是您說的,我都信。」爸爸,這些話,是我教書生涯得到的最大回報。而這些回報,是在一九九九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之後。

我的同事誇讚我,我的學生尊敬我。而我,感恩我的師父!感恩法輪大法!沒有真、善、忍信仰的力量,在大染缸中,我也只能隨波逐流,難以潔身自好。因為逆流而行是需要勇氣的。

修煉前,我也對利益看得很重。記得學校開教研會回來可以報出差費,同事們都是盡可能多報幾天,車費也盡可能多寫,我也一樣。修煉後,我不再這樣做了,因為我明白,這樣做,會損德。

二零零零年初,單位有分房指標,據說是最後一次福利分房了,就一個名額,正好排到我。後來,一個同事利用他和領導關係好的優勢,得到了房子,同事都替我不平,勸我去找校長,說以後沒機會了,不能太軟弱。最後,我沒有去。校長知道自己做的不公,看見我,都有點不自在。

誰知半年後,又來了一個新房指標,說這回才是最後一次。校長二話沒說,直接叫我去填分房表。同事們都很驚嘆!因為這個房子的面積、地段,是我校福利房中最好的。

這件事後,同事對我的態度似乎多了一些尊重。我沒有爭強,卻得到了更好的結果。我想,這也是給我的同事一個無言的思考吧。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我會和許多人一樣,為利益而爭而鬥,活得又苦又累,絕不會有這樣的灑脫。

爸爸,每個人的人生追求不一樣,價值觀也不同,可謂人各有志。今天,我為追尋正義、良知而努力,奔走,我很自豪。我的丈夫,他大學加入了中共黨組織,曾經對共產黨相信到了感恩戴德的程度。我的信仰,讓他經歷了幾年的內心掙扎(包括想離婚),我們家庭為此有過爭吵甚至冷戰。他心愛的兒子,就因為說「進化論是錯誤的」,被他一腳踢在屁股上,然後甩下我們,怒氣而走。那一年,銘銘九歲。

二零零八年,我被綁架到派出所的時候,我丈夫被警察打電話找去。從家裏走到派出所,十幾分鐘的路程,他竟然膝蓋在流血。後來我問他在哪裏摔倒,他卻不知道。看著他在警察面前努力保持鎮定和恭順,我既心痛又難過。身為外資企業的副總,他平日裏給人的印象都是沉著冷靜、遇事不驚。而在中共的淫威下,他目光中透出的驚恐與膽怯,讓我寧可接受他與我離婚,由我獨自面對這一切。

幾經掙扎後,他沒有選擇離開我。我曾經問他:「為甚麼沒有提出離婚?」他說:「不會找到像你這樣的好人了。」如今,他精神覺醒,已經給自己退了黨。他默默的在經濟與精神兩方面給予我支持,因為他知道我在做著一件正確的事情。他也慢慢相信,他會因為支持我而擁有福份。

我們雖然經濟不是很富足,因為種種原因,三口之家如今還未能團聚,但我們彼此信任,儘管有矛盾,也互諒互敬。銘銘在我們的影響下,身心健康,孝敬、仁厚。見過他的長輩,大多都會對他表達喜愛和認同。然而,這並不是我這個母親的功勞,而是法輪大法的佛光普照。若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我都不會做好人,談何教育子女?

爸爸,請相信,無論現在還是將來,我都不會給你們丟臉。這種代代傳承的心胸坦蕩的作風,也許就是一種家風吧?只會讓您在人生的回憶中引以自豪。

目前,我和我的同修做的事情,有很多人不理解,罵我們蠢貨,吃飽飯沒事幹,甚至包括親人也會惡語相向。但我知道,不是同胞手足不善良,而是因為幾十年走過來,大家已經習慣了在中共的強權下低頭、做順民,這樣才能讓自己有一點暫時的安全感。

從我的外公、奶奶開始,親身經歷了親人們的遭遇後,我能理解你們只是想獲得安寧生活的願望。母親也是希望我離開中國,讓她不要有壓力。我理解,真的理解,你們經歷的太多了。

爸爸,您可能還不知道,我曾經因為和兩個路邊的中學生談論法輪功而被抓進拘留所。家人不敢告訴您,是怕您上火。這就是為甚麼他們希望我離開國內的原因。可是,爸爸您知道嗎?拘留所的經歷,不是我人生的恥辱。我在那裏得到的是默默無聲的同情,擲地有聲的讚歎!

一個警察在周圍沒人時,悄悄的問我:「你會恨我嗎?」我說:「不會。」他嘆了口氣:「回去還煉嗎?」我說:「還煉。」他低下頭,輕聲說:「以後要小心啊!」臨離開時,他望著我,目光停留了好幾秒,用告別親友一樣的語氣說:「你自己多注意啊,我們走了啊。」那一刻,我忘了自己的處境,為他的善念而身心愉悅。

拘留所裏一個偷鋼材被關進來的老婆婆,大聲說:「這裏面的人,都是幹了壞事進來的。老師你是冤枉的,你和我們不一樣。」一個吸毒的年輕女孩,詳詳細細的問了我很多問題,最後她說:「阿姨,您要是我媽媽就好了,我就不會有今天了。」還說出去一定找大法的書看。

爸爸,您別因為我曾經被中共關押覺的丟臉。相反,您女兒不向強權低頭,不卑不亢,堅定中沒有對立,慈善而不失尊嚴,警察也暗自佩服。我相信,未來,我的家人將以我為榮。

仁者之勇,不是沒有恐懼,而是在高壓下,能夠挺直脊梁;在暴力下,堅持和平理性;在克服恐懼中,依然勇往直前。這種同化了真、善、忍而自然流露出的胸懷、德行,也一定能感化世人。我們正在實踐這一點。

有人說:中國歷史上從來只有順民和暴民。而法輪功學員既沒有在強權下低眉順目,也沒有在不堪暴力時以惡治惡,這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特例。因為我們心中有偉大的法輪大法!

親愛的父親,您也是一個正直的人,請您相信:烏雲不會遮住天,春天總會來臨。「你可以是一束光,去照亮黑暗;你也可以不是一束光,但是你需要做的只是選擇,選擇睜開眼睛,迎接光明的到來。」這句話說的真好!爸爸,您也睜開眼睛吧。

爸爸,我眷念我的家鄉,夢中都會懷念那靜靜流淌的嘉陵江和那些樸實的鄉鄰。我也感恩養育我的故土和雙親。我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深感自豪,因為我的血脈裏,同樣注入了中華文化的理念:真誠、善良,知恩圖報。不久的將來,當我們那個歷盡滄桑而擁有美德的民族再度輝煌的時候;當真相大顯、人歸正道的時候,您會因為有我而自豪!──您的女兒,曾經是億萬個為這一天的到來而付出努力的好人中的一員!

您甚至可以感到榮耀:因為我們做了一件許多有良知的中國人想做、卻沒有做到的事情。沒有暴力、惡言,只有平和、善良,卻改寫了歷史。如果沒有信念的堅守,沒有上天的看護,這是不可能的。我們不想做英雄豪傑,但真、善、忍信仰的力量讓我們慈悲和無畏,心中光明坦蕩。

未來新世紀的曙光,一定屬於好人,屬於善良!

爸爸,請用您一生擁有的正直和從不虛偽,在心底默默的支持正義、支持我吧!上天將賜福於您!願您和母親多保重!

女兒
二零二一年三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