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家鄉父老得厚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個農村大法弟子,二十多年來一直是獨修。學大法後,我的身體和心性發生了很大變化,妻子和孩子也從中受益。這些年,我不斷的把大法真相告訴親戚朋友和有緣人。

自從離開老家我很少回去,但是修煉大法後,我回去的次數就多了。這些年來,我系統的給村裏人講法輪功真相,幾乎一家不落,不管長輩還是晚輩,都給他們講了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誰修誰受益,講中共如何殘酷迫害法輪功,為何要「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村裏人都知道我厚道,也是個有出息的人,我說大法好,他們都信,都得了福報。

真名「三退」的堂哥大洪水中安然無恙

堂哥七十多了,知書識禮,愛探討問題,在族中也蠻有威望。有一年,我特意回老家給他講大法真相。他說:「你小時候就憨厚,你說話我信。」我給他講了很多,他是個有頭腦的人,提出許多疑問,比如:「為甚麼要自焚?為甚麼有病不讓吃藥?」我都一一解答,我說:「大哥,拿我來說,平時我活雞活魚都不殺,能去殺人、自焚嗎?你看那個領頭自焚的人,臉燒得變相了,可眉毛和頭髮還好好的,世上有這離奇事嗎?」他說:「是嘛,我也覺的不對勁!」

那次,我倆嘮了很久,他徹底明白了,氣憤的說:「江大蛤蟆沒幹一點好事!看看現在當官的,哪有個正當的,搞點甚麼面子工程,就能賺得盆滿缽滿,名義上為老百姓,實際為的是自己,哪有老百姓的出路?」我說:「惡黨長不了,你就信大法吧,誰信誰得福報。」

當我給他講「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保平安時,我問他:「你退嗎?」他乾脆的說:「退!」我說:「給你起個化名吧?」他說:「用真名!」底氣十足。我又跟旁邊的堂嫂說三退的事,堂嫂猶豫是用化名還是真名退?堂哥大聲說:「有甚麼怕的?用真名退!給寫上。」

堂哥和堂嫂三退後確實得福報了:七十多歲的人,身體硬朗,種地、放蠶、砍柴等,啥活都能幹;女兒在大城市錢不少掙;兒子和兒媳在外地打工也挺順。

最神奇的是,那年老家發了一場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山體滑坡,院牆被衝倒,當時正趕在晚上,大水湧進屋裏,水位跟炕沿一般高。院子裏水深齊腰,堂哥和堂嫂沒害怕,順利撤出,房子也沒衝倒。大水過後,周圍好幾戶人家房子被洪水損壞的不能住了,都搬走了,堂哥的房子清理完了啥事沒有。他家日子比以前過的更好了。

表姐的胃穿孔神奇的好了

表姐是藥簍子,常年吃藥,渾身沒勁。表姐夫種地、放蠶,收入的錢幾乎都給表姐治病了。有一年,我特意去她家講法輪功真相和勸三退,兩口子非常相信我講的,都做了三退。每次去時,表姐都扯著我的手說:「你人厚道,有福。你看我,這一身病,啥時是個頭?」我說:「你就相信法輪大法好,沒有過不去的坎。」

雖然我的手頭不寬綽,她的身體不好,我每次去看望她都會給她買點蘋果和香蕉甚麼的,一點心意吧。

有一年,表姐忽然昏迷不醒,住進了縣醫院。一檢查,是胃穿孔,趕緊輸血。醫生會診後對姐夫和孩子說,穿孔有雞蛋大小,腹腔大面積積血,心臟還不好,怕下不了手術台。建議家人馬上把表姐送到省陸軍總院。孩子趕緊張羅錢,準備送表姐去省醫院。

去醫院的當天晚上,表姐夫一夜未睡。別看表姐是病秧子,也是家裏的頂樑柱,沒了她,老實巴交的表姐夫等於塌了半個天。從表姐一出家門,表姐夫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李老師保祐!」到了省陸軍總院後,專家給表姐會診,結論是:「不敢做手術,開點藥,回家養吧。」兒子傻眼了,回家「養」著?那不是等死嗎?可醫院拒收,只能把人拉回家。

表姐病情嚴重,但一路上意識清醒,想起我告訴她的話,就在心裏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表姐夫也從未停止的念。後來聽表姐說沒想到的是,那天一進家門她就覺的病情有些緩解。

我給了表姐一個裝有師父講法錄音的播放器,讓表姐有空就聽師父講法。每次播放,他們夫妻倆都正襟危坐,恭恭敬敬的聽。漸漸的,表姐臉上有了血色,能喝點粥了,接著能下地了,一天比一天好。也就兩個多月吧,她的身體恢復正常,只是有點虛。村裏人到她家看望時,表姐就跟他們說:「是大法師父救了我,要不就交代了。」

村裏人都知道表姐底細,也驚奇她的變化,不少人都相信法輪大法好。

我去表姐家時,只要有真相小冊子,我都給她幾份,我說:「你看完後別扔了,放到村裏的小商店裏或誰家的窗台上,讓別人看看也受益。」表姐夫痛快的答應了。

有一次,表姐夫說去小店逛逛,遇到一個熟人。這個村民對他說,早晨在窗台上撿到一本法輪功小冊子,要扔還沒扔呢。表姐夫說:「看看有好處,有病的就不犯病了。」村裏人知道表姐是在大法中受益的,對小冊子也格外留心起來,看完後還會送別人看。有時我跟表姐說:「大法這麼好,真相資料誰看誰受益。老百姓就是叫惡黨嚇唬的不敢看。有多少人被共產黨害了。」

十多年過去了,當初被醫院診斷不治只能等死的表姐,如今七十多歲了,身體一直很好。表姐夫種地、養豬、打點零工,每年收入不再花冤枉錢給表姐看病了,都用在家庭生活上。老倆口和和順順,也給孩子減輕不少負擔。

表姐和姐夫從心裏感恩大法師父的洪恩。時間長了我不去她家,他們就給我打個電話,說惦記我了。

九十八歲的老姑歷險

老姑今年九十八歲了。老人沒上過學,一輩子吃苦,不會說不會道。我父親在世時常跟我說:「你老姑受氣,孩子不省心,你要經常去看看她。」老姑每次見到我,都眼淚巴巴的,說:「我命苦呀,兄弟姐妹幾個就剩下我了,就我命不濟。」我說:「老姑,您的命最好,我爸和大姑、二姑都走了,您能健康活著,這不是福嘛,咋說命不好呢?!」老姑說:「我受一輩子累,嘴也笨,盡受氣。」我說:「吃苦也是福,您這輩的人,就剩下您自己了,這是讓您等著聽到法輪大法的福音呀,這福份多大呀,您應該高興呀!」每次去,我都跟她這樣說。

老姑很珍惜我給她的大法真相護身符,經常念「法輪大法好」,她最願意聽我講的相信大法好得福報的故事,聽得津津有味,還問我:「光念這句話就管用?」我說:「這可不是平常話,是神佛讓人念的,威力大著呢,您就真心念吧,肯定應驗。」

有一次,我進城辦事,路過老姑家去看她,她隔著窗戶看見我去了,趕緊下地迎我,說:「就盼你來呢!你看看我,現在多精神?」我打量她,的確比以前精神多了。我問:「您每天都念那句話嗎?」老姑說:「念,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吧?」我說:「對!對!」她又說:「別看老姑年老,身體硬朗著呢,就是耳朵背點兒,眼不花,背也不駝,能吃能喝,心裏亮堂多了。」

老姑住在兒子家,條件並不好,特別是兒媳動不動就給她甩臉子,老姑沒少生悶氣。她能活九十多歲,用她的話說:「是老天照顧。」可我清楚,生命都是為了大法來的,人來到世上,不管多有錢,轉眼也就幾十年,啥能留下?只有接受大法真相的人,那才是最聰明的人,才有大福報。

有一次,我去老姑家,她給我說了她的一次歷險:有天上午,兒子和兒媳都下地幹活去了,就她一人在家,她想到街上走走。她家大門柱的木頭爛了,一推大門,「轟」的一下,大門倒了,當即把她壓在大門底下,那門是鐵的,有上百斤重。

老姑說:「開始我喊『救命!』沒人應,鄰居都幹活去了,門壓在身上推不開,蹬不動,我忽然想起來『法輪大法好』,就開始念,念著念著,就有鄰居過來了,趕忙把我扶起來,又給兒子打電話。兒子嚇得夠嗆,把我拉到縣醫院,全身查了一遍,哪都沒傷,就是腳上破了點兒皮,買了兩袋跌打損傷藥就回家了。你說說,我這麼單薄,又是小腳,要不信大法,還不壓扁了?」

老姑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我常聽說,上了歲數的人,走路怕摔倒,不是骨折,就是臥床不起,大限將至,這例子太多了。老姑被百斤重的大鐵門壓在身上,啥事也沒有,真正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表弟:「法輪大法好!」

小表弟年輕時偷雞摸狗,打架鬥毆啥都幹。有一年,遭了車禍,落下殘疾,媳婦也走了。我給他講大法真相,講善惡有報,他相信,說自己落得這步田地,純粹是自己折騰的。他接受三退,常念「法輪大法好」,日子越來越順。

我沒事時給他打電話聊聊天,知道他生活非比從前,他說現在再也不幹那下道事兒了。這幾年用小三輪拉水果賣,甚麼下來賣甚麼,一年不少掙,生活過得蠻滋潤的。年前,又組織了新家庭,夫唱婦隨,又開起了小餐館。

前些日子,我問他生意怎樣?他說:「挺好!有時遇到不順心的事,我一念『法輪大法好』,心情就好了。」

這些年,我在講大法真相過程中,還看到一個現象:有的人你跟他講大法真相能接受,有人一聽說直搖頭。我曾想過:不聽也不信大法的,都是被惡黨造謠毒害的,這是主要原因,更重要一點可能是我講真相時沒考慮對方的感受,自己知道惡黨在害人,但心急卻沒說清,讓對方誤會。

曾有這樣一個教訓:一個熟人的孩子升學,他的母親找到我,說:「你幫孩子辦個共青團的關係。」我說:「現在都在三退保平安,你辦那幹啥?快退掉吧!」說時有點急躁,口氣也不善。孩子的母親瞪大眼睛看著我,滿臉不解。在她看來,「這是關係到孩子前途的大事,你怎還這麼說?」當時,如果我能站在她的角度上想,不急躁,把道理說透,她會同意的。可我沒那樣做,直往前拱,我越這樣說,她越反感。我一著急,大聲說:「你這不等於給自己孩子兜裏揣個炸彈嗎?」這句話讓她更不能接受了,後來她跟不少人說我不希望她家孩子好,我是在反黨。這事傳到我妻子耳朵裏,妻子給我好頓修理。當我再給那個孩子的母親講真相時,她嘴上哼哈著,心裏很抵觸。我為此後悔了很久,本來我是為她孩子好,卻被誤解了,使她對大法產生抵觸。

後來,我聽說她家遭水災,搬進城裏了,她又得了糖尿病,挺重的,眼睛也不好使,日子緊巴,生活挺困難,菜都捨不得買。於是,我拔了一些自家園子裏的菜,去城裏看她,又藉機給她講大法真相。這一次她很感動,一再謝我。我說:「你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管用的。」

我又把孩子轉團員關係那件事向她道歉,給她講大法基本真相,和大法在世界洪傳盛況等,她很高興,痛快的退了團、隊。

在我老家的農村,方圓幾十里就我一人修大法。儘管我一直在講真相和勸三退,總的說來數量少,我能做的,也就是給自己的親戚、族人、朋友、同事等這些人講大法好和勸退。只要師父正法沒結束,我會繼續不停的做下去。願更多的鄉親們能明真相得福報,擁有美好的未來。

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