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風雨中的小吃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街邊做小吃攤生意。也更沒想到,這一幹就是十幾年。

十幾年前,我因為信仰法輪大法,為了躲避再次被中共迫害,流離失所到了另一個城市。當時,我用全部家當投資並苦心經營的店鋪被迫關閉,經濟損失可想而知。那時真是一無所有,不出去掙錢,連正常生活都成了問題。買蔬菜、水果,要買人家賣剩的、有點爛的。在西瓜最便宜的夏天,也買不上幾次。

為了維持生活,我賣苞米、賣糖葫蘆,騎著自行車滿城市給人家跑銷售,也只能勉強維持溫飽。我心裏一直有個願望,就是希望能找到一個既能賺錢維持生活開銷,又能有時間修煉的工作或生意。

一、小吃攤的開始

一天,丈夫與一個很要好的鄰居在一起吃飯。鄰居說,他家有一個小吃車,是以前做的,一直放在那裏閒置著,問我們要不要。其實之前,我就有擺攤的想法。因為擺攤是晚上擺,白天可以有自己的時間。但因為原來我一直是上班或開店,動手能力很差,所以對於前期準備工作很是打怵。

丈夫回來跟我一說這事,我們就一起去看了一下。沒想到,車的設計都是我們想要的,就像給我們訂製的一樣。這贈送給我們的小吃車,為我們省去了最複雜的前期準備工作。就這樣,我的小吃攤生意開始了。

別看僅是一個小吃攤,我對食材的選購卻是很嚴格的。雞蛋我不挑小的,油不買價格低廉的,蔬菜我要新鮮的,肉要上等的。一次,一個開飯店的熟人跟我說了他家進貨時肉的價格,聽著很便宜,我也試著要了一件。貨送來,我拆開一看,肉有些發紅,雖然不是壞掉的,但論質量應該是下等的。真是一分錢一分貨,我毫不猶豫的退掉了。

賣貨時,稱重賣的食物,每秤我都會多出三、五角錢。我就是寧可多出幾角錢,也不會少給人家一角錢,即使顧客不在跟前也一樣對待。因為這桿秤是在心裏的。有的顧客說:「分量好足。」有的說:「在別人家花一樣的錢,買不到這麼多的東西。」

記的有一個顧客遞給我錢的手上沾滿了塵土,一看就是幹體力活的。我就挑了一個大個的雞蛋,稱重的食物再多給他添上一些。雖然我的這點舉動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在顧客那裏也可能起不到一絲的漣漪。但這些都是我自然而做的,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在長期的修煉中修出的善念,是不求回報,不需要別人肯定的。這類的事情很多。

來我這裏的顧客,有機會我就跟他們聊一些老百姓關心的話題。比如,房價飆升,老百姓是一輩子的房奴;教育、醫療、房子是老百姓的三座大山;高價養老、延遲退休;中共花幾十億建造防火牆,讓老百姓看不到真相,等等;再有機會,我就會進一步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二、遠道來的顧客

有一次,一個顧客到我這來買吃的。一邊吃,一邊跟我嘮嗑。她說她家不在這個城市,她妹妹家在這裏。她聽她妹妹說我家做的食物好吃又乾淨,她特意上我這來,想讓我教教她,然後她給我加盟費。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這個人很保守,妒嫉心又強。我會的事情,不願告訴任何人。即使是家裏的親戚,也只是告訴一知半解,不會全都告訴。但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覺的這些不好的心都得去掉。而且我能接觸到的人,都是來聽真相的,讓人得救才是最重要的。

我說:「可以啊,但我不會收錢的。」她有些驚訝。我說:「其實這個東西很簡單,可能就是一層窗戶紙,一點就破。可是這層窗戶紙,別人不會點給你。現在買賣不好幹,同行之間都互相排斥。誰會告訴你,讓自己多一個競爭對手呢?」她連連點頭稱是。

我說:「你聽說過法輪大法嗎?我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要相信電視上中共宣傳的謊言,『天安門自焚』是騙局。我要是不修煉法輪大法,即使你給我錢,我也不會全教給你的。」接著,我就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和為甚麼要三退。最後,我給她取了一個化名「美蓮」,她退出了團和隊。我告訴她,危難時,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她高高興興的、滿意的走了。一邊走,還一邊喃喃自語:「美蓮,美蓮,這個名字可真好聽。」說好了要來學手藝,可是她聽完真相、做了三退之後再也沒來過。我知道,她就是來聽真相的。

三、腿被扎傷之後

師尊講:「我們是修神的,那一定是有神跡存在的。」[1]

一天下午四點多鐘,我剛剛出攤,過來了兩個喝醉了酒的男子。他們一屁股坐在距離我的小攤前三、四米的地上,一邊喝,一邊說著醉話。突然,其中的一個人舉起啤酒瓶子就摔,瓶子的玻璃碎片四濺。那時正是七月入伏的天氣,我穿著短褲,小腿裸露在外面。

當時,我正在打掃小吃攤周圍地面的衛生,沒有任何防備,躲避也來不及了。玻璃碎片瞬間崩到我的腿上,我的右腿肚子像炸開了一個大口子,鮮血如噴泉一樣的往出噴濺。我沒有感到疼痛,只看見血先是往出噴濺。一會兒,就像泉水一樣往出湧。我用手使勁的按著傷口,可是血仍像泉水一樣,汨汨的往出淌。

我很鎮靜。這時,有好心人打了120,要了救護車。我想我沒事,不應該去醫院。又一想,傷口得縫合呀,那我就去縫合完了就回來。我對著有些發懵的丈夫說:「等著我,我縫上就回來。」

可是到了醫院,門診大夫在處置傷口時,用手在傷口裏面摸出了一個玻璃碎片。而且發現傷口裏還有,只能通過手術把其餘的玻璃碎片找出來。否則,大夫不給做縫合。就這樣,當晚就進行了手術。手術做了三個多小時,我出手術室已經是深夜十點多了。腿上的傷口有十公分長,縫了大約十五針。

醫生說,腿肚子的肌腱斷開了,而且傷口很深。縫合後,打上了石膏,避免肌腱用力。如果在肌腱沒有長好的時間裏用力了,就有可能把縫合的肌腱掙斷,那樣就得做二次手術,人遭罪,還要再花錢。所以醫生要求我,一個月內不許下地。如果有事非得下地,就要用拐杖,把腿完全懸起來,不能讓腿用一點力。醫生還說:「傷口還有半公分就碰到神經了。如果碰到神經,你將終身殘疾……」

儘管醫生要求最低是十五天拆線後才能出院,但我第三天上午,就打車回家了;儘管醫生要求一個月不許下地,但回家的第二天,我就拆掉石膏,早上開始煉功;一次吊針也沒打,一片消炎藥也不用吃。當時正是三伏天,氣溫每天都是零上三十度左右。這麼熱的天,我沒打針、沒吃藥,傷口沒發炎、沒紅腫,而且逐漸的乾巴,結痂。真是讓人難以置信,這只因為我有信仰。

我給一位顧客講真相,講到了我腿受傷的事。她說,她就曾經讓車撞了。當時醫生也是要求一個月不許下地,那她就在這一個月內一次地都沒下,大小便都是在床上,丈夫和女兒伺候她。當時我腿上的傷還不到一個月,但已能正常走路。而她都將近一年了,走路還是有點一瘸一拐。她讓我走幾步給她看看,然後不斷的讚歎:「確實神奇!」

法輪大法就是這麼神奇。醫生讓我一個月不能下地,而我第十天就開始出攤了。第十五天,我自己打車去拆線,醫生看見我大驚:「哎呀!你怎麼不拄拐杖,還自己來了呢?如果傷口掙開,麻煩就大了。」我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大法,沒有事。」他不相信,就是一個勁的反覆強調肌腱如果掙開的嚴重後果。

一個月後,我自己乘坐公交車,又走了一段路,去醫院找給我主治的醫生。醫生是位男士,之前他總問我,對方到底賠了我多少錢。我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大法,沒讓對方賠錢。」他有點嘲笑的樣子。我給他真相U盤,他也不要。看的出,他對我的做法嗤之以鼻。

這次我讓大夫看看我的腿恢復的怎麼樣,跟他講真相,讓他見證法輪大法的神奇。他雖然表面上沒說甚麼,但這次我給他講真相,他不再反駁,而且再給他U盤,他也毫不猶豫的接過去了。

我出攤後,周圍的人加上顧客,他們問的最多的就是:「賠了多少錢?」我告訴他們:「我沒讓他賠錢。」看到他們詫異的目光,我告訴他們:「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不然我不會這樣做的。」夏天正是出攤旺季,我如果找人幫忙,也得給人家工資,而且不是我自己賣貨,賣貨額相對也會減少。

有一位男士非常好奇,到我跟前納悶的問:「為甚麼呢?你為甚麼要這樣做呢?你這裏裏外外的損失這麼大,怎麼就不讓他賠呢?就算不訛他,你的損失他賠償,也是正常的吧?」我從賣貨的車裏拿出一本法輪功真相小冊子遞給他。他雖然還是不太認可我的做法,但是他也明白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都是一群甚麼樣的人。

在當今物慾橫流,人人以利益為第一的社會,人們很難想像、也不敢相信有這樣的好人。我修煉法輪大法,大法師父教我們要處處為別人著想,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把我腿弄傷的人,我自然也給他講了真相,並告訴他:「如果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我是不會這樣做的。」並送給了他一些真相資料。他的家人堅持給我送來自己種的各種青菜,當我家孩子下樓取菜時,她反覆跟孩子說:「你媽最好,你媽這個人真是太好太好了!」

四、幾次差點中斷的小吃攤

我的小吃攤幾經風雨,幾次差點中斷。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小吃攤伴隨著我風風雨雨的走到現在。

前幾年,當地「六一零」總想找我,並揚言要綁架我,家人的壓力很大,堅持要我不再出攤,離開本地。有一次,我被綁架了,警察拿著我身上帶著的鑰匙把家裏翻了個遍。我想這次我的小吃攤真得中斷了。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丈夫居然接著幹了下去。

我丈夫有糖尿病、高血壓、腦梗,最明顯的症狀就是反應遲鈍。比如,在他眼前的東西,他硬是找不到;冷了,不知道添衣服;熱了,不知道減衣服。曾經有一段時間,他突然說話說不明白,只能說別人聽不懂的幾個字。後來,我帶著他每天讀一小段《轉法輪》

經過一個月,丈夫逐漸的恢復了過來。之前我賣貨時,無論多忙我都不用他,因為就算是打包,他也弄不明白。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我被綁架不在家的一個多月裏,他竟然把我家的小吃攤堅持了下來。儘管有姐姐的幫忙,但我覺的這簡直就是奇蹟!

在我這次被迫害中,我丈夫居然神奇的精神起來了。我回家後,丈夫從一個隱蔽的地方給我拿出一本《轉法輪》說:「看,這本書是我特意給你留下在家看的。其餘的,我都給你藏到別的地方去了。」丈夫的善舉得到了福報。

心腦血管疾病是現代醫學攻克不了的難題,能保持住病情不發展就是不錯的了,根本就沒有能治好的。大伯哥說:「沒想到,我弟弟這幾年還精神起來了,比前幾年還精神。」丈夫回來說:「我怎麼忘了告訴他們是大法師父保護我的呢?下次再看見他們,我一定要把這句話補上。」

五、換車

我的小吃攤也在不斷的升級,由剛開始用別人送的車,到後來我又從新訂製了一個更大的售貨車。現在,我又換車了,換了一個全封閉的車。從此,不再擔心風吹雨淋。

我剛開始買這輛車時,我旁邊的攤主也急忙買了一個比我的更大、更好的車。他的大車在我的車前面一停放,就把我擋在了後面。

剛開始,我的心裏很不舒服。但轉念一想,我這在幹甚麼呢?我在跟人爭?我這算甚麼修煉人?這麼點事還有想法。我為自己有不正的念頭而感到羞愧。找到了自己的問題,扭轉了自己的心態,心裏坦然了。

但好像還是在考驗我,看我是不是把心放下了。有的人跟我說:「你的車太往後面了。」我說:「沒關係,在哪都一樣。」隔幾天,又有人說:「他的車把你擋的溜嚴,我們看著都替你氣不公。」我笑呵呵的說:「是我的財,誰也擋不住。」

的確,現在各行各業的生意都不好做,尤其是疫情爆發之後,很多人的生意都漸不如從前。就是我旁邊的攤主,也是生意冷清。而我的小吃攤,不但不受任何影響,反而越來越好。即使在封城、封小區期間,也未間斷。我周圍的攤主因為害怕被感染,不再出攤。有的人很詫異,問我:「你不怕被感染嗎?」我就告訴他們:「瘟疫是長眼睛的,都是由瘟神來掌控的。」由此而引出講真相的話題,並給顧客發放有關疫情真相的二維碼卡片。

其實,我出攤的位置既不在鬧市區,也不是臨街地,只是在一個人口並不密集的小區周邊。而且周圍有一片小區因為動遷,已經搬走了很大一部份居民。現在的小吃攤到處都是,但好多人越過自己附近的小吃攤,繞道也要到我這裏來。我的客人很多是回頭客,也有的人說:「我是慕名而來。」現在的人有車,所以我的小吃攤前經常是車來車往。

風風雨雨中,我的小吃攤伴隨著我走過了十幾年。這十幾年,無論颳風下雨,無論邪惡圖謀迫害,還是我被綁架不能回家,小吃攤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走到了今天。我也由生活的窘迫,到現在經濟條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由剛開始流離失所不敢暴露自己,到現在我能坦然的告訴人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

我很慶幸自己沒有在生活的窘迫和迫害的壓力下迷失自己。沐浴師尊洪恩,我無法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也希望人們都能明白真相,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