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年公寓做管理工作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三十日】幾年前,我從邪惡黑窩回到家中之後,因緣際會,來到了一個老年公寓做管理工作。我從最初的完全沒有方向,到離職時工作已經做得很上軌道。在這個過程中,我深切的體會到了師尊慈悲的加持。我也悟到,做好常人工作是證實法修煉的一部份。

從懵懵懂懂到找到方向

剛到老年公寓時,我的社會閱歷幾乎為零,再加上在邪惡黑窩被迫害多年,更加不知道社會上人的所思所想。我之前本是技術類型的人,這下要面對跟人打交道的工作,我一下子懵了。

做老年公寓管理,要做跟老闆、服務員、老人、家屬幾個方面的協調工作。而且,老年公寓的日常工作,很多都是居家過日子的瑣事,就好像我要帶領一個幾十人的大家庭過日子一樣。這對於我這樣一個從沒有自己組織過家庭的人來說,大腦中一片空白。

當時,我的想法就是,老闆信任了我,而且老闆一個大家族的人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那我無論如何也得給幹好。但是從哪著手呢?也沒人告訴我老年公寓管理的工作內容是甚麼。我想,我就先觀察吧。

一開始,除了老闆之外,沒有人知道我是來做管理的,別人都以為我也是來住公寓的人。我就每天上樓,去各屋串門,觀察情況。幾天後,我發現了幾個突出的問題:一個是衛生太差了,一進走廊,就是一股廁所味;再就是有的服務員對老人態度不好;還有,服務員中,對老人不好的人待遇好,而對老人好的人,反而待遇沒那麼好。

這時,陸續有人知道我是來管理的了。我就每天拿著一個小本子,把自己看到的問題記上。包括哪張桌子需要擦了;哪個老人的情況需要跟家屬溝通了;哪個問題需要跟服務員溝通了;哪種清掃工具放在哪裏了等等。這些事中,大的包括月底怎麼給服務員開工資,小到誰手裏缺抹布了……各種細小的事,我逐一記上,陸續落實。常常是半夜了,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趕快拿小本記上。最初那段時間,因為是24小時呆在公寓,再加上想儘快熟悉業務,所以很累心。

改善環境和風氣

我決定先改善衛生情況。給服務員們定任務,每天做哪部份的衛生。當時有三個白班服務員,一個負責自理的幾個房間(樓下),兩個負責樓上不自理的幾個房間。樓下的衛生一直還可以,可樓上的兩個服務員,一個是老闆的親屬B姐(對老人不好的那個),老闆對她很好, B姐不買我的賬,對衛生沒有改進;另一個服務員A姐對老人特別好,所以整天忙的都沒有閒空兒,衛生也基本沒有改進。

正在我一籌莫展時,來了個應聘的C姐,C姐之前是給賓館收拾衛生的。這下好了,給C姐分了幾個房間後,C姐的房間收拾的非常乾淨,廁所每天都刷。有了C姐做榜樣,另外幾個服務員的衛生情況也就跟上來了。有一天,老闆跟我開玩笑說:「C姐是大法師父給你送來的天使。你不是想改善衛生沒辦法嗎?這下就解決了。」我深以為然,一定是師父看我有幹好這份工作的心,就做了安排。

衛生改進之後,家屬滿意度大增,老闆也很滿意。那時是十月至十一月之間。

每月十五日開工資。十月十四日,老闆給我打電話,讓我做工資表。我之前也沒做過,打開之前是老闆女兒做的工資表,照貓畫虎的做了出來。但發現了一個問題,之前工資表的績效工資,只是按伺候老人的人數來算,對於服務質量沒有績效考核。我就想從下月開始,把對老人服務的態度算成一項,體現在工資表上。後來得知,當地的老年公寓,不自理的老人基本都要看服務員的臉色行事,這有悖傳統道德。我想,得把風氣扭轉過來。之後,我跟老闆溝通了我的想法,老闆很贊成。

在開工資時,我說了對於下月績效工資的想法,哪些項要算在績效工資上,並告訴她們,從今天開始,要對她們的工作狀態有考察了,包括每天的衛生,以及對老人的態度。

從十一月份開始,服務態度好的就有獎金了。這樣不長時間,風氣就扭轉過來了。老人們高興的發現,A姐賺錢最多,而B姐對老人的態度也收斂了很多。我想,正的風氣就應該是幹活多的、對老人好的賺錢就多。過程中,也有觸動B姐利益的時候,但她也沒有從心裏對我有怨恨。老闆告訴我,有一次B姐對老闆說:「你能找到這樣的人(指我)來幫你,真挺好。」

有一次,我跟同修說起此事。我說我碰到的人都挺好,我的存在影響了B姐的利益,但她還不記恨我。同修說:「是你的心正,沒有為私的東西,才會這樣。」

有一次早晨打飯,A姐跟廚師說:「多給點粥行嗎?」廚師沒好氣的拒絕了。我很詫異。A姐屬於那種實在人,只會對老人好,不會想誰能給自己帶來利益就取悅誰,所以廚師不喜歡A姐。我還發現,廚師在分菜的時候,好的菜會多給跟他關係好的服務員。其實,這就是在用老人的口糧維護他自己的地位了。

這些不正的東西,在我的監督下,後來都扭轉過來了。還有,之前服務員用老人的洗髮水,後來也都沒有了。家屬有時會給我東西,我都謝絕,並且開會時要求服務員不能接受家屬饋贈。因為一個服務員要服務於多個老人,如果接受了其中某個老人家屬的饋贈,在提供服務時,對那個老人就會有傾斜。那對於沒給送禮的老人來說,就是不公平的。

打開局面之後,又面臨新的問題

第一個月開工資時,我剛幹滿三個星期。按之前老闆講的,工作上軌道之前不給工資。我免費吃住在公寓,不交錢,她也不給我工資。甚麼時候我真能獨當一面了,再給工資。我當時想的是,首先讓自己融入常人社會,擺脫游離在常人社會之外的不正常生活狀態,有個正常的工作,讓自己能有基本的工作生存能力。至於起步工資是多少,我並不在意。結果開工資時,老闆不但給了我整月的工資,還給了我100元的電話費。這100元電話費之前老闆並沒有提過,其實她是看到了我工作盡心盡力,想獎勵我。

後來,老闆開始跟我提出入住率的問題。我入職時,是32個老人入住在這裏。我跟老闆說:「我不知道怎麼招來入住的人啊。」老闆說:「可以去醫院招人,貼廣告甚麼的。」我聽了之後,也沒有思路。老闆還說:「以後招收服務員、給入住老人定入住費、給服務員開多少工資,都得你來負責。」我一聽,又懵了。老年公寓服務員特別不好招,因為工作性質、工作時長和工資水平的限制,一般都是農村人才願意幹這個活兒,而我又沒有甚麼農村的人脈。招老人就更不會了。

改善伙食

十月末,北方天氣開始轉涼,又沒開始給取暖。我發現,分飯的戰線太長,兩層樓,都是長長的走廊,熱熱的湯菜到後面老人的碗裏時,已經涼了。老人們一整天甚麼事都沒有,吃飯就是每天的大事。如果冷天吃不上熱菜,那一整天的心情都不會好。我一下子想起了見到過的大保溫桶。於是,我跟老闆說了我的想法,老闆一口答應給買保溫桶,讓我上網買。我貨比三家,買了幾個性價比最高的不鏽鋼保溫桶。

之後,老人們就能吃到燙嘴的湯菜了。老人和家屬們都特別高興,老闆對效果也很滿意,跟她的家人說我為老人們用心多。其實,跟老闆提出買保溫桶之前,我也想過這是個讓老闆花錢的事,她能願意嗎?之後,我也跟那些表達滿意的家屬說:「是老闆捨得給老人花錢。」

解決了衛生和服務態度的問題之後,伙食的問題就突出出來了。之前的廚師是公寓的元老,跟老闆幹了十多年了。他做菜的量很少,而且品種單調。我跟老闆商量想改善伙食,這又是要老闆掏錢的事,誰知老闆一口答應了。後來我聽說,老闆的親妹妹(也是大法弟子)曾跟老闆說:「你既然把公寓交給她管理了,在大方向上就聽她的。不然的話,甚麼都讓她聽你的,就還是換湯不換藥,公寓不會有改進。」我深深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只要我想做的事情是對的,是出於公心,利於老人、利於老闆,師父就會幫助我清除障礙了。

首先是訂菜譜,我想跟廚師商量,廚師很不願意。因為改菜譜,等於增加了他的工作難度。我就跟老闆把菜譜定了,但廚師還是不配合。我們想早餐每週加兩次豆餡饅頭,這就需要烀豆餡。廚師不給我們做,我就跟老闆兩人自己做。其它的菜有的也遭到了廚師的抵制,幾次談不攏。

服務員們都看在眼裏,有的還暗示我,沒人能取代廚師的位置。我從新審視自己,要改善伙食的動機,有沒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改善伙食,對老人肯定有好處。我覺的公寓要想辦的好,就要拿出真心待老人。而且這樣做,反過來公寓也會受益,所以對老闆來說,這也是好事。既然我的動機符合法,那我就不在廚師是否配合上動心了,而且絕不在老闆面前評論廚師。因為很多問題是老闆跟我一起面對的,她自己心裏有數。

沒過多久,有一天我剛下班到家,老闆就給我打電話,讓我給她找廚師。說她剛剛跟廚師吵起來了。我再次感謝師父的安排,弟子沒有挑撥是非和傷害別人的心,這個矛盾就不讓我面對。接下來,我又犯愁了,去哪找人啊?我也不認識幾個人啊!正在這時,爸爸說他們單位的廚師正好閒著。於是,我趕快打電話聯繫。老闆見了新廚師,感覺還算滿意。就這樣,廚師換成了能配合我們工作的人。

跟新廚師之間,也不是沒有我要修的。到年底了,新廚師給我打電話,說給我買了多少肉,問我家在哪?要給我送到家,我說:「不用,你能適應這個工作,就對得起你自己了;老闆和老人滿意,我就對得起老闆和老人了。別的真的不用。」她反覆要求,我反覆推辭。這事後來就不了了之了。

當時我也想到,雖然現在這個社會介紹工作都會收中介費,但我不是中介。再說,如果要了她的東西,跟她的關係就近了一層,那以後還怎麼能公事公辦的管理呢?

結果不長時間,這個廚師就擅自減少菜品數目。第一次發現後,我告訴她不能這樣做。並告訴她,如果再有這種情況,就扣工資了,少一個菜扣多少錢。能看出來,廚師心裏很不舒服。因為她一直覺的跟我關係近,我應該偏向她。所以從那之後,在給我留菜時,她不再像之前那樣多給我留好的了(其實之前我發現這個問題,也跟她說過,讓她一視同仁。但她很堅持,我也就沒法再說)。

這樣,我反倒覺的很好。不然的話,還總覺的自己有以權謀私之嫌。從那以後,廚師沒有做任何不合乎要求的事了。再後來,廚師還學起了法輪大法

我跟廚師交代的是:給老人的飯菜一定要給足量。跟老闆就此事打招呼的時候,我跟她講了大法師父講的「修內而安外」[1]的法理,說如果我們全心全意對老人,公寓一定會蒸蒸日上,而且服務員基本365天都呆在公寓,很多農村人特別能吃菜,那些家常菜其實也不貴,讓她們足量吃,她們就會有找到家的感覺,幹活時心情才好。其實老闆人很善良,只是之前疏於管理,對這些情況不夠了解。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這樣,衛生、服務態度、伙食、風氣有了全新的面貌。我跟很多老人的家屬建立了頻繁的聯繫,經常溝通老人的近況。那時還在使用微信,我們給家屬建了微信群,隨時在裏面彙報老人和公寓的近況。這些工作很花時間,但效果也很明顯,公寓真的有了一大家子人的感覺,連很多家屬都對公寓有了多多少少的歸屬感。

那些自理的老人,多是脾氣不好、跟家人相處不和諧的(用服務員的話說,花這麼多錢送這來的,都是讓家裏不省心的)。這些老人跟家裏的關係基本都是惡性循環。我剛到公寓時,就碰到過老人當著大家的面大罵兒媳婦。而且,這樣的老人經常是彼此之間也矛盾重重,會給服務員添麻煩,所以服務員也不喜歡她們。

我就想,都是得不到愛的人,才會性格怪異,所以要想改善老人和家裏的關係,就得我們多給老人關心和愛護。在給服務員開會時,有時我會講一些傳統文化中的小故事,跟服務員們說:「對老人好的人,才會有後福。咱們的工作其實很容易積德,既賺了錢,又積了德,多值得珍惜的好機會啊!」

徵得老闆同意後,每個老人過生日時,我們都用廣播給過生日的老人放生日歌、做雞蛋麵(不少家屬經常想不起給老人過生日),老人們很感動。後來服務員對老人們越來越好。脾氣最不好的老人,後來也感受到我們大家對她的好,她跟家人的態度也好了,家人也非常高興,願意來看她了。

還有老倆口一起住公寓的,老頭兒得病進了醫院。出院後,兒女們想讓他們回家住。老太太說:「我可不回家,你們哪能像服務員這樣,總能對我們這麼有耐心啊!」

還有個腦癱的孩子,一切都不能自理。我給她看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給她講大法教我們做人的道理。後來,那孩子能自己吃飯了,她爸爸非常激動。

有幾對老夫妻,來公寓之前,一方處於半自理和完全不能自理的邊緣,給另一方累的幾乎也要不能自理了。老夫妻一起入住公寓後,因為服務員的精心照顧(除了服侍起居之外,還給按摩,鼓勵他們力所能及的運動),再加上心情好了,半自理的老人,不長時間就變成能自理了,而另一個在不自理邊緣上的老人的健康情況也大大改善了,心情、身體都好起來了。

有一對老夫妻後來能自理之後,因為費用的問題回家住了。結果再回來時,一個徹底不能自理了,另一個也變成了半自理的。很多老人和家屬通過這些例子,真的看到了我們的公寓很不一樣。

經過短短的三、四個月,在不知不覺中,公寓的入住人數從32人增加到了58人,原來空著的房間和床位基本都住滿了。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講的「修內而安外」[1]的法理。

我不會出去招人,也沒做任何招人的努力。就是毫無保留的一心為老人著想,儘量照顧到各方面的感受,平衡好各方面的關係,內在環境也就和諧了,老人和家屬也滿意了,自然就得到了外界的認可。我想起了中國傳統文化中也有這個說法──「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過程中,我還發現公寓沒有規範的收費標準。以前每次有新人入住,都是老闆說多少錢,就多少錢。我接手之後,這個費用就我定,總感覺不太正規。於是,我徵得老闆的同意,制定了詳盡的收費標準和入住老人的規範,以確保對每個人都公平。

到年底,服務員人數從我來時的六個人增加到了九個人。我跟老闆說:「咱們公寓現在越來越好了。我來之後,對服務員要求高了,大家這幾個月也都很辛苦。能不能給大家發點年終獎勵?」老闆欣然同意,給每個人買了一個毛毯。

其實服務員雖然辛苦了些,但隨著入住人數的增加,她們的工資也漲了不少,所以她們也很高興。

在公寓幹了七個月之後,感覺我的工作已經完全上了軌道。但我還是感覺這個工作的性質,很難讓我騰出大塊的時間來做三件事,我就跟老闆說想離職。一開始老闆不同意,看到我態度堅決之後,就說要離職,得先找個跟我一樣的人來替我。我發動家屬幫忙找人,找到了一個各方面條件還比較適合這個工作性質的人,帶了她半個月之後,我就離職了。

最後半個月的工資我給老闆退回去了(隨著後來入住人數的增加,後期的工資是剛入職時的將近兩倍)。我說:「我最後半個月也有不來的時候,只是幫她帶個人,很多工作是那個新人做的,就別給我工資了。」老闆拗不過我,就沒再給我發回來。可是,在我入職新工作的一個多月後,老闆帶著女兒女婿,開車來我家送來了三箱水果和一個紅包,說是對我入職新工作的祝賀。這就沒法推辭了,我打開一看,正是我退回去的那半個月的工資數。

在用錢、用物上做正

我在用錢、用物上很檢點。那次買保溫桶最後付款時,老闆女兒到我電腦前一看,我正在跟幾個賣家同時聊天,幾個保溫桶只差幾元錢,我把便宜一點的那家鏈接發給她,她說:「姐,你不用這樣,不差這幾塊錢。」

那之後,老闆給了我一千元錢,讓我給送大米、送雞蛋的人付費,以及平時的小開支。我每筆錢都記賬,賬本就放在辦公桌上,誰都能查看。等賬面消耗到一千元時,再跟老闆要。我也有漏記的時候,那就等於把自己的錢給公寓花了。

那時因為很少有整塊的時間,學法不容易入心,我就開始抄法,我都是自己花錢買抄法的筆芯,從不用公寓辦公用的筆。

在用物上,我很會過日子。公寓買的竹纖維抹布,一個要四、五元錢。我只給服務員用,而且給的很仔細,甚麼時候給誰了,甚麼時候應該再給,我心裏都有數。洗衣服是我從網上淘到的散裝的性價比最高的洗衣粉。

有一次,老闆去我屋裏,我正拿著從家裏拿的舊襯衣剪成的抹布擦桌子,她問我:「咋沒拿竹纖維的抹布?」我說:「沒捨得。」在辦公室,打印廢掉了的紙,只要有一面、或者半面還能寫字,我都不扔,裁開做記事本。老闆看到後說:「大公司都是這樣物盡其用的。」

感恩師尊的加持

回想這七個月,每當遇到困難時,師父總能幫忙化解。我最犯難的事:招老人、找服務員、找廚師,這些都是在師父的安排下,輕鬆解決的。有一次,急需找夜班服務員,我就隨便在本地信息平台上發了個廣告,結果就有了合適的人來應聘。當時接了很多應聘電話,老闆女兒還說:「原來在這個平台上招人,這麼容易啊!」可我離職之後,老闆女兒再在那個平台上刊登招人的信息,就很少有回音了。我才知道,當時是師父在幫我。

向內找

過程中也有些地方沒做好,比如證實自己。雖然我一直對家屬表示,所有的改善都應該歸功於老闆和服務員。但當感覺到有的老人把我對她們的理解看作是服務員的用心時,我心裏還是隱隱的不舒服,當時也沒有抓住這個心,細看看這是甚麼心,修掉它。所以,後來因為這個沒去掉的心,發生過一個矛盾,當時還覺的自己委屈。多年之後想起來,才發現原來矛盾的前因後果是如此的清晰,就是證實自己的心被觸動了造成的。以前一直以為在證實法的項目中,才有證實自己的心,其實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都存在這個問題。

剛到公寓時,老闆要求我不能講真相。我說:「這不等於讓我寫保證嗎?這可不行。」但我會看著火候和周圍人的反應,不會很生硬而不顧周圍影響的講。可是在實際操作中是有顧慮的,一開始,感覺自己初來乍到、不諳世事的樣子本來就不被老人和家屬看好,所以一段時間之內,都沒講真相。後來,工作局面漸漸打開之後,也還是因為學法少、正念場不夠強,只給一部份家屬和老人講了真相。一些沒來得及講真相的老人和家屬,之後再也沒有見到的機會。現在想起來很遺憾,真心盼望他們都能有聽聞真相的機會。

寫出這段經歷,想交流的是,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失學、失去工作、因被迫害而長期游離在正常社會環境之外的同修,只要我們的願望符合大法,在工作最初的時候肯付出、修心性、不計得失,能受得了委屈、吃得了苦,在工作上的路就會越走越寬。

倉促成文,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