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天變藍了 風變暖了

——一名稅官的自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高中畢業後,我以本區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稅務局,面試後,很快被錄取。年輕時躊躇滿志,不久就被殘酷的現實擊碎。我出生在知識分子家庭,從小接受的是傳統教育,現實的一切與之背道而馳,我不知道這是為甚麼?為了生計消極的隨波逐流,在大染缸中越陷越深。

那時我剛上班,負責稅務所的報表等工作。稅務局每年都要對企業進行所得稅的匯算,每當這時,所長都要把全體專管員(十九人)集中到一個招待所或是旅店之類的地方,不讓回家,並且進行十多天,方可完成。為甚麼要這麼興師動眾、勞民傷財呢?表面上,匯算所得稅稅法條目較多、計算較複雜,實際上是要編造數據。

我發現這一點後,自己一個人一天就可以完成填表匯總了。因為「最終的數據」是一定的,那我就用倒推的辦法填表,這樣既快又能達到目地。後來在稽查局報表也是一樣,如果按照真實的填報,市局就說你是錯的,要求稽查收入的稅款必須有至少一倍的罰款,因為只有罰款收入才有很高的提成。我被逼無奈,只能把收入分成兩部份,一部份是正常收入,一部份是罰款收入。試想一下,最底層的報表都是假的,一層層向上那將是多大的一個虛數啊!就是這樣一級騙一級的。

那年市政府組織進行各行業間的所謂廉政評比,我局監察室主任指示我們,找關係比較好的業戶來為稅務局畫票。不可思議的是,不但要給稅務局畫好評,還要給和我局競爭的工商管理局畫差評。

那時,房產局下屬的輕工市場公開招標,進駐個體工商業戶,我媽媽也參與了。表面上是本著「公開、公正」的原則,對攤位號進行抓鬮,實際上我單位的同事早已在要抓的鬮上做了記號。我媽媽得到了心儀的八號攤位,不僅不交各種稅收、工商管理費,攤位的費用也不用交,就是因為她的女兒是個小小的稅官。這種事情在我單位已司空見慣,成了公開的秘密。

師父說:「中共邪黨政權是不叫人做好人的,從它建政那天開始就是流氓起家,一路上都是用謊言、用假的來欺騙民眾,用暴力來專政,是這樣建立起來的政權。一路上都是靠不斷造假與暴力鎮壓過來的,幾乎每一件宣傳與打壓都是假的。它的政績是假的,它宣傳的英雄人物是假的,它打擊的壞人是假的,它宣傳的敵對勢力是假的,它樹立的英雄人物是假的,冠冕堂皇的外表也是假的。世人,特別是中國人,越來越看清它的面目了。」[1]

那時稅務局實行行業管理,我管轄一百多個餐飲企業。我的頂頭上司找到我,讓我找一個酒店,作為分局的「會所、食堂」。說白了,就是到這裏白吃白喝,而酒店業也不用交稅了。這已成了這個行業中的「潛規則」,這些揮霍人民勞動果實的所謂公務員(包括我),在花天酒地中,使稅款大量流失。這種事情窺一斑而知全豹。

得法

我因為曾在酒桌上豪飲,身體每況愈下,加之丈夫的背叛,生命對我來說已經失去了意義。

在九八年的八月,這是我一生中難忘的日子。當時我得了嚴重的胰腺炎,在省城大醫院住了一個多月後,不能上班,總是有疲勞感,從頭到腳沒有好受的地方。那天,當我一步一歇挪到街心公園時,有一個慈祥的大娘問我:「姑娘,你怎麼了?」我說:「有病。」大娘說:「你煉法輪功吧!能祛病健身。」

我抬眼望去,一群人精神十足,排列整齊,在那煉功,我不自覺的走進了隊伍中……後來,當我捧起《轉法輪》時,一種久違的神聖感湧上心頭。

從學法點回家後,我把所有的藥都扔了,從此無病一身輕。我才知道,女人的肚子竟然也可以不疼。從有月經起,我就有功能性子宮出血的毛病,後來又診斷出多發性子宮肌瘤,還做過卵巢囊腫手術。所以,我的小肚子總是疼的。從此,我從一個百病纏身的怨婦,成為了師父的弟子,成了一名法輪功修煉者。

從小到大,我都在做著一個同樣的夢,就是從一個高高的懸崖上往下跳,下面黑咕隆咚,深不見底,身體是一個失重的感覺,每次醒來,被嚇的冷汗涔涔。也許這就是我下走的過程吧!

許多個「第一次」

修煉之前,我覺的自己是個好人,對所管轄的業戶從來不勒、拿、卡、要、報,在不違反稅法的情況下,能辦的事情儘量辦理,因此還得到了一致的好評。學法之後,才知道與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差的太遠了,於是我開始嚴格要求自己。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我就想,我一定要做到:常在河邊走就是不濕鞋。於是出現了之後的許多個「第一次」。

我們稅務局對納稅人的管理,那時是地域管轄,也就是分片管轄,片裏有甚麼管甚麼。所以一到年節,收禮成了常態,從半推半就到心安理得,身邊的人都這樣來安慰自己,從吃喝、物品到現金一應俱全。不僅自己收,親戚朋友都幫著收。有時都不知道是誰送的。甚至出現了以我的名義到飯店吃飯跑單的笑話。

我明白了「失與得」的關係,暗暗下決心要出污泥而不染,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於是,有了第一次坦然拒賄;第一次在飯店吃飯自己買單;第一次買東西付全款(別的同事都是生拿硬要,而我過去美其名曰享受批發價);第一次明白洗浴要買票;第一次知道了理髮要多少錢;第一次坐公交車;第一次……有了這許多的第一次之後,我發現天變的藍了,風變的暖了,內心不再彷徨,人生有了歸宿和目標,由衷的感到:有師父真好!

稅務局的各個崗位我都任職過,內勤、專管員、稽查、檔案管理等。在業務考核中,我的最好成績是全區第四名,所以對行業中所謂的潛規則瞭如指掌,怎樣把「偷稅」、「漏稅」變成「合理避稅」,當然也遊刃有餘了。因此,就有很多人找到我,以優厚的待遇請我兼職,做會計工作。說白了,就是做假賬。我是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徒,第一個字就是「真」,我和「假」字已無關聯,自然的拒絕了利益的誘惑。

家裏裝修房子,在買建材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我們分局長。分局長看著滿車的建材,問:「在哪買的?你怎麼走這條路啊?」我回答後,他又驚訝的說:「你怎麼不在管片買啊?」我樂呵呵的說:「避嫌。」他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法輪功真是不一樣啊!」過後,還對其他同事說:「你看人家某某某(我的名字),不佩服都不行,放在哪個崗位上,我都放心。」

那時剛出爐諾基亞模擬手機,與「大哥大」相比,由於小巧,深受女士的喜歡,有一款這樣的手機是很榮耀的事,而且價格不菲。那是我用的第一款手機,經常拿著它招搖。這是在給一個建築企業的稽查當中,人家送的。得法後,學習《轉法輪》,師父舉了這樣一個例子:「有個學員是山東某某市針織廠的,學法輪大法之後還教其他職工煉,結果把一個廠的精神面貌全帶動起來了。針織廠的毛巾頭過去經常往家揣一塊,職工都拿。學功以後他不但不拿了,已經拿家的又拿回來了。」[2]對照自己,感到汗顏,小小的毛巾頭都要嚴格的要求自己,我趕快把手機退回去了。

稅務局進行費改稅,我被派駐房產局,管轄二手房徵稅工作,更大的考驗來了。在這個位置,一年有個百八十萬的灰色收入都很輕鬆。由於當時政策剛剛實施,流程有欠缺,各種法律條文有漏洞,計算複雜,以我的「小聰明」,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覺中中飽私囊。可是我是一個大法弟子啊,就要按照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不辭辛苦的默默製作各種稅收的計算軟件,儘量彌補,得到了一致的認可。這是大家能看的見的;大家看不見的和不能理解的就是拒賄。

房產局的某位科長找到我,要進行所謂的「合作」,辦個房照要很多環節,我在的位置是其中重要的一環,也就是花錢最多的地方。她的意思是不用我出面,我只要開綠燈,收取好處就可以了,我婉言謝絕;好多人要找我吃飯,我以沒有時間拒絕;房屋中介送紅包,我斷然拒絕,等等。各種人利用各種關係找到我送禮,均被拒之門外。有的人心生敬佩,說法輪功了不起;有的人說我正義;有的人說我另類;有的人說我家裏不缺錢;更多的人說我傻。

老百姓買個房子不容易,辦房照就更難了,不拉關係走後門是寸步難行的。我就想了一個辦法,先把錢收下,讓納稅人安心,因為大庭廣眾下推來推去的,也不是個事,然後再給送回去,以便講真相。記得有一戶經營美髮用品商店辦房照,當我把兩萬多的現金給他家送回去的時候,那個女主人拉著我的手,就要下跪,泣不成聲的說:謝謝!謝謝!我趕快扶起她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能要你的錢。然後,講真相,做「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

我工作的位置如果想給哪個納稅人找點麻煩,卡卡誰,那可是小菜一碟,我可以給你講上幾個小時的稅法。一天,服務大廳一個女人低聲叫我的小名,抬頭一看,是老鄰居的女兒。這還有一段淵源。我小時候住在一個連脊的房子的最東頭,她家住中間,她家裏人每天都要經過我家才能出門。在我的記憶中,因為邊界問題,她家人經常和我媽媽吵罵。那時我年紀小,只能很害怕的看著。她們比我大十來歲,全家罵我媽媽一個人。霸佔了我家的地方。

現在她買了房子,來辦房照了。我看著她畏懼的樣子,笑著說:「過去事都過去了,咱們能成為鄰居也是緣份。我現在修煉法輪大法了,大法師父不讓我們記仇,還得為他人著想。」她疑惑的把手續遞給我。辦完後,我出來送她,一邊走一邊講真相。她有些激動的說:「退,幫我把團退了吧!不遇到你,我送禮都找不到門,你家孩子結婚的時候,一定要通知我。」看著她千恩萬謝遠去的背影,是師父為我化解了這段惡緣,她得救了。

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蛹化蝶是一個美麗的故事,而我講的是:自己在法輪大法修煉中真實的身心轉變過程。

講真相

我工作的稅務局大廳,布滿了監控,我可以坦然的在空餘時間看《轉法輪》,向納稅人講真相。

我去掉了很多怕心去講真相。師父往往都安排一個小的契機讓我去講真相,比如說,納稅人著急用稅務登記,而相關的資料帶的不全,我就先給其辦理,過後再補送資料。這個時候,納稅人會在給我的資料中夾帶著幾百元錢。我就會在送還錢的時候,自然的講真相了;我是個法輪大法弟子,大法師父告訴我們不能這樣做。很多人在這種情況下都被勸「三退」了。如果在酒桌上,別人給我敬酒的時候,我就會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喝酒。」然後,就順理成章的講真相了。

《九評》問世了,我閱讀後送給了我們局長,局長在送還我的時候說:「我把這個送到紀檢委,你可要攤事了。」我笑著說:「你是善良人,不會那麼做的。」局長偷著向我豎起大拇指神秘的說:「寫的真好!」由於局長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沒有受到太多的干擾。

那次給單位同事的朋友辦事不收禮,他們就請我吃飯。一個人是記者,另一個是編輯,同時都做了「三退」,也都願意聽真相。整個過程,只是我一個人在滔滔不絕,感覺師父給我的智慧像泉水一樣源源不斷的往外出。最後,那個記者說:「你讀過很多書吧!博古論今,今天我算長見識了,退,退,我們都退。」我說:我現在只讀一本書,那就是《轉法輪》,這是一本天書,能告訴你想知道的一切,能解答你所有的疑惑。

稅務局組織出去旅遊,也邀請了老幹部,我就對單位裏的一位同修說:「咱們這次不能白來,退休的同事都來了,平時都見不到他們,今天正好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同修同意。我們相約晚飯快點吃,然後等老幹部出來一個講一個。大家知道,我們單位是大染缸最黑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的戒備心都很強,整天泡在爾虞我詐之中,所以講真相一個一個單獨講,效果比較好。這樣從餐廳中出來一個老幹部,同修就招手,把他喊過來,我們就一個發正念,一個講。這樣,老幹部基本上就都做了「三退」。

作為一個稅官,在單位年終述職的時候,我可以毫不諱言寫上這樣一句別人不敢說的話:沒拿納稅人一分錢,沒吃納稅人一頓飯。在滾滾紅塵中,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已寥寥無幾,只有法輪功這裏是一塊淨土。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把我從燈紅酒綠、醉生夢死中喚醒,使我脫胎換骨,給了我生命的永遠,只有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