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十年蹉跎再續聖緣 名利場中放下名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之前,我一直在尋找著人生的意義、宇宙的奧秘,從現有的人類知識中找不到,現實社會的種種亂象又讓我迷茫。而父母一直說我這個人不入世,擔心我在人世間的生活。為了免除他們的擔心,我也努力讓自己入世一點,從高校調到了機關工作。

到了機關之後,也想努力適應環境,但說假話、看領導的眼色,讓我很不舒服。更讓我難受的是寫資料,都要說假話,我心裏的那個痛苦、煎熬啊,無處訴說,無人訴說。想要辭職,繼續讀書,做學問,又奈何孩子還小,怕增加家裏人的負擔而作罷。

一、十年蹉跎 終於回歸

就在我痛苦萬分,每天強打精神上班,度日如年的時候,我有緣得到大法,走入修煉。當時的感覺真是美妙、震撼,內心充滿希望。隨後,也想努力修煉,但現在回想,當時對如何修煉知道的還是很膚淺。因此,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後的巨大魔難中,我沒能過好關,早期苦苦撐著,不妥協,隨後在中共洗腦班中,終於沒能頂住壓力,被迫寫了不該寫的東西。

之後,自己內心承受著巨大的痛苦、迷茫。心裏知道大法好,知道自己犯了大錯,覺得自己對不起大法和師父,不知道能否走回修煉。同時,又有著強烈的怕心,怕被中共迫害,怕連累家人等等。而內心深處卻知道:這樣下去,自己的生命終無前途。我在常人的慾望中苦苦掙扎,身體變得不太好,心情差了,脾氣也不好,就這樣迷迷糊糊拖過了十年左右。

在這段時間內,我腸胃不好,睡眠不好,精神也不好,每天睡的時間很長,卻還是感覺睡不夠。感覺工作壓力大,不願意隨波逐流,但又害怕失去常人的利益,每天患得患失的。有一次,夏天跟一個同學打乒乓球,渾身冒汗。同學拿來礦泉水,他喝下去沒事,我才喝了幾口,就肚子疼,上廁所。每年總有幾次重感冒,完了就咳嗽,一咳好多天。最難受的是,咳嗽時晚上睡不著。

二零一一年的一次感冒之後,晚上又是咳嗽,怕影響妻子休息,我到書房去,躺下又要咳嗽,只好坐著。心情不好,想:又不知要熬到甚麼時候?這時出現一念:我過去修煉,過病業關,只要煉功,都是很快就過去。當時就在床上結印打坐,馬上感到一陣陣的能量,很快喉嚨癢癢想咳嗽的感覺消失了。打坐大約二十分鐘後,我一覺睡到天亮。咳嗽也逐漸好了。

這一次,喚起了我從新修煉大法的念頭。之後,師父又讓弟子遇見昔日同修,請回了大法書,真正走回了修煉。現在回想,我更加悟到,其實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一直在看護著我,點化我,讓我從新走回大法修煉,整整十年,弟子萬分慚愧啊!

從新修煉大法後,師父幾次為弟子清理身體。記得有一次,正是中國新年假期,我突然發燒。當時正好我一個人在家,我心裏沒有害怕,知道是師父幫我清理身體,堅持煉功,睡了一覺。第二天,沒事了,參加家庭聚會,家裏人誰都不知道。

之前,由於中共迫害,家人害怕,在壓力之下,我不敢煉功。這次之後,我對大法的信心增加了,逐漸敢當著家人的面煉功。家人見我身體比以前好,也就沒說甚麼。隨著學法的深入,我常常跟家裏人說法輪大法修煉的事情。

過了一段時間,師父見我對大法更加堅定,就又幫我清理身體。這一次的表現是,突然間,肚子脹,渾身難受,怕冷。我趕緊打坐,發正念,一下子就覺得口腔中有津液流出來,肚子不那麼堵了,我感到沒事了。後來雖多次的拉肚子,人很難受,但我知道是清理身體。我加強學法、煉功,到第三天基本沒事了。經過這次清理,我的腸胃狀況徹底改觀。人精神也好起來了。

妻子不修煉,受電視、報紙欺騙,還持懷疑態度,目睹我身體被清理的經過,現在態度也轉變了。母親也承認,煉功後,我的身體越來越好。

二、化解矛盾 家庭和諧

在沒有修煉的十年裏,我的心情很差,跟妻子的關係也越來越不好,時常為了一點小事發脾氣,吵架,然後就是多日的冷戰,心裏那個苦啊,後來甚至偶爾情緒失控動手打她。

雖然之前修煉過,我也知道不好,但長期沒有學法,不懂向內找自己。發生矛盾只會看對方,怎麼看怎麼覺得對方不對,心裏越想越氣,往往就忍不住。

隨著學法的深入,慢慢的,我懂得寬容別人,懂得矛盾是讓我提高的機會。一開始,發生矛盾,我就強忍,忍不住,過後就後悔。但慢慢隨著學法之後,我能夠要求自己向妻子道歉,承認自己做的不好。妻子不認同大法時,我做的不好也是一個重要原因。我在道歉時常說,不是大法不好,是我沒能按照大法去做,是我自己沒做好!

雖然知道忍了,也能道歉了,但在家庭生活中,要時刻做到,實在很難。妻子天天跟我生活在一起,就像打籃球那種人盯人一樣,要時刻不出錯,那真是難,但真做到了,就是心性的提高。

後來,我開始能夠找自己,發現自己有瞧不起人家的心,覺得人家不如自己聰明,不如自己知道的多,又有大男子主義,覺得妻子應該聽自己的。表現出來就是說話不善,喜歡挑人家的毛病,高高在上,不知不覺之中,用命令指揮的口氣。這樣在家庭生活中,就容易磕磕碰碰,一點小事就吵起來,而且每次都覺得自己有道理,一定要自己佔上風才罷休,這是很強烈的爭鬥心、好勝心。這樣下去,家庭哪有安寧的日子?

我決心修去自己這些不好的心。用心記住師父的法:「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1]用法來指導自己,首先我把姿態放低,告訴自己不要高高在上,同時,在碰到不符合自己想法的事情的時候,當對妻子不滿,心裏湧起氣、怨恨的念頭的時候,馬上壓制它,消除它。這樣之後,效果好了許多。

原來我要妻子請一位清潔工,幫忙打掃家裏,她總是不幹。我跟她說,那我來請一位,她說不喜歡陌生人進家裏。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心裏別提多難受了,說話也不客氣,她就是不請。幾年過去了,我一想到這事就在心裏怨恨她。後來我把這個心放下了,心想沒清潔工,就自己多打掃,多收拾。這時,她卻主動請了一位。

同時,在一些事情上,我也能考慮她的感受。比如,以前我很少同她講話,認為沒甚麼共同語言,有時間就進書房,不是學法煉功,就是忙自己的事情。妻子也抱怨,說我跟她說話很少。後來我能夠理解她,站在她的角度去想,所以每天吃完飯,幹完家務之後,我總是在客廳呆一段時間,陪她喝喝茶、聊聊天,順便也跟她講講真相,講講大法的事情。這樣,妻子的抱怨少了,對大法也比較理解。明白了「三退」不是搞政治,是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她不但自己退了,最近還幫忙勸她的家人也做了「三退」。

在兒子的升學問題上,我也逐漸能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兒子本來學習成績不錯,我在內心就存有希望他上頂尖高校的念頭。他喜歡計算機程序設計,花費不少時間在那上面。我要求他暫時放棄程序設計,集中精力準備高考。可是他放不下,我為此沒少煩惱,生氣,甚至大聲呵斥兒子。後來我意識到,這樣不對,這是執著心,於是順其自然,改為多關心支持他。後來兒子考上了他自己喜歡的大學。周圍的人投來了羨慕的眼光,有人說,怎麼你家孩子考上理想大學這麼容易?我在心裏想,好在我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否則還不知經歷多少煩惱,多少波折。

兒子現在已經畢業,在一家不錯的公司上班。我跟他的關係現在比較平等和諧,他有事也會來跟我商量,我幫他分析,幫他出主意,但不強求他聽我的。我也跟他講了真相,他做了「三退」。修大法,讓我體會到家庭和諧,其樂融融的感覺。

三、在機關工作 不爭名利

我在「機關」工作,從新修煉之前,我主動要求調到這個無權無勢的單位。我只希望在這裏過安靜的日子,做點研究工作。沒想到,當今世風日下,這裏也照樣爭鬥激烈。但我要求自己不參與爭鬥,不主動打聽小道消息,不到領導那裏去討好領導。幹好自己的工作,從不推脫。同時也儘量不寫作假的文章。

幾年前,單位派人下農村「扶貧」,我被選為「駐村幹部」。本來可以脫產,也就是說不用幹單位的活了,但單位人少,要我兩頭跑。這樣不但路上奔波,而且說白了就是拿一份工資,幹兩份活。我從沒有向領導訴苦,要補貼。有條件的單位,會給兩頭跑的人配個公車,我們單位沒有,我用自己的車跑。單位每月給報銷點汽油費,有人找領導說報銷額度太高,領導想減,我二話沒說同意了。我心裏明白,這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呢。

「扶貧」結束,工作完成。按規定可以給我提拔一級,單位也向上報了,可是上面說,缺少編製,這事有點難辦。好心的同事說,這是要讓你找關係,打點一下呢,趕緊活動去吧。我沒有去做,現在社會風氣已經這樣壞,修煉人不能助長這樣的風氣,結果最後沒有提拔。人家替我不平,領導也擔心我鬧情緒。我心裏也起了點波瀾,但很快控制住,我不鬧情緒,照樣做好工作。單位領導對我的為人十分肯定,後來有甚麼事都喜歡來找我商量。

有一次單位領導希望我發揮專長,組織作者為單位編一套書,我不講任何條件,馬上答應了。在接下來的三年時間裏,我運用我的積累,找到學術界的朋友幫忙,書編的比較順利,出版後,社會上評價很好。我自己也擔任其中一本的撰寫工作。本來我覺得自己比較忙,就找到一位前輩學者希望他來撰寫,沒想到,他給了我一些材料,告訴我,他把材料給我,還是我自己寫,將來算是兩個人合寫。我只好又找了一些材料,獨自完成了編撰。

書即將出版的時候,我想那位前輩只是提供了一些材料,也沒參加實際編寫工作,不如將來請他當個審稿,作者就不要寫他了。跟他一說,他不太高興,馬上拒絕了。我有點尷尬,也意識到這是自己的名利心使然,趕緊糾正。新出的那一冊書不但署上這位前輩的名,而且排在我的前面。後來,我又把稿費全部讓給他。家人知道後,說讓給他可以,但應該讓他知道這回事。我說,讓都讓了,現在告訴他,不等於在跟他討要稿費嗎?這位前輩退了休,需要錢,以前我做研究,他也幫過我,咱就當報答他的幫忙吧。

在排定這套書編者的名次時,領導把我的名字排在一般編輯人員的倒數第二名,我始終未說一句話。一位認識的人得知這套書從頭到尾是我負責的,就問既然名讓領導得了,你應該跟領導提條件,出書的錢讓你安排,言下之意可以得點利,我只是淡然一笑。

單位提拔幹部,小小的單位你爭我奪。我因為工作出色,學歷也高,按理是應該提拔。可是有人為了搶奪這個位置,與領導合謀,利用我修煉大法的事,對我進行人身攻擊,無中生有誣陷我,最後使我失去了提拔的機會。

那段時間我面臨著外界壓力和利益的雙重考驗,我內心雖然有波動,有苦惱,但我心中記住師父的法。不爭不鬥,不怨不恨,繼續平靜做好自己的工作,並理智向同事領導講清真相。一位同事心地善良,她為我抱不平,我正好藉機跟她講了真相,也談了大法的法理,後來她做了「三退」。另一位同事,信基督教,雖沒有「三退」,也十分認可我的為人,稱讚我是他見過的高素質的人。

修煉的事情,跌跌撞撞,幾天幾夜也說不盡。修煉的歲月雖有魔難、會吃苦,但我從心底知道,那是我生命的方向,大法是我生命的指標,我一定會堅定走下去,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