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電氣工程師:修煉開智開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 * *

我今年五十多歲,是從事供配電設計的高級電氣工程師。我在人生旅途迷茫的時刻,幸遇法輪大法洪傳。我修煉了法輪大法,踏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師父教導我們:「在哪個階層如何做個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種慾望、執著心。在不同階層都可體現出好人來,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階層中修煉。」[1]

二十多年來,在真、善、忍法光的沐浴下,一個原本病懨懨、浸在名利情色中自私的我,變的健康豁達、淡泊名利而友善,工作中游刃有餘,大法給我開智開慧。

逆境中的昇華

從小到大,在眾人的眼裏,我都是一個好孩子、好學生、好職工。從來沒曾想到過:一個追求道德昇華的人,有一天會跟警察和犯人打交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與真、善、忍為敵的中共政權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一時間,全國上下如文革再現,人人過關。那時只要你說「不煉了」,就沒事;你要堅持信仰,就會面臨著失去一切。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巨大壓力,正是心中那源自於法輪大法的正氣,使我在逆境中敢於面對殘酷的現實,做出理性而堅定的抉擇──作為在大法中受益的一員,為法輪功說公道話,是理所當然的事。做好人沒有錯,法輪功沒有錯,我要堅守心中的正信。從小膽小怕事的我,在修煉中把名利情逐漸看淡後,怕心在減弱,心中的勇氣漸漸的升起。

在被迫害的腥風血雨中,在那堅守信仰、度日如年的日日夜夜裏,我每天面對的都是警察和犯人的打罵、侮辱。在逆境中,我牢記師父的教導,無論別人怎樣,作為修煉者,我都要用發自內心的大忍之心善待別人。從中我更加體會到了善是一種力量,大忍之心是意志堅強的表現,他能改變自己和周圍的人。

在那段日子裏,我也有一些神奇的經歷。在被非法關押的牢房裏,我睡在潮濕的板床上。冬天寒風颼颼,被子都蓋不住腳,還要被犯人強制沖冷水澡;炎熱的夏天,蚊蟲叮咬,還要和生疥瘡的犯人擠在一個鋪上。可神奇的是,我既沒有得風濕,也沒有被傳染疥瘡;洗冷水浴時,全身還直冒熱氣;冬天伸在外面的腳,像被包了棉絮一樣暖融融的,一點不冷。這是不修煉的人難以相信的,這也許就是「心正百邪不侵」吧。

在大法師父的加持下,這段身處逆境的經歷,使原本膽小的我變的越來越樂觀、堅強,也使我在後來的工作中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都能努力的去為他人著想,盡力去堅持,最後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設計圖紙 為他人著想

我們這個專業的發展變化很快,特別是近幾年來,網絡技術、通訊技術和控制技術的發展。如果不學習新知識,就跟不上設計的要求。由於我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遭受中共迫害,有很長一段時間離開了本職工作。當再次回到設計院的時候,對設計已經有點生疏了。

一開始,我只能對付一些小的項目。不久,院裏中標一個大工程,我被指定為該項目的自控專業負責人。當時,我們院的自控圖紙還沒有一個成型的模式,自控設計也不被重視。院裏只給了我幾天的設計時間,幾乎是免費給業主做,拿到的都是畫的幾張系統圖應付一下。

由於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這次院領導非常重視,親自主抓該項目。領導要求大家應用新技術,精心設計,體現我們院的水平。領導的信任也帶來了壓力,設計工期時間很緊。對我來說,短時間內熟悉新的工藝、掌握新的自控技術不是大的問題。但對於設計師來說,圖紙就是他的語言,套圖容易,創新就難了。

修煉法輪大法這麼多年,我逐漸的學會了遇事首先去考慮別人。我站在技術人員、施工人員、業主的角度,去換位思考如何能清晰的表達設計師的思想,讓別人更容易看懂圖紙,更容易指導施工,更容易方便工程後期的維護與管理。

按照這個思路,對於簡單重複的內容,我沒有採用圖紙的堆砌來增加圖紙量的方法,而是通過總結、提煉和歸納,從而形成精煉的圖面表達。對於有設計難度和複雜的地方,我會從多角度、多層面來表達設計的要求,以便看圖的人能理解透徹。就這樣,我以全新的模式推出了一套施工圖紙,最終得到了審圖專家和自控承包單位的肯定。他們一致認為圖紙表達清晰,言簡意賅,信息豐富,圖面排版賞心悅目。該工程獲得了本市當年施工圖設計一等獎。

從那以後,我畫的很多圖、編製的計算書,許多成了同事套用的模板。通過這次成功的設計,也讓我明白了,在多為他人的著想中,才更能體會到法輪大法賦予修煉者的智慧。

善的力量

設計師一般手頭每年的設計任務很多。設計師喜歡不是很內行的業主,這樣一切由設計師自己說了算。設計師按規範進行常規設計,這樣的設計流程快,修改少,佔用時間短。如果碰到一個很專業的業主,他會深度參與設計,表達他的想法,希望設計師按照他的要求設計。

對業主來說,這個工程是他的全部工作,所以每天都會有各種想法冒出來,今天要求這樣,明天要求那樣。遇到這樣的業主,設計就變成一件很費時費力的事。特別是遇到擴建工程,設計師一般會儘量不涉及現狀。因為對現狀進行改造,是一件很麻煩、很頭痛的事情。

特別是我們電氣自控專業,對其它專業的人來說很抽象。如果把工藝專業的改造比作是給病人打針、敷藥、縫合傷口,電氣自控專業的改造則是給病人動毛細血管手術,涉及的面廣而細微。

有一次,我參與了一個擴建工程。業主在電氣和自控方面都很專業,要求很高,想法也很多。現有的配電系統經過廠內多次改造,已經和原設計相差很大。原設計資料不全,許多外方資料缺失,配電系統存在一些問題,業主希望在這次擴建中給予解決。而現有的自控系統已經癱瘓,許多裝置已損壞,希望這次的設計將原來的設備自控全部納入,最終將全廠的配電自控形成一個完整的、無縫連接的整體。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為業主著想,也很理解業主的要求正當,所以我儘量配合、滿足他們的需求。這樣,就需要大量的時間去調查現狀。當時我手頭還有其它的工程設計,經常出差也不現實。一開始,業主要求改甚麼,我就改甚麼。最後我發現,這樣我很被動,沒完沒了,時間耽誤的更多。

後來,我改被動為主動。從我的工程設計經驗和視角出發,全面衡量整個工程,真心為業主著想。我從宏觀到細節,給他們提出了許多合理化的建議。當業主感受到我的善意後,就主動分擔我的工作,積極配合調查現狀細節,根據他對廠裏運行設備熟悉的優勢,提出自己的改進意見。

在很短的時間內,一個雙方認可、清晰合理的方案就敲定並建成,實現了全廠統一的自控平台和完整的配電系統,最終的結果雙方都很滿意。該工程在後來的全國評比中榮獲二等獎,這在擴建工程中也是很難得的。

一份家鄉的特產

一週緊張的工作結束後,週末是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黃金時間。陪陪家人,看望老人,或看看書,誰也不希望有工作方面的事務來打攪。

一個週末,我正在家處理家務,一個外地業主打來電話,說政府規定的工程建設工期很緊,現在正處在設備安裝調試期。變配電系統調試頻頻跳閘,現場技術人員無法解決。因為我是該工程電氣專業負責人,希望我到現場協助解決問題。放下電話,我和家人交代後,就匆匆趕到另一個城市的施工現場。

說實在話,那時我參加工作時間不長,設計行業很多時候是重複勞動和閉門造車,沒有多少現場調試經驗。電氣設備的線路多而複雜,能不能解決問題我當時心裏還真沒有底。到了事故現場,了解情況後,我感到無從下手。幾個小時過去了,手忙腳亂,故障依然沒有排除。面對業主、設備廠家、安裝公司技術人員他們期待而又失望的目光,我自己的面子心、埋怨心、急躁心都上來了,心煩意亂。

吃過晚飯後,我開始調整心態:我是大法弟子,要放下人心執著,才會生出智慧和靈感。我從新理清了思路,從新有條不紊的開始排查,心境越來越平靜、沉穩。時間在不知不覺中一分一秒的過去,夜幕降臨了,我依然精神抖擻,心無雜念的工作著。凌晨三點,我終於找到了事故的原因,故障解除,變配電系統調試成功。業主非常高興,親自用車把我送到當地賓館休息。

那年過年期間的一天,業主專程開車來到我市,特意給我送來了一份家鄉特產,表示對我的感謝!

生日飯局上唯一的客人

電氣自控設計師在設計中要選用許多電控裝置,經常會跟產品推銷員打交道。推銷員無論是年輕新手、還是職場上的老練人,無論是一般職員還是公司的老總,來到設計院,自然就是有求於設計師。

他們一般都畢恭畢敬,非常客氣。經常是設計師坐著,他們站著。無論設計師態度怎樣,他們總是笑臉相對。設計師高興時,就會跟他們聊上幾句;忙時,很冷淡的應付幾句,就打發人走。不高興時,還有時拿他們當出氣筒,發洩責備幾句。性格內向一點或有個性的推銷員,被氣哭、氣跑的事時有發生。

我覺得他們真不容易,所以對他們都非常客氣。我還專門買了一個凳子放在桌邊,當他們來到後,能坐下來交談。我無論自己多忙,都耐心傾聽他們的介紹,平等相處。時間允許的話,我還會和他們談談我修煉法輪大法的經歷,和在大法中領悟到的人生道理。

古今中外,天南海北,我們經常聊的很開心。他們也很願意和我交談,覺得大法弟子看問題的視角寬廣、深刻、獨特,受益頗多。很多推銷員成了我的朋友。他們當中也有許多善良有正義感的人,當聽到我講述大法弟子遭受的殘酷迫害的真相時,有的人還會暗自流淚。

一個很有業務能力的推銷員,是個內蒙古青年。他朋友眾多,交際廣泛,經常組織本市設計師聚餐休閒、郊遊度假。不到一年,本市絕大部份的設計院都選用他公司的產品。那時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幾年。和他第一次接觸時,我遞給他我自製的名片,上面印有法輪大法真相語句,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倆也交往過幾次。

一天中午,他突然打電話約我出去,說今天是他的生日。他說就邀請了我這一個貴客,他要和我一起度過一個有意義的生日,我當時很感動。我倆在一起談了各自的經歷,談人生,談我送給他的《九評共產黨》。他說,看了《九評》後,感覺大法弟子了不起,令他非常佩服。他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敬重和珍貴,一直留在我內心的深處。

返本歸真 逆流而上

隨著社會道德水準的下滑,設計行業也難以倖免。作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我在工作中不能隨波逐流。只有心中有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才能逆流而上。

現在設計院領導最頭痛的事,就是布置下去的設計任務遲遲不能完成。反覆催促,許多設計師還是我行我素、慢條斯理,找很多理由為自己完不成任務搪塞。與我共事的領導換了幾屆了,對於交給我的任務,他們都很放心和信任。

因為,作為大法弟子,我不講假話,不抱怨。交代好的完成時間,我會加班加點,到時間一定完成。有一次,領導在飯局上當著大家的面說,我修煉的這個功,修心養性,非常好。

對設計師來說,技術資料、圖紙資料、專業程序或工具就是財富和資本,都是每個人在實踐中總結、收集的寶貴資料,一般是不願意與人分享的。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放下了名利心,別人需要甚麼資料,只要我有的,都儘量提供給對方。

電氣自控專業圖紙量大,有些圖紙設計還要等其它專業做的差不多後,提出條件圖才能開展設計。但是時間上,要求和其它專業同時完成,所以我們的設計時間短,工作就會辛苦些。我注意到,他們很多時候都是在做重複性的簡單勞動,真正需要花費功夫的關鍵設計,就沒有多少時間了。

我就利用業餘時間學會了編程技術,開發了一些本專業和其它專業的智能繪圖程序,並無償的提供給大家。這就大大的提高了設計效率,得到了院領導的肯定。也因此,我們院本專業同事之間的關係都很融洽。在付出中,我也從未因此而失去甚麼。因為我深深的感受到,溶於法中後,法輪大法給予我的智慧源源不斷。

收廠家回扣,是設計行業的潛規則,對此大家心照不宣。請大家吃飯、上娛樂場所也是常事。有的廠家在節假日會饋贈現金卡;有的廠家針對某個項目直接將裝滿現金的袋子塞給你;有的廠家通過轉賬,直接將錢匯在你的賬號上,有時超過萬元。

這種時候,我都會告訴他們:「大法弟子是修煉人,修煉人有修煉人做人、做事的原則。」然後將錢退給他們。對待宴請,我儘量謝絕,並讓他們理解。不該去的場所(比如夜總會、按摩店、足療店等)堅決不涉足。所以他們對我都很尊重,覺得大法弟子很正。

設計是講論資排輩的,但是在年輕設計師面前,我沒有任何架子。他們需要幫助時,我都耐心的給他們講解。我自己有甚麼疑問,也會虛心的向年輕人請教。

有一次做一個工程,在圖紙行審中,遇到職能部門剛上班不久的一個年輕人,對我毫無道理的百般刁難。我記住師父的教導,修去自己的爭鬥心和虛榮心,守住心性,我感覺被對方刁難的心放下了。後來,我看到這個年輕人對工作的那種認真勁兒,在當今的社會也是不多的。最後,我們彼此之間消除了隔閡,我們兩人都從中受益了。

當人不為名、利、情所困擾的時候,活的才快樂,這是真的。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的種種神奇故事,升起對法輪大法的正念,登上駛向新世紀的法船,得到法輪大法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