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關於各類軟件的提醒、交流》的一點淺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讀了《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陸各地簡訊及交流》其中的<關於各類軟件的提醒、交流>一文後,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感到生活在大陸的人真的是太難了。

關閉電腦後,我突然想到甚麼「工作中要用到一些軟件」、「商家要求使用微信訂貨」、「教師給學生布置作業,也通過微信發布」等等,這些不都是表面嗎?實質上社會上的一切還不是都與大法弟子的修煉有關嗎?

師父講:「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1]如今微信及一些軟件能泛濫到這種地步、肆虐人間,膽大妄為,不能說與大法弟子無關。

明慧網通知不能以任何藉口保留微信等一些軟件已經有幾年了,可到底有多少大法弟子「聽話」的?很多同修都在以各種藉口保留和使用,還有的同修卸載掉微信等後,稍微受到一點挫折,就又安裝上了。究其根本原因無非是放不下名、利、情。如:周圍的親朋好友都拿著智能手機,微信聊天,自己不用怕別人恥笑;用微信聊天省錢;網上購物便宜;有的兒女或父母在外地,用視頻聊天覺得更好;為了工作中的方便,同事都用;等等等等。表面看著都是「理由」,用著也挺好,省錢、省力、省事,可邪惡的實質目的是利用外星文化來害人的,現在已經是越來越明顯的表現出來了。

記得在網上看過一篇交流文章,一個同修所在的工作單位要求員工必須得使用微信,該同修遵照明慧網的通知卸載了微信後辭職了。沒多久就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可以不使用微信,也能正常工作。而且時間比原來的單位寬鬆了許多,更有時間修煉了,工資還多了。

還有一篇交流文章,同修卸載微信後,堅定的表示以後不再使用微信。結果用電話、短信的方式與商家一樣訂貨,商家也沒有對同修發難。

我地區有一位同修是上班族,單位要求人人用智能手機,他就是不用。領導說員工要用微信接受考題(實際上都是些沒有用的東西),答完後要發送過去的。同修是鐵了心了,就是說:我不用智能手機。結果同修不用答那些沒用的考題了,省下來的時間用於學法、煉功,直到現在班也上的好好的。

還有一位同修是教師,無論別人怎麼說,他也是不用微信。我想他肯定也不用微信給學生布置作業。

像以上的同修,真正能把心橫下來,不怕名、利、情受到損失,自明慧網的通知下發後就堅決不再使用微信及其它邪黨軟件的同修,到底能有多少呢?

師父講:「從另一方面講,舊的勢力能幹了它們要幹的,弟子們哪,那還不是大家默認了它們所要幹的嗎?」[2]

也許正因為最初很多大法弟子沒認清微信等軟件的危害,怕自己的名、利、情受到損失,從而保留和使用,有的同修玩手機的癮甚至不次於常人。那不都是在不斷的給其輸送能量、推波助瀾嗎?用工作中的軟件還得點「同意」帶有誹謗大法內容的霸王協議才能使用,那豈不是明明白白的混同於滑下去的常人了嗎?

記得我不用智能手機換回老年手機後,在一些公共場合使用時,總是有點不好意思。因為人們會覺得年輕人怎麼用老年手機啊,怪怪的。一次,我在某處辦理一項事宜的時候,旁邊還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工作人員向他要手機號,沒想到他大聲的說:「我沒有手機!」工作人員頓時一驚:「你沒手機?!」「對,我沒有手機!」我明顯的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沒有手機的人都能這樣理直氣壯,我用老年手機有啥不好意思的?

從此以後,我拿著老年手機反而有一種自豪感。當有人問我為甚麼不用智能手機時,我就說:「玩微信容易上癮,一看會很長時間,對眼睛、頸椎都不好。而且還容易讓人不務正業,孩子也不想管了,啥活兒也不想幹了,光弄它了。徹底不用,就能控制住自己。」有的人就誇我:「你真行!」「真有自制力!」

去年疫情期間,我地剛剛解封時,上公交車必須用微信掃健康碼。我想微信卸載了,不能再安上,不能聽邪黨的。不讓上公交車,放下利益之心,我就打出租車。沒想到僅僅兩天,上車的人幾乎都嫌麻煩,投完幣就往車後面走,沒幾個掃碼的,司機讓掃碼也沒人聽,掃碼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後來我領孩子去辦事大廳辦理身份證,讓掃碼才能入內,兩側站了好幾個檢查人員。沒想到我晃了一下身份證,檢查人員就讓我過去了。孩子跟著我走,沒手機,沒身份證,也沒人問,甚至連體溫都沒測。

今年過年前,我地區要求人人檢測核酸,否則甚麼地方都不許去。單元門上都貼有市民碼,讓用微信掃碼後去做核酸。我當時就想:武漢肺炎本來就與大法弟子無關,做核酸是對大法弟子的污辱。人人核酸,你們說了不算,我就是不安裝微信。一時間所有的店鋪還真的都在門上貼出了讓掃碼的東西,不掃碼還真的不讓進了。銀行的定期存款到期了,不掃碼也入不了內,利息取不了,也辦理不了續存的業務。我想那就暫時不去取利息,放下利益之心。家裏吃的東西先前備了一點,再過些天可能就沒吃的了。但我堅信總會有辦法的,因為師父講:「佛法無邊是甚麼意思呢?他有的是辦法。」[3]

後來就聽到小區裏有人開著小車用喇叭喊著賣吃的,我趕緊買了點。過了幾天我無意間聽到有人說:沒有智能手機掃不了碼的,拿著身份證到社區辦個通行證的卡片就行,到哪兒都好使。結果我社區都沒去,一個內部的親戚就主動給我辦理了通行證。到哪兒拿出來一晃就行,到銀行辦理業務、買年貨啥的,我一點兒都沒耽誤。

師父講:「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4]「人心的改變就會使事情向正面轉向。」[5]

個人淺見:著眼於表面解決不了問題,關鍵是同修們在這方面要有個清醒的認識,真正放下名、利、情,別再給被邪惡控制的這個外星文化輸送能量,可能暫時會帶來一些不便、挫折,如果大法弟子都能重視起來,在這方面做好,操控霸王協議的邪惡就會自滅。

寫這篇文章,自己也找到了以前沒有認識到的不足:就是自己雖然不用智能手機,有時還會扒拉扒拉家人的,看看熱鬧,有時也網上購點東西,現在感到很懊悔,才知道這樣做是錯的,也是在給其輸送能量,以後一定要杜絕了。

最後真心的希望同修們都想一想。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新經文:《理性》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