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電話被監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一日】最近同修們多次在明慧網上交流電話被監控情況。雖是老生常談,但同修中仍然不重視、抱著「掩耳盜鈴」心態的還是比比皆是。往往出問題後知道找自己,但同時也找藉口,總有一絲向外找的心態,阻礙著自己修煉的提高。可邪黨監控,真的無孔不入!下面就我遇到的手機被監控的幾次,對同修討論的做一下補充。

1、平時不直接聯繫的手機也會被監控
一次我和丈夫乘長途汽車回老家另一個城市看望住院的丈夫的妹妹。當時我是把因為我「訴江」被監控的老年手機卸掉電池帶著,丈夫的手機正常開機帶著。等到了老家的醫院,沒有多一會兒,妹夫的手機響了,顯示來電是我家所在市的號碼。接了一問,對方說是賣房的,問他買房嗎?我從沒有用手機跟妹夫聯繫過,丈夫平時跟妹夫聯繫也少,可見監控者把跟我丈夫的手機聯繫的手機也掛上了監控。

2、又有一次,老家的姪子打電話問我給他打電話了嗎?我說沒有啊。他說:好幾次了,他接到了我的手機號打給他的,他接了後對方卻沒聲音。我回想了一下,大概也是我外出卸掉電池時監控者冒充我的號打的。可見,卸掉電池也存在安全問題,最好就是不用手機聯繫。

3、「訴江」後,我換了手機也換了卡,平時基本只有上班時帶著,跟人聯繫的也非常少。有一段時間一位退休的同事(夫妻都是同修,男同修及女兒都是同事)病業嚴重,過不去關,住了兩次醫院,後來去世了。前、後半年的時間裏,女同修常打電話讓過去,我儘量不在她讓過去的時間去她家或醫院,也很少人知道他得病的消息,我也沒跟其他任何人說我甚麼時間過去,包括對他女兒。可同修去世後,我一次跟單位書記聊天,他說了句話,「好人啊,我可知道 ……」後面欲言又止,意思是知道我老去同修家幫忙。

我後來回想了一下,同修家電話有座機,且在其他屋子,我有時下班直接過去,需乘1個小時的公交車,去了把手機放在另外的屋子。多數情況不帶手機,可同修家人的手機是正常開著的啊,說話聲音被監控了。還不是一個手機,這不光是竊聽器還是放大器,你無論走到屋子的哪個位置,都有至少一個電話(還有一個座機)離你最近,何況往往是一個十幾平米的房間呢!

4、一次騎電動自行車回家路過一個十字路口,有個警察維持交通。我走的有點兒急了,紅燈還沒完全變綠,我就從警察旁邊騎過去了,聽著後面警察嚷了句「紅燈」。等回到家沒幾分鐘,手機就收到了一條過道口讓注意交通安全的短信。這種短信是我有手機以來收到的唯一的一次。

同修忽視電話被監控的現象我遇到的也有。
1、用的電話卡信息不是本人的或匿名的。
我個人認為每個電話都是被監控的,只要跟同修聯繫,你的電話就會被掛上,聲音就會被竊聽。你說邪惡不聽你說話,光聽別人,可能嗎?何況你的手機也不確定沒被監控。

2、當打電話聽到有盲音時,認為對方手機被監控了,自己的沒事兒,提醒對方注意,自己仍不注意。

今天去同修家學法,學完法才發現手機就放在旁邊。我提醒時,同修卻說,一直在這兒放著了,平時很少打電話。我也曾一直認為這裏最安全了,以前只見到他家有座機在其他房間。現在回想起來,還有一次協調人找我協調一些事情,就在座機所在的房間。找其他人也在那個房間,真是大開放。該同修家已經幾次被邪惡抄家了。

不注意安全造成的損失真是太多了,希望今後我們在這方面互相提醒,形成整體,圓融師父所要的,走正我們的修煉之路。

個人之見,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