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被監控的情形舉例

——再談手機安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手機安全問題老生常談,可是有些同修還是不重視手機安全。下面分享一些手機被監控的實際經歷:

1、帶手機路過醫院被記錄
一女同修跟我說了一件事:年前一段時間,瀋陽疫情嚴重,她的一位同學在瀋陽。有一天白天,這位同學路過一家醫院,這家醫院是收治新冠肺炎的。到晚上,疾控中心給這位同學打電話,問她路過這家醫院幹啥去了。

同修跟我說這件事時,我很吃驚:這手機監控也太厲害了吧,路過哪都能監測到。

2、老年機同樣被實時監控
由此想到了同修的一些不安全做法:有的同修拿著手機去同修家,自說自話:這是老年機,不是智能手機。言外之意,老年機不能被監控,安全,豈不知老年機出事的也很多。

有一老年女同修,以前和我在同一單位,同一辦公室,上班時對我頗多照顧。我倆善緣,關係很好,後她退休,我下崗,各奔東西。偶爾在街上碰到她,總有說不完的話。當然嘮的都是一些與修煉有關的、敏感的話題。有一次,我與她遇見,像往常一樣嘮的熱火朝天,我突然想起了甚麼,問她是否帶了手機。她說沒帶,我倆繼續嘮。嘮著嘮著,突然她衣兜裏的老年機很大聲的報號:「136……」她很尷尬的說:沒別人,就家裏這幾個人聯繫。當時我是又好氣又好笑。過幾天,她又來找我,我首先摸她兜,一摸硬硬的,老年機還在。後來,我笑著跟她說:「姐,你以後見同修時,別帶手機。」她再沒來找過我。

3、手機放在另一房間並不安全
還有的同修拿著手機去同修家,說話時把手機放樓道裏,或放在另一房間。有的同修拿著手機到同修家,到同修家門前才想卸電池,自己覺得這種做法安全,實際並不安全。

4、被監控過的手機走到哪都被監控
有的同修被電話騷擾過,沒換手機也沒換電話卡,拿著這部電話到同修家,甚至到資料點。雖然沒進屋,在門口只說了幾句話就走了,也不安全。

5、被要求手機保持開機,是為了保持隨時監控
還有一個女同修,被綁架,因疫情,放回家,但是不法人員要求她手機保持開機,以便能隨時聯繫到她。她有一次有事需請教同修,她就拿著這部手機到同修家去了。太不理智了。後來該同修被非法判刑。

6、上街講真相帶手機,也會被監控
還有的同修上街講真相時拿著手機,講完真相給家裏買菜。問家人吃甚麼,手機聯繫方便。

最安全的做法是別帶手機。

7、裝了微信,監控更全面
我所在的城市是一縣級市,從最南走到最北,也就二十多分鐘;從最東走到最西,也就是二十多分鐘。可是有些同修還是手機對手機聯繫。

有一資料點女同修跟一開出租的男同修電話聯繫(該男同修有時幫她拉耗材),這個男同修自己講,疫情期間,因為要求掃碼,他不得已開通了微信、健康碼等,緊接著就被警察電話騷擾。可這位女同修還跟他電話聯繫,好像不在乎。

又有一次,我到這個資料點給這位女同修電腦做系統,做到一半時,聽到女同修在另一房間,給別的同修打電話(大意):「油墨的打完了就別打了,換成激光的打……」傻子都能聽出來是做資料的。

還有的同修沒卸載微信,跟同修解釋:就家裏這幾個人,微信沒加別人。

有的同修孩子在外地,為了跟孩子聯繫方便,手機沒有卸載微信。

有一次下班,我請二姐(不修煉)吃飯,二姐給女兒看孩子,每天女兒下班後,她才可以回家。因為那天我請吃飯,二姐沒回家。吃到一半,二姐夫打電話,問二姐在哪,他說看微信顯示:二姐已經走了四千多步了,平時二千步就應該到家了。

8、用微信和國外孩子聯繫,邪黨收集境外情況
還有的同修孩子在國外,跟孩子微信聯繫,這種做法很不安全。

有一次,我們同學聚會。同學中有一個在外企上班,她沒修煉。她說,有一次她接單位座機,電話裏有雜音,像串線一樣。她當時就明白了,電話被監控了。在邪黨的洗腦理念中,一直有所謂的「境外敵對勢力」,所以大家跟國外孩子聯繫的同修,要注意──你覺得你是跟孩子共享天倫之樂,可是邪黨說你在跟「境外勢力勾結」,並藉此收集境外情況。

9、平板電腦也受監控
不光手機,平板電腦也要注意安全。有一次,我跟一個女同修去另一女同修家,我們兩個沒帶手機,主人同修把自己的手機也拿到另一房間裏。我認為很安全了。她家客廳裏有一個平板電腦,主人同修的姑娘在外地,她平時用平板跟姑娘聊天。因為我沒玩過平板電腦,不了解,所以我們三個說話時,主人同修的平板開著機也沒在意。

中午十二點,我們三個發正念,很靜,突然平板電腦彈出一個信息框。發完正念後,我一看平板電腦彈出的信息是:系統檢測到房間裏有另外兩個人的聲音。看到這個信息,我嚇了一跳,要知道我們三個嘮的都是敏感的內容。

10、集體學法帶手機,全體受監控
我以前很不注意手機安全,前幾年跟鄰居同修學法時,手機就在旁邊插著電源充電,沒覺著不妥。二零一六年上省城辦事,住同修家,同修說她們學法小組,不許帶手機,我聽了心裏還沾沾自喜:看我們那環境多寬鬆,學法時手機就在旁邊。現在想來,她們的做法是對的,不應該帶手機。

二零一七年,鄰居同修被綁架,被綁架的當天早上我倆還手機聯繫過,可是我還是捨不得換手機、換電話卡,抱著僥倖心理。兩個月後,警察給我電話,我才換手機、換電話卡。可是還是不注意手機安全,經常帶手機去同修家,只不過是去同修家時,把手機放另一房間;後來二零一九年,在網上看到當地兩名同修在省城被綁架,那一天,同時被綁架的同修和家屬高達三十多人,應該是手機被監控老長時間了。別人我不知道,這兩名被綁架同修平時不注意手機安全,兩人好像都沒卸載微信。此時我才警醒。

11、不安全的電子產品也別帶
現在我從不給同修打電話,有事當面聯繫。去同修家,我不但不帶手機,不安全的電子產品都不帶。

現在的高科技,發達程度超出人們的想像。我的同學(不修煉)買了一個智能音箱,插上網線後,能聽歌,用語音發出指令,想聽甚麼,它就放甚麼。有一次很晚了,我同學叫了一聲智能音箱,那個智能音箱很不耐煩的說:「幹啥?」還有一次,我同學閒著無事,就想逗逗智能音箱,說了幾句沒用的,結果那個智能音箱反問她:「你調戲我,你有意思嗎?」這個同學也提醒我,要注意安全,說現在的北斗系統定位精確,誤差不超過半米。

結語:
可能有同修覺得只有通過手機才能聯繫到想見的人,只有通過手機才能查到想知道的資訊。其實不是,很多同修都有過這樣的體會:不用手機,想見誰的時候,不經意間的偶遇,就能見到想見的人。

一女同修,要給丈夫辦理社保補貼,但是不知道政府啥時候開始辦,問樓下的鄰居,鄰居也說不知道。一天,她坐在公交車上,上來一個女的,不認識,徑直坐在她身旁,主動跟她說:「我這是去給我妹妹辦理社保補貼,今天是第一天……」她聞聽此話當時就悟到:是師父在借常人嘴告訴她所需信息。

總之,不用手機,只要我們的心在法上,該見到的人一定會讓你見到,該知道的事也會讓你知道,一樣都不會落下。

【編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對錯與否由作者個人負責,請讀者自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