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阿古的耳朵」

國外大法弟子談就是安全問題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看了大陸大法弟子的《再說手機安全》一文,覺的問題確實觸目驚心。而在海外表面沒有迫害的環境,大法弟子可能更是放鬆了這方面的警惕性。

現在舉幾個例子。

幾年前,我曾聽說一位總協調人抱怨說,不管事情怎麼保密,甚至幾個人的會議,中共總能知道消息。因為在明慧網經常看到有同修交流這方面的問題,我當時就脫口而出:那是因為你們的手機。當時他們好像還不太相信。

最近,聽說面對所有同修的某項目的負責人,還讓大家都提交姓名和手機號碼,理由是為了工作方便。這名協調人是剛從大陸來不太久的,既沒有國外早期大法弟子對中共的警覺性,也沒有國內大法弟子的安全意識。(不幸的是,這種既無早期警覺性又沒有國內大法弟子安全意識的情況,在大陸到海外的學員中比較普遍。)

另外,很多同修仍然沒有在手機安全問題上採取甚麼有力的措施,還是照常使用。

我們身邊的「伊阿古」

看了歌劇《奧賽羅》,驚訝的發現:其實這齣悲劇裏面的事情,在修煉人中都有對應的角色和表現。例如,針對所談的安全問題,所對應的就是煽動、挑唆,到處製造事端的小人,也是奧賽羅身邊最信任的旗官伊阿古。這不得不令人深思。

為甚麼身邊的人會莫名其妙的亂起來?為甚麼好像甚麼都不對勁了?為甚麼跟自己關係好的左膀右臂突然好像成了自己的對手?都是有人利用人心間隔挑唆造成的。

為甚麼這些小人如此得心應手?是因為他(她)就在你身邊,非常了解你的弱點,而他(她)的目地是毀掉你。

想一想,如果邪惡掌握了我們的信息,通過手機知道了我們所有的隱私和秘密、我們的人際關係網,不是很可怕、很危險的事情嗎?邪惡不就可以根據我們之間的間隔,猜疑、妒嫉,開始實施他們破壞大法弟子項目、毀滅大法弟子和眾生的計劃,甚至牽著大法項目的鼻子走了嗎?

由於邪惡的監聽,我們的手機就成了「伊阿古的耳朵」。我們不注意,「伊阿古的耳朵」隨時就給邪惡提供免費信報和重大機密。打個比方說,我們相信手機,就像盲目信任身邊的伊阿古的奧賽羅。

值得注意的是,為甚麼伊阿古被信任?就是因為他善於迎合上級的心理,很會逢場作戲,而且在一些小事上能及時幫助奧賽羅,很得上級歡心。所以奧賽羅才不自覺的對他放鬆了警惕,甚至覺的沒他還不行。奧賽羅最終失去了一切。

手機也是這樣,就是因為很好用,大家才覺的沒手機怎麼能行,沒手機還能活嗎?但可悲的是,不注意最終會毀在它手裏。

雖然有的同修可能認為這最終還是修煉問題,如果心性沒問題,也不會被害。但我們畢竟是人在修煉,誰又沒有執著心?只是大小程度不同而已。真是神,邪惡也害不了,但畢竟我們還沒有成神。不注意就會遭受不必要的損失。

所以,我覺的大家應該針對手機問題有必要加強認識和警惕性,並採取有力措施。比如:少用或者不用手機;重大事情可以當面談,而且不要把手機放在可以聽到任何聲音的地方;出門如無必要就別帶手機,以免被追蹤;不在手機裏面談論項目的任何細節,自己個人的體會,對其他同修的看法。當然,這好像很難做到,但其實沒有手機的人,也會照樣生活的很好,也不會有甚麼影響的。

莫當邪惡的線報人員

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被問到這個問題:「弟子:有人住在大陸一年半載後,回到海外又參加各種活動,包括法會。回大陸也沒有任何迫害。如何對待這種情況?」

師父回答說:「這就得想一想了。你知道這個電話監聽啊,我們身上帶的電話,告訴大家,每一個都是監聽器。中共聽那個東西,坐那聽你嘮家常,那聽的都清清楚楚啊。每一個大法弟子那個手機都是被監聽的,你說你不暴露?而且那個手機串的很快,你一打電話那個號就串上,然後他就設一個監聽。沒有暴露,那太少了,甚至於沒有可能;只要你公開活動了,就會有。所以呢,說回國了,沒事,像走平道的,我想呢,一定有問題。」

再仔細想想,我悟到,其實所提到的這一類同修,就是不自覺的給中共充當了線報人員。以前沒有手機的時代,邪惡招募一個特務還得使出一套手段,逼迫人就範。如果邪惡想要挾大法弟子當特務,很可能被拒絕。然而,在電子信息時代,中共只要稍微耍一下花招,就能輕鬆得到一個高級特務都得不到的情報!而如果此人要是項目裏面的重要人員……想起來,不是嚇出一身冷汗嗎?

另外,如果覺的,這裏是國外,治安很好,中共就算了解情況又如何?也不能對我們怎麼樣吧?其實這也是很不負責任的想法,壞人的壞招數不是好人能想得出來的,所以才覺的沒甚麼、不礙事。就如同不穿防彈衣或鎧甲上戰場,說自己在槍林彈雨中不會被打中,好像有點太麻痺大意,說不定就中彈了。或者如同把大筆現金放在很明顯的地方不加保護,說不會有人拿?那萬一被人拿了,又怎麼辦呢?保險櫃到底是幹甚麼用的呢?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等邪惡掌握了更多的信息,他們想在大法弟子中搞事情,讓你遠離師父,也不是那麼困難。

所以,大家真得清醒了,不要再被動的被利用了,也不要在事情還沒做的時候,就被邪惡破壞了。最好就是自己多想,多做,不要太多和同修進行不必要的聯繫,我們只是同修而已,基本上不是常人中的親人,沒必要聯繫那麼緊密。我們需要做的是在配合中,把人救了,而不是互相影響,耽誤救人。計較我們之間誰好誰賴也沒意義,一旦圓滿都回自己的世界;常人中的名利地位甚麼都不是,一時見不到師父本人也不影響修煉,而如果修不好自己、不能兌現誓約,或無知中不斷在給邪惡提供情報,破壞大法,在最終大法弟子圓滿的時刻,才會面臨大問題。大法弟子,畢竟不是常人,不需要為自己最後的圓滿考慮考慮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