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對安全重要性的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從二零一五年和二零一八年本市大法弟子曾經遭受邪惡的迫害,波及多個地區的同修。這兩次分別有十三位與十七位法輪功學員遭到不同的迫害。

從了解邪惡在學員家中非法搶走的資料數量來看,真相期刊多則有幾千冊,光盤上千張,還有幾百張的真相不乾膠等,真相資料少的也分別各有上百份。

在二零一五年之前,與一位後來遭受非法判刑的農村同修交流時,同修說,今年的製作神韻光盤你們那邊是否需要,我回答不需要。聽她講,當地的協調人一次就採購上萬張光盤,找不到地方放,全放這裏了。言語、表情帶著指責與不滿,我問,你們沒有計劃性、分期購買和多處資料點「開花」嗎?同修講,我們這裏的同修多數家庭只有一人修煉,因有的家人不明真相,家庭關係有的不和,家人能支持修已經不錯了,做資料就有壓力。夫婦都修煉的,也是找藉口不參與製作,實際就是怕心障礙著;可是同修們又都需要各種資料,那也得給提供呀,同修表情顯得無奈。

談到資料運作是不是單線聯繫時,同修嘆了口氣說,剛開始是這樣運作的,可是時間長了大多數人都知道我這裏拿資料方便,也就誰來給誰了。後來又了解到,有的老年同修在電話裏直接互相說,需要東西去某某那裏拿。

看過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同修材料的人員講,「你們」(指判刑同修)的人在看守所裏面甚麼都說,她說她、他說他,有的多年的事情都說,還不如其他的犯人。

記得一位曾經被迫害的同修講,她被邪惡抓走的兩天裏,其他同修的信息,邪惡從她那裏一點都沒有得到。兩天後,邪惡又綁架了另外一名學員,邪惡利用監聽到一點消息,誘騙該學員說,某某已經把你們之間做的事情都說了,你也從實說吧。該學員知道,某某兩天前被邪惡抓走了,聽了邪惡監聽的隻言片語,誤認為某某同修把她說了,也就稀裏糊塗配合了邪惡。她們出來後,該學員見到某某同修,一臉怨氣,指責同修出賣她。某某同修把事情經過仔細說了一遍,該學員才知道自己上了邪惡的當。

二零一八年初,與本市一位主要協調人(後來也被迫害)交流時,告知你們這裏知道主要資料點的人多,而且資料運作大意,需要更換資料點,能分散開最好。該協調人講,有難度,以後再說,多注意就可以了。輕率的交流,現在想起來,自己後悔沒有坐下來好好交流實施。

這兩次大批的同修遭迫害,邪惡都是在半年前就開始跟蹤、監聽、拍照、蹲點,在同一天、同一個時間進行抓捕。

就在發出這篇投稿時,聽二零一五年那個地區的同修講,現在依然有一些學員找各種藉口,帶手機去學法點和資料點。

同修,我們的時間有限,請理性的做好三件事,手機就是個竊聽器、資料點的安全、配合中的安全與修口等等方面應該切實重視起來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