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為啥叮囑「千萬別跟那些老太太們來往」?

——再談手機安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手機安全問題,明慧網已刊出很多很多篇文章了,甚至還出了幾個小冊子,但這方面的安全隱患卻依然存在。特別是在女性老年同修中,這種情況可以說是普遍存在。

一位同修給我談了這麼一件事。他們當地派出所的一位明真相的警察曾私下跟她說:你們可千萬別跟那些老太太們來往,她們在電話裏說的那些話,我們都知道是甚麼意思。「甚麼『你烙的餅挺好吃,再給送點來吧』。甚麼『你再給送點甚麼甚麼好吃的』或其它東西之類的等等,我們一聽就知道你們在說甚麼:你是做資料的,她們是發資料的。她在向你索要資料。你們都當我們警察是傻子啊?我們現在都在翻牆上網,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不願管你們的事,否則,抓你們,一抓一個準。」

這位同修曾辦護照想出國,就因為老太太同修在電話裏問這事,讓派出所監聽到了,要沒收同修的護照。甚至警察連同修甚麼時候出去學法、甚麼時候在家都摸的清清楚楚。這些也都是老同修在電話裏一遍又一遍的問的。

同修又談到了外地發生的一件事。幾年前,四位有工作的年輕同修,個人掏錢租房組建了一個大型資料點(這裏且不說組建大資料點符不符合法的要求),四人都是隨個人業餘時間不定期的去做資料,四人同時在一起的時候很少,供給全市同修發放。同修們在手機安全上也很注意,去資料點從不帶手機,去取資料的同修也不帶手機。

這個資料點一直平安運轉了好幾年。突然有一天這個大資料點被邪惡查抄了,並且是在四位同修都在的時候。四人也全部被重判了好幾年。

後來有警察透露,資料點出事就是因為一些老太太同修們的電話被監聽造成的。老太太們守著手機甚麼話都說。他們監聽這些老太太們的手機好幾年,才摸清了資料點在哪、都有誰在做資料、他們甚麼時間人都到齊碰頭開會等。所以才選擇他們四人都在時綁架和查抄了資料點。其中有一位同修在單位是個中層幹部,被迫害前挺精進的,被監獄迫害回來後一直處於消極狀態,都帶修不修了。

這個損失是巨大的,教訓也是極其深刻的。假如說因此有同修不修了,或掉下去了,我們這些老年同修有沒有責任?我不知這些老年同修們有沒有反思過這些問題。

在我身邊也常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自從明慧網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後,同修們都陸續組建了家庭資料點。有好多資料點同時也是學法點。同修們學完法後,所交流的內容不是講真相就是資料的傳遞。雖多次強調去學法點不要帶手機,可還是有同修手機不離身。天天把手機放在包裏帶到學法點。直到有一天手機鈴響了,人們才知道手機就在身旁。而大家當著手機說了多少講真相和做資料的事了?又提到多少同修的名字和做的項目?

這還算是好的,手機有鈴聲。而那些把手機鈴聲設為靜音而帶在身上的呢?你能知道他隨身帶著手機嗎?

還有同修,在傳送資料和發放資料、講真相時也帶著手機,覺的自己正念強,沒事,天天都是這樣過來的。怎麼勸說也聽不進去。我不知道同修看不看明慧文章,《八年沒抓和次年被抓》不是很清楚的說明了這個問題嗎?還有同修打電話直接要資料,真的叫人無奈又無語。

我不想指責同修,但同修啊,我們不是修煉人嗎?我們修的不是大法嗎?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我們不是要為同修負責,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嗎?如果因為你不注意手機安全而導致資料點被毀,同修被抓、被迫害,導致眾生不能被救度,你難道沒有責任嗎?這責任你又如何去承擔?「法徒受魔難 毀的是眾生」[2]。

每一位在大陸生活過的同修都清楚,每一位家裏有常人的同修,修煉環境開創的都非常不容易。一旦被迫害了,家裏環境立刻就變得非常緊張,即便是家人明白了真相,在邪惡恐怖的高壓下也會因為恐懼而干擾同修修煉。

師父都在法中明確講了:「現在所有你們身上帶的手機、電腦等電子設備,連接互聯網的東西,都是竊聽器。」[3]你為甚麼就不聽啊?為甚麼非要給邪惡當「義務情報員」呢?難道你就可以超越法之外嗎?

我觀察了一下,老年同修們離不開手機的原因無外乎有兩個:一個是難耐的寂寞,再一個就是兒女親情。這不正是我們修煉人要修去的東西嗎?我們不是要跟師父回家嗎?那為甚麼連手機這麼一個小小的東西都放不下呢?你能帶著手機上天國嗎?

因為不注意手機安全而導致同修出事的事情屢屢出現,而很多同修還是不注意手機安全,依舊我行我素,不得已寫出這篇文章。

有說的不妥或語氣過重的地方,只能請同修包涵了,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生生為此生〉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