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被監控的情形舉例(續)

——再談手機安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網屢次強調手機安全問題,可有些同修還是不注意,給自己找了許多的藉口。下面補充一些手機可能被監控的情形。

1、學法、煉功時手機放身邊,方便了迫害
有一女同修,做資料的,她和同修集體學法時,手機就放在身邊,家人同修多次勸阻不聽,她的說辭是:如果有人監聽,讓監聽者也能聽到大法、得到救度。後來她被綁架,六個資料點同時出事(資料點沒做到單線聯繫),看來是監控很長時間了。她被非法判刑七年。

十八年前,本地唯一的一個大資料點被破壞,也是手機被監聽、定位。出事前,資料點負責同修有一天上街,看到信號監測車在街上逡巡,他沒在意。不久,資料點手機響了,同修接起來,對方不說話,同修也沒在意。緊接著資料點被破壞,好幾個同修被綁架,這次出事,經濟損失巨大、人員損失巨大:一同修受牽連,被迫害致死,資料點負責同修在黑窩被迫害致殘,其他資料點同修被非法判刑三年、七年、十二年不等。

2、出去發資料時帶手機(包括老年機),給迫害提供了方便
鄰縣有一個女協調人,有一天,晚上和幾個同修去鄉下發資料,車開到半路時,她手機響了(老年機),她接了電話,對方不吱聲,她也沒在意,繼續前行。到了目地地,剛發上資料,警察上來了,除了常人司機外,全部被綁架,後來才知道,該協調人手機已經被監控一年多了,該協調人被判重刑。

3、到同修家做系統或安裝天線時帶手機,方便了監聽
兩年前,我到一年輕女同修家,碰巧遇上一對夫妻同修給她家調試新唐人。當時調了半天新唐人也不出信號,男同修就給另一個會調的男同修打電話,讓他來幫著調。這個電話沒在女同修家打,是出去到外面打的。我當時問男同修:「你咋帶手機呢?」男同修解釋的大意是:「沒辦法,有時候到鄉下,不用手機,沒法聯繫。」

幾個月後,一個老年女同修約這個男同修去鄉下給同修安新唐人,開車去的。到鄉下後,國保警察連同鄉下派出所警察一起,綁架了那名老年女同修、男同修、要安新唐人的鄉下同修。國保警察還到那名男同修家抄家,在男同修家綁架了正在家學法的妻子同修。又到那個曾幫他調新唐人的男同修家,逼著這個男同修簽了不煉功的保證書

經常去這個男同修家的其他幾個同修也被綁架。

後來打聽出來,這個男同修的電話被國保監聽,他這邊車一動,國保就跟上了。他住處的電梯裏的攝像頭跟國保警察手機連著,誰上男同修家,看的一清二楚。

4、夫妻同修通電話時啥都說,給監控者提供豐富信息
五、六年前,我在同修家見到一農村男同修,我們聊了一會兒,男同修電話響了,是他妻子同修從鄉下打來的。妻子直接在電話裏跟丈夫同修說:「某某想安一個大鍋(新唐人衛星接收天線),你啥時候回來呀?」

我跟男同修說:「你們倆口子在電話裏啥都說呀?」夫妻同修打電話時也要注意,不能啥都說,夫妻同修在家時,也要注意放好手機。

5、說暗語,警察能破解
有的同修不聽勸,還是手機對手機聯繫,理由是在手機裏沒明說,說的是暗語。鄰居同修跟我講過一件事,早些年,也就是二零零幾年吧,她被非法勞教,在省女子勞教所,遇到一外地女同修,這個外地女同修跟鄰居同修講了她被綁架時,警察把電話錄音放給她聽,她打電話時講的那些暗語,全被警察破解了。

6、屏蔽袋並不能保證百分之百安全
有的同修準備了屏蔽袋,早些年用一種方便麵的包裝袋。不是所有的方便麵,而是內裏像一種銀漆的那種。

還有一種像手包式的屏蔽袋,八元左右,曾在我們當地大力推廣,我本人也曾買過一個,我現在不用了。

幾年前,我身邊的同修自己在網上買了一個銅絲做的屏蔽袋,五十元左右。現在也不用了。

以前同修相信這些屏蔽袋,理由是把手機放進這些屏蔽袋,用別的手機打放進屏蔽袋的手機,顯示無法接通,沒有信號,所以認為這麼做信號被屏蔽了。

個人認為不妥,你用你的土辦法試了一下,你就認為管用;但是你並沒有用警方的專業監聽設備測試。況且,現在技術水平日新月異,警方的監聽設備不知更換了多少代,軟件也不知更新升級了多少代。

7、打真相電話不能在家裏或工作單位打
有一老年女同修,曾被非法判刑數年,迫害得直不起腰,走路費勁。從黑窩回來後,因為不能上街面對面講真相,就在家裏打語音電話,打了好幾年。那幾年我們這的環境非常寬鬆。這幾年,這位同修又做資料。去年冬天,該女同修被綁架,至今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8、手機不能既上明慧網又上常人網站
身邊有一女同修,她平時手裏總是拿一部手機。她跟同修解釋說,這部手機是專用手機,沒有電話卡,很安全。她有時在家用這部手機上明慧網,有時在單位用這部手機上明慧網,工作閒暇時用這部手機學法(手機裏裝了師父原著)。有時跟同修聊一些很敏感的話題時,也沒防備這部手機。

有一次,她跟同修說,白天沒守住心性,用這部手機上了常人網站。同修聽了大吃一驚,原來這部手機還能上常人網,太危險啦。

上常人網時,會監測到這部手機都上過甚麼網站,而且這部手機裏裝的大法的內容也能被監測到,手機上網的地理位置會被鎖定(如家、單位)。不具備上網條件時,周圍聊的一些敏感內容會被記錄,一遇到上網條件時,手機會自動登錄網絡,上傳敏感內容。可不可怕。

所以同修們,以後遇著誰拿著手機,說甚麼專用手機,學法用的,發正念用的,煉功用的……一定要謹慎對待。

9、專用手機,不能安裝常人軟件
有的同修用的是專用手機,技術同修做的專用系統,不上常人網,但是為了方便,私自安裝了萬能鑰匙等常人軟件,這是大的安全漏洞。常人軟件有後門,存在安全隱患。

10、生活用的手機,儘量少裝一些常人軟件
有的同修手機卸載了微信、QQ,可是經常用淘寶、支付寶等軟件,這麼跟你說吧,常人軟件大多數都不安全,都存在安全隱患。像大陸常人用的非常火的軟件:抖音、快手、火山小視頻、網遊等等,跟微信、QQ是一個性質的。

有的同修,你告訴他A軟件不安全,他就用B軟件,你告訴他B軟件不安全,他就用C軟件……你告訴他所有常人軟件都不安全,他還會為自己找藉口用。想起常人中的一句話: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11、被綁架後,返回來的手機不能再用
有的同修被綁架,出來後,邪惡把手機返給同修。這樣的手機一定不要再用。邪惡很有可能在手機上做了手腳,安裝跟蹤軟件(隱藏起來的,表面上看不出來),或者在手機硬件上隱蔽的地方安上一個跟蹤芯片。這樣的手機最好是不要放家裏。

12、座機也要注意安全
本地一年輕女同修,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出來後,我遇見了她,問她當時被綁架的情形,她說當時一幫警察騙她開了門,進門後,拿著一張紙條,上寫著她家的詳細地址:某小區幾棟幾單元幾室,還知道她小名。在這之前,一個老年女同修,打過她家座機(稱呼她小名)。她從黑窩回來後,把座機拆了。

13、不修煉的家人看新唐人時,也得注意手機安全
家裏不修煉的常人愛看新唐人,但是常人有一個習慣,手機不離身邊,這就帶來一個問題:看新唐人時間久了,通過身邊手機,會被大數據篩查出來,發出預警,而且手機是跟你家WIFI連在一起的,你的住址也會暴露。

14、用電視給家人放敏感內容時,也要注意安全
一女同修家的舊電視(大腦袋的那種)不用了。家人買了一台新電視,液晶的,超薄的,有U口,插上U盤能看視頻,不像舊電視需要連影碟機。還能聯網。去年疫情期間,女同修用這台新電視插上U盤,給家人放師父講法錄像,還有真相電視短片。有一天,電視彈出一個對話框:是否需要舉報此內容。原來,女同修在給家人放所謂「敏感內容」時,電視是聯網的(跟手機一樣,電視第一次聯網時需要輸入用戶名、密碼,下次打開電視時自動登錄),電視把敏感內容自動上傳啦!

放敏感內容時斷網也沒有用,因為在不聯網時播放敏感內容,電視會自動記錄,一旦聯網還是會上傳。除非這台電視永遠不聯網。

15、注意邪惡的聲音採集
以前警察對抓到的犯罪嫌疑人採集指紋,在刑偵方面,指紋可以作為確認一個人的唯一標識。現在多了一樣,那就是聲音。

據近兩年被綁架過的同修講:邪惡對同修強制採集聲音樣本。如果一個同修被採集了聲音樣本,把這個樣本放到大數據庫中,那麼這個同修再使手機打電話,無論怎麼改手機串號、換手機卡,在大數據中搜索、定位是分分鐘的事。

那些到現在還不注意手機安全的同修,真讓人操心,你跟他(她)強調手機安全,他(她)笑話你,說你有怕心。而且振振有詞:我都多少年了,一直這樣,也沒出事。今時不同往日了,以前出事時,都是一個人出事,或者一個資料點出事,出事後,周邊的同修馬上切斷聯繫。這兩年看明慧網的報導,有很多地方都是監控很長時間,實施群體綁架(連帶家屬),有時幾十人一同遭綁架。

你不注意手機安全,很可能邪惡已經監控你了,看你平時都跟誰聯繫,之所以沒動手,不是邪惡對你有多仁慈,是邪惡在放長線釣大魚,他想選擇一個破壞性最大的時機動手。

不注意手機安全,不修口,啥都說,等於變相的跟邪惡通風報信,說嚴重點,起的破壞作用比特務都大,特務大家知道防著,同修之間是不設防的。所以不注意手機安全的同修,好好想想吧!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