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見證大法正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我家住在黑龍江省一個偏僻的小村子裏,那地方很窮。我有三個孩子──兩個女兒,一個兒子。三個孩子都已成家。

大法寶書《轉法輪》很神奇。我沒念幾年書,文化水平不高。我初期學法時,讀《轉法輪》,有看不懂的地方,多看幾遍,就能明白了。

比如,一次我看到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不知道是甚麼意思。我一連念了十遍,這八個字變了,變成了紅色的字,蹦蹦跳跳的,蹦到了我腦子裏。我悟到了師父說的一層意思是:我自己在修煉,功是師父給我的。當然,再學,還會明白更多的意思。

我剛修煉時,遇到了甚麼難事,我就看書學法,書中的法理,就會讓我知道怎麼去做。

我家的白菜地被大法輪蓋住了

有一年,雨水多,有些澇,誰家的白菜長的都不好。我家的菜地靠道邊,就我家的大白菜長的綠油油的。

當時,我們村的風氣不好,不但窮,偷盜也是常有的事。那年的白菜缺,價格好,我村的王四倆口子把他們自家的白菜都賣了,一棵也沒留。

一次,我上白菜地,看見王四倆口子在我家白菜地轉著圈看。我心想:「這兩人把自己家的白菜都賣了,可能準備晚上偷菜。白天在看誰家的哪根壟的白菜好呢。」我晚上害怕,不敢去看白菜,叫丈夫,丈夫也不去。我很著急,自己去看白菜不敢,不去又怕丟。

沒辦法,我只好靜下心來學法。我拿起一本大法經書,一打開,就看到了「是你的東西不丟」[1] 這句話,我一下明白了,是我的東西,不會丟,大法輪給我看著呢。我馬上說:「謝謝師父!」我高興地上炕睡覺了。

我做了一個真實的夢:夢見一個天藍色的大法輪,把我家的白菜地全蓋住了,小偷沒找到我家的地。早晨起來後,我去白菜地看,果然一棵白菜也沒丟。

我家的三個孩子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一身的病,地裏的活兒幹不了,所有的重擔都壓在了我丈夫一人身上。修煉大法後,我一身的病幾天就全好了。我家的三個孩子,都跟我修大法。一家人自從修煉大法後,都沒得過病,沒吃過藥,沒打過針,省下了上萬元的醫藥費。

三個孩子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人;看誰推車,就幫忙推;看誰拿東西拿不動,就幫人拿;見人就打招呼,誰給甚麼東西也不要;不打人,不罵人。我們村的會計說:「人家(指我家)的孩子不知道是怎麼教育的,太讓人喜歡了。」

特別是我兒子。爺爺奶奶重男輕女,我兒子去奶奶家,甚麼好吃的都給他,但是,我兒子就是不要,勸也不吃,說:「爺爺奶奶歲數大了,你們吃吧。等以後好東西多了,我再吃。」把爺爺奶奶喜歡的不得了。這三個孩子在村裏,人人誇。

法輪大法遭到迫害後,我給我們村的書記、村長、會計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書記、村長高興的退了,就會計不願退。後來會計得了腸癌,我拿著真相小冊子去了他家,給他講真相。他明白了真相,並痛快的做了「三退」,後來腸癌也好了。十多年了,人家現在還是會計。

我村的二小得救了

二零零九年,我們村的二小得了脈管炎,先從腳趾頭開始爛。

二小的父親天天喝大酒,喝完就打媳婦;喝到睡著了,醒了還喝,整天就是喝。田裏的地不鏟,不打糧,他自己不幹活,媳婦也被他打走了,他整天都是迷迷糊糊的。他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看不慣他這樣,就出去打工去了。最後,二小的爸爸被酒奪去了生命。二小的媽媽聽說二小的爸爸死了,就回來看二小。二小的腳趾爛的更重了。

二小媽媽領二小到哈爾濱醫院看病。大夫說必須截肢,不然命保不住了。截肢手術需要一大筆錢啊!二小媽媽東拼西湊的,給兒子做了截肢手術,但只夠截一條腿的錢。醫院住不起,只能回家養。

用甚麼養啊?在家,沒錢也不行啊!善良的媽媽為了兒子,只能出去打工,給無依無靠的二小買夠了他吃的米、白麵、電飯鍋、電炒鍋、電褥子、豆油、鹽等生活用品。媽媽捨不得兒子,哭著走了,二小唯一的親人走了。那年二小二十三歲。

二小拉屎、撒尿都在屋裏,他住的屋裏進不去人,味兒太大了。二小一口菜也沒有,鹹菜、醬啥的也沒有。大冬天,一點兒火不燒,也不行。我聽說後,就去給他燒炕,從新搭火牆、地爐子。我在老杜家買兩袋子煤,在老朱家買了幹苞米瓤子,把屋燒熱。然後,把二小拉的屎尿都倒出去,把他屋子收拾乾淨。我在我家做好飯菜,給他送去。鹹菜天天換樣給他送,幫他熬過了寒冷的冬天。

我給二小講了大法真相,又給他送去了寶書《轉法輪》,他讀了《轉法輪》後,另一條腿保住了。

二小媽媽過年回來了,看到兒子有人照顧,一點沒受甚麼苦,她買了很多禮物,來我家感謝我們。我想到一個女人掙點錢多不容易,娘倆的生活沒錢不行。我怕把東西送回去,他們娘倆接受不了,我就給合成錢送去了。他娘倆無比的感激,再三的說:「謝謝!」

二女兒的婆婆後悔了

我二女兒修煉法輪大法。她的公公、婆婆、丈夫、小姑子都是黨員。婆婆和小姑子強迫我二女兒放棄修煉法輪功。她丈夫上班了,婆婆、小姑子打罵她,逼她放棄修煉。

小姑子打了110,警察來了,問:「甚麼事?」小姑子說:「她煉法輪功。」110警察說:「這不歸我們管。」就走了。後來,他們家人又告到了法院,法院強迫二女兒離了婚,孩子判給了男方。我女兒想孩子,她公公婆婆把孩子抱到遼寧去了。

二女兒的公婆和婆婆的大哥合夥開公司,投資了七十萬。她婆婆把這七十萬給了她大哥,沒打憑證辦手續。他大哥把這錢拿跑了,錢和人都不見了。她公婆急壞了,孩子又得了病,真是火上澆油。醫院的大夫說:「孩子的病不好治。」

老倆口把孩子送還給了我二女兒。孩子來我家住了幾天,病就好了。孩子好了,奶奶就把孩子要回去了。二女兒想孩子,我勸二女兒:「你著甚麼急呀?過幾天又會送回來的。她嘗到了甜頭,她就還得往這送,這得給她省多少錢啊。」

幾天後,孩子拉不出屎,吃瀉藥也不管用,打開塞露也不管用,憋的孩子甚麼也不吃,不能坐著。沒辦法,叫我二女兒去把孩子接了回來。孩子來到我家,我叫孩子給師父磕了三個頭。我鄰居同修把孩子抱起來,托住兩條腿,說:「拉吧!」孩子拉出來了,硬硬的屎,紮都紮不動。

二零一一年,我二女兒因發放神韻光盤,被中共非法勞教一年半。她婆婆給我打電話說:「我和孩子都有病了,住院了。現在沒錢了,醫院不讓住了。」我說:「你需要多少錢啊?」她說:「一千元就夠了。」我說:「明天我坐早車去,你在哪個醫院?」她說:「你送我家就行。」

第二天,我坐六點鐘的早車,七點就到了她家。我拿著寫有「法輪大法好」的真相錢幣,帶著真相台曆、真相小冊子,都給了她,又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她跟我講了她大哥把他們騙了,氣的她直罵,把他大哥家的玻璃都砸了。又說,又花了五萬元告他,也白花了。因沒有任何手續,到哪都打不贏。這回,她傾家蕩產了。

一個月後,她婆婆又給我打電話,說孩子得去哈爾濱醫院,還需要一千元。我又答應第二天坐早車給她送到家裏。第二天去了,一進門,她婆婆笑呵呵的和她旁邊站著的一個小媳婦(她家的鄰居)說:「你看,這就是我孫女的姥姥。人家的身體可硬實了,一點病也沒有,她就是學法輪功的。」

正說到這兒,孩子的爺爺從裏屋走出來,舉著右手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家都是黨員,今天都退。我姑娘、兒子,我說了就算。」她婆婆說:「你給我的帶字的錢(真相幣),我去買東西花這錢時,人家都問:『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我孫女的姥姥給我的。』我告訴他們花這錢好,有福份。我把你給我的光盤、小冊子、台曆都發給我家親戚了。你說,就這樣,我的病好了,太神了!」

這回我拿了一千元帶字的錢(真相幣),一千元不帶字的錢,叫她選。她選了帶字的錢。一家人得救了。

是她把自己兒子原來幸福的家給拆散了。她兒子又娶了個媳婦,現在正在鬧矛盾。前後兩個兒媳一對比,她說還想要我二女兒。

她的話一出口,我嚴肅的說:「我女兒好,當初你怎麼要他們離婚?你想離就離,想要就要,我姑娘是你說了算的嗎?你把我姑娘告到法院,你也是女人,母子分離是甚麼滋味?你新娶的這個兒媳也是個大姑娘,又有了孩子,孩子怎麼辦?你不是也讓這個孩子沒媽嗎?你對得起孩子嗎?對得起你這個兒媳婦嗎?她再不好,都是孩子,當老人的得包容。」她啞口無言。老倆口開始做飯,說是給孫女過生日,叫我吃完飯再走。

十點多鐘,她現在的兒媳來了,手裏拿著一隻燒雞、一個豬肘子,站在門口說:「媽,你給我接過去,我就不進去了。」她婆婆沒吱聲。媳婦又說了第二遍,婆婆還是沒答應。兒媳又說了第三遍。我急了,上前一步說:「我給你接過來行嗎?」她說:「行,謝謝阿姨。」我接了過來,她抬腿要走。

我說:「你先別走,我有話跟你說。」她停下腳步,說:「阿姨,你說吧。」我說:「我女兒是不會回來的,你放心吧。」這個兒媳聽後,急忙說:「謝謝!謝謝!」我是給她交個實底。同時,也是讓她公婆聽到,不要再想著我女兒了,做人不能這樣,死心塌地的就要這個兒媳婦吧。我的目地是叫他們兩頭的老人和孩子都有個幸福溫暖的家。

大女兒的公公豎起大拇指,喊「法輪大法好!」

大女兒的公公婆婆在北京打工回來了,打電話,請我們吃飯。在飯桌上,大女兒的公公說:「眼看過年了,我卻得被人家拽著打嘴巴子啊!」我很驚訝,問他:「為甚麼?」他說:「我管了閒事,給外甥抬錢。外甥生意賠了,還不上。這錢利滾利滾到七萬了,抬的都是親戚的錢。我去北京打工,兩年掙回七千元,夠幹啥呀?」

我說:「大哥,別著急。」我問他的三兒子(我的大女婿),有多少錢,能不能幫幫你爸。大女婿說:「我們哥仨,還有大哥、二哥呢。」我說:「你就當你爸生你自己,替你爸還上吧。」大女婿說:「我還沒有房子呢。」我說:「給你爸還上債,你住狗窩,也不砢磣。別人打你爸嘴巴子,大過年的,你也不光彩。」大女婿又說:「我還沒小四輪呢。沒錢了,過完年,種地怎麼辦?」我說:「就用我家四輪給你種,沒錢,我家有。到時候用,打個電話,你小弟(我兒子)、你爸(我丈夫)都過來幫你。」

我回頭勸大女兒。大女兒從小就跟我學大法,真、善、忍在她的心中早就紮下了根。大女兒一個「不」字都沒說,拿出了三萬兩千元賣亞麻的錢。她公公又借了一千元,加上打工掙的七千元,湊了四萬元。儘管還不夠還全部的錢,但總能每家還上一部份,親家大哥也可以鬆口氣了。

當時,親家大哥高興的說:「弟妹呀,謝謝你呀!」又說他媳婦:「你是信主的,你能做到?」他媳婦說:「做不到。」親家大哥又說:「咱們還是學法輪功吧。」他伸出大拇指,喊:「法輪大法好!」

他又拿起電話,分別給他大兒子、二兒子打電話,跟他們說:「我還上四萬了。」他倆兒子問:「在哪裏整的四萬?」親家高興的說:「三兒媳婦拿出了三萬二,我又借了一千元。」哥倆放下電話,給親家大哥共打過來三萬元。

七萬元湊齊了,欠債可以還清了,再也不用利滾利了。親家大哥更高興了:「看看我這兒子。」又說:「弟妹啊,多謝你了!」我說:「別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吧!我要不學大法,我也做不到。」他連說:「那是,那是。」

大法可正人心

下次,我又去他家時,親家大哥領來了一個人,和我同歲,來了解法輪功。他問了很多問題,我們聊了四個小時,我把我從大法中悟到的,怎麼做到的,及出現的神奇事,都講給了他。他聽完後,當時決定想學法煉功。回家後,他媳婦不讓他學法、煉功,更不讓給師父上香,因為她媳婦信主。

我告訴他突破家庭關的最好辦法。我問他:「你做過飯嗎?」他說:「沒有。」「你抱過柴嗎?」他說:「沒有。」我又問他:「你疊過被嗎?」他說:「沒有。」「你餵過雞鴨鵝嗎?」他說:「沒餵過。」我說:「這回反過來,活兒你全包。你說法輪大法好不行,得做到,才是修。」這人真的就去做,抱柴、做飯、疊被、餵雞、鴨、鵝,餵完圈上。

兩天過去,他媳婦就說話了:「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變了?」他說:「我學大法了,師父叫我做好人。在家,也得給你當個好丈夫,給孩子當個好爸爸。今後,我煙也不抽,酒也不喝了,錢也不耍了(不賭博了)。」媳婦說:「是真的?」他說:「當然是真的。不但在家這樣,以後時時刻刻都得做到真、善、忍。」他媳婦樂的不得了,見人就講大法好,並說:「我丈夫,就大法能管他。」

幾天後,一個老頭看到他的變化太大了,也想學大法,還和我大女兒、大女婿他們一起成立了學法小組,真是勇猛精進。他們自己買不乾膠,自己寫的「法輪大法好」等真相標語。粉紅色的、綠色的,字很大,貼到很多電線桿上了,老遠就看到了。他們村子在高速公路邊上,他們在電線上掛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條幅。

一夜之間,掛了這麼多真相條幅,把村書記嚇壞了,在廣播裏罵,震動了全村男女老少。大女婿來我家說起此事。我說:「沒事兒,走,我跟你找你們村書記去。」我背著師父的法:「帶著如意真理來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2]。

到了他們村後,我和大女兒一起去書記家。剛一開門,村書記坐在門口的椅子上。我女兒說:「大哥,這是我媽。」他說:「嬸兒,快坐。」我說:「我為電線桿上貼的『法輪大法好』來的。你別害怕,那是保護你全村父老鄉親幸福平安的,狐黃鬼蛇都不敢上你們村來,又能震懾另外空間不好的東西。」書記說:「怕上級不讓。」大女兒說:「上級不管,你就當沒看著。上級要是找你,你就說:『我們揭掉,他們還會再貼上,我們也沒有辦法』。」書記笑了,從此再也不罵了。

他們全村多數人都做了「三退」,大多數人都認同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如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