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越南學員:我走上了修煉的旅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的一個同學給我打電話,說有話要告訴我。我和她在一家咖啡屋見了面,她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給了我一些關於法輪大法學員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資料,還有關於優曇婆羅花的故事。

她告訴我說,她因為試著在網上尋找一些修煉的方法,所以有機會了解到了(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她不理解為甚麼法輪功會被(中共)迫害,所以她花了九個月的時間,去尋找更多的信息。從那以後,她把法輪功介紹給我和其他的一些朋友,儘管她自己還沒有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後來,她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我花了幾個星期讀完了這本書。一開始,我覺的《轉法輪》幫助我找到了生命的意義。我從小就對宇宙很感興趣,我覺的宇宙空間非常美,非常神秘。所以,第一次讀《轉法輪》的時候,我是被裏面關於宇宙的內容所吸引的。

但是,我讀完了《轉法輪》以後,有一天晚上我走在街上的時候,我突然覺的自己的思維被拓寬了,好像和上界一個很廣闊的宇宙空間聯繫了起來。在那一瞬間,我有一種很神聖的感覺,而且我的整個身體變輕了。

幾個星期以後,我的同學來我家,教會了我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當我煉完第二套功法時,我開始有耳鳴,並且覺的頭暈暈的。這種感覺如此的強烈,使我不得不休息了半個小時。

有一次,我在煉靜功時,師父的法突然出現在我的腦中,使我感動的眼淚奪眶而出。師父說:「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1]

還有一天,在讀這段法時,我也被感動的哭了。師父說:「輕其身,豐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2]我被法輪大法慈悲的能量包圍著,也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超常。

師父教我發正念

一個月以後,我的同學給了我一份打印的《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她告訴我說:「要發正念。」那時,我還不懂甚麼叫發正念。我問她:「發正念和打坐的區別是甚麼?」她說不出來。

那天下午四點左右,我睡了一小覺,做了一個夢,這個夢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夢中,我在房間裏,我的手機和筆記本電腦放在桌子上,並且屏幕是亮的。在兩個屏幕上,我都看到了一個立掌的手勢。我試著把兩個屏幕都關上,可是關不了。然後,我看見我的胸前出現了立掌,周圍發著銀色的光環。那一刻,發正念的口訣在我的耳邊響起,那銀色的光環像箭一樣飛快的射了出去。我清楚的感覺到了發正念時神通的威力。

當我醒來後,我明白了發正念的內涵。

師父保護我免受車禍之險

一天早上,大約四點三十分,我騎著摩托車去公園參加晨煉。拐彎的時候,我沒有看到路中間的一塊水泥路障,一下子就撞了上去。當時的速度之快,讓我來不及踩剎車。我感覺我的大腿碰到了那個路障,我也聽到了後面的人在尖叫。

但是那一瞬間,我清楚的看到我的摩托車穿過了那個路障,就像那個東西完全不存在一樣。我的車還在以同樣的速度向前行駛,就像甚麼都沒有發生。我覺的既驚訝,又神奇。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還有一次,在我晚上十點下班回家的路上,由於雨太大,我的自行車在拐彎處滑倒在路邊的窨井蓋上。由於我無法踩到剎車,我試著用右腳停住自行車,結果我的鞋掉了下來。我感覺到我的腳在水泥路面上摩擦,但是,我並不覺的疼,我腳上的皮也沒有破。就在一瞬間,不知是從哪來的力量,使我的自行車一下子停住了。我知道,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一天晚上,我參加完集體煉功,當我正騎車過街的時候,突然一輛摩托車向我衝來。因為事情發生的太快,我完全來不及做出反應。我能知道的,就是那輛摩托車以很快的速度、很大的力量向我衝來。但是,當那股力量到我跟前時,只是輕輕的碰了一下我的自行車。我在街對面的加油站停了下來,當我回頭想看看那輛撞我的車怎麼樣時,那輛車已經不見了,就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我知道,又是師父保護了我。

讀正體中文《轉法輪》和交流文章的神奇經歷

二零一七年年底,我突然開始想讀中文的《轉法輪》。一位同修幫我請了一本正體帶拼音註釋的《轉法輪》。當我把這本《轉法輪》捧在手裏的時候,我問自己:是不是能把這本中文的《轉法輪》讀下來。

後來,我決定把自己的擔心放下,就從學習拼音開始。我在網上找了拼音表,花了幾天的時間來學習它。因為我在大學裏學過日文,所以我能認識大概幾百個漢字。我每天堅持讀一點中文的《轉法輪》,在一個月之內,我讀完了《轉法輪》。慢慢的,我也可以開始在明慧網上讀一些中文的交流文章。

回顧這段過程,我很驚訝的發現,我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學會了讀中文。我知道,是師父和大法給了我智慧。

二零一九年,我有機會參加了在美國紐約舉辦的「二零一九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參加這次法會,讓我對「無私無我」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也有機會利用我會中文的特長,實現了我助師正法的責任。

在我修煉的路上,師父時時刻刻都在保護著我。最近,我讀到了師父的兩首詩:「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3];「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4]。

回顧六年多的修煉過程,當我覺的難以承受或難以向前邁進時,我就學法,向內找,去掉人心和執著。當我轉變我的觀念時,不同的境界就會展現在我的眼前。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神路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