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騷擾不再沉默與承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去年臘月二十八的上午十一點二十分左右,我回家上樓時,有兩個身穿紅馬甲的女人在我身後也上樓。我知道她們又是來騷擾我的。我打開門,其中一個女人問:「你是?」我沒回答,進門隨手「砰」的一聲把她們關在門外。

隨即她們就下樓了。接著就聽到有人上樓。從門鏡中看到有四、五個穿著便裝的男人,在對著我家門的牆上鑽洞、打眼兒。過了一會兒,又來了倆警察。我坐下來靜靜的發正念,不知過了多久,聽到他們收拾東西走了。我看了看表正好十二點三十分。

我開門環視了一下樓道,一個攝像頭正衝著我家。當時我突然有了一個想法:給片警打個電話報警,告訴他不知道甚麼人在樓道裏對著我家的門安了個攝像頭。這是違法的!按照中國的傳統文化,過年了,家家戶戶紅紅火火送「福」,可這些人卻在我家門口安攝像頭,這是侵犯人權,違法違憲。

我撥通了片警的電話,對話如下:

「你是某某小區的人民警察嗎?」

「是。」

「你是保護你所管轄之下社區居民安全的警察嗎?」

「是。」

「我是你管轄之內某某小區某某號樓的某某居民。我向你報警:有一群人在我家樓道裏對著我家的門安了一個攝像頭,你知道這事嗎?」

「不知道,誰安的,你看見是誰了嗎?」

「不知道,不認識,都穿著便裝。」

「唉!某姐,我們去你家,你也不開門,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因為有陌生人出入樓裏,我們就和街道辦事處商量了,為了安全安的攝像頭。」

「好!既然是為了安全,從一樓到六樓一共12戶,每棟樓裏的每家都給安上攝像頭,無可厚非。今天你只給我一家安攝像頭,就是侵犯人權,你們是違法違憲!你們安了攝像頭我先生要跟我打架,打架就可能升級,我不知道會升級到甚麼程度,但這是由於你們給我家安了攝像頭引發的,一切後果由你們負責!咱倆的這通電話我已經錄音了。剛才你說你不知道是誰安的攝像頭,現在你又告訴我是因為我不給你們開門,不接你們電話而安的攝像頭。在公交汽車上、在樓道裏,警察都提示說:『不給陌生人開門,不接陌生人電話。』有兩次你們在晚上差十分鐘十點來敲我家的門,那個時間可能是你們的工作時間,卻是我們老百姓的睡眠時間啊,那麼晚了,我為甚麼必須配合你的工作呢?」

「某姐,咱們見個面說說話行嗎?」

「行,但是你們必須撤掉攝像頭,以表示你們的誠意。過了年我請你們喝咖啡。」

晚上,攝像頭的兩個點發出賊亮賊亮的光,直射著我家的門。為了保護同修,也為了不讓他們警察在這事上犯罪,第二天早上發完正念,我就用一塊地板革粘貼在攝像頭上。

第二天,警察來電話告訴我:他已經和街道居委會商量了,把攝像頭拆了,問我過年後能否和他們見個面?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自然要以真善忍為行動標準。你們有誠意歸正你們的錯誤,我當然會兌現我的承諾。過了年我請你們喝咖啡。」他忙說;「我請您。」我笑了,說:「別,誰都知道公安警察請喝茶、喝咖啡是啥意思。」

他們拆除了攝像頭。我也兌現承諾,請他們去喝咖啡。

見面後,我如實的向他們講述了我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實,修煉二十四年了,至今身體健康,沒生過病,沒用過國家發給我的醫療保險卡,沒有花過一分錢看病;講了當時煉功點上身患絕症的人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康復的具體事例;講了通過我接觸的派出所警察及所長、隊長,當他們了解到法輪功的真相後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態度的轉變;講了勞教所的一個獄警給我講的她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事;講了大法弟子李希望是怎樣被迫害致死的,李希望的妻子只因拒絕在賠償金問題的文件上簽字就被關進勞教所迫害的事;講新聞聯播播放的「天安門自焚」是誣陷法輪功的事例等等等等真相。

我說:你們看看我坐的姿勢(雙盤),再看看被燒焦的王進東坐的姿勢,他根本就不是法輪功學員,他的衣服都燒爛了,滿頭黑髮卻好好的,他兩腿之間的盛汽油的雪碧瓶也完好無損;你們聽聽自焚的小女孩劉思影在天安門廣場喊「媽媽~媽媽~」那聲音根本就不是被烈火焚燒後的聲帶在空曠的天安門廣場能發出來的聲音,為甚麼造假欺騙十幾億中國人?長春大法弟子為了讓人們了解自焚真相,成功的在長春電視台和松原市電視台插播揭露「天安門自焚」是偽案和大法洪傳全世界的實況,只為了告訴人們真相,長春市公安局就綁架了五千多名大法弟子,當天把參與插播的劉海波扒光衣服,潑上水用十幾根電棍電擊,一個惡警將電棍插入劉海波的肛門,造成他當場死亡。自「七二零」以來,為了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真相,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勞教、關進監獄、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被中共活摘器官牟取暴利!這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我又告訴他們,自迫害之初,民政部、公安部兩次頒布中國的邪教名單,十四個邪教組織中都沒有法輪功;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聞出版署第50號令的第99、第100條廢止了此前禁止法輪功出版物發行的條款。我講的這些,你們現在打開手機上網就能查到。

我問他們:「你們是共產黨員吧?發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是吧?馬克思是共產主義的老祖宗,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遊蕩』,二百年前馬克思就一語道破共產主義是幽靈,幽靈就是鬼魂。你們是中華兒女啊,怎麼能為西方的幽靈奮鬥終生呢!?」

他們一直聽著,我說到這裏,他們說:「見到你真好!你是不是還有書啊?你們是不是還經常聚會聚會呀?」我說:真、善、忍已經溶在了我的思想中和血液裏,大法師父曾在一篇文章中說:「人不重德,天下大亂不治,人人為近敵活而無樂,活而無樂則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願,此時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則反而成拙。如解此憂,則必修德於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國不腐,民若以修身養德為重,政、民自束其心,則舉國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穩固,而外患自懼之,天下太平也,此為聖人之所為。」[1]這是大法師父在一九九六年講的,大法都在心裏呢。我們不用聚會,真、善、忍的種子,已經在我們心裏生了根,歷經二十幾年的風風雨雨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枝連著枝,根連著根,福蔭著中華大地。

聽到這,他們說:「快到十二點了,我們先聊到這,以後有機會我們再聊吧。」

這場談話到此結束。

感恩師父保護弟子!

感恩師父加持弟子!

感謝師父比我們自己更珍惜我們!

感謝同修們正念加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