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日】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四日,我結束了三十七天的被非法關押和迫害,正念走出了看守所。下面我把在看守所的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

二零一九年黃曆七月七日凌晨三點多鐘,我被警察從家中綁架到派出所。他們沒有任何法律程序,沒有出示任何證件。他們把我的雙手擰起來往背後緊靠,不讓我出聲,我大聲招呼左鄰右舍:「警察抓人了!」他們把我家的大法書籍及其它相關東西搶劫一空。

兩個警察緊緊抓住我的雙臂,把我拖到警車上。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後,將我緊銬在鐵椅子上。他們又轉回到我家,進行第二次搶劫,還把掛衣櫃裏內衣的三百元錢也偷去了。

在派出所裏,從凌晨三點多到下午六點,警察沒給我一口水喝,也沒給我一點飯吃。還強行讓我按手印,我不配合他們。有一個二十多歲的警察,用手掌猛劈我的左右脖子,還劈頭蓋臉的往我臉上打。然後,他們把我劫持到看守所。

過程中,到醫院驗血,我不配合警察。警察就按我的胳膊,按我的頭,還有扳腿的。在我胸前用儀器檢測心臟,我掙扎著,不配合他們的迫害行為。兩個男警察和一個女警察扒下我的內褲,強行拖到床上採尿樣。

我被帶到看守所。在裏邊,他們要求我換上犯人的號服,我拒絕。女警察強行扒我的衣服,我被她們扒光衣服,全身光著推到監舍內。我不往裏走,她們就強行按頭往裏推。我的頭被推的撞到鐵門上,痛的我趴在地上就起不來了。

從凌晨三點多一直到看守所,共十七個小時,我沒喝一口水,沒吃一口飯。夜裏渾身疼痛,翻來覆去頭疼、頭脹、頭暈,折騰了一夜,直到天明。

上午,我被非法帶去問話。我跟兩個警察對話。但是,我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在審訊椅上,給我戴上了手銬。女警察問我:「為甚麼學法輪功?」我說:「為了祛病健身,更主要的是知道了怎樣做個好人。沒學法輪功以前,我的腰疼的站著、坐著、躺著都疼;月經痛的像生病一樣躺著;我還神經性頭疼,下雨天疼的撞牆;左胳膊抬不起來;右手腕疼的端不起飯碗;痔瘡疼的生不如死,每次大便全是一片紅血;左胸靠心口窩的地方,鼓起一個鵝蛋大的硬包,稍不注意就鼓起來。疼的我趴在地上躺下;到地裏幹活兒,見著陽光就頭疼噁心,渾身無力。學了法輪功之後,這些病痛很快就都沒有了,我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

我繼續說:「更重要的是,我通過修煉法輪功,知道了怎樣做人。以前我和婆婆、公公、小叔子經常打架。學法輪功之後,不但不打了,我還能真心的孝敬公婆。我把新棉花做的被子給公婆蓋,公公對鄰居說,我兒媳給做的被真暖和。我做好吃的,首先給公婆送去。

我二叔公家的二女兒,因為女婿在二零一六年六月得癌症去世,她家有五十多畝地,兩個女兒都上學,她公公八十多歲不能下地幹活兒,又沒有任何幫手。收花生、玉米的時候,找不到人,都是我一個人在地裏和她幹,並且不到她家吃飯,不求任何報酬的去幫她家幹活。

二零一七年,她公公又去世了,和他兒子僅差一年。我一如既往的給操心處理。二零一八年二月,她娘家母親住院,我拿上錢去醫院通宵陪床。回家把她二女兒接到我家裏,給她做飯,她上學、放學接送,直到她母親從醫院回家,我真是白天陪夜裏陪,直到她母親去世。她親戚在辦喪事中,我一手張羅找人安排,沒有任何怨言,做到無怨無悔。」

我問警察:「你說,我做錯了嗎?不修煉法輪功,我能這樣做嗎?為甚麼三更半夜把我抓來?把我抓來弄到這裏,你說,這良心何在?」兩個警察都低頭無語。

這時,我要求馬上放我回家。一個獄警說:「回家不可能。」我說:「真善忍哪裏錯了?全世界都在學。為甚麼在中國遭受迫害?真善忍是中國的希望,也是全世界各個民族的希望,也是全人類的希望。甚麼是真理?真理就是真、善、忍。」我對警察說:「真善忍的種子在我的心裏已經紮下了根,甚麼力量都動搖不了它。」

在看守所,獄警讓我背監規。我說:「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你們把我綁架到這裏,迫害我,我不能背。」讓我給獄警打報告,我不打。見了獄警我就說:「你好,真、善、忍好。」每天報數我不報,他們就找人代替我。

換到第二監室的時候,那個女獄警問我:「為啥不報數?」我當著監室二十五個人的面,堂堂正正的說:「我這是反迫害的一種方式。我不背監規,我是大法弟子,只學大法。」另一個在押人員說:「她還會背《論語》。」那女獄警說:「你背給我聽聽。」我大聲的背起了《論語》。通過這件事,所有在押人員對我有了好的看法。

此後,她們都尊重我,並說:「你的待遇和我們的不一樣。你的待遇怎麼這麼高?」有的在押人員也悄悄問我:「你怎麼不報數?不就是報個數,又能怎樣?」我說:「不對,我是按著真善忍做好人,沒有任何罪,這是在迫害我。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學法輪功,為甚麼在中國受迫害?我走的是光明大道,我走在真善忍的光明大道上,這條路是我自己選擇的。」兩個女警都靜靜的聽著,我說完後,倆女警沒吱聲。

一個女獄警快分娩了,我說:「你姓甚麼?你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你再做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你是黨員就退黨。神看見你的善念,就會保你生產快。」女警察說了她姓甚麼叫甚麼。她說:「其實我也知道真善忍好,我也『三退』了。」我說:「那你就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得福報的。」她說:「好的。」

在看守所,我時刻記著自己是修煉人,要聽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做個好人。我給在押人員講真相,講法輪功在國際上獲得獎項三千多個,大法師父還幾次被提名 「諾貝爾和平獎」。在世界各地,很多國家的國慶日或重大節日,都邀請法輪功學員的天國樂團、腰鼓隊等表演。還有神韻藝術團在全世界各個國家巡迴演出。

有一個在押人員聽後說:「對!對!對!法輪功可了不得,大有人在,全是高人、能人。」另一個人也說:「就憑著你掃過的地,就知道你們是好人。我在這裏監視你有很長的時間了,從沒有一個人像你一樣掃的這麼認真、乾淨。」

又一個人說:「你真是在展現大法的美好,你看你和警察說話,理直氣壯、堂堂正正。你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展示大法的美好。你每天都在用你的灑脫、開朗、真誠與大家相處。」有一個二十五歲的女大學生也說:「大姨就是和我們不一樣。警察讓幹活,幹不出的就開罰單。大姨說不幹,警察對她沒怎麼樣。大姨做出的事,別人都是口服心服的。」

我記住師父說的:「心存真善忍 法輪大法成 時時修心性 圓滿妙無窮」[1]。時時修好自己的心性。

我吃飯時掉到地上的飯粒,只要能撿到手裏的,我一定撿起吃了。被監視一號看到,她說:「不能吃髒的。」我說:「不行,我是煉功人,不能浪費。」她投來讚佩的目光。之後,她和其她兩個在押犯,每天中午、晚上分到的菜湯和肉全撿到我的盆裏,不要都不行。

監室裏每個星期分一包牛奶、兩個雞蛋。三十七天裏,我沒吃過一個雞蛋,沒有喝過一次牛奶。中秋節每人分到三個月餅。上午十點半,我把分到的月餅分給了四川的一個老年阿姨、一個六十二歲的營養師、一個五十八歲的在押犯人,她們三人是監舍裏年歲最大的人。休息的時候,她們對我都投來欽佩的目光。

有不理解我做法的人對我說:「在這裏,沒有真心的朋友。你給她們吃,還不如餵狗呢。」還有一個人說:「我算見識了,法輪功真厲害。法輪功師父能教出這樣的好人,真是太偉大了。」還說:「我都有要給你跪下的心。」我說:「中秋節是中國人的傳統節日。往年在外邊,我們買上月餅和新鮮水果,先供給大法師父,再孝敬雙方的父母。今天,在這樣的環境中,雖然我和她們素不相識,只有幾天的緣份。我把這點禮物送給她們,我這也算孝敬了長輩。快快樂樂的過個節。」

晚上五點多,女警察喊我的名字,告訴我說:「你被釋放了,可以回家了。」那一刻,所有在場的人聽到後,都為我高興,她們齊聲說:「你被釋放了,你被釋放了。快走,快往家走!祝你平安!祝你平安!」我站起來,雙手合十,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一片歡聲中,我和她們揮手告別。

三十七天被非法關押的日子,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堅定正念,走過來了,我又回到了證實法的洪流中來了。寫到這裏,我已經淚流滿面: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謝謝同修們的正念加持。

以上是我的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真修 〉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