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叫傻婆娘到叫大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日】我是一位農村婦女,從小就身體不好,愛生病。到我懂事的時候,依然不是這裏痛,就是那裏痛,沒有三天好日子過。一九九七年秋天,縣城來了幾個煉法輪功的學員,到我們這裏洪法教功。等到第八天,我想去看個稀奇,去聽了半天。慈悲偉大的師父就管我了,以前我經常頭痛、頭暈、胃痛、腰痛、肚子痛,吃了好多藥都沒有好,只聽師父講法半天就好了。第九天她們要走了,我才如夢方醒,才知道大法好,才知道珍貴,我就向她們借了一本《法輪功》,就這樣我走上大法修煉的路。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邪黨編造的「天安門自焚」假案謊言出台後,騙了很多中國人,但沒有騙到我,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因為師父講過不能殺生,如果他們是修煉人就不會這樣做。我當時不知道是江澤民有意栽贓陷害的,以為是政府人員搞錯了,就想去北京反映真實情況。可是在火車上就被抓了,把我關在車站派出所樓梯間的黑屋子裏,裏面只有一個十五瓦的小燈。弟弟被關在廁所裏,又臭、蚊子又咬。

到第四天,鄉政府去了兩個人把我們接回,把我們關進當地看守所附屬的戒毒所。早上五點半把我們關進去,我就打坐煉功,牢頭一腳把我從床上踹到地上。我又把腳拉上來盤上,她就把我推到牆邊用膝蓋頂著我的胸,對著我的心臟部位使勁踹。她穿的是皮鞋,當時踹的蹦蹦響。

當時我腦子裏想到師父講的法,「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打我是在給我消業,提高心性呢。師父講:「所以往往在業力轉化問題上會出現這個情況,你在長功的同時,心性提高的同時,你的業力也在同時消,同時轉化。在遇到矛盾時,可能就會表現在人與人之間心性魔煉當中,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2]想起師父講的法,我很平淡的一笑。

牢頭看我不還手,就開始罵我,罵得很難聽。她說你這個「傻婆娘」,打也不還手,罵也不還口,把她氣得大哭一場。我就覺的奇怪了,你打我罵我我都沒哭,你哭甚麼?當時我的眼睛被打腫一隻,肋骨被打斷一根,背部被打出一個大包。只有在動的時候很痛,不動就不痛。

晚上她們又打我,直到她手打痛了,腳踹痛了。她又叫其他人來打,其他人說你踹她都把你自己的腳踹痛了,我們還是別打了吧。

到了半夜,打我的人就叫著說渾身都痛,我想:你不是很邪嗎?怎麼叫痛了?轉念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這樣想,不能和她一般見識,這不是幸災樂禍的心嗎?她也是受害者,是受邪惡指使的。於是我走過去給她把被子蓋好。

她轉過身來看見是我,很不好意思。她說:「李姐,你別管我,我做了惡事,打你、罵你,做了很多壞事,都是要死的人了,你還是不要管我了。」

我說:「你不要這樣想,我是修真善忍的。師父教我們要做好人,我不會記恨你的。你要珍惜你的生命,大法師父說人來在這個世上不容易,幾百年,上千年才得個人體,你要珍惜啊!」

她又哭了。她說:「你原諒我吧,我打了很多人,從來沒有流過一滴眼淚,也從來沒有人關心過我。我打你,你還關心我,我真不是人。」她哭得更傷心了。我說我原諒你了。

期間,她的飯不夠吃,我就把我的分一半給她吃,她衣服少,我把我的衣服給她穿。她哭著說:李姐,要是我身邊早有你這樣的人來勸我、關心我,我也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不會做那麼多的壞事。

她問我為甚麼打你,你不還手,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師父說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她覺的我們和電視上說的不一樣,我說,因為你們都被江澤民這個大壞蛋給騙了,電視上說的一切都是造謠,栽贓、陷害的。她說她明白了。

我們被非法關押了半個月。回家的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嫂子給我一碗藥,叫我吃,說吃了肋骨就好了。我說我不吃,我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就把藥倒了。夢醒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就把我的骨頭接好了,哪裏也不痛了,全好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