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關押中的一段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四日】這是我在被非法關押中如何證實法的一段記錄,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幫助同修煉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我第三次進京護法,被綁架到北京順義區看守所。關我的那個號室裏已關了倆位大法弟子,一個是大慶油田的退休人員(原中共書記)、另一個是海南的小李,我們相互認識後就開始煉功。

由小李喊煉功口令,我們三人煉完五套功法後,我看到床鋪上有一床被子沒有疊,我就想我來把它疊好。伸手一拉,才看見一個人蜷縮在被子裏面。我一問,得知他姓王,是哈爾濱的大法弟子。他去天安門廣場護法時被武警用鐵棍把兩手腕和兩腳腳踝處打成了重傷,腫的很大,伸不直。我對他說:「我們都是從不同的地方為了一個目地來的,不論形勢多嚴酷,希望你現在能堅強起來,師父會幫你,我們也會幫你。」他說:「行。」

我對另倆位同修說:「我們必須幫他煉功。小李,你喊口令,幫他的左手伸到位。大慶同修,請你幫他把右手伸到位,我用雙手提著他的衣領讓他站直不下縮。」

二位也很配合。我說:「沒有和二位商量,就武斷的要你們這樣做,我只感覺時間緊,如果交流不成,那不害了他嗎?!」我們三人按小李喊的口令幫他煉完動功,我們都有累的感覺。神奇的是他特別有精神。我們緊接著背《洪吟》。

從下午到晚上不斷的有人進來又不斷的被人叫走。

看守所裏教人煉功

二零零一年元月的一天下午,貴州省安順市駐京辦的倆個人將我從北京劫持到貴州鎮寧縣看守所非法關押。看守所的所長姓王,他把我關押到打人最狠的監號裏。

一進門牢頭陳江紅就對我說:「來了就要一人三下『見面禮』。」就是專打腰部,我的腰在去北京護法時就被北京警察打傷了,腰伸不直。這時他們強迫我弓著腰,雙手撐在鋪板上,號室裏二十多人都用右手肘專打我的腰部。接著牢頭問我為啥進來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二牢頭說:以後就叫你「法輪功」了。問我有甚麼說的,我說,我每天要學法煉功。他們問我甚麼叫學法煉功?我說,就是每天都要學習師父的經文,每天都要煉五套功法。他們說,你可以隨時誦記經文,煉功自己定時間,最好白天煉,讓我們見識見識。

開始打飯時都弓著腰,我一煉功,兩、三天腰也直了,不痛了。

布依族小伙子吳某,坐在鋪板上突然倒下昏迷過去。牢頭大喊:「所長快來,有人昏迷過去了!」所長來了看了看說:「這是坐牢時間長了,缺乏營養導致的,不要害怕。」他就走了。

吳某甦醒後,新牢頭換成了本縣小霸羅小果。他很友好的問我敢不敢把吳某安排好?意思是把他的身體調整好。我說:「天安門我都敢去護法。明天就教他煉功。」

其實當天下午我就教吳煉功了。煉功前我問他:「你敢不敢學?」他說:「我敢學,我要學,甚麼都不怕!」於是我天天上午教他煉功,下午就教他背《洪吟》,教他記住五套功法口訣,按宇宙特性「真善忍」做人做事。只煉了幾天,吳某就說他全身發熱,人顯得格外精神,紅光滿面。

於是牢頭也經常跟我學煉功。他說在昆明看守所裏就有一個大法弟子教他煉過法輪功,他說:「這個功真好,我出去後一定要煉這個功。」這樣我就每天都教他們倆煉功、背《洪吟》,在號子裏講真相,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

看守所獄醫這樣說

過新年後的一天,我們在監舍裏煉功被外面的人看見了,雜役們就把這件事告到所長那裏去了。

所長把號室裏的二十多人都叫去傳訊,大家都說是吳某昏迷後才教他煉的,吳某本人也承認是自己要學的,這個功法好,我的身體都恢復健康了。所長把獄醫叫來,檢查吳某的身體。

獄醫來了,檢查吳某的身體後說:「所長,吳某進來時是個病夫相。他家裏很窮,偷了幾根樹賣點錢,想打個牙祭而已,就把他搞到這裏來了?全縣有幾個布依族不偷東西的?吳某還是原來的吳某,你看他現在紅光滿面,哪裏還有病夫相?」

所長嘆息道:「這人(指我)怎麼啦?身陷牢籠,還在教他們倆人煉功、背法輪功的書,又把法輪功傳給了倆個人。」

所長問獄醫:「你怎麼看?」獄醫說:「吳某偷樹搞到這裏來,一個病夫變成了一個健康人,看來是他該得這東西,也說明這個功好。羅小果吸毒,是犯了罪,但是,他三番兩次的都能遇到法輪功弟子教他煉功,在昆明他遇到了,在這裏他也遇到了,也說明這個功好,這不也說明羅小果也該得這東西嗎?對學功的倆個人,我們只當不知,不張揚。如果張揚出去,在這個局勢下,對我們自己不利!至於教功人,他面臨的可能是勞教,甚麼都不怕,好像吃了豹子膽,教人煉功,還講真相,唱大法歌,你能治了他嗎?」

後來「六一零」(中共邪黨專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組織)頭子伍澤文(布依族人、教過書)與我談了教功和唱歌的事。他說,搞得連武警站崗時都在欣賞你唱歌,你要自省,尊重自己,不要超越。我告訴他大法的美好,如果說大法不好,能有那麼多的省部級幹部、軍隊裏的將軍和著名科學家也在煉嗎?我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你不信可以去問外面的法輪功弟子。

他表現出很為難的樣子。

不久,我就被非法關進貴州中八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非法勞教後,我仍然繼續給監舍裏的人講真相,教願意學的人煉功,這裏就不一一細述。

近段時間我收工回家後,僅有一個小時的學法時間。可是一進家門,已是晚上八點,就到了為營救被綁架同修接力發正念一小時的時間,怎麼辦?在往常是先學法。我突然悟到師父教導我們要先他後我,我決定先發正念,然後學法,這樣才兩不誤。第二天晨煉前從鏡中看見雙眼角上的紅斑全無──做對了,師父幫我拿掉了。謝謝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