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洗腦班邪惡 老太太不當「陪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二零一一年五月,我被綁架到「洗腦班」,關進一個封閉的房間裏。每個房間還配有兩個監管人員,「洗腦班」說是「陪教」。我被關押的房間裏也來了兩個附近街道的「陪教」,也被鎖在屋裏。「陪教」經常換人。

一天來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太太,我善意的問她:「這麼大歲數還來這裏?也要關在這裏受罪!多少錢一天?」沒想到她說:「我是義務的,是自願來的,想幫助你們法輪功。」我當時想:又一個被矇蔽的,怎麼救她呢?

到了晚上,我突然頭暈,很不舒服。我跟她們說:「對不起,我頭暈了,我馬上要煉功了。」說著就把腿盤上,開始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我手剛一拉開,老太太就馬上從床上起來,跑到我跟前將我的手往下按(口裏還在說些甚麼)。我甚麼都沒說,將手放下了,走到門口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馬上跑來兩個警察,一胖一瘦,打開鎖進門就將我拖到水池邊,往下按住我的頭,將髒抹布、髒拖把往我口裏塞。我不住的抵制,不讓他們塞,口裏大聲說:「婆婆快看,『春風化雨、春風化雨!』」婆婆不吱聲。其中按住我頭的瘦警察說:「我沒說春風化雨。」語氣聽得出來,有點無可奈何。我說:「你是沒說,可報紙、電視台、電台都說了。」警察沒再吱聲,放開我,出去了。我坐到床上,甚麼都不說了。

老太太被嚇住了,在我的面前站著,兩手抱住她自己的胳膊,連聲說:「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另一位年輕一點的,在我喊「法輪大法好!」時就說:「我知道,你是為我們好!」

第二天早上 ,我看婆婆床上沒人,就問那位年輕的:「婆婆呢?」她回答說:「婆婆回去了,說再也不來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