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裏踐行真善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五日】二零一七年,我全家人都被綁架,被非法抄家。我被關進看守所後,我想:我一定要用我的實際行動證實大法的美好、師尊的偉大。因為我講再多大法有多好,她們看不見,她們只看眼前的我,因為我就代表大法弟子的形像。所以,我身體力行,處處體現大法弟子的風采,踐行真善忍,使接觸我的人都對我讚不絕口。

在看守所期間,被非法開庭後,我絕食絕水抗議,我不點名、不報數、不做操、不值班、不穿號服,所有人板板坐在鋪上「學習」的時間,我就站在地上煉動功。從主管獄警到屋內三十多人,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被牽連而說我一個字。明白真相的很多人因此得福報,下面僅舉幾例,證實師尊的偉大、大法的威德。

李姨(化名),五十多歲,有嚴重的高血壓、心臟病,愛生氣,一生氣就犯病,大把大把的吃藥,不見好轉。睡覺還總打呼嚕,聲音像火車似的,沒人願意挨著她,就被換到我身邊來了。我每天寬慰她,告訴她保持好的心態,沒有甚麼過不去的坎,並給她做了三退,告訴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漸漸的她不生氣了,不犯病了,每天念誦九字真言,心態全變了。第一次開庭回來,家屬告訴她,原告、被告、法院三方商議過了,最少判一年。回來後,她心態還很好,原來的心理是判一天她都接受不了。我問她說:你念了嗎?她說我一直念,黑天白天的念。我說,你要誠心敬念,會有奇蹟的。第二次開庭判了七個月,她已經呆了六個多月,很快被調到已決監室,準備回家了。

瑩瑩(化名),二十四歲,組織持械鬥毆,把人打傷住院了,女生的名字,長得像個男人似的,十八歲就未婚生子,後結婚又離婚。晚上也是呼嚕震天,挨著我睡之後,我每天給她講傳統文化,做人道理,大法真相,她都能接受,就是不三退。開過一庭之後,說有可能判三年,第二次開庭之前的晚上,我倆一起上衛生間。她說:「某姐,我明天開庭,你和某姨(另一同修)一起幫我念。」我說:「我們可以幫你,但是關鍵是你的選擇,跟你說過的三退,你到現在都不同意,我們想幫,也使不上力呀。」她說:「我退,用真名。」第二天開庭,她被直接當庭釋放了。

穎姐(化名),四十來歲,我被非法送到看守所時,她在那已經快一年了,十多天後,到我跟前說,她們老家也有人學,看到我之後,就相信大法是真的了。她還會背師父的詩詞,她很愛學。有一個星期天休息時,搬個小凳坐到我跟前說:七月一日我就一年了,如果我還出不去,我就啥也不信了(屋裏有信佛的,也讓她念佛)。

我就跟她說:有一句話叫心誠則靈,你好好想一想自己真的是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了嗎?你有多誠,就有多大的威力。那天,我跟她講了很多,她說她如果不被判刑,回家後她一定找到大法弟子好好修煉。

很快一年到了,她沒有回家。我問她:你還相信大法嗎?她說:你說的對,不管我能不能回家,大法都是真的。十三天後,她正在主持晚上例會,窗口有人喊她的名字:某某,收拾東西。她問:幹甚麼?獄警說:回家!她手足無措,喜極而泣。來得太突然了,因為第一次開庭後,家人告訴她可能判刑三年。她臨走時向我的方向雙手合十,深鞠一躬,我遠遠的看著她笑了,一個生命真的得救了。

在看守所中證實大法,就是先他後我,設身處地為被關押人員著想,努力踐行真善忍。後來,比我年齡大的人也叫我姐,她說:這個稱呼無關年齡,是因為你做出來的事是任何人也做不出來的,是你在我心裏的地位,是尊稱。

一名被判刑十年的詐騙犯說:「你這麼好的孩子怎麼能進到這裏面來?這裏不是你該呆的地方。」

一位被判死緩的販毒人員,在一次座談會上,當著全屋人的面說:「某某(指我)就是你們的榜樣,你們都要向她學習。」

還有一次,主管監室的獄警,他可是從看守所工作人員到所有犯人公認的全所最嚴厲的獄警,在屋內開座談會,問最近屋內有沒有甚麼好人好事?半天沒人吱聲,這時一人就說到我的名字,這獄警說:她還用你們說嗎?她是我給你們樹立的榜樣,你們還提她,你們就不能學學人家,做點好人好事,拿出來說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