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修心 實修中與同修共同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九日】我是「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歲,我今天主要交流一下, 注重修心向內找後,與同修相互配合講真相救人中共同提高的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幫助同修走出來 營救被綁架的家人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肆虐世界,在國內,從明慧網報導中也會看出,就是邪黨在對待被綁架的同修,開始是以疫情期間不收為藉口放人,疫情一緩下來,馬上就又騷擾或綁架了,也有的以「取保候審」為藉口,勒索錢財,之後再到檢察院又以「取保候審」為名,又勒索錢財之後,再到法院的過程,這兩種情況本地都出現了。

大年剛過,同修C做真相,被綁架了,就是上述情況之一,一直未通知家人,最後家人打聽到在哪裏,也不讓見面,只讓把錢存上了,衣服不讓存。

C的家人也是同修,當時都很著急,大家整體配合發正念是必要的。我與一個同修與C的家人同修商量,先去派出所講真相。看得出,家人同修有一點為難,我能理解同修的心;由於同修多次被迫害中,遭遇過酷刑折磨,尤其是十指被釘竹籤,這種殘酷的迫害,給同修身心傷害很大。這次家人被綁架,他不是不想出頭,而是心裏有障礙。

我們通過法理交流,放下自我,走出被迫害的心理陰影,我們還有師父呢。這樣,我們先去了派出所,找誰都說不在。我們就坐下來,給眼前的這些警察講真相,都是二十、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我開始一講,他們都樂呵呵的聽,同去的同修一看牆上有公示欄,拿起筆和紙就站那抄,那些小警察們沒人管。第一天沒見到所長。

我向內找,不能有急於求成的心,同修被綁架,哪個家人心不著急,我得起到幫助同修穩住心的作用才行。

C的家人同修看到了第一次去派出所,環境打開的比較好,得到了鼓勵。第二天,家人同修走出來了,我們又來到派出所,見到了指導員,他說:「要人,去找六一零吧,是他們讓抓的,我們只是服從。」

我們就去了六一零,又是沒見到人。不過,經過這幾天的經歷,C的家人同修正念強起來了,再說去檢察院,同修敢講真相了。

師父講過注重過程不注重結果的法理,我們從同修被綁架,第一時間馬上行動,從派出所開始講真相,六一零、檢察院都去,這也是一個講真相救人的過程,就做我們應該做的。

二、我和同修過心性關共同提高

僅舉一例。有一個同修的大伯哥不明真相,不三退,想讓我去給講講,我就和同修一起去了他家。

我一邊講呢,一起去的其中一個同修看到這家裏有好多花,就問這問那的,一會又跟人家要這個花,那個花的。我這人平時給人的印象就是心大,甚麼事說過就忘了,這樣我並沒在意同修的行為。我講完了真相,同修的大伯哥還樂呵呵的同意三退了,我們就往回走。

路上,一個同修就對要花的同修說:「你也不對勁呀,我們是來講真相的,你一個勁的要花,不成了干擾了嗎?」

第二天,我們在一起學法時,這個同修就坐那開始默默的抹眼淚,也不讀法。學到一講多了,她才停止流淚了,也開始讀法了,學完法,大家就都走了。

到了晚上,我想去看看她,到她家,怎麼敲門也沒動靜。我就回家向內找,我可能有顯示心、強勢的心,不管甚麼心,都不能成為我與同修間的屏障,善待同修擴大容量。

第二天,我們來到學法點。一見面,我還沒等開口呢,同修說:「我找到了,我對你妒嫉,我還覺的我講真相比你強,我能聽到另外空間的聲音,人家說你大度、無私無我、能壓事,我不服氣。我找到後,心平和了。」我說:「我也找到了很多心。」

謝謝師父!向內找真是個法寶啊,確實能促進我們整體共同提高。

三、有緣人明真相後的真實反映

一般,我們都幾個人一起出去講真相救人、做三退,我很喜歡給學生講,即使上下學匆忙一過,我也趕緊上前,對他們說聲:「孩兒們哪,大疫當前,可得記住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能保平安,渡過劫難呀。」

有一次,又碰上七、八個高中的男孩兒和女孩兒一起走,我上前,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渡過劫難。那些孩子們都把手舉過頭,高喊起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齊刷刷的一邊走一邊喊著。街路上很多人哪,都愣愣的看著這群孩子。當時那場面很感動人,這些孩子的本性被喚醒的那一刻,在另外空間又是怎樣的壯觀哪。那天,另一夥講真相的同修,正好也走到這裏,都看到了。

又一次,我在市場遇上一個得腦血栓症狀的人,半個身體斜歪著,一個胳膊像挎個小筐,一條腿拖著,還得劃個圈,才能往前挪一步。我跟他說:「我告訴你個好病的秘方,你就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證對你有好處,從心裏再退出你入過的黨、團、隊,神會幫你抹去發過的毒誓。你就能躲過大災大難,小命就留下來了,多好啊,你以後不就得好了嗎。」他高興的,舉起那個好胳膊,就喊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我信,」滿市場的人都看他。

四、家人在大法中受益

我修煉二十多年了,孫子今年參加高考了,在他所在學校全年級六個班中,分數考了第一名,去他想去的大學了。孫子從小就是我帶大的,從小我把他背在後背出去講真相,貼真相粘貼時,我常常把孫子放在肩膀上,用他的小手貼上去。

孫子跟我一起背《洪吟》,有的時候,我沒背下來,他會提醒我,還會說:「奶奶,我都背下來了,你還沒背下來呀。」

孫子讀到初中時,被某空軍學院人員看中了,也被市裏某電視台看中了,幾次打電話商談這個事。我兒子很正,沒動心,跟孩子解釋,一定要正常念完高中,順利高考想去的學校,順其自然,該你去哪就去哪。我孫子長的高高的,很帥氣,是班級裏的學習委員,學校的播音員,還是播音室的室長,學校的黑板報期期都是他出。以前每次考試沒考好,孫子都會哭鼻子,因為他看到同學都互相抄嘛,他從來不抄人家的,心裏不平衡。我就告訴他,你多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那以後,他同桌保持的第一的成績被他給打破了,這是他在大法中受益,得到的福報。

我兒子工作很累,我常常提醒他心裏裝著九字真言,他都非常接受。

這些年,我丈夫跟我承受的是最多的,現在家裏的活基本都是他做,默默的支持我修煉了。我上午學法兩講,發完十二點正念,下午出去講真相救人,一天天都形成習慣了,真是風雨不誤,過大年都不在家呆著。

我想:我是帶著使命而來的大法徒,一定抓住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好好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讓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回報師尊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