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感恩:師尊成就我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中國新年即將來臨,這是中國最大最隆重的傳統節日,人們要在辭舊迎新的喜慶中感恩和祈福。作為大法弟子,最想感恩的就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因為是師父把我們從地獄裏撈出來,引領我們走在返本歸真的神路上。

我們沐浴著師尊洪大的慈悲,每一次踐行「難行能行」[1]後的柳暗花明,每一次走過魔難的正念堅定,每一次走出人之後的境界昇華……都離不開師尊無盡的操勞與巨大的付出。師尊以我們可知的、或永遠不可知的神跡,在成就著弟子們未來無比神聖的一切!

在過去的一年裏,正法給世間帶來巨變!弟子切實感受師尊為弟子儘快提升所做的有序安排。每一次明明白白的見證,都令弟子無比的震撼,並刻骨銘心。弟子感恩之心無以言表,在此,謹舉幾例與同修交流,感恩師尊,證實大法。

一、學法實修 認清「老、病、死」

我今年五十九歲,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近三、四年來,我左側腰眼兒經常疼痛。父親(未正式修煉)說,他也是左側腰疼,腎結石。我說,我修大法,跟您不一樣。到兩年前,左腿開始發木,走路腿疼、沉重,同時伴有浮腫。小腿腫脹後,皮膚特別癢,都撓破皮了。

開始時也有些擔心,但心很快就穩下來了,畢竟修煉這麼多年,明白在不同層次上都有繼續提高的因素存在。腿疼,我也不去遷就它,該做好三件事,還照樣做。上樓時,越疼越用左腿使勁,不承認它。學法中,對照自己哪裏不符合法,也不是為了解決腰腿的問題,就是找出人心去人心,努力改變自己,按法歸正。

現在這麼說容易,當時向內找,阻力也是很大的,因為過去自己太自以為是了,總愛對照法找別人、修別人,人家不改,還指責人家,都形成自然了。這下要承認自己哪兒沒修好,那個自尊心就不幹了!後來通過多學法、與同修交流、看明慧網上的文章,我明白了。我能分清各種執著心都不是我,都是生生世世形成的後天觀念,都是歷史上舊勢力有序安排給我的,目地是為了阻礙我此時同化大法。只有找到並去掉這些重重阻礙,才能返出先天純真的本性,才能回歸真我。我怎麼能不願意向內找出這些骯髒的東西呢?

於是我徹底改變了!遇到大小事,都首先向內找自己,在學法中對照大法找自己,我把找到的人心執著挨個向同修曝光,堅定修掉這些執著的決心和正念。我終於明白了甚麼是實修自己。就這樣,師父也不斷讓我明白法的更深層內涵。

一次,我學《轉法輪》學到:「老、病、死也是一種魔,但這也是維護宇宙特性而生的。」[1]我一下悟到:老、病、死是管常人的!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它們沒有資格管我。我就對「老、病、死」說,你們聽著,你們都是舊宇宙的魔,即使高看你們一眼,算是舊宇宙的「神」吧,那也只是管常人的。我是大法弟子,未來新宇宙的神、王,我只歸李洪志師父管。我的一切跟你們無關,不歸你們管,更不勞你們費心。我的心一下就放下了,輕鬆了。之後我也不看、也不感受腿的狀態了。很快走路左腿不那麼疼了,也不那麼腫了,只是偶爾出現不適。

大約在二零二零年四月,我幾天都沒能好好學法煉功了,狀態很差。我就到一位同修家學法。第一天學法,我坐不穩,還睏,我就一會兒站著學,一會兒跪著學,學完一講後,就能靜心學了。學完兩講,我就有事走了。

第二天上午十點,我來到同修家學法,我加強正念一定要穩住自己,一定要做到用心學法。我雙盤打坐,手捧著《轉法輪》,學到三十多頁時,左腿痛的夠嗆,好像血脈都不通了。我就想,我今天學法很用心,腿疼一定是好事兒,是師父給我往下推不好的東西呢。我就紋絲不動的雙盤著腿(那天我還穿著牛仔褲)。一講讀完,腿一下通暢了,麻酥酥的感覺,很舒服。就這樣,越學身體越輕鬆,越學越入心,到晚上七點多,我們學了六講法。我很久沒能這樣用心學法了。

在隨後的一週裏,我思想幾乎時時都在法上,看到甚麼事兒,思想中都反映出針對問題的法。煉靜功時,出現了少有的好狀態,整個身體空了,感覺就一個輪廓坐在這兒,我的眼淚不住的流。

從那以後,左腿不正確的狀態不知道啥時候徹底消失了。修煉二十多年來,我盤腿時間只要長一些,左腿就疼,我總是用晃動身體或動動左腿來抵制疼痛。這次我真的把疼痛當作好事兒了,一點兒沒動,結果師父就把我左腿上一大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這一念之差,真是人與神的距離啊!從那以後盤腿時間長左腿也不疼了,有一次還打坐兩個小時。後來我又驚奇的發現,持續了三、四年的左側腰眼兒疼痛也不知道啥時候消失了。

二、師父為弟子消掉思想業的巨難

長期以來,我無論學法、煉功、發正念都特別愛「走神兒」,思想很難集中,甚至靜下來一會兒都很難。這可能是我從開始修煉就沒有把「思想走神兒」當回事造成的,致使這個干擾越來越嚴重。我不但抑制不了它,反倒被它控製的「無可奈何」。學法時,口讀經文,思想卻連續不斷的完整的想著一件件事;要麼就睏的稀裏糊塗的。煉功、發正念也是一樣,思想野馬奔騰一秒鐘都停不下來,或迷糊過去了。很多同修見我這樣,都提醒我,學法、發正念時看著我。我因此影響了別人,心裏很難過。我下決心歸正,試過很多辦法都沒能解決根本問題。

二零二零年夏天,有的同修建議我背《轉法輪》中「主意識要強」那部份法。我背著、背著一下警覺了!我這狀態不是思想業在作祟嗎?原來思想業竟然這麼囂張、這麼頑固啊?!過去學這段法,我根本就沒有對照自己。我還對「生老病死」是「一般的業力」,而「思想業」卻是「強大的業力」心存不解。因為站在常人理上看,「死」才是最大的難,而思想業怎麼能是難呢?這都是受「唯物論」眼見為實的毒害,只重現實,不重道德;而修煉人的理是「朝聞道,夕可死」[2],修的就是這顆心!對生命來說,沒有比得法得道更重要的了。輪迴生死千百次為的就是得這個大法!可是思想業力阻礙人得法,這不是最大的難嗎!

明白了這一層法理,我就不停的背誦「主意識要強」,有時間就背。我還跟師父說,這思想業長期干擾我、控制我,它不讓我主元神得法得功,弟子無論如何也要除掉它,求師父幫助弟子拿掉這個巨難吧!我還專門發正念,清除思想業,搗毀舊勢力給我下的思想業的機制。

這樣過三、四天之後,我做了個奇怪的夢,夢中在老家小村的院子裏,聽到大門外有嘈雜的聲音,我抱著孩子到大門口一看,一個黑灰色的龐然大物剛剛從天上掉下來,好像是已經壞了。我仔細看,隱約是一個巨大的直升飛機的形狀。因為太大,只能看到它的後半身在灰濛濛的天地之間。很多穿著藍灰色迷彩服的外國士兵圍著這個龐然大物來回忙活著,它的尾翼裂開了,巨大的板子正在被幾個人一起用繩索往下拽。

醒來後,覺的這個夢太不可思議了,點化我甚麼呢?反正那個龐然大物不是甚麼好東西,它現在壞了,從空中掉下來了。我聯想到自己發正念時總愛加上「搗毀舊勢力給我下的迫害機制」,這個「飛機」模樣的大怪物,可能是舊勢力在我空間場中安排的一個迫害機制,銷毀掉了。

到底是甚麼機制呢?我這幾天正在清除思想業,還求師父幫我拿掉這個巨大的難。那麼這個龐然大物,一定是思想業的機制,是師父幫我把它銷毀掉了!當我這樣想時,我頓感身心輕鬆,心情非常激動。我叩謝師尊,感謝師父幫我消去了這個巨難!

果然我學法、煉功、發正念,真的不迷糊了,有時剛一走神兒,意識到之後,就能趕快收回來了。我的主意識終於能夠主宰自己了,我很高興。師父在法中講過:「東西我可以給你們統統都拿下去,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鼓掌)」[3]師父幫我把思想業連同舊勢力下的機制都拿掉了,我不能還沉溺在那個狀態中,要保證自己明明白白的學法、煉功、發正念,我不斷加強主意識,我的主元神精神起來了!我感覺從未有過的輕鬆。我心中充滿對師尊的感恩,那幾天,我煉功時,眼淚不知不覺的流。

三、師父為我換了新的肋骨和肺

二零一二年,我家室內從新裝修後,甲醛味道特別重。我喉嚨總發癢,有時痛,經常引起咳嗽。二零一五年春天,有一次,我劇烈咳嗽持續好幾天,喉嚨腫痛、氣管腫脹、胸裏難受,嗓子啞的幾天說不出話,後來還咳出一口鮮血。再後來,呼吸時感覺左側肺部似有障礙物,吸氣有疼痛感。我使勁咳,想把它咳出來,也沒成。後來我想,就不承認它,就使勁吸氣,似乎阻礙物往下走了。

二零一六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做完真相掛件,快十一點了,我開始煉動功。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接連吐出暗紅色血痰,身體突然非常難受,站不住了。那就打坐吧,坐下就感覺身體哆嗦往一起聚,難受的根本坐不住,想發正念也坐不住,躺也躺不下。不停的咳嗽吐血痰。十二點的正念我都不知道怎麼發的。然後我就哆哆嗦嗦的給師父上香,跪求師父:我是師父的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誰安排的都不要,求師父救我!

我要到臨近小區一樓的A同修家,求師父加持弟子下樓,開車到她家去(家中就我自己)。我踉踉蹌蹌下樓,開車到了同修家,一頭倒在床上。同修幫我發正念,我稍好一點,還是難受的不能入睡,身體發燒。早晨,硬挺著喝點粥,都吐出來了。我讓A同修打車,把我送到另一同修家,那家同修多,發正念威力大。

A同修架著我上樓,我蹲下歇三次,才上到七樓。一進門,就躺在沙發上,不能動了。同修馬上給我聽大法音樂《普度》、《濟世》,然後三個同修幫我發正念,我才穩定下來,睡著了。晚上,同修幾乎是把我抱到床上的。半夜,腰疼的躺不住,我只好起來打坐煉靜功。到三點多,跟著同修們一起煉動功,早上就好多了。上午,同修跟我學一講法後,就與我交流,啟發我向內找。我費了好大勁兒,才找到自己比較自私,生活上不願幫助別人。好在證實大法配合整體還算比較主動。

中午,A同修打電話問我身體怎麼樣了?這邊同修說,好人一個了!A為難的說,資料點需要進紙(電話中用的是暗語),問我能行不行啊?我說行!因為當時那裏是大資料點,耗材不能斷。我就走著回到A同修家取車。A說明天去買吧,還有一點。這樣,我第二天就去買了十六箱紙,和A一起往三樓搬。因為需要儘快搬完,避免碰到鄰居進出,況且A同修身體也被干擾。A關切的問,大姐,能行不啊?我自己搬吧!我說沒事,我有搬運功。其實這三天我吃不下多少東西,也沒有味覺。但我堅信做正事沒問題。搬完後,我又咳嗽出一點鮮血。我想紫色淤血吐乾淨了,不好的東西都被師父清理了,果然就不咳嗽了。

在我身體出現嚴重干擾的情況下,只要需要我配合做大法中的事,我都毫不猶豫的答應說:行!因為當時我的一念是,是師父看我行,才讓同修來找我的。之後,每年都出現兩次劇烈的咳嗽,每次都好多天,直到感覺氣管腫脹,胸悶,喉嚨腫痛不能發出聲音。平時大口吸氣時,就能感覺到障礙物的地方痛。到二零二零年初,感覺左側胸部很悶,憋氣,吸氣只能吸半口。左胸下方肋骨明顯比右側高,我按一按就感覺很悶、壓氣,睡覺也感覺壓氣。我也從未因為這些耽誤做正事。

二零二零年八月,一天晚上,我仰臥著準備睡覺,感覺胸裏很悶。心想那個阻礙物要不往裏面去,離嘴近點,咳嗽出來會容易一些。馬上我就覺的這想法不對,這不是人的理嗎?人家明慧網上交流的同修骨頭裏打的鋼釘、鋼板都不翼而飛了,師父給拿掉,也不走這個空間啊!我睡著後,不知多長時間,做了一個夢,當時感覺像醒著一樣清晰。看到有一雙手交叉重疊,使勁按壓我肋骨高處,好像把胸腔都按扁了,按的我不能呼吸,直到窒息幾秒鐘後,才停下來。然後夢裏,我變成站著了,看到左側腋下支出兩根白白的肋骨,都是一頭彎彎的,我拽出來,扔掉了;一看左側腋下還懸著比手稍大的一片暗紫色的「壞肉」,我掰下來,扔了;又看到還懸著兩小片同樣的「壞肉」,我也掰下來,扔了。再看看身體白白的皮膚,平平整整,完好無損。

第二天早上醒來後,覺的這個夢很奇怪,仔細一想,這不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嗎?我看看身體原來高出的肋骨明顯的平整了,左右兩側一樣,我反覆深呼吸,十分順暢,一點悶的感覺也沒有了,也沒有障礙。哎呀,原來夢中拿掉的「壞肉」是肺呀!師父把我壞了的肺和彎曲的肋骨都拿掉了,都給我換成好的了!以前看到明慧網上師父幫同修淨化身體的各種神跡,很是羨慕,今天師父讓弟子親身感受這神話般的奇蹟,太令人震撼了!我不停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四、對修煉的一點理悟

1、以法為師

過去我修煉的不夠精進,讓師父多操很多心。師父從未放棄我,總是緊鑼密鼓的安排我儘快提高上來。但是作為大法弟子,更要主動的去修好自己,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最近兩年,我有所突破。師尊明示:「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1]我心裏總是想著這段法。遇到問題不會修了,或心性關過不去了,我就到法輪大法網站「經文檢索」網頁,查找師父相關的講法,看看師父的法是怎麼講的,對照對照找出自己哪裏不對了,就知道如何歸正了。

修煉中每一關無論過的快慢,最後都得靠法的指導,才能提高上來。但是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表面看似相同的關,因為是在不同層次上遇到的,就需要我們悟到不同層次的法,心性達到不同層次標準的要求,才能提高上去。

2、否定舊勢力

其實身體出現甚麼狀況,同修之間出現甚麼矛盾,有舊勢力的干擾因素,更有師父將計就計的有序安排。我們只承認師父所做的安排就行了。師父把我們的巨大業力消去後,留在各個層次中為我們提高鋪路的那部份,我們只有達到每一層次法的標準要求,才能把它轉化為德,轉化為功。我們才能提高上來。

不要被舊勢力的干擾因素欺騙,舊勢力最擅長的一套就是「自編、自導、自演」,製造假相欺騙你上當。你信了,它就抓住把柄迫害你。仔細品品跟「自焚鬧劇」都是一個版本。你要識破它,曝光它!舊勢力給我來這一套時,有時還在另外空間對我說惡毒的話,開始我很害怕,還擔心會發生甚麼不好的事。後來我警覺了:那也不是師父安排的呀?它能說了算嗎!我就對舊勢力說:我下一個機制,誰想對我說惡毒的話,誰圖謀迫害我,誰想導演鬧劇騙我上當,就讓它們、以及安排指使它們的邪魔爛鬼黑手壞神等一切邪惡生命,在蠢蠢欲動之前,惡念一出立即解體,全部滅盡!這之後,明顯感覺干擾少了。

3、轉變觀念

常人隨著年齡增長出現甚麼狀態,我直接從觀念上就否定了!甚麼更年期,甚麼眼花,我根本就不去想跟修煉人有甚麼關係。我只記著師父把我不斷往年輕了推,我的每個細胞、細胞以下層層粒子都被高能量物質代替了。我總聽到有同修說看電腦、看書時間長眼睛會怎麼樣。我經常長時間使用電腦沒有任何顧慮,我想只要是做正事都是在同化法。我把所有經書都裝在平板電腦中,走哪兒都帶著,以方便學法。我五十九歲,視力特別好,遠近都能看清楚,小小瓶子上貼的說明都看的很清楚。

還有,我把修煉擺在第一位,走在師父的安排中,生活、工作都為我做證實法的事讓路。我總是能夠做到在第一時間裏配合同修、配合整體。有時我剛答應完親人去做甚麼,同修就找我做正事來了,我又不想對親人出爾反爾的。我就想,一會兒親人就會打電話來,說他(她)有其它事要辦,今天不用我去了。果然就會如此,因為我空間場中的一切都聽我指揮!

五、結語

大法是萬能的!師父無所不能,甚麼都能為弟子做。前提是我們得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去真修實修,得不斷在法上悟道,因為師父把我們的提高看作是第一位的。不提高心性在人中,即使甚麼都給你做,你還是在人中。修煉人不是為了當人,更不是為了在人中活得如何自在。師父也不是為這些事來的。師父是來正宇宙的法,度我們回家的。我們得走正師父安排的路,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多救人,才能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